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重磅演講,吹響美國全面反擊號角(圖)

2018-10-10 11:41 作者: 橫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講。(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10月10日訊】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美國副總統彭斯星期四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了長篇演說,從回顧歷史開始檢討了美國對華政策犯下的錯誤,向全美國,當然也是向全世界了,公開了中共如何在政治、經濟、軍事、教育、媒體、娛樂等各個方面滲透美國,擴張影響力之事,同時宣布美國將向中共的這些行為展開決定性的回擊。

此演講如同一顆炸彈,震驚各界,給原本就接近冰點的美中關係又加上了一層寒霜,也有人稱之為是向中共宣戰的檄文。那麼這篇檄文字裡行間的涵義是什麼呢?中美新冷戰是否即將開始?我們來請橫河先生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彭斯副總統的演說在美國是全程實況直播,各大平面媒體在事後也刊登了演說的全文。中共的發言人在第一時間回應說,美方的指控是造謠,無中生有,但是同時他們對演說的內容又諱莫如深。因為我們是對大陸廣播,聽眾可能無法看到演講的內容,我想請您先概述一下彭斯副總統到底講了些什麼。

橫河:好的,首先是彭斯副總統回顧了美中關係的歷史,這個是不多見的,我認為這是他講話的主線,他講了美中關係發展的過程,怎麼走了彎路,然後今後的展望。

第二方面,他講了美中目前成為對手的方方面面,首先是雙方的衝突,包括不公平貿易、盜竊智慧財產權、強制轉讓和偷竊美國的技術、軍事擴張,包括南海人工島嶼的軍事化,這個部分其實講的是在世界範圍之內的一些衝突,這個有一部分是關於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的,像南海人工島嶼的軍事化,它實際上影響到的是一個目前世界貿易秩序當中的一個自由航行權的問題。

對內,中共現在是人權和自由惡化,他用了一個詞是「U-turn」,U-turn是開車的時候打了一個180度轉彎開回去。不管這個描述是不是準確,因為中共的人權其實是一直很糟糕,是不是正在惡化,還是以不同的形式出現,這個我們不去討論它。他提到目前是處於全面監控,提到了防火牆和社會信用評分,提到了宗教迫害,這是中共對內。

還有談到了中共在全球和美國對抗,包括所謂中共實行的債務外交,他舉的例子是斯里蘭卡,因為欠了錢了,就可能要把一些設施交給中共,還不起錢嘛;另外一個就是以委內瑞拉為例,就是中共的輸血使得委內瑞拉這個社會主義國家把經濟全部搞砸了,把一個國家弄到崩潰的時候,還能夠維持下去。這是全球性對抗。

然後他談到對臺灣的霸凌,這裡頭最有意思的有一句話,他說:「美國始終相信,臺灣對民主的擁抱,為所有中國人民提供了更好的道路。」,所以我認為在這個講話之後,美臺關係還要進一步的改善,甚至可能會有一些突破,但具體我們先不討論。

最後他談到了很重要的就是中共對美國社會的滲透,就是剛才你講的,干涉美國國內的政策和美國政治,主要表現在干預美國中期選舉和2020年的大選,這是針對川普總統和目前的美國行政當局的,而且它還通過美國社會的各個階層來達到它的目標,包括利用美國地方政府、州政府和聯邦之間的分歧部分。而且提到了中共現在在美國的做法,相比較而言,俄國的做法只是小巫見大巫,包括強迫在中國有業務的美國企業來反對自己的政府。

他還提到了中共在全世界宣傳的規模,在學術界的滲透,重點講了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他沒有點名的舉例,講了楊舒平在馬里蘭大學畢業演講以後被網路圍剿的例子,因為這件事情我覺得事關美國的言論自由。自然會談到美國的決心和一些即將要採取和已經採取的政策和措施。

而且還點名了谷歌的「蜻蜓計畫(Dragonfly)」,在中國設立特定為中國市場設計的搜尋引擎。最後他希望美中關係改善,但是也強調了美國不會讓步,再次重申美中關係必須建立在公平、對等和尊重主權的前提下。大概這個就是一個過程。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彭斯副總統一開始就開始回顧歷史,回顧中美關係是非常不常見的,我們就來談一談他回顧歷史這一部分。他談到兩國的前景是要建立在過去的最好時期之上的,那個是指什麼呢?

