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情的事實 人類曾經被毀滅(圖)



無情的事實,人類曾經被毀滅。(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不可能的年代裡發生了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這就是目前科學的尷尬。

1938年,中國考古學家紀蒲泰等人到青海南部的巴顏喀拉山地區考察時,在一個不太顯眼的山洞裡共挖出716塊花崗石圓形體,中間稍凹無孔,每塊厚度約2厘米,從中間向四周輻射出許多十分規則的水波紋線條,極似現代的鐳射唱片,上面還刻有許多現代人無法解讀的各種符號。經過測定,這些石盤大約是十萬多年以前的東西。後來,石盤幾經輾轉到達蘇聯,在莫斯科所作的各項科學分析表明,這些石盤含有大量的鈷金屬和其他金屬元素,而且石盤的振蕩頻率特別高,這說明它長期用於高電壓之中,彷彿石盤曾經帶電,或者是某種電路的組成部分。

1962年,一位中國學者徐鴻儒教授根據當地的古老傳說,經過長時間的研究,最終破譯了石盤上的表意符號,譯文是:特羅巴人來自雲端,他們乘坐的是古老的飛船,後來飛船在著陸時損壞,這些特羅巴人只好藏身山洞。在巴顏喀拉山地區一直流傳著有關特羅巴人的各種傳說。實際上在西藏地區確實曾經生活過兩個十分特殊的部落,一個叫朱洛巴,一個叫康巴,這兩個部落的人種與世界其他地區的人種都不一樣,他們就生活在巴顏喀拉山一帶,平均身高1.2米,瘦小柔弱,骨骼纖細,眼眶奇大,腦顱容量比一般人平均大100毫升,而且血型獨一無二。這兩個部落1935年被首次發現,1950年曾有一支考察隊前往考察,但結果不得而知。有報導說,考古學家在這一帶地區曾出上過身材矮小的人種化石,與傳說中的特羅巴人和發現的朱洛巴、康巴人十分相似。這些特羅巴人是地球人嗎?人類在1萬多年以前能造出宇宙飛船嗎?

在印度德裡的一所寺院中,有一根鐵柱,它飽受日晒雨淋已經幾千年了,但卻沒有一點生鏽的痕跡,因為它既不含硫也不含磷,至今人們沒有發現類似的古代合金。難道幾千年前人類就已經掌握了脫硫的冶煉技術?另外,在奧地利的薩爾茨堡、美國的加利福尼亞及愛爾蘭等地,人們在1萬多年的地質層中找到了鐵釘。1萬多年以前是誰製造了如此地道的鐵釘?歷史學家感到驚恐,因為這些發現同人們對早期人類文明的推測相去了十萬八千里,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1929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塞拉伊圖書館,人們發現了一張用羊皮紙繪製的航海地圖,當然這不是原圖,而是精美的複製品。地圖上有土耳其海軍上將皮裡.賴斯的簽名,日期是公元1513年。據查,賴斯確有其人,他是著名海盜馬爾.賴斯的侄子。一生以大海為生的人,擁有一張航海圖本來算不了什麼,但他這張航海圖卻與眾不同。這張地圖上準確地畫著大西洋兩岸的輪廓,北美洲和南美洲的地理位置也準確無誤,特別是將南美洲的亞馬遜河流域、委內瑞拉灣的合恩角等地也標注得十分精確。更令人驚嘆不已的是,這張地圖上竟然十分清楚的畫出了整個南極洲的輪廓,而且還畫出了現在已經被幾千米厚的冰層覆蓋下的南極大陸兩側的海岸線和南極山脈,其中尤以魁莫朗德地區最為清晰。

南極洲現在公認是1818年發現的,比賴斯的地圖晚了300多年,而且南極大陸被冰層覆蓋也是15000多年以前的事情了。這幅地圖的存在說明,在南極大陸還沒有被冰雪覆蓋以前,曾經有人畫出過當時的地理面貌。但是,人類在15000多年以前還處於原始石器時代,當時既到不了四周環海的南極地區,也不可能有繪製地圖的先進文化,那麼這幅地圖的原作者又是誰呢?

