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痂(二)(组图)

2017-08-16 18:00 作者: 追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交谈,以我们独有的语言。(图片来源:Pexels)

我曾经是可以非常相信一个人的。我也曾经很善良,善良到回想起来,会觉得愚蠢又无知。

可是现在的我却不断地捍卫、防守,甚至想耍狠起来,强调自己不会被欺负。谁敢欺负我呢。跟三年前相比,我一样是“不畏一切”的,然这份“不畏一切”的坚强,已经彻底变质了。你要晓得,愿意受伤的人和抵御伤害的人,是截然不同的啊--而我认为,这便是为什么要把这本书取名为《结痂》,最好的原因。

我们以为好了的事,到头来似乎不能算是真的好了。这样的结果,我一点也不后悔。

--追奇(节自《结痂》中的作者自序)

 

〈光与影的关系〉

我是一处的黑暗

你是普照的盛光

 

没有你就没有我

可是没了我

你还是可以

 

在地球的另一端

找到和你

对望相守的人

 

 

〈没有慧根

喜欢上一个人

想牵着她手,相恋确认

我们一定

一定都曾经

为了她练唱一首不熟的歌

写干墨水

只求一个漂亮的字

 

为她戒烟,因为她就是烟的主因

为她买下所有

同个诗人的作品

逛览最难为情的花店

研究花语中、字句中

那深层的隐喻

 

学习放慢

 

好保留一些直白的喜欢

适时转弯,耐心等待

相信聪明如她

愿意来解这类迂回的示爱

愿意夸我们

做尽了所有不像自己的事--

还是成不了她心中聪明的模范

 

读她的笑

捧她的泪

开心她光一般地靠近

也理解她

云一般地出走

 

身作一位解题者

怎么可能真的爱上

千变万化的问号?没想到

熟能生巧只是看待一切荒谬的错误

仍不觉自己

真的愚钝

 

 

〈想你也不会更好〉

思念一个人,其实

不会有笑容和眼泪

 

大多时候较像,池边颤抖的鱼

离生命很近

也很远

知道该往哪去才能活

却动不了身

 

 

〈梦游〉

深夜交谈

以我们独有的语言

晦涩如青苔爬满矮墙

迂回如线香

薄烟的走径

 

窥探有没有人在专心

问一个答案

答一个问题

找一个有共鸣的恶习

拯救自己

 

思索我们

互传的暗喻

算不算药包一帖

有时甘心服用

有时心生抗拒

 

能病,其实也是好的

至少能让一些事物

留在这里

毕竟规范总是太多

真正遵守时

早已有了更新

更严谨的规范

 

所以你根本无须

提醒我,要对自己宽容

在这白热化的节季

拿一片叶子遮光

叶子的边缘

还是看得见光

 

(本文节录自《结痂》一书)

书籍简介追奇,《结痂》(时报文化,2017)


《结痂》的作者追奇。(图片来源:时报文化)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