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中美對決:貿易戰終於開打的原因!

2018-07-19 09:30 作者: 伍凡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8年7月19日訊】美東時間7月6日凌晨0時1分開始,美國對價值約340億美元來自中國進口商品加征關稅。這是川普(特朗普)在3月22日針對中國經濟侵略(Economic Aggression)簽署「301」備忘錄,對中國實施600億美元關稅承諾的第一個實際步驟。

過去百天來的三輪中美貿易談判過程使川普政府明白中共當局的談判手段和目的,川普終於下定決心正式開打中美貿易戰。在我看來,這是件大好事,中美之間的貿易戰遲早必定會發生,遲打不如早打,及早的改變中美關係現狀,和改變中國社會現狀。

為什麼川普會下定決心要開打這場從未有過的中美貿易戰,並非要打嬴不可?

中美兩國從本質上講是完全不同的國家,從政治制度、經濟模式、社會結構、文化素質、崇尚自由、人權關愛、福利保障、宗教信仰和環境保護等等諸方面差異極大甚至是對立的國家。

美國是由憲法保障的民治、民有、民享的國家,全體國民享有自由、民主、人權、教育、福利、宗教和環保的權利。正由於美國國家的本質決定了在1972年,由尼克松時代開始,美國對待中國非常友好,特別自鄧小平主政改革開放以來,美國對中國實施「接觸政策」。儘管1989年發生六四大屠殺,但老布希總統仍然對中國維持「接觸政策」不變,但到了克林頓時代,美國國會居然還通過給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PNTR)與人權脫鉤。到了2001年美國同意放水,讓中國以非市場經濟國家身份加入以市場經濟國家組成的世貿組織(WTO)。美國所有這些對華政策都圍繞著一個目的:通過全力幫助中國的經濟發展,開放市場,授於技術、提供資金、接納上百萬留學生,允許中國加入WTO,期望中國發展經濟之後建立民主政治,逐漸擺脫共產主義,建立一個民治、民有、民享的國家。

但是,自從習近平上臺之後,中美關係發生了急劇的變化。習近平推行的一系內政外交政策,比如,2013年起推出旨在對美國全球主導權提出挑戰的「一帶一路」政策和行動;2014年起在南海大力筑島建立軍事基地;2015年採取了以盜竊、偷用和購買美國高科技智慧產權為手段而推行「2025中國製造」計畫的國家產業政策,並以此政策來迫使美國在華企業就範交出科技智慧產權。同時,在中國內部日益回歸威權主義,這個過程在今年3月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而達到高潮。更令人注目的是,在2017和2018兩年在北京召開共產黨和工人黨世界大會,公開推廣「北京模式」以代替「華盛頓模式」,將共產主義推向全世界。

中共當局所推行的上述一系列政策必然引起美國朝野關注。美國朝野,包括政界的共和、民主兩黨、軍方、媒體、企業界和智庫,以及民間網路輿論都絕大部分要求改變美國對華接觸政策,普遍的認為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徹底失敗了。事實上,中美關係在過去5年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從歐巴馬第二任期提出的「重返亞太」、「戰略再平沖」就是針對中國。川普政府在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出臺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與美國國防戰略明確的把中國視為「修正主義大國」,並決心抗衡中國「把美國擠出亞太地區」的努力。之後美國官員明白指明中國是美國長期戰略敵人。

由此可見在這個大戰略背景下,川普發動中美貿戰是中美對決的首戰是確定無疑的。目前對這場貿易戰的深度和廣度及長度都還難以預料,這要取決於中國還擊的裂度和廣度。如果貿易戰打到如川普所言將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5,000億美元產品都加關稅,那中國經濟將受重創。

與此同時,美國國會即將通過限制中國在美國投資的法案,並正在制定限制給那些到美國大學學習尖端高科技的中國留學生發放簽證的計畫。

美國智庫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和專家的見解已開始深刻影響了美國朝野的對華看法。例如,美國研究中國的情報專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三年前寫的一本書《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對美國精英,包括對川普都產生了重大影響。

白邦瑞用自己直接獲得的情報,包括經特許解密的部分情報告訴美國公眾,毛澤東早在1955年,就有一個取代美國的百年戰略,而中共的接班人,尤其是紅二代中的仇美和反美分子,對毛澤東的戰略從未放棄,更重要的是,由於歷史和文化的原因,那些堅持取代美國戰略的人,更可能在中共權力競爭中取勝。

我相信過去5年來美國朝野,尤其是美國精英們都已瞭解以下的事實,中共當局統治下的中國是與美國正好相反的國家,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運用外來的馬列共產思想,使用欺騙、搶奪、殺人、放火的手段獲得了權力、財富、工業、土地、資源,統治著14億奴隸。在此基礎正向全世界擴張,推銷「人類命運共同體」,建立共產主義世界。

上面這些就是中美對決而引發貿戰的根本戰略局勢,貿易戰僅僅是中美對決的前哨戰而己,隨之而來的將是金融戰、資源戰、人才戰。再進一步的是外交戰(事實上這已開始,如處理朝核問題,中國試圖拉攏歐盟抗美,也不排除美國拉攏俄國抗中等等),最後是軍事對決,發生中美大戰甚至第三次世界大戰。中美對決是否會走到如此之深遠用戰爭對決,將取決於中共政權的氣數而定。

