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畢業後變身「中國007」 非洲大象卻要感激他(視頻)


記錄片《象牙遊戲》的主角、中國學霸黃泓翔
記錄片《象牙遊戲》的主角、中國學霸黃泓翔

【看中國2018年10月8日訊】看過《動物世界》的人,大概都對這段台詞耳熟能詳:「春天來了,萬物復甦,在廣袤的非洲大草原上……」而接下來的鏡頭,可能是獅子、獵豹、犀牛、尼羅鱷、長頸鹿、非洲大象等在此繁衍生息,不受人類打擾,看起來很祥和安寧。但事實卻並非如此,中國學霸黃泓翔冒著生命危險當臥底,去守護著非洲大象,記錄片《象牙遊戲》令全球觀眾感動!也引發人們對保育動物的重視。

就在今年9月份,人們在非洲波扎那發現87頭大象的屍體,且它們的象牙全都被殘忍地挖出來,沒有大象的面部是完整的。當地的動物保護組織認定,這是非洲出現過的最大規模的偷獵象牙活動其中之一。非洲大象是陸地上體型最大的哺乳動物,但是它們無法戰勝藏在暗處的獵槍;也因為有兩顆潔白漂亮的牙齒,它們一直遭受到人類血腥殘忍的屠殺。

據《澎湃新聞》報導,2016年的一部記錄片《象牙遊戲》,揭露了這些屠殺、交易背後的一面。這部由萊昂納多擔任製片、入圍第89屆的奧斯卡記錄片候選名單的影片,將鏡頭對準了非洲大象


記錄片《象牙遊戲》在Netflix上的官方預告片

一、復旦學霸當臥底偽裝成「中國買家」

對於許多人來說,很能難理解為何有人對象牙「情有獨鍾」。但是如果瞭解象牙的價格,就很容易明白是什麼在驅使著偷獵者。

一斤象牙原材料值大約為15,000元,一個完美的象牙製品那就是天價。在2010年的一場拍賣會中,一樽象牙觀音像的成交價高達1,792萬人民幣(折合近期台幣約8,130萬元)!

「暴利可以讓許多人蔑視法律。」肯尼亞曾經擁有的10萬頭大象,如今已經不足5萬。

有人在獵殺,但有人在保護。在非洲大象保護團隊裡,有個很「特殊」的人,他叫黃泓翔,是一位中國人。他本科復旦畢業,研究生在哥倫比亞大學,在畢業後,他拒絕了許多不錯的工作,隻身到了非洲肯尼亞當一個臥底。

在許多象牙商的眼裡,中國是最佳的象牙「出口地」,所以作為中國人的黃泓翔,偽裝成「收購販」常能夠輕易取得信任。但這份工作更多的是危險:他身上帶著攝影機,而跟他打交道的人,身上都帶著槍。一旦被發現,他只有一條路——死。

有一次在越南河內,黃泓翔和搭檔「被人盯上」了,對方提出要搜查他們的包。如果搜出了攝影機,他的下場顯而易見。這裡是一片「灰色地帶」,犯罪並不少見。好在裝攝影機的包裡放了許多的衛生巾,他才得以逃脫。

在順利的時候,直到小象牙商的「據點」被搗毀了,人們也根本不會懷疑到他。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想過,在象牙和犀牛角的鬥爭中,會有中國人站在正義這一邊。這些人沒想過的原因其實也很簡單,事實上,非洲70%的象牙都是流入了中國市場。

黃泓翔表示,他的朋友曾經在南非街頭,被人指著鼻子破口大罵:「我要殺光你們的熊貓,因為你們殺光了我們的大象犀牛!」

曾是「大象最後的樂土」的波扎那,87只大象遭盜獵取牙慘死。每年大約30,000只大象死於象牙交易
曾是「大象最後的樂土」的波扎那,87只大象遭盜獵取牙慘死。每年大約30,000只大象死於象牙交易。

黃泓翔也很無奈,所以他選擇站在了大象和犀牛的一方:如果能有中國人挺身而出,當一回好人,情況也許會有所不同。

他還要求,在記錄片裡,不要給自己打碼。這意味著,他的身份全部曝光,人身的安全也許會遭到威脅。可是,他要用這種方法來告訴大家:的確有中國人在為大象而戰鬥著。

在許多個像他一樣、致力於保護野生動物者的努力之下,我們得以窺見這場殘忍的謀殺——

二、人類活動導致物種瀕危與變異加劇

過去5年中,有超過15萬隻大象死於象牙偷獵;在非洲中西部的象群幾乎被捕殺殆盡;象牙則被加工成各種奢侈品,衍生出數十億美元的交易;如果交易繼續下去,那非洲大象這個物種可能會在15年內滅亡。

非洲的一位64歲老人就能獵到250公斤的象牙。當象群聚集在一起時,偷獵者甚至於不需要瞄準,就能輕鬆讓它們倒下。而要獲取象牙,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殺死大象!因為自然死亡的大象,一是很難遇到,二是象牙的質量會受到影響,所以往往不在偷獵者們的考慮範圍內。

成年非洲大象的牙齒大概有3米,但40%的上根部分都長在頭骨中,這是象牙中份量最重、最粗的部分,同時也直接關係到象牙能賣出什麼價。所以,為了得到完整的象牙,偷獵者會在大象倒地後,把它們的臉劈開,然後從根部開始鋸掉象牙,或直接把它們的頭砍下來。

