結痂(二)(組圖)

2017-08-16 18:00 作者: 追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交談,以我們獨有的語言。(圖片來源:Pexels)

我曾經是可以非常相信一個人的。我也曾經很善良,善良到回想起來,會覺得愚蠢又無知。

可是現在的我卻不斷地捍衛、防守,甚至想耍狠起來,強調自己不會被欺負。誰敢欺負我呢。跟三年前相比,我一樣是「不畏一切」的,然這份「不畏一切」的堅強,已經徹底變質了。你要曉得,願意受傷的人和抵禦傷害的人,是截然不同的啊--而我認為,這便是為什麼要把這本書取名為《結痂》,最好的原因。

我們以為好了的事,到頭來似乎不能算是真的好了。這樣的結果,我一點也不後悔。

--追奇(節自《結痂》中的作者自序)

 

〈光與影的關係〉

我是一處的黑暗

你是普照的盛光

 

沒有你就沒有我

可是沒了我

你還是可以

 

在地球的另一端

找到和你

對望相守的人

 

 

〈沒有慧根

喜歡上一個人

想牽著她手,相戀確認

我們一定

一定都曾經

為了她練唱一首不熟的歌

寫乾墨水

只求一個漂亮的字

 

為她戒菸,因為她就是菸的主因

為她買下所有

同個詩人的作品

逛覽最難為情的花店

研究花語中、字句中

那深層的隱喻

 

學習放慢

 

好保留一些直白的喜歡

適時轉彎,耐心等待

相信聰明如她

願意來解這類迂迴的示愛

願意誇我們

做盡了所有不像自己的事--

還是成不了她心中聰明的模範

 

讀她的笑

捧她的淚

開心她光一般地靠近

也理解她

雲一般地出走

 

身作一位解題者

怎麼可能真的愛上

千變萬化的問號?沒想到

熟能生巧只是看待一切荒謬的錯誤

仍不覺自己

真的愚鈍

 

 

〈想你也不會更好〉

思念一個人,其實

不會有笑容和眼淚

 

大多時候較像,池邊顫抖的魚

離生命很近

也很遠

知道該往哪去才能活

卻動不了身

 

 

〈夢遊〉

深夜交談

以我們獨有的語言

晦澀如青苔爬滿矮牆

迂迴如線香

薄煙的走徑

 

窺探有沒有人在專心

問一個答案

答一個問題

找一個有共鳴的惡習

拯救自己

 

思索我們

互傳的暗喻

算不算藥包一帖

有時甘心服用

有時心生抗拒

 

能病,其實也是好的

至少能讓一些事物

留在這裡

畢竟規範總是太多

真正遵守時

早已有了更新

更嚴謹的規範

 

所以你根本無須

提醒我,要對自己寬容

在這白熱化的節季

拿一片葉子遮光

葉子的邊緣

還是看得見光

 

(本文節錄自《結痂》一書)

書籍簡介追奇,《結痂》(時報文化,2017)


《結痂》的作者追奇。(圖片來源:時報文化)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