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明君賢臣,社稷之福(數文)

2018-05-14 15:33 作者: 曾敬賢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吾貌雖瘦,天下必肥」

韓休擔任宰相時,萬年縣尉李美玉犯了罪,唐玄宗準備下令把他流放到五嶺以南地區。

韓休進言道:「李美玉官職低,所犯的又不是大罪。現在朝廷有大奸臣,尚且不能驅除,怎麼能放掉大罪犯,而只處理小罪犯呢?我看見金吾大將軍程伯獻,憑藉陛下的寵愛,到處貪求財物。非分地比擬尊者,而肆無忌憚。我請求先將程伯獻驅逐出朝廷,然後再治李美玉的罪。」

唐玄宗起初不同意這樣做。韓休執意勸道:「陛下如果不把程伯獻驅逐出朝廷,我就不敢奉命流放李美玉。」

唐玄宗認為韓休很正直,便聽從了他的意見。

起初,蕭嵩認為韓休溫和馴服,控制他比較容易,所以引薦他為宰相,與自己共同執政。

韓休擔任宰相後,剛正不阿,時常當面糾正蕭嵩的過失。宋臻聽說後,感嘆道:「沒想到韓休做了宰相後,還能嚴守剛直的節操,這就是所謂‘仁者之勇’啊!」

唐玄宗有時在宮中設宴行樂,或者到後苑遊玩打獵,稍有過失和差錯,就對左右隨從說:「這事韓休是否知道?」

話音剛落,韓休的勸諫書,已經送到。

唐玄宗曾經對著鏡子,悶悶不樂,左右隨從說:「韓休擔任宰相以來,陛下比以前瘦多了。為什麼不將他驅逐出朝廷?」

唐玄宗說:「我本人雖然消瘦,但天下一定富足!(原句:吾貌雖瘦,但天下必肥!)蕭嵩上奏事務,常常順從我的旨意。退朝之後,我就連睡覺都不安心。韓休雖然經常與我爭辯,但退朝之後,我就可以睡個安穩覺了。我任用韓休,是為了國家,不是為了我自己。」

 

二、為國盡忠,青史留名

顏杲(讀稿)卿,被安祿山擒獲,安祿山當面責備他說:「你原是範陽戶曹,我上奏朝廷任命你為判官,於是得為光祿、太常二丞,又任命你代理常山太守。我有什麼事對不起你,而你竟然起兵反對我?」

顏杲卿怒目而視,說:「我身為唐朝臣民,就應該堅守忠義,即使是你上奏朝廷任命我官職,難道就應該跟從你造反嗎?況且你原本是營州的一個放羊的胡奴,不過是靠竊據皇上的恩寵,才到這個地步。皇上有什麼事對不起你,而你卻起兵反叛?」

安祿山大怒,將顏杲卿等人,捆綁在東都洛陽中轎南頭,從西面第二柱節開始,用刀分解他們的身體。顏杲卿一直到氣絕,還大罵安祿山忘恩負國,不止。

顏杲卿死後,青史留名。

 

三、「應該使貓能立功,老鼠不成為禍害」

崔佑甫性格剛強正直,待人處事不姦邪。他擔任中書舍人時,中書侍郎的職位空缺,就由崔祜甫主管中書省,但與宰相常袞不合。

隴州地區,貓與老鼠同吃乳。宰相常袞以為祥瑞,率領百官向朝廷表示祝賀。唯獨崔佑甫不去祝賀。宦官責問他。

崔佑甫說:「這是事物的反常現象,令人傷心,哪裡談得上稱賀。貓應當吃老鼠,所人受人養育。但現在,貓不去做應該做的事,這與執法官員不去懲治邪惡、邊防官不去抵禦敵寇,有什麼不同?恐怕應該告誡執法的御史們,調查處理貪官污吏;命令各地的邊防官吏,時常巡邏邊界。應該使貓能立功,老鼠不成為禍害,才對。」

唐代宗非常讚賞崔佑甫的意見。

 

四、「豈可因升職而被收買?」

杜黃裳擔任太常卿時,正當王叔文(姦佞者)大權獨攬之時。杜黃裳始終不去王叔文家拜訪。

杜黃裳曾經勸說他的女婿韋執誼,率領百官,去請求皇太子代理國政。

他的女婿韋執誼,突然說:「丈人(岳父)剛剛晉陞官職,怎麼可以再去開口議論宮廷中的事呢?」

杜黃裳氣得臉色都變了!說:「我蒙受王朝的恩典,難道能憑升一個官職,就把我給收買了嗎?」

杜黃裳當即撩起衣袖,起身離去。把這個女婿扔在一邊。

不久,杜黃裳卻因其剛正,被升任為同平章事(相當於宰相)。

 

五、唐太宗謹言惠民

唐太宗對侍臣們說:「我每天坐朝,如果想要說一句話,就要考慮這句話,對百姓是否有好處,所以不敢多說。」

杜正倫進奏道:「君主的舉動必定會有所記錄,史書就是專門記載君主言行的。我的任務就是編寫起居注,不敢不盡忠於自己的職守。陛下如果有一句話不合道理,那麼千百年後,都會有損於聖德,而不僅僅是目前對老百姓有所損害。希望陛下說話謹慎。」

 

六、「堵天下人之口,絕非社稷之福」

唐憲宗從容地詢問李絳說:「諫官往往譭謗朝廷政務,完全沒有事實根據。我打算將他們中間一兩個突出的傢伙降職、流放,以警誡其餘的人。你認為這樣做行嗎?」

李絳回答道:「這大概不是陛下的本意,肯定有奸臣想矇蔽陛下的視聽。臣下的生死,往往和君主的喜怒聯繫在一起,有勇氣開口進諫的,能有幾人呢!即使有人進諫,也都是經過日日夜夜的思量,朝朝暮暮的刪減,以至諫書呈交時,所剩已經沒有原來的十分之二三了。所以,明君孜孜不倦地尋求勸諫,猶恐無人進諫。何必要對諫官處以罪罰呢?如果這樣做,就會讓天下之人閉口不言,這可不是國家的福氣啊!」

唐憲宗讚賞李絳的進言,於是不再懲罰諫官。

 

七、把剝削來的資財,賜還百姓!

唐憲宗誅殺李錡(驕橫霸道,盤剝百姓)以後,有關部門,沒收了李錡家中的財產,準備轉運到京城來。

翰林學士裴增、李絳進言,認為:「李錡過度奢侈,殘酷剝削淅西的百姓,使自己家富有;或者濫殺無辜平民,從中奪取資財。陛下憐憫百姓無處說理,所以討伐並誅殺了他。現在將沒收的金銀絲帛,裝載成車,運送進京,恐怕會使各地的百姓感到失望。希望以逆賊李錡盤剝來的物資錢財,賜還給浙西的百姓,用以代替他們今年應交納的租稅。」

唐憲宗聽罷,稱讚、感嘆了很久,隨即批准了他們的建議。

(據宋代孔平仲《續世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