1531年,奧隆丘斯.弗納尤斯也有一張古地圖,上面標出的南極洲大小和形狀與現代人繪製的地圖基本一樣。這張地圖顯示,南極大陸的西部已經被冰雪覆蓋,而東部依然還有陸地存在。根據地球物理學家的研究,大約在6000年以前,南極洲的東部還比較溫暖,這與弗納尤斯的地圖所反映的情況十分吻合。

1559年,另一張土耳其地圖也精確地畫出了南極大陸和北美洲的太平洋海岸線,使人驚訝的是,在這張地圖上有一條狹窄的地帶,像橋樑一樣把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連在了一起,地圖上所表示的無疑就是現在的白令海峽地區。但是,白令海峽形成已經有1萬多年了,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中間的這條地帶就是在那時消失在碧波萬頃之下。不知為什麼,這張地圖的作者竟對1萬多年以前的地球地貌瞭如指掌,簡直令人不可思議。

還有一樁怪事發生在古希臘一張普托利邁斯年代的地圖上。人們從這張地圖可以清楚地看到整個瑞典還被埋在厚厚的冰層下,而這個地質變動的年代已經距今很遠很遠了。

這些地圖是否正確呢?長期以來人們一直爭論不休。1952年,美國海軍利用先進的回聲探測技術,發現了南極冰層覆蓋下的山脈,與皮裡.賴斯的地圖對照,二者基本相同。這不亞於在科學家的頭頂上炸響了一枚巨型炸彈,在震驚之餘產生了一系列的疑問:是誰在1萬多年以前繪製了如此精確的地圖和後人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科學的發現就好像與人故意作對一樣,總不讓人們安安穩穩呆在已有知識的象牙塔裡。40年來,人們開始把考古的目光從大陸轉向海洋,以期有更驚人的發現。果然,人們在古巴大陸架下發現了一個面積5公頃、沉沒海底近1萬年的古建築群,內有多條街道,路面都是用石板鋪成的,石條門框,石塊彫刻,甚至還有石板棺材,儼然是個石頭的世界。1萬多年以前,人類剛剛進入新石器時期,怎麼可能有如此的建築技術呢?難道彫刻石像、開鑿石料的工程都是用石器和骨器完成的嗎?

1919年前後,根據卡羅林群島的土著人傳說,南馬多爾一帶有大量的寳藏,歐洲、日本、中國的探寳者紛紛前往。後來日本接管了該處,派潛水員下洋覓寳。潛水員都報告說,水下有一座保存基本完好的城市,街道、石柱、石房上都長滿了珊瑚。這座城堡據估計是由40萬塊玄武岩石筑成,每塊石板長3.6─8米,大多重10噸以上,還有一條875米長的圍牆,最高處可達14米。這座城堡沉入水底同樣有1萬多年了。大洋洲上的許多孤島本來就不適合人類大規模居住,在遠古的年代是什麼人到此搬動10噸以上的石塊建築了這樣一座城堡呢?

這些遠古的遺蹟使科學家們迷惑,因為人們無法確知這些遺蹟的準確含義,也無法將它們所代表的文明程度與我們已有的歷史知識統一起來。

根據現代天文學的研究,距離我們太陽系最近的恆星叫天狼星,它的直徑是太陽的2倍,大約離我們有8.7光年(光的速度是每秒30萬公里,光行進一年的距離稱為光年)。據古史記載,天狼星的顏色曾經發生過從紅到白的變化,這引起了古天文學家的疑惑。19世紀中葉,一位名叫白塞爾的德國天文學家發現,天狼星的運動呈有規律的波浪式變化。於是,他大膽假設天狼星應該還有一顆伴星,它們組成一個雙星體系。不久,天文學家就在天狼星的旁邊找到了這顆伴星,它的亮度為8等星,人們的肉眼是無法看到的,天文學界將這顆伴星稱為天狼B星,它是一顆由紅巨星衰變而成的白矮星,本身密度極大,每立方厘米重達100噸。但從紅巨星通過大爆炸衰變成白矮星,一般需要幾百萬年的時間,人類至今還沒有觀察到一例。