下面我再來分析中共如何應對貿易戰。習近平不敢不應戰,否則他將立即下臺,他為了保面子和保政權又不得不出面應對,但又不敢激烈的拚命應戰,所以在過去幾次講話是軟硬兼施,模棱兩可。習近平說:「中國人做生意是和氣生財,把餅做大些大家都有份」。不久又對美國企業家說:「以牙還牙」。之後又下令發改委和商務部制定《外商投資准入特別管理措施(負面清單)(2018年版)》,自2018年7月28日起施行。這份清單可算是自2001年中國參加WTO以來最開放的一份負面清單,應該是10年前就應該公布。為什麼從「以牙還牙」突然變成舉白旗求降了呢?這是什麼心理狀態呢?

我認為習近平不想打貿易戰,怕輸不起,但又不得不硬著頭皮撐著。最令人叫絕的是在7月6日中午12時01分,川普下令開打貿易戰之後,北京的國務院有關部門沒有立即宣布還擊,致使中國各港口不知所措而停止港口入關手續長達4小時,直止中國商務部發表聲明後各港口才恢復作業。這個事實說明中共當局實在不想打貿易戰,不願應戰和不敢應戰。

我在之前的評論節目裡說過:貿易戰習近平必輸無疑。現在我仍堅持這個觀點,請看以下事實。

中共為何必輸?是輸在中共經濟持續下滑、龐大的金融債務及深受民心影響的股市跌跌不休,加劇外國資本外撤和中國資本外流。

中共經濟靠「三條腿」支撐:消費、投資和出口貿易,前兩條腿近年來持續下降,貿易戰開打前出口已減少,貿易戰正式開打後將急劇減少。今年下半年經濟將持續下滑。

從習近平的「以牙還牙」到急速公布開放市場,2018年版負面清單,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清單長度由63條減至48條,共在22個領域推出開放措施。至今,美國政府和企業界沒有對此負面清單作任何反應,看來他們對此負面清單不感興趣,不願到中國投資。為什麼?請看負面清單的說明如下:境外投資者不得作為個體工商戶、個人獨資企業投資人、農民專業合作社成員,從事投資經營活動。

這就證明所有負面清單中所允許進入領域的外國資本一律要和中國資本合股成立公司。這樣一來合股公司中的中共黨支部的黨員們可以秘密盜竊外國資本帶進來的高科技產品的智慧產權,這種把戲,美國政府和企業界已經看破了。

我相信,下面的中共內部報告是習近平極不願看到的事實。

中共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的報告說:中國極可能發生金融恐慌。

1、今年以來,債券違約、流動性緊張、匯率下行和股市下瀉等相繼發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勢,加之美聯儲加息以及中美貿易衝突呈長期化和高度不確定性,我們認為,目前中國極有可能出現金融恐慌。

2、金融恐慌是一種極端的集體規避風險的行為。恐慌之發生,並非市場上當真出現了大規模的金融風險並日臻惡化,而是廣大市場參與者對未來市場前景感到茫然甚至恐懼。廣大市場參與者不約而同地抽逃資金而求自保,將會引致或者惡化金融危機。

金融恐慌已在市場上積聚,股市風險再次積累。如果金融恐慌無法制止,隨之而來的必然是社會恐慌和動亂,中共政權必然受衝擊甚至垮臺,這種事例外國太多了。請問中共當局還有打贏貿易戰的資本嗎?沒有啦!

中美貿易戰引發了中共高層主戰派和主和派的激烈搏鬥。據香港媒體報導,多名中共外交部、國務院、經濟部門的高層官員匿名接受港媒採訪,他們集中火力攻擊王滬寧,指責他錯判形勢、誤導習近平、以及對中共進行過分誇大的自我宣傳,最終導致中美貿易戰無法避免,如果貿易戰進一步激化,王滬寧將會很快被習近平貶職!

我無法判定這些中共高官攻擊王滬寧的行為究竟是在中美貿易戰中要保護習近平,還是藉機以攻擊王滬寧為由而打擊習近平。就事論事而言,王滬寧的任何政策主張或宣傳項目,如為造勢《中國製造2025》的宣傳項目《厲害了,我的國》(英語:Amazing China)都是經過習近平過目批准執行,難道出了事故責任全由王滬寧擔當,而習近平則兩手清白不負任何責任?這對任何有政治責任感的政治領導人而言都是不能自圓其說的,在政治領導層中也不能接受的。如此一來,中共高層習近平的政敵們就會趁機造勢給習近平製造更大的麻煩,就會無休止的搏鬥。讓我們拭目以待,好戲還在後頭。

現在,中共當局寄希望於今年11月美國期中選舉共和黨失敗,兩年後川普下臺,民主黨上臺。這些中共官員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美國朝野在過去5年裡已經認為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完全失敗,美國政經軍商智各界都己經改變了對華政策,正在制定新的對華政策,即便2年之後民主黨上臺執政也改變不了美國對華政策180度大轉變的趨勢,這就是中美對決的根本原因。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