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 習近平封了江澤民家族的「口」散了江家的「財」(圖)

2017-09-27 10:42 作者: 楊浩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江綿恆
中共十九大前夕的上海。(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9月27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採訪報導)中共十九大前夕,北京當局對江澤民長子江綿恆作為第二大股東的鳳凰衛視進行了強力整肅,同時對其掌控的中國聯通推進混改。海外資深媒體人士指出,這無疑是對江系的釜底抽薪,既體現了習王反腐敗進行到底的決心和信心,同時開始強力收繳江澤民家族的資產,這是習近平十九大上全面掌權,掃清一切障礙,中共高層博弈中最關鍵的臨門一腳。

同時分析人士還指出,聯通混改表面上看是經濟領域的「奪權之戰」,真正的目的是政治領域的「奪權之戰」。圍剿江澤民家族已進入收網階段,「中國第一貪」江綿恆的好日子不多了!

體制內媒體 鳳凰衛視被高調整肅

十九大前,鳳凰衛視被高調整肅,三檔節目《鏘鏘三人行》、《時事辯論會》、《震海聽風錄》9月12日被同時叫停,此外,近期已有大半王牌節目被警告和約談,包括《一虎一席談》,甚至解析軍事動態的《軍情觀察室》。

時事評論員橫河分析表示:鳳凰衛視它從來就不是一個獨立的媒體。中共對真正的港澳臺的媒體它只有滲透和控制,因不歸它管,即使它控股它也不能直接叫停,而且它一停就是好幾個節目。因為鳳凰衛視靠的就是這種政治評論節目,一下停這麼多等於是自殺行為,如果是鳳凰高層的話,它不會採取這種行為的,只有比它更高的才能下達這個通知。

《鏘鏘三人行》主持人竇文濤曾在2011年6月8日的一期節目中說:「我們鳳凰臺屬於體制內。」鳳凰衛視董事局主席、行政總裁劉長樂也曾表示:「央視是大哥、我們是小弟」,所以是一家人。

前鳳凰資訊臺新聞總監龐鐘說,鳳凰實際上是中共在海外媒體的一個視窗,是受到中共江派控制的,一直起到了小罵大幫忙的作用。「有些國內沒有的,它也敢說兩句。但是在一些重大的,原則性的問題上,它都是有口徑的,而且一直是受中共宣傳口這方面的監管的。」

美國之音:江綿恆是鳳凰衛視第二大股東

香港《蘋果日報》曾報導,前中央廣播電臺官員、鳳凰衛視創辦人劉長樂,於2011年曾為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唱紅打黑」大造聲勢,薄熙來失勢後仍為其「漂白」提供輿論陣地,為此遭當局警告;在「政法王」周永康被查之初,鳳凰衛視又嘗試用輿論打救周永康。而薄熙來和周永康曾計畫聯手搞政變迫使習近平下臺。

鳳凰去年多次被中共網信辦處罰。其中,2016年8月17日是江澤民的90生日,陸媒悄無聲息。據港媒爆料,網傳鳳凰網旗下的鳳凰財經官方微博發文「祝壽」,引發「重大政治安全差錯事件」,中共網信辦立刻去電「詢問」,並下令刪除。

《聯合早報》報導,江澤民長子江綿恆就是鳳凰衛視策略股東。維基百科稱,江綿恆曾通過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投資鳳凰衛視等企業,出任董事會副董事長;美國之音則指江綿恆是鳳凰衛視的第二大股東。刊登在美國之音題為「鳳凰衛視中移動結盟發展無線媒體」一文指出,2006年6月,中國移動的全資子公司中國移動(香港)出資12億港元,購入鳳凰衛視19.9%股份,成為第二大股東。而江綿恆正是中移動的真正老闆。劉長樂是第一大股東。

時事評論員夏曉強表示,鳳凰衛視被習近平當局整肅,主要還是中共高層的政治博弈原因所致。

評論認為,鳳凰衛視控股有限公司成立之初,就投靠了江家門下。在江澤民的支持下,不遺餘力為江澤民集團的政治和經濟利益站臺和服務。在習近平上臺前後,在與江澤民展開激烈的政治博弈中,鳳凰衛視充當了江澤民集團的幫手,曾經利用媒體給薄熙來、周永康站臺,也不斷釋放對習近平反腐不利的新聞和評論。因此,習近平當局針對江澤民集團反腐打虎的持續升級,整肅和清除江集團控制的媒體也是一種必然趨勢。