20世紀30年代,一位法國科學家深入非洲馬里共和國西部與世隔絕的荒漠地帶進行考察,無意間發現了一個叫達貢的土著部落。他們很落後,當時還過著原始人一樣的生活。但是,就是這個落後的部族卻讓法國科學家大吃了一驚。他們告訴來訪的法國人說:天狼星有兩顆衛星,其中一顆叫「波」星(天狼B星在達貢人的土語中被稱為「波」星),「波」星是所有星中最小而最重的星,當人類在地球上出現後不久,「波」星突然發生大爆炸,以後逐漸變暗,天狼星的顏色變化就與這次大爆炸有關。更令法國科學家驚訝的是,達貢人竟然知道天狼星的旋轉週期是50個地球年,並說天狼星還有一顆C星,那是一顆純水的星,比地球上的水要多得多,它的重量是天狼B星的1/4,旋轉週期也是50個地球年。好一個達貢人,讓法國人差點驚掉了下巴。人們無法想像,一個與世隔絕的土著部落對天狼星的瞭解竟比天文學家還要多,他們的這些知識是從哪裡學到的呢?

神秘的埃及金字塔中不斷有新聞出現。一組來自日本的考古學家與埃及專家合作,共同對神秘金字塔進行了新的考察。結果,他們在金字塔內發現一具男童屍體,年齡大約10歲左右。在這個男童的胸腔裡,有一個很像心臟的儀器,是經過精密的外科手術安裝進去的。人造心臟的研製成功是20世紀80年代人類醫學的創舉,誰能相信上述發現是遠古時代的傑作?誰能想像一群原始人在點亮的火把下,用笨拙的石刀剖開這位男童的胸腔,將一個製造精美的人造心臟植人體內,再用粗糙的羊毛線將創口縫合起來,於是奇蹟發生了,這個男童竟活蹦亂跳地走下了當作手術臺的石板。這可能嗎?

同樣,世界許多不解之謎至今還靜靜躺在一些古老的圖書館裡,從這些圖書館保留的上古文獻中,我們讀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文明社會。

中世紀的天文學家柯帕爾尼克斯,他首先提出了地球圍繞太陽旋轉的觀點。但他在向羅馬教皇提交的論文序言中卻寫到:「我是在讀了古人的書之後,才有地球是運動的這種看法。」我們已經無法知道柯帕爾尼克斯讀的是什麼書,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讀的書比人類認識到地球是圍繞太陽旋轉的觀點要早得多。

公元7世紀,亞美尼亞著名學者.A.希拉卡奇也見到過同樣內容的古籍,這些古文獻記載說:地球是一個圓形的球體。另外,猶太人的經典《巴拉》也說到:「人類所居住的地球,像球一樣旋轉著。當其居民有的在下面時,其他的人就在上面。當地球的某一地區是黑夜時,其他地區就是白晝。還有,當某一地區的人在迎接黎明時,其他地區正籠罩在夜幕之下。」奇怪的是,《巴拉》顯然不是這一觀點的發現者,它也是在轉述更遠古的文獻。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中世紀的哥白尼第一次主張太陽中心說,認為地球是圍繞太陽在旋轉。為了堅持這一科學的發現,布魯諾竟被義大利教會以異端邪說的罪名燒死在百花廣場。而上面我們提到的幾種文獻都比哥白尼早了幾百年,有的甚至幾千年,如此說來,布魯諾的死簡直是命運開的一個惡意的玩笑。

18世紀,有一位名叫斯維伏特的著名作家,他非常留心上古的文獻。他在研究一些古代文獻的時候,知道了火星有兩顆衛星,並將這一發現公之於眾。150多年以後,天文學家果然在火星的周圍發現了兩顆衛星,一顆名叫弗波斯,一顆名叫蒂摩斯,時間是1877年。而且天文學家觀測到的兩顆衛星運轉的規律與週期,竟然與斯維伏特從上古文獻中得到的結果非常接近。

實際上,歐洲中世紀天文學家的許多科學發現,與其說是從觀測天空中得來的,還不如說是從古代人的書中得到的。然而,這些記載於古文獻中的知識是從哪裡來的呢?知識的主人又到哪裡去了呢?印第安人的古文書《波波卡.烏夫》中這樣寫道:最早的人類「精通世界上的一切事情,他們環視一下四周,馬上就能看透天體和地球內部的各個角落。他們連隱藏在深深黑暗中的東西都能看到。他們動都不動,轉眼就能看透世界。也就是說,他們從自己所在的地方就能看透全世界的各個角落。他們無與倫比地聰明、賢慧……」難道是這些人創造了上述來歷不明的知識?他們與我們今天的人類又有什麼樣的關係?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