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戰》:中共抗戰神劇的嫡親鼻祖(圖)


科幻片《地雷戰》。
科幻片《地雷戰》,中共抗戰神劇的嫡親鼻祖。(網路圖片)

地雷戰》的開頭寫得清清楚楚,這是一部「教學片」。序言裡也說:「這部教學片介紹了膠東抗日根據地廣大人民群眾開展地雷戰……的光輝業績。」什麼是「教學片」?就是專門「教授科學幻想的影片」,簡稱「教學片」。

為什麼地雷所埋之處,是在村頭村尾的大小路上,村民每天進出要走好幾趟,而日本人十天半月也不來一次,能炸死幾個鬼子?我對影片編導的科學功底和幻想能力佩服得五體投地。

每次鬼子進村前,都是守護在村口的少年「眼尖」,發現不遠處的日軍大隊。於是少年大喊:「鬼子來啦!鬼子來啦!」——這就算是拉警報了。

只見全村的人扶老攜幼、牽驢趕羊、拖牛拉馬地離開村莊,多數人還要肩扛手挽地搬運糧食衣物和棉被枕頭。如此興師動眾,自然行動緩慢,沒有半天一天是出不了村的,看得我心裏著急。但導演卻能安排得天衣無縫——待全村人都上了山,日本鬼子還沒走到村頭。直等到民兵們埋好地雷後,鬼子進村。

一次,龜田小隊長帶大批日軍襲來,而導演只安排三位年輕的村姑對付他們。村姑們看上去應該是玩繡花針的料,但個個如史泰龍一般。把大隊日軍打得暈頭轉向。導演還讓日軍一點作戰經驗都沒有,分不清姑娘們放的是鞭炮還是機關鎗。只好向東掃射一番,再向西掃射一番,完全搞不清方向。直到成功地拖夠時間後村姑們才撤離。

這時,大隊日軍狂追在後,眼看就要追上了。我心裏急得發慌:被鬼子逮住必死無疑也,還有可能被糟蹋,日本鬼子最愛的就是這個,能不急嗎?但事實證明我是幹著急:只見那三村姑不慌不忙,邊打邊退。雖然只剩最後一顆子彈,照樣彈無虛發,而且不需瞄準,睜著雙眼摳動扳機,就把敵人給「報銷」了。

不久偽軍頭目發現了村姑們彈盡糧絕,高喊著「抓活的!抓活的!」扑了上來。眼看最多隻有二三十米,我急得直冒冷汗!活捉的後果是什麼,怎能不急?但沒想到這次還是幹著急:村姑們不緊不慢,還有時間埋雷,掛上絆弦,再找到隱身之處躲起來。轟隆一聲,跑在最前邊的兩個敵人倒地。

這時,更令人擔心的事出現了:姑娘們竟然冒險往回跑,從兩名倒地的敵人身上奪下了三八步槍……就在我急得心臟病要爆發時,導演救了我一命:他沒讓後面的鬼子開槍,甚至沒讓他們向前挪動,於是姑娘們從容離去。

鄉親們發明瞭許多種類的地雷:什麼絆雷、踏雷、子母雷、釘子雷、飛雷、連環雷、石雷……等等,簡直就是武器製造專家。有一種地雷叫「天女散花」,就是在山坡上埋炸藥,再鋪上碎石,引爆後碎石散落下來,對頭戴鋼盔的日軍似乎沒什麼殺傷力。如果你這樣想就錯了,這灑下的碎石照樣可以使鬼子死的死傷的傷。

我最佩服的就是「天雷」,即把雷弦掛在兩顆小樹之間,那弦細得敵人看不見,一絆上就炸。但風吹樹搖就怎麼也不炸。如此高科技能不令人佩服嗎?

還有那「頭髮絲雷」更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此雷竟然可以炸探雷器!「頭髮絲雷」暴露在地面的一邊是鐵夾子,用頭髮絲連接到另一邊的鐵釘子上。敵人使用的探雷器,雖然可以探到深埋地下的鐵製物體——地雷,但地面上的鐵夾子和鐵釘卻探不出。

有一種「蠍子雷」,竟然可以辨認出敵我:不炸走在隊伍前面的二十幾名被逼迫踏雷的村民,只炸後面的日本鬼子。

在收麥子的那天,我們的民兵竟然把大量的地雷埋到了日軍據點門前,炸得鬼子出不了門。怎麼埋的?看到有人埋雷,炮樓上的鬼子不開槍嗎?關於這個問題,影片沒有交待。我知道這是編導們的為難之處:不說嘛又不好,說出來嘛,又涉及到軍事機密——這可是一項絕頂的軍事機密。

鄉親們還把地雷埋在自家的門頭上、牆腳下、酒缸邊、籃子底、凳子後……可以說是無處不在。任何一顆爆炸,都會將自己的房屋夷為平地。但我們的人民群眾都沒有怨言,甚至打心眼裡高興:炸死一個日本鬼子,沒房子住也值得——覺悟高啊!

事後沒有爆炸的地雷怎麼辦?要請專家來處理嗎?如同龜田隊長請來排雷專家渡邊一樣。

不用,完全不用!

鄉親們會輕而易舉地一個一個地起出來。什麼?不信!你太低估群眾的能力了。你看那民兵隊長趙虎,身上掛著七八個地雷,在山溝邊懸崖上摸爬滾打,上竄下跳,一點危險都沒有。不時埋上個地雷,讓緊隨在後的鬼子飛上了天。還有,上級派人送來兩筐地雷時,鄉親們抱起地雷歡呼,連小孩都不例外,安全得很!

就算偶爾出點意外,也不需要塗藥,用手摁住傷口,一會就沒事了。你看那石大爺,被日本的重機槍直接擊中前額,只用手捂了一會就自動癒合了。科幻片嘛,塗什麼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