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讓子女中一個從政 習仲勛與習近平單獨談話(圖)



習仲勛和兒子習近平 (網路圖片)

習仲勛要求子女中「留一個搞政治」

香港《蘋果日報》曾報導,習仲勛在60年代因別人描寫中共陝北根據地前領導人的小說《劉志丹》,而被打成「叛徒」,文革中受殘酷迫害,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他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一度要裝瘋賣儍,只為保護自己的家人不受株連。毛死後習仲勛獲得平反,並被委以重任,主管廣東。

從主管廣東那時起,習仲勛就要求子女們有機會都「遠走高飛」,留在國內「說不定某天就會受政治迫害,更不用說報效祖國了」。但他要求子女中「留一個搞政治」。

習仲勛與習近平單獨談話

習仲勛「忘年之交」楊屏曾刊發題為《習仲勛忘年交講述習家感人父子情》的文章說,1976年習近平23歲生日當天,習仲勛因想起習近平從小就因他而「九死一生」,痛哭了不止2小時。

習近平23歲生日過完的一個月後,習仲勛把習近平和習遠平叫到了洛陽,習仲勛對楊屏說:「你把遠平給我領出去玩兒,我要跟近平談話。」

7月20日早上8點半,楊屏帶著習遠平出去看了場電影,將近中午12點鐘返回習家。當時還未滿20歲的習遠平,在家排行最小,他一進門,連說帶比劃,滔滔不絕。別的人只有聽的份兒。這時候,楊屏明白了習老爺子讓他把習遠平帶出去玩的原因。

兩兄弟走後,習老爺子對他說:他們(指習近平、習遠平)兩個將來走的不是一條路。

陸媒曾披露,習仲勛曾多次對從政的習近平談話,教他如何為官。習仲勛秘書張國英曾回憶,習仲勛曾對習近平說,不管你當多大的官,要聯繫群眾,要平易近人等。

習遠平回憶父親

海外作家門禮瞰發表文章寫道: 2013年10月15日,是習仲勛的百年誕辰,此時離他過世已經11年了。習仲勛的小兒子習遠平寫了一篇7000餘字的文章紀念父親。

習遠平寫道:少兒時,父親就教育我們說:對人,要做「雪中送炭」的事情。他還不止一次寫給孩子們:「雪中送炭惟吾願。」「雪中送炭」的待人情懷不但貫穿了他自己的一生,也從小給我們子女樹立了一生待人的準則。

中共從成立的那天起,對黨內黨外的血腥殘殺就沒有斷過。習遠平說,父親一生都在「雪中送炭」。該謙讓的,他謙讓了;該忍耐的,他忍耐了;該承擔的,他承擔了;該挺身而出時,他都挺身而出了。

習仲勛說:「我這個人呀,一輩子沒整過人。」這句話說起來容易,能做到是非常不易的。中共搞一次運動都是泯滅一次人性。

習遠平寫道:「沒整過人」,就是在人一生最艱難的時刻幫了人。在那些蒙冤歲月裡,父親對污蔑不實的所謂「問題」,能攬過來的就堅決攬過來,寧可一個人承擔責任,也絕不牽連他人。他說:「我身上的芝麻,放在別人身上就是西瓜;別人身上的西瓜,放在我身上就是芝麻。」許多人聽了這話落淚。「沒整過人」應該是他老人家一生中做過的最重要的「雪中送炭」的事情。

習遠平說,小學課本裡有一篇《孔融讓梨》的故事,一字一句我記得特別清楚,那是父親從小對我──他這個小兒子的特別家訓。父親不止一次拿著課本,給我念這一課,拉住我的手,給我講這一課。謙讓,是父親教給我最重要的人生課程之一。在家,謙讓父母,謙讓兄弟姐妹;在外,謙讓長輩,謙讓同學同事;謙讓榮譽、謙讓利益、謙讓值得謙讓的一切。謙讓,既意味著自己對個人榮譽、利益、所得的放棄,也意味著自我人格的升華。我感謝父親,走入社會以後,我終於明白,父親讓我從小養就的謙讓習慣,在面臨複雜社會關係時,獲益良多。

1962年,習仲勛因小說《劉志丹》蒙受不白之冤16年,其中「文革」冤獄7年半。「文革」期間,家人不許探望他,習仲勛是生是死,眾說紛紜。毛澤東為什麼聽信康生的話,認為習仲勛同意出版的小說《劉志丹》裡把習擺到毛之上呢?

