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相不相信眼淚(圖)

——陰雲密佈的伊朗核協議

2018-05-10 09:00 作者: 二大爺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川普總統5月8日簽署總統備忘錄,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圖: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5月10日訊】在今年的國際問題上,有兩個注定會攪亂現有秩序的火藥桶:一個是我們正在目睹的貿易戰,另一個就是伊朗核協議。

儘管連自己的盟友都一再挽留,但5月8日川建國還是迫不及待的宣布美帝將退出伊朗核協議。有媒體驚呼,油價要暴漲了,戰爭要開啟了。

真有這種危險嗎?

一、綏靖政策的終結

以色列大名鼎鼎的情報機構摩薩德,上個月大顯神威,再造神話。經過長達兩年半的監視,一夜之間搬空了伊朗核能機構的秘密檔案室,重達500公斤,11萬份伊朗核文件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被運出伊朗,波斯人舉國上下顏面盡失。

4月30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甚至親自上陣,專門召開記者會,對伊朗的核計畫進行詳盡披露。主旨就是證明伊朗一直在欺騙世界,秘密研發核武器,即使在伊朗核協議簽署之後也沒有停止。

雖然這些證據並沒有什麼問題,但事實上以色列這個時候拋出這份重磅炸彈是夾帶了很多私貨的。剔除兩國是死對頭的因素,摩薩德弄來的情報其實在兩年前部分就已經通過了國際原子能機構的審視。這個時候再出猛料,很顯然是為了配合川建國的大戲——讓美帝退出伊朗核協議名正言順。川建國在8號的講話中也專門提到了這一點。

這一天來得其實一點都不突然。因為這是川建國兩年前的競選諾言之一。就像他退出TPP一樣,本質上是美帝對所謂邪惡軸心的綏靖政策的終結。

二、伊朗核協議是個什麼鬼

伊朗核協議全稱是「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伊朗同意接受限制與監督,確保不發展核武器,以換取國際社會解除金融、能源等多個領域的制裁,海外被凍結的數百億美元資產也隨之解凍。

上個世紀伊朗在其民用核能的基礎上,從九十年代開始開足馬力造核武器。由於伊朗本身擁有鈾礦資源,在2003年成功提煉出可用造核彈用的高濃度鈾。此舉不僅是對美國的挑戰,也是對國際社會核不擴散條約的挑戰,結果就是現有的核大國一致反對,包括中國。聯合國的制裁先後就有四輪。

在國際社會的強大壓力下,伊朗磨磨蹭蹭,最終經過差不多十年的艱苦談判,這個多災多難的核協議,才於2015年由伊法美中英俄德等國簽署。

但是狡猾的美帝為了防止伊朗耍小聰明,在簽署這個協議的時候留了一個後手——「制裁豁免期」,美國行政部門每隔90天會向國會提交報告,評估伊朗是否履行了協議承諾。每隔120天,總統都要確定是否延長針對伊朗核問題的制裁豁免期。

5月12日是最近一次豁免期到期的日子。川建國攤牌了,美帝不玩了。

三、美伊矛盾的由來

在巴列維王朝時期,伊朗作為美帝的盟友,和以色列一起,獲得了民用核能發展的資源。自20世紀50年代後期開始其核能發展計畫,並先後投入大量資金,建立了一個核電站、6個核研究中心和5個鈾處理設施。

自從1979年霍梅尼發動革命,將伊朗變成一個政教合一的神棍國家後,開啟了「不要東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蘭」和文明世界全面對立的模式。當年11月在霍梅尼的默許下,波斯教棍闖入美國大使館,悍然扣留了66名使館人員,造成了震驚世界的「伊朗人質危機」。由於美帝解救行動的不力,直接造成了總統卡特連任失敗,整個人質危機持續了一年多才得以解決。

這種把外交人員當做人質的惡劣行徑,不僅造成了伊朗國際形象的全面崩塌,也招來了美帝長達四十年的制裁。1980年,美帝正式與伊朗斷交,並全面禁止和伊朗的貿易。1983年,在伊朗的指使下,黎巴嫩真主黨策劃了貝魯特美國大使館的爆炸案。至此美伊關係不可收拾。美帝先後通過了《伊朗交易監管法》、《伊朗制裁法案》、《對伊朗全面制裁、究責和剝奪權利法》,不僅凍結了伊朗海外資產,而且史無前例的將制裁措施的適用對象擴大到美國公司以外的主體。

在我之前的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美帝如何憑藉其強大的國家實力和國際金融地位,將國內制裁演繹出全球制裁的效果。截至2015年12月,外國銀行因為違反美國的伊朗制裁規定,已累計向美國政府繳納了高達140億美元的罰金——其中就包括中國的崑崙銀行。在這樣的高壓政策下,儘管伊朗擁有豐富的石油、巨大的市場,但是國際社會無人敢碰紅線。全世界70%的貿易通過美元交割,離開了美國的金融體系,沒人玩得轉。伊朗進口生活必需品和發展工業的物資因此十分困難,逼得只能回歸到原始的「以物易物」。這種困局無法長久堅持是顯而易見的。