聯通混改方案獲股東大會通過

習近平在十九大前夕,不僅在媒體宣傳上封了江家的「口」,同時在經濟利益上也散了江家的「財」。

陸媒《北京晨報》9月22日報導,中國聯通的混改方案在一個月前正式發布。該方案此前已獲國家發改委和國資委的同意,在股東大會通過之後,還需要獲得證監會的批准。

8月16日晚,聯通混改方案公告發出後又神秘消失。8月20日晚,中國聯通的公告一直拖到了半夜才發出。

《北京晨報》報導,在9月20日舉行的臨時股東大會上,中國聯通和百度、阿里、騰訊、京東等四家戰略股東的業務層面合作已進行實質性談判,主要圍繞新零售、雲計算、家庭網際網路和物聯網等四個方面展開。

聯通混改方案披露 股價一路下跌

《北京晨報》還報導說,作為央企混改第一股,中國聯通的混改進程備受市場關注。

在混改方案披露並復牌後,中國聯通的A股股價曾連拉兩個漲停板,但在第3個交易日沖高回落後,股價就一路震盪下跌。截至9月20日,該股股價已跌至7.21元,被徹底打回原形。

中國聯通是江綿恆控制的「電信王國」之一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中介紹,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和投資公司(以下簡稱,上聯投),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江綿恆控制的「電信王國」包括中國聯通和中國移動(中移動)等。

表面上上聯投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私產。

聯通被選為央企混改第一股 《華爾街日報》:用意明顯

2015年2月中共中紀委巡視組在巡視聯通等6大央企後,給出巡視反饋中就指出聯通高層存在「搞權錢、權色交易」。

2015年9月24日,中共國務院發布了「國務院關於國有企業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的意見」後,江綿恆控制的聯通被選為中共國企改革重頭戲。《華爾街日報》今年8月18日撰文「中國聯通混改烏龍凸顯國企改革障礙」指出,當局以利潤豐厚的中國聯通試點,用意明顯。

聯通今年上半年實現淨利潤人民幣24億元(合3.59億美元),同比增長68.9%。利潤可觀。

海外新唐人電視臺8月18日報導說,利潤豐厚的聯通一直被認為是江澤民家族的搖錢樹。

《華爾街日報》報導,據知情官員吐露,該交易基本由政府主導,而非受市場力量驅動。上述知情官員還透露,國資委隨即會同工業和信息化部等其他部門,加大了國內聯通引入外部投資者的混改力度。

臺灣資深媒體人:聯通混改有政治操盤的意味

據聯通披露方案顯示,戰略股東們將投資約120億美元,收購聯通109億股份,佔國內聯通總股本的35.2%;同時,中國聯通還將向核心員工首期授予約8.5億股限制性A股。

上述交易完成後,中國聯通集團公司持有聯通A股比例從63%降至36.67%,仍是聯通最大股東,但不再佔有絕對主導地位。而新引入的投資者將合計持有聯通A股35.19%的股份,形成混合所有制多元化股權結構。

混改後,A股公司董事會結構也有重大變化,由國家派員3人,聯通人員降至2人,國企投資者進入1人,民企投資者新增3人,另設獨立董事。

臺灣資深媒體人唐浩分析認為,這很罕見,一次把一家「根深蒂固」的派系企業,從63%的股權稀釋到37%,與其他「新股東」幾乎同比,可以看出這是一場以「市場化」的包裝來稀釋聯通母公司股權的奪權之戰。

唐浩分析,聯通幕後大老闆被指是江澤民的長子江綿恆,這次一下子就出售109億股,而且是賣給這麼多家「親習」的大企業,這背後,已經可以嗅出,有政治操盤的意味。這也顯示出,有高層已經被「收編」或被「施壓」來賣出這麼多的股份。

習近平扼制江家金融命脈 聯通混改馬雲加入有寓意

有港媒指稱,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被指是新任重慶市委書記、習近平的接班人陳敏爾飛黃騰達的助力人。

《明報》9月23日報導,浙江官場消息人士稱,馬雲在創業之初,陳敏爾幫過馬雲,馬雲欠陳敏爾很大的人情。阿里巴巴總部設在浙江杭州,陳敏爾主政貴州後,馬雲參與了建設「雲上貴州」。

今年6月21日,王岐山在陳敏爾陪同下,特意在調研期間考察貴陽大數據應用展示中心。

《北京晨報》報導稱,阿里也將在中國聯通進行雲計算項目。

新唐人電視臺報導說,聯通混改就是為了「扳倒江家搖錢樹」。

海外資深媒體人龐鐘本月27日對《看中國》記者表示:十九大前,北京當局對江澤民長子江綿恆作為第二大股東的鳳凰衛視進行了強力整肅,同時對其掌控的中國聯通推進混改,這是習近平十九大上全面掌權,掃清一切障礙,中共高層博弈中最關鍵的臨門一腳。

他還指出,「江綿恆‘電信王國’的天平出現顛覆性傾斜,聯通混改表面上看是經濟領域的‘奪權之戰’,真正的目的是政治領域的‘奪權之戰’。從這兩個事件中可以看出,圍剿江澤民家族已進入收網階段,‘中國第一貪’江綿恆的好日子不多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