據史料記載,1935年9月,中央紅軍被國民政府打的無處逃竄,毛委派中央代表來到陝北,發現這裡是全國唯一的一個蘇維埃政府,立即動了殺人滅口佔地盤的念頭,於是在當地搞起了所謂的「肅反」運動,把劉志丹、習仲勛等定為「反革命」,關押起來,並挖好坑準備把他們活埋。

當時毛澤東對習仲勛是未見其人,先聞其名。1935年,毛澤東率領逃竄的中央紅軍抵達陝北根據地,在幾處村落牆壁和大樹上,看見張貼時日已久的《陝甘邊蘇維埃政府佈告》,上面署名「主席習仲勛」,這算是毛對習仲勛之名有了一個初步的印象。毛很快知道劉志丹、習仲勛在當地人心目中威望非常高,直接活埋了他們自己也站不住腳,於是去見了他們,一見面發現習仲勛原來還是個娃娃,那年還不滿21歲。於是下令釋放了他們。不過毛對劉志丹心有芥蒂,後來在他視察戰情時,讓自己人從背後開槍把他殺了,然後舉行了非常隆重的葬禮。

1962年,副總理習仲勛52歲蒙冤,他不再是當年陝甘邊蘇維埃政府的娃娃主席,毛也衰老了。要處於一言九鼎的地位,在陝甘邊的不光彩歷史就是毛的大忌諱。劉志丹30多歲被自己人從身後開冷槍始終是很多人心中的結。所以小說《劉志丹》看起來只是一本小說,但毛一看就知道在揭自己早年的瘡疤。這就是毛澤東無法容忍的原因。

直到1972年,習一家人利用中國新年千辛萬苦聚首北京,打聽到羅瑞卿的孩子們通過給時任總理周恩來寫信的方式與父親重逢相見,全家人才重又燃起希望,一起商量給周恩來寫信。信發出時間不長,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來人了,其中兩位還是習仲勛擔任國務院副總理時候的老相識。來人傳達總理的批示說:你們的父親還健在,不久會安排與家人見面。

習遠平寫道:我們既興奮又激動,相約見到父親時,誰都不許哭,不讓父親擔心。

1962年,父親蒙冤時,我才6歲,離開父親時,我才9歲。在我心裏,父親早已是一個遙遠的、可思而不可見的夢。夢裡的父親一頭烏髮、身材偉岸,既威嚴又慈祥,可當他一旦走近,我扑過去要抱住他時,他卻消失了。7年後,得知他還在人世,我悲喜交集,見父親的前夜,竟一夜無眠,浮想聯翩:父親的形象一次又一次被我重新描摹,父親見我的第一句話一次又一次被我反覆猜測……

見到父親時,我震撼了。父親與我幼小心靈中的父親形象已截然不同:一頭烏髮已然不見,瘦了,蒼老了,兩鬢斑白。他凝視著我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可誰都沒想到,父親與全家人相互打量著,見到我時,他問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是近平還是遠平?」聽到他這樣問我,大家都哭了,父親的淚水也奪眶而出。他一面擦著眼淚一面說:「我高興!這是我高興的眼淚!」唐朝詩人賀知章有詩云:「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7年生離,我識父而父不識我,真是徹底顛覆了詩人的語境。一家人最大的欣慰是父親依然健在。與父親團聚,長相斯守,是此刻全家人唯一的期盼。一家人感到最振奮的是:雖然歲月無情,但父親依然是一派壯心不已的氣概,我們放心了。

習遠平寫道:只是,我們心裏都有一個疑團:這麼多年,沒人探望,沒人說話,遠離親人,與世隔絕,「他是怎麼熬過來的?」後來,聽他慢慢談起往事,我們才知道,對父親那些沈重歲月的表述,用「熬過來」這個說法是個天大的謬誤。

很多人被單獨關在一處,時間長了,思維和語言表達都發生問題,更別說對身體的損害。但習仲勛卻「沒人說話,我就對自己說話!」,想起什麼就背誦什麼,「晝夜不舍,晨昏無輟,本應度日如年的日子,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悄悄流走了。」