正因為知道自己博弈的籌碼不夠,東西方的瘋子殊途同歸,都想到了同一個棋子——核彈。其實不管是三胖還是伊朗,心裏都十分清楚,擁核並不能徹底保障自己的安全,但是卻可以利用核威懾力,增加自己在國際上的談判籌碼,要挾、勒索更多的利益。這是他們不遺餘力,勒緊人民的褲腰帶造核彈的根本動力。

四、戰爭攪屎棍

很多人覺得三胖的朝鮮很「作」,但其實和伊朗比起來,三胖又算是安靜的了。伊斯蘭革命成功以來,伊朗的教棍們一下就讓這個曾經富庶的國家,變成了懟天懟地懟空氣的戰爭狂魔。

伊朗是穆斯林什葉派,阿拉伯國家佔主導地位的是遜尼派。伊朗曾經宣稱要挑戰遜尼派在伊斯蘭世界的領導地位。宗教派別上的衝突加上地緣利益的衝突,讓伊朗幾乎和所有的阿拉伯國家交惡。

更要命的是,他把曾經的巴列維王朝的盟友,以色列變成了死敵——僅僅是因為以色列是美國的盟友,所謂的「西方殖民主義的走狗」。多次赤裸裸的揚言要把以色列從地球上抹去。

同宗教的國家是敵人,敵人的敵人還是敵人,伊朗就是這麼一個「混不吝」的奇葩國度。

除了那場震驚世人的兩伊戰爭,伊朗最近幾年直接出兵參加的戰爭就有:伊拉克內戰、葉門內戰、敘利亞內戰……僅僅是最近的敘利亞內戰,伊朗直接出兵就多達7萬人!可以豪不誇張的說,如果沒有伊朗出人,光靠俄國人那點武器,巴沙爾早就僕街了。

實事求是的說,伊朗是中東地區最大的攪屎棍。這是美帝把它定義為「全世界支持恐怖主義的頭號國家」的原因。

但是在美國幾十年的經濟制裁下,伊朗的經濟狀況非常糟糕,不要說支撐幾場戰爭,就是正常的發展都成問題。所以去年年末的時候才出現人民走上街頭要求停止戰爭的大遊行。

五、波斯相不相信眼淚

美帝之所以對伊朗核協議一直心懷不滿,除了和伊朗的宿怨之外,更多的是該協議對於伊朗在核研發做了限制,但對於伊朗無所顧忌的戰爭輸出卻無能為力,沒有好的限制辦法。

因為自協議達成後,伊朗瘋狂產油,一躍成為OPEC第二大產油國,通過賣石油,腰包又膨脹了起來,在俄國和某些國家明裡暗裡的幫助下,軍事預算增長了40%,這是伊朗不顧死活還能不斷介入鄰國戰爭,和美帝在多條戰線進行直接軍事對抗的本錢。

正是看到伊朗核協議無法全面遏制伊朗的野心,川建國在去年十月就威脅要進行重新談判,否則就要退出協議,重新全面制裁。

很顯然,伊朗核協議沒有美帝的參與,不管歐洲和中俄有多強烈的意願維持表面的和平,都事實上無法挽回分崩離析。

那麼,這會導致油價暴漲,中東軍備競賽重啟,伊朗最終變成一個有核國家嗎?

顯然不可能。不要忘記,伊朗石油目前最大的買家是中國。而美帝通過頁岩氣革命,早就把能源的命脈掌握在自己的手裡。何況,最大的產油國沙特,還是美國的盟友。制裁伊朗,影響最大的就是中國,而對世界的能源價格影響,短期確有影響,長期卻根本不足以掀起風雨。沒錢的窮光蛋,拿什麼來軍備競賽?

以伊朗目前的核研發水平,沒等到他造出核彈,恐怕一個以色列就能幹掉他的核設施。也許強硬的波斯神棍不相信眼淚——但他們可能真的連流淚的機會都沒有。

六、餘波未了

事實上美帝新一輪對伊朗的全面制裁,早就可以從殺雞儆猴上看出端倪。

中興、華為這些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刀口舔血的公司,已經被提前拎出來祭旗。或者可以這麼說,美帝之所以挑中興、華為,是一個一石二鳥的妙招,絕不單單是針對中美美貿易戰——宏觀來看,這些都是美帝制裁伊朗的一個前奏。這些鮮血淋漓的例子,對於全世界的後來者都是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因為美帝不僅僅要對伊朗經濟命脈的全面遏制,更是從技術層面斷了伊朗多餘的念想。別說造核彈,就是讓你造子彈都難。

從制裁俄羅斯,威脅三胖,通牒中國,再到圍堵伊朗,川建國全線出擊,處處硬碰,確實是非常出人意料。美國優先,先發制人的思路體現得淋漓盡致。

這個乏味的,曾經是流氓橫行無忌的世界,終於開始陣痛。

但是我們並不需要過多擔心。就像你即將能夠買到更便宜的救命藥和疫苗一樣,都是川建國的亂拳帶來的。作為一個時常生悶氣的看客,一個好劇本也許剛開頭。不要忘記川建國在聲明中意味深長的那段話:

「最後,我要向長期處於痛苦中的伊朗人民傳遞一個信息:美國人民與你們站在一起……伊朗的未來屬於伊朗人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