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局】王岐山去留成焦點(圖)

觀察一週時局 洞悉中國變局先機


王岐山(左)
王岐山(左)

【看中國2017年9月15日訊】1、王岐山高調亮相引各方解讀

9月5日至8日,王岐山一週之內3次露面,不同尋常。其中,6日的王岐山嶽父姚依林誕辰100週年座談會規格超高,打破中共先前慣例,顯示出習近平當局力挺王岐山之意。

「習、王一體」

官媒新華社9月5日報導,王岐山3至5日在湖南省公開視察當地紀檢單位及央企,中組部部長趙樂際陪同。

香港《蘋果日報》的評論文章指,與李克強、劉雲山同期到山西、河北調研並沒有政治局委員陪同相比,王岐山的湖南調研由趙樂際陪同應屬於高規格。因為一般來說,王、趙若非正式的巡視工作場合,基本不會同時出現。而王岐山此行只是調研,卻由趙陪同,說明這是北京高層有意為之,習近平力挺之意非常明顯。

據官媒報導,王岐山8日還出席了全國紀檢監察系統會議。

6日在北京舉行的姚依林誕辰100週年座談會是王岐山此次連續露面的重頭戲。

據央視《新聞聯播》,王岐山全家出席了此次座談會。座談會由習近平的「大內總管」栗戰書主持。4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克強、王岐山、劉雲山、張高麗及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趙樂際、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楊晶、中組部副部長陳希、中財辦主任劉鶴,發改委主任何立峰等高官也出席座談會。

此外,劉少奇之子劉源,習仲勛次子習遠平,陳雲長子陳元等「紅二代」也出席了座談會。

依中共慣例,已故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逢十、五十或者一百,都可以進行紀念座談會。姚依林曾任中共第十三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由現任中共常務副總理張高麗發表談話便可。

香港《東方日報》指,習近平今次派出公私兩個代表與會:弟弟習遠平與心腹栗戰書。尤其是央視鏡頭在習遠平身上停留約3秒時間。這樣的鏡頭語言,可能意在表明他身份的特別,也是對王岐山的加持,這使各種炒作習王矛盾的輿論不攻自破。

時政評論人士周曉輝認為,與同為國務院副總理的方毅和余秋里的百年誕辰紀念會相比,此次座談會規格非常之高,完全是習近平要高調力挺王岐山的結果,其實也是在向外界昭告:習近平、王岐山一體。

王岐山去留牽政局

歷史學者章立凡對美國之音表示,王岐山一週內3次亮相,特別是姚依林百年冥誕時,有4位常委出席是超規格的,超過紀念習近平父親習仲勛的規格,當時只有兩名常委到場。另外,李克強致辭也是超規格。這一方面表明瞭習近平對王岐山事件的看法,另一方面也間接地證實了關於習在省部級研討班上的講話中「四個不惜代價」的傳聞。因此可以說明,習和王岐山的政治盟友的關係牢不可破。

章立凡還稱,王岐山去留中共有先例。以鄧小平為例,他成為普通黨員之後,還特地為他改規矩,讓他成為軍委主席,主持六四鎮壓。所以(王)留不留任常委不重要,政治資本和資歷夠了,你就是大佬,就可以發揮政治余熱(繼續掌權)。他如果留任其它職位,也就是這種思維下的一種選項。

政論人士夏小強11日發文稱,王岐山十九大後有三去向:一是留任常委,繼續執掌中紀委操刀反腐;二是不留任常委,擔任專門為其量身打造的國家監察委員會的首領,實際仍掌管中紀委;三是徹底退出高層權力中心。

夏小強認為王岐山前兩種走向可能性較大。

評論人士川人撰文認為,王岐山留任事關重大,若北京當局對此進行妥協,將引發一系列可怕後果,甚至殃及家人的人身安全。文章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下臺是第一步,大老虎們的最終目的是逼迫習近平停止反腐,或讓習近平下臺。

時政評論人士陳破空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十九大前夕,出現不同版本的常委名單,反映中共黨內權力鬥爭的此起彼伏。十九大會期已經公布,顯示權力分配大局底定。但孫政才和房峰輝等人突然遭整肅,顯示反習勢力從來沒有停止對抗,隨時可能釀成突發事件,十九大變數依然存在。

中共問題專家何清漣8日表示,有時需要重讀舊文:前年中紀委刊文〈大清「裸官」慶親王的作風問題〉,港媒曾登〈王岐山攤牌曾慶紅獨子四年不敢回國〉。前年王岐山曾向曾慶紅攤牌,並警告說:「欠下賬是要算的,就算兩年多後我退下,這個案還是要查下去,要有個結論。」王岐山今年的遭遇,答案在此可尋。

2、房峰輝借由中印對峙攪局?印媒呼應

歷時兩月多的中印對峙,外界懷疑是突然被解職的中共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等人有意製造事端,給習近平攪局。印度媒體近日的一篇文章呼應了這一猜測。

中印對峙時機蹊蹺

中印邊境對峙事件發生於6月中旬,8月28日下午雙方突然宣布達成決議同時撤軍。

在這期間,據中共官媒報導,8月15日,時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的房峰輝會見了美軍參聯會主席鄧福德。8月26日,李作成以聯參部參謀長的新身份在塔吉克出席會議,顯示房峰輝突然去職。

