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昆山反殺案」看一個侵犯人權的政府(圖)

2018-09-20 08:00 作者: 哈奇士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昆山反殺案」,讓人再次省思中國地方政治官黑之間早已固化的關係模式。(案發現場畫面/圖片擷取自Youtube)

【看中国2018年9月20日讯】前不久,中國大陸引起民間熱議一時的昆山反殺案終於有了結果,當地警方通報當事人于海明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一時間網路民情大呼這是輿論的勝利,更有人言道這推動了中國法治的進步。

此案事源上月27日,江蘇昆山一寶馬(BMW )車越線自行車道行駛,並逼停了一正常行駛的電動車,雙方爭執不下。接著寶馬車上下來一黑衣紋身男(龍哥),仗著人多對電動車主白衣男子拳打腳踢,白衣男子一直在躲閃而沒還手,紋身男越打越上勁,回到車上拿出刀對白衣男子進行揮砍。不料刀不慎掉落,被白衣男子撿起反向紋身男砍捅去,並追砍幾刀,結果紋身男反被殺死。而這一切皆被錄影拍得一清二楚。

此視頻立刻在中國大陸網路上爆紅,人們紛紛刮出惡行惡相的紋身男底細,原來這人名為劉海龍,江湖上稱其龍哥,曾在北京因偷竊被判刑,出獄後來到蘇州昆山亦有多次犯事,幾乎每次出獄就立即入獄。近年他服完刑後開起了賭場、典當行(以借放高利貸為主),並於今年三月參與舉報一起販毒案獲派出所頒發見義勇為證書。

而後更多人關注的是不少傳言指持刀的龍哥,曾是快手第一天團「天安社」成員之一,傳言的依據是在天安社的109人大合照中,他身居前排C位。雖然其後有「天安社」的核心成員否認龍哥與他們的關係,但顯然也沒能阻止外界對「天安社」以及中國黑社會問題的關注。關於此組織網上資料頗多,中國大陸民間反對派人士亦乘機科普這個打著「愛國愛黨不忘初心」的黑社會組織,說他們活躍於各地政府的拆遷現場、反日遊行打砸搶現場,給權貴做黑保安、抓上訪人員等各種幫助政府維穩的現場。

中國政府對民間抗暴的顧忌

而對於一般民眾而言,他們更多感想是現時中國的黑社會遍地無法無天,放高利貸、夜總會看場子、販毒、組織賣淫、敲詐勒索、收保護費等無惡不作,「天安社」中一些人就有犯罪前科。於是乎,多數民眾漸漸開始擔心起刺殺龍哥者,即本事件另一主角于海明。

因為在中國大陸,一來有地方惡勢力與地方官場的勾結作崇,其次則是法律條文對「正當防衛」的限定十分苛刻,在現實中,中國裁判文書網上100份以「正當防衛」為理要求輕判的二審(終身)裁決書中,僅有4份被法院認定,其餘20份被判防衛過當,76份被判故意傷害罪。

這不能不說是近年侵犯個人權益得寸進尺的中國政府對民間抗暴的顧忌,而許多民眾亦深知此點,紛紛又舉出類似美國某些州有「不可退讓法」的例子以證正當暴力的合理。由於此事件在網路上發酵越來越大,當地政府被迫澄清與民眾所指的黑社會組織無任何關係,于海明的命運取決於警方對他當時的行為正當防衛與否的判定了。

立場往往蓋過事實

從此案發生一直到警方通報「正當防衛」合理後,中國大陸民眾似乎一邊倒無條件支持于海明,因為理由很簡單,在這片土地上多一個人面對惡勢力強權能挺身抗暴而不受懲罰(特別是今次全國關注下),人民生活便多一重保障。然而,看網上留言可知很多人皆說「殺得好,因其黑社會身份不殺他徒給社會留禍害」「如果當時不狠狠捅死他,萬一他以後報復怎麼辦,要知道官方與龍哥他們撇清干係可是被逼嘴頭上說說而已」「這次是輿論的勝利,不判于海明無罪不足以平民憤」。

並有文章不斷說明相比起劉海龍的一手遮天,于海明一方生活是多麼的艱難及其人品的淳樸,今次事件可謂雞蛋碰高牆。相信如果放在放在陶傑先生筆下,以上言論會統歸於中國人小農民族性無邏輯、無理性思考和法治精神之表現。要知道,這次昆山警方發佈的通報中,認為劉海龍的致命傷,發生在法律概念上嚴重危及安全的「正在進行行兇」中。

受傷後跑向汽車,于海明連續追砍兩刀均未砍中,且屬於一直處於暴力威脅中的「連續行為」,這才是警方判定正當防衛的事實依據。可惜,在中國大陸官民二元對立的輿論環境中,立場往往蓋過事實,許多自稱追求民主自由的媒體人如是。

不過,在大眾對正義不合常理的渴望背後,必須面對一個現實,即中國地方政治中官黑之間的關係模式早已固化,成為中國基層生活一種常見的政治生態。根據美籍華人政治學者裴敏欣在近著《出賣中國》裡面第六章《與黑道共枕——執法人員與黑社會的勾結》分析,作為中國權貴資本主義最黑暗的角落,地方上黑白兩道的勾結源於後天安門時代,快速的經濟發展和所有制的改變給了地下犯罪組織大好良機。

官方時常發起打黑除惡的運動

黑社會之所以能強行壟斷地方運輸物流、批發、建築、房地產、殯葬等暴利行業,或非法開採礦山、油田、沿海灘塗等領域,瘋狂掠奪國家資源(例如用暴力和謀殺等方式把競爭對手趕走拿到土地和採礦權),皆因通過利益輸送令以地方公安局為主的執法機關變成其保護傘(現在就連一些關鍵部門也有涉黑現象,包括中國的秘密員警部門——國家安全部),甚至讓公安在犯罪勾當中分紅。

而一些地方官員和執法人員之所以能被黑幫老大同時引誘和腐化,是因他們通過買官賣官早已建立起互信和合作的機制,地方執法部門中爭相買官者通常只有兩個財源——向部屬收賄或者向黑社會收賄。與官員之間勾結一樣,官員與黑社會勾結這個概念上稱為「國家權力私有化」(privatization of the state power)的現象明顯威脅到公共秩序和一般百姓的經濟生活,更危害到中國國家統治效能,縱使中國官方時常發起打黑除惡的運動,亦不過治標不治本,因為中共不可能改變貪腐所依附的權貴資本主義體制,因為這些體制正是它得以壟斷權力的基礎。

也正如不少評論者所講,若與中國社會歷史上的黑社會和官府關係相比,如今的黑白兩道不啻不是死對頭,利益上還緊密勾連,正所謂黨國體制還可伸進社會每一觸角。一些民眾感歎道,這屆黑社會不行啊。

寫到這筆者想起了某朋友曾說過,小時候看了很多警匪片,立志長大後要做一名公安員警,待長大懂點事後便知自己以前幼稚,要做的應該強調是香港皇家員警(小時看的大多是香港警匪片),而不是公安員警。值得一提的是,雖則今日香港員警似乎在處理一些政治議題上越來越不夠中立,但大致上尚能保持專業操守。而九七後香港的黑社會發展,光看近年他們不時充當政府打手毆打和騷擾反對派示威人士,便知如今要在這片土地上做一個傳統意義上的江湖古惑仔也是不妙的了。

(原標題:北京傳真:從「昆山反殺案」看一個侵犯個人權益得寸進尺的政府)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