習遠平寫道:為了保持一個好身體,父親堅持了長年鍛練,把枯燥的身體鍛練做成了一天最愉快的事情:每天,他先是做一日兩次的斗室轉圈,先邁步正著轉圈,從1數到10000,然後退步倒著轉圈,從10000倒數到1;接著,他用肩膀撞牆,用後背撞牆,用拳、用掌擊打全身;最後,仰面躺在床上,做仰臥起坐。仰面躺著,是當時監管方要求的睡覺姿勢。監管方固執地認為,側身睡不易觀察到自殺行為,堅持要求被監管人仰面睡。為了這個「奇葩」規定,父親仰睡了多年,上千個日夜,這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啊!

為了能活下去,習仲勛對自己多年抽煙的習慣也實行了「嚴格管制」。他原來每天要抽兩包煙,逐步減少到每天只抽一根煙。早飯後,點燃煙,只抽上一口就掐滅;吃完午飯,點燃再抽,這次,抽到一支煙的一半,又掐滅,放在一邊;晚飯結束,才是他真正享受抽煙愉悅的時間:這次點燃煙後,可以抽完餘下的半支煙,直抽到手指掐捏不住煙卷的時候。

習遠平寫道:沉冤得雪的父親回到戰友們身邊時,大家都十分吃驚。小平和葉帥當時就愣住了,葉帥說:仲勛同志,你16年備受磨難,身體竟然還這麼好?!毫無疑問,父親在逆境中長年砥礪的敏捷思維和健康體魄,對他後來主政廣東,大膽施行改革開放,奠定了最重要的基石。

習近平從政 父親的口碑成為了他的仕途財富

1981年1月11日,習仲勛在新華社建社50週年紀念會上說:我們的任何紀念活動,都不是為了紀念而紀念。紀念某一個節日,總是為了總結歷史經驗,更好地前進。

此時,習近平任國務院辦公廳、中央軍委辦公廳秘書。

1990年深圳特區成立十週年,習仲勛在接受記者陳秉安採訪時說:千言萬語說得再多,都是沒用的,把人民生活水平搞上去,才是唯一的辦法。不然,人民只會用腳投票。

此時,習近平出任福建省福州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福州軍分區黨委第一書記。

1999年,在中共慶祝「國慶50週年」時,在天安門城樓上,習仲勛對陪同的官員說:「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啊!」

此時,習近平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南京軍區國防動員委員會副主任,福建省國防動員委員會主任,福建省高炮預備役師第一政委。

2002年5月24日,習仲勛在北京逝世。此時習近平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省長等職。

習近平5年肅清江系440名將官

有韓媒分析,中共體制下產生的接班人,是有名無實、被架空的「稻草人」,而習近平顯然不想做這種「稻草人」。因此,在執政的前5年,他已經肅清了440名江系將官,從而掌握了軍權。

2018年1月31日,朝鮮日報報導說,中共軍方最高統帥新年伊始向全軍下達訓練命令,並親自視察訓練場,是史無前例的。報導認為,這是習近平在執政的第一個5年裡,徹底平定軍部後自信心的表露。

眾所周知,江澤民掌控軍權數十年,不僅軍中要員全是江派人馬,其心腹郭伯雄和徐才厚還架空胡錦濤的軍權,郭、徐的黨羽同樣遍及中共軍隊各個層級。

習近平看到一點,在沒執政之前,已經開始出手整肅軍隊。報導說,早在2010年10月,習近平被任命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後,便提拔了劉少奇的兒子、自己的老戰友劉源,擔任總後勤部政治委員。

劉源就任後,繼2012年2月助習近平拿下中共軍隊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後,2014年至2015年,又助習近平剷除了江澤民軍中親信徐才厚與郭伯雄,從而鞏固了習近平的軍權。

中共十九大會期,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長楊曉渡間接證實,十八大後的5年來,被立案查處的省軍級以上黨員官員及其他中管(中央管理)官員,加起來已經440人。

而據此前官方公告證實的,約有280名中管黨政官員被查,這也就意味著近5年內被查處的將軍達160名。

有海外評論稱:這個數字,比中共建軍85年後,內戰、外戰加文革倒下的將軍總和還要多許多倍。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