《印度斯坦時報》網站9月5日刊文稱,洞朗(印度稱都克蘭)對峙,外界都忽視了一個關鍵因素:中印同時撤軍的協議是在習近平更換了中共聯參部參謀長之後達成的。這表明被去職的房峰輝是達成協議的一個障礙。

文章稱,2014年9月習近平抵達印度展開國事訪問之際,中共軍方侵入了印度拉達克地區,給習近平的訪問蒙上了陰影。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013年訪印之前也發生了類似的事件:中共軍隊入侵了拉達克的另一個地方,持續了三週。中共軍隊用這種方式來毀壞其國家領導人對一個關鍵鄰國的訪問,真是奇怪。

印度媒體的上述觀點與此前一些觀察人士的猜測不謀而合。自由亞洲電臺曾引述評論人士表示,今年4月份,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會談後,房峰輝配合軍方其它重要將領,在敏感時期搞出中印邊界對峙事件。

《新唐人》也曾引述分析認為,中印邊界對峙有江澤民派系攪局的因素,房峰輝作為江派軍中代理、前中共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舊部兼同鄉,在其中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房峰輝攀親稱郭伯雄「姐夫」

9月10日,大陸網路出現一篇披露郭伯雄與房峰輝最初交往細節的文章。文中稱,1987年9月,郭伯雄時任蘭州軍區司令部副參謀長,作者當時被臨時抽調擔任郭伯雄秘書。

文章提到,有天晚飯後,作者陪郭伯雄在延安賓館院子裡散步,遠遠來了位軍官,大約40歲上下,白面書生的模樣,戴一副白框眼鏡,距他們十步距離上下的時候,停下來很莊重地向郭敬禮,用陝西口音喊了聲「姐夫!您好!」

郭聽到對方稱呼後,很詫異,忙停下來,也是用濃濃的陝西口音問道:「你是誰?我不是認識你啊!」對方連忙回答,講了一串很複雜的親戚關係譜系,並確定應該叫郭「姐夫」。

郭伯雄大笑起來,伸手過去,與對方握手,並問,「你叫啥?在哪個單位?」對方用家鄉話忙回答,房某某(房峰輝),現在在七師當副參謀長!

公開資料顯示,房峰輝與郭伯雄是陝西老鄉。郭伯雄於1985年至1990年擔任蘭州軍區副參謀長;房峰輝仕途早年起步新疆軍區,曾在擔任過師參謀長。房峰輝後來轉任蘭州軍區第21集團軍副軍長、軍長。郭曾任蘭州軍區司令員,在郭的提拔下,房峰輝步步高陞,直至十八大前任中共總參謀長,再後來擔任軍改後的聯合參謀部參謀長。

香港《明報》9月1日報導指,房峰輝是郭伯雄的「頭馬」。有京城耳語指,2014年徐才厚落馬之時,郭伯雄接受調查的傳言四起。房峰輝當時在北京民族飯店與郭家人吃飯時揚言,「誰要是敢動老首長,我一槍崩了他。」

3、周強落選十九大代表成「無頭公案」

香港《明報》9月6日稱,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落選十九大代表,未來仕途不妙。9月8日的《香港01》「闢謠」稱,周強早已當選十九大代表,上海十九大代表名單中的「周強」,就應該是最高法院長「周強」。

《多維新聞網》則說,中共官媒曾報導與周強同級的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當選十九大代表新聞,卻從未有媒體報導周強當選消息。這本身就十分蹊蹺,很難判定上海代表團中的「周強」,便是最高法院院長周強。

這一切紛亂的信息,令周強落選還是「當選」十九大代表迷霧重重。

今年1月,周強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的言論曾令外界震驚。

4、東莞性都高官淫亂數字驚人

香港《爭鳴》9月號報導,中共東莞市委常委、統戰部長王檢養,近期被起訴。王創造了多項腐敗墮落記錄,包括權色、錢色交易1685宗,安排廣東省、外省地廳級官員免費「嫖妓」282次,個人包養情婦62名,直接、間接收受12個色情集團賄金8200餘萬。

8月21日,中共廣東省紀委通報開除王檢養的黨籍及公職,通報指其「搞權色交易、錢色交易」。

王檢養長期在東莞市任職,2001年5月至2005年2月任東莞市委副秘書長,2011年12月起任東莞市委常委兼市委秘書長。2016年12月王檢養轉任東莞市委常委、市委統戰部部長,2017年3月落馬。

此前,與王檢養在東莞官場有工作交集的前廣東副省長劉志庚,前東莞市常務副市長梁國英等多名官員已落馬。

廣東東莞因早些年色情業發達,被貼上「東方性都」的標籤。港媒《前哨》曾報導,在張德江執政廣東、其親信劉志庚主政東莞時,東莞的色情業開始大肆發展。

色情業大享、廣東東莞太子酒店老闆梁耀輝,於今年8月10日以「組織賣淫」等三宗罪被判無期徒刑。據報,劉志庚在東莞時不敢得罪梁耀輝,私下稱他為「哥」。

東莞「性都」還是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樂土」。港媒曾報導,曾慶紅十七大退下後,經常住在東莞,「情陷東莞、樂不思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