有時候,大象倒地時還沒有死,它們要活著遭受這個痛苦的過程。有的甚至在失去了臉部之後,仍然會抽搐、顫抖。而一隻非洲大象用15年的時間才長到成年,然後被一顆子彈輕易奪走生命,最後還「死無全屍」。

比如薩陶,原本是非洲東察沃國家公園中最有名的大象。它被認為是世上現存體積最大的一頭大象,每一根象牙重達45公斤,長到幾乎能觸碰地面,是名副其實的「大象之王」。

非洲東察沃國家公園中最有名的大象——薩陶
非洲東察沃國家公園中最有名的大象——薩陶(以上圖片來源皆為youtube視頻截圖)

可是在國家公園中生活了半個世紀之久的薩陶,仍然沒有逃過偷獵者的「毒手」,在2014年被毒箭射死。而偷獵者們為了掩人耳目,快速脫身,不惜挖掉其整個面部來取走象牙。工作人員只能夠通過耳朵辨識出,這是它的屍體。

和薩陶同樣遭遇的大象尚有幾十萬頭。如今的非洲大陸,由北到中西部已經鮮少能看到一隻大象。反抗力差的非洲大象,遇上長槍短炮的偷獵者,這場戰爭自一開始就不公平,這也注定了它們的悲劇。

但非洲大象是聰明的生物。非洲的象群專家Joyce在莫三鼻克發現,越來越多原本應該有象牙的非洲母象已不長牙了。象牙原本是大象保護自己的防禦武器,跟幫助自己折斷樹枝以便獲取食物的工具,所以意義非同一般。

Joyce很快發現到原因:在非洲的象群中,原本僅2%-6%的非洲母像因為基因變異而不長像牙。但在進化中,人類「幫助」它們「放棄」了牙齒。

從1977年至1992年的莫三鼻克內戰的時候,因為象牙值錢,象群遭受屠戮,能活下來的大象,主要都是沒有象牙的母像。而它們把基因一代代傳遞下去,如今在莫三鼻克,本2%-6%不長像牙的概率已變成了98%。

三、需要象牙的從來只有大象

象牙商為了牟取暴利,以低價從偷獵者手中買到象牙,然後再以翻數十倍的價格賣出。若經過彩繪、彫刻,象牙的價值又會翻個幾番。

彫刻過的象牙
彫刻過的象牙(圖片來源:E235/Wikimedia/CC BY-SA 3.0)

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象牙交易市場,而香港是最大的轉運站。在香港,黃泓翔再度以臥底的身份協助調查,他說:「總有富人把象牙當作是身份的象徵,認為野生動物是人類可以使用的自然資源。很少有人把它們當作生靈看待。」

這些象牙商販通過庫存記錄的漏洞,躲過政府的調查。交易在黑暗處進行,可非洲大象卻在明處被獵殺。非洲最大的象牙商叫西泰尼,一個人就犯下了一萬多起象牙案。據悉,從他那裡可以一次性買到2,000公斤的象牙。在非洲公開通緝之後,第三年他被逮捕了。

在一項「停止象牙交易」的活動中,僅一年共收繳超過7,000根象牙。不法份子們仍然想著潛入收繳室偷盜象牙。項目負責人表示,這些象牙都需要被銷毀,否則交易會繼續存在。

「象牙只是一堆骨頭,是非洲大象活過的證明,絕不是身份權貴的象徵。」

在記錄片的末尾,肯尼亞草原上燃起了火焰。105噸象牙在火中付之一炬。

導演基夫‧戴維森說:「這沒錯,因為象牙本來就不應該值錢。」

四、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在牽涉象牙交易的人眼裡,沒有非洲大象也沒有生命,有的只是利益。而非洲大象數量越稀少,僅剩的象牙就會更稀有,更昂貴。這形成了惡性循環,只要買賣還存在,殺害就永遠不會停止。

還記得那個公益廣告嗎?
小象興奮地告訴媽媽:「媽媽,我長牙了。」
母像只是沉默。
小象又重複了一遍,問媽媽說:「媽媽,我長牙了,你不為我開心嗎?」

對人來說,長牙是成長,但是對小象而言,長牙卻很有可能意味著危險、殘殺。然而,慘遭殺害的遠遠不止非洲大象。大到灰熊、犀牛、北極熊,小到巴西蝴蝶、昆蟲,都可能是慘遭毒手的對象。

非洲原野上的犀牛
非洲原野上的犀牛(圖片來源:allenstudios/Pixabay/公有領域CC0)

慶幸的是,調查的證據和影片最終被公開。香港的議員公開在媒體前呼籲禁止象牙買賣。而且自2017年12月31日起,全中國內地也禁止象牙貿易。

刑法第341條規定「非法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的,或者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製品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五、遠方在哪兒呢?

黃泓翔的臥底之路結束了,但他沒有停下。他自己創辦了機構,幫助更多中國青年加入保護非洲動物的事業裡。他在採訪中說:「我還會繼續留在非洲,以及去到更多更遠的地方。因為遠方就在那裡,你沒有辦法不去。」

「遠方」在非洲、在北極、在青藏高原、在亞馬遜森林……在所有發生偷獵的地方,在所有需要保護的地方。僅僅數年的時間裏,禾花雀、白暨豚、北白犀牛相繼地從地球上消失,還有更多的物種也走入了瀕危。

有些悲劇已經發生,但有些結局尚可改變。既然要共存,那就珍惜,趁一切還來得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