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痂(一)(圖)

2017-08-12 17:00 作者: 追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許多事件的發生,記得或不記得,都使我們成為結痂的人。圖為《結痂》的封面。(圖片來源:時報文化)

人生是一條長長的路,我們跌倒、爬起,再跌倒、再爬起,以為就快要接近痊癒的終點。然而真的存在著終點嗎?

許多事件的發生,記得或不記得,都使我們成為結痂的人。

這層痂,也許厚也許薄,也許是靠自己想像--皆說服了自己擁有防護,可以敵得過未來任何形式的突襲--直到某個夜半再禁不住內心叫喊,回到那片曾經溺斃的海洋,才澈底曉得,傷口還在疼。

 

 

〈結痂〉

我不沉睡

沉睡的人有清醒的夢

夢裡的傷都結了痂

只有我的,無法結

 

 

〈夢與現實

千萬顆星星一起住在夜裡

只有幾盞燈,被我們命了名

其餘都是孤火

流於無義

 

 

〈自顧自〉

被在乎是容易的

意識到被在乎

是困難的

 

就像每一個天上的星座

根本不知道

光年之外,自己的眼淚

會是場盛宴

 

 

〈來我心裡作客〉

下輩子發誓

再不要去想念一個無關的人

不要做依戀金魚的池水

牢記牠的顏色眼神,閃亮的鱗片

忘了自己至微的身分

只是供牠防罩

好無憂無掛地愛上別人

 

 

天真

天真地以為

可以到什麼地方去

擁有一座海洋

不覺得傷心是壞

擁有一地荒田

不因為貧瘠而苦

擁有一個愛人

不曉得單戀叫病

天真地以為

可以離開哪裡去到哪裡

相信回報

相信只要好好吃飯

好好睡覺

病毒就會死掉

 

 

〈無策〉

即使預知了

死亡,也沒法預知

死亡晃盪的餘震

唯有事發當下

你才確定,崩塌殘斷的

是什麼

人心有多軟弱

鼓勵其實無用

一隻手

撐不了天

一雙腳

踩不到地

要時候來了

才會懂

上路,常常不明白終點

是不是最初所盼

只聽他們說

——「會好的」

就信了

 

 

〈路過時交換的多與少〉

螳螂擋車之前

螳螂沒有問

前方敵人多洶湧

真正要保護的

是什麼

手心向上

其實,也可以是給予

就算你不能救一個人的命

你或許能救一個人的人生

有些人的人生

糟到只剩一條命

有些人的命

好到他錯過人生

 

 

〈花〉

你愛一朵花

就是愛一朵花

你不會看它的蕊

就會為它澆水

 

(本文節錄自《結痂》一書)

 

書籍簡介:追奇,《結痂》(時報文化,2017)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