橫河:彭斯副總統談到了幾件事情,這裡我需要稍微做一下回顧,然後我們來看他指的是什麼。他提到從門戶開放開始,到美國的傳教士到中國去傳教,在那裡建很多學校,就是建教育機構;談到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美中併肩作戰;還談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幫助中國加入全球的戰後重建,包括參與創建聯合國,成為聯合國聯合創始國。

他這裡提到友好的關係到1949年就終止了,所以他講的最好的時間是在1949年之前,就是從前個世紀的末、上個世紀初開始一直到1949年這半個世紀是最好的時期。後面當然他談到了韓戰,從朝鮮戰爭到1972年為止,72年是又一個轉捩點,第一個轉捩點發生在1949年,到72年是另外一個轉捩點,就是開始重建關係。

蘇聯垮臺以後,他提到美國那時候認為由於蘇聯的垮臺,將來一個自由的中國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就力圖把中國納入現有的國際秩序,結果證明了這是一個完全的誤判,就是在這一點上美國完全失敗了。所以在這裡指的過去的最好時期,並不是有的人想像的是指中共的改革開放,而是指剛才我講的,從美國提出門戶開放到1949年的那段時間。

主持人:很多人說彭斯這一次的講話不是一個演講,而是一篇對中共宣戰的檄文,標誌著中美新冷戰的開始。在這樣的一個檄文裡面,他先回溯歷史,他是想說明什麼問題呢?這裡面一定有一些深意在裡面的。

橫河:對,在美國政界人物對某一個國家制定政策的時候,他有時候會回顧歷史,但是像彭斯這樣的回溯歷史,確實不多見的。他把美中關係的歷史分成了幾個階段,第一階段,他談到了當中國遭受百年屈辱的時候,美國沒有加入列強,而是站在中國一邊,幫助維護了中國的主權。

這個指的正好在120年前,那時候美國比較正式的介入了中國事務。在1899年的時候,提出了門戶開放政策;第二年,就是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前幾個月,它再次重申這個政策,並且被列強接受,這個門戶開放政策就避免了中國被列強進一步瓜分的命運,這個階段一直延續到美中共同抗戰,和戰後的重建,這個時期就是剛才講的過去的最好時期。這是第一階段。

第二階段,就是中共建政以後的「親蘇反美」,使得美中關係惡化。雖然彭斯副總統沒有明確指出來,但是我們都知道,這一段的歷史責任完全是在中共。因為那個政策它其實是違背了中美之間的歷史,也違背了中國的國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而且它也不符合中國的傳統的地緣政治,這個唯一的目的就是出自中共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才會跟一個歷史上對中國造成最大傷害的蘇聯,以前是俄國,去親善。

第三階段,從1972年開始美中關係好轉,不久以後就建交了,一直到最近。這裡很有意思的是,其中這一段時間當中發生了兩個事件,這兩個事件並不真正屬於美中關係的轉變,轉變是從1972年開始到現在為止。當中這兩個事件,一個是中共改革的開放,另外一個是前蘇聯的解體,這兩個沒有太多的提到。因為事實上改革開放只是在經濟上中共單方面做出的變化,可能對中國的經濟的意義比較大,但是對美中關係的影響其實不大,從1972年以後美中關係就已經定了。

而蘇聯解體就更有意思了,彭斯所說的,他說:我們認為自由的中國是不可避免的。我認為這裡的意思,現在看來,美國當時做出的誤判,造成這個誤判的影響一直持續到今天,但是美國已經認識到了,正在做出新的決策,所以這個講話是一次明確的表態,或者我們把它叫做是一個宣言也好。

我認為最重要的一句話就是他引出回顧歷史那一段。這個引子的第一句話,他說:「我們對未來的願景建立在我們曾經有過的最融洽的交往」。我們都知道那是1949年以前,也就是說他所強調的最融洽的交往是沒有中共的美中關係。雖然他沒有明確說明這一點,但是回顧那一段歷史實際上就指出了美中正常的友好關係的最大的或者是唯一的障礙就是中共。

當然他在這裡面多次用了「中國共產黨」這句話,或者有的時候他稱為中國的統治者,就是現在的統治者,其實指的還是中共。這也是他講話當中非常有意思的一點,就是說他在講話的當中非常明確的把中共和中國分開來了。

主持人:我們看到最近美國是和歐盟、加拿大、墨西哥都達成新的貿易協定,那馬上又要開始和日本展開貿易談判,等於是從貿易上把中共孤立起來;在重大的朝核問題上,也徹底的繞過了中共,他做了這麼多的鋪墊到今天攤牌和中共宣戰。那美國在下這麼一大盤棋的同時,中共它肯定也不會束手待斃,那中共這一段時間是怎麼應對美國的這些行動呢?

橫河:其實到昨天為止,美國在對中共問題上最明確的就是貿易制裁,其它方面我們討論過很多次了,但是作為政府政策的全面闡述,以前並沒有過。我們討論的全方位對中共的反擊是從各方面的情況匯攏來的,包括從美國國會的立法、從總統的推特和講話、還有各個部門官員的講話、智庫的報告、甚至媒體的關注和媒體的分析報導,我們從這些結果裡把它綜合起來的。這次彭斯副總統講話是最權威、最完整的,也是迄今為止最高級別的這一屆政府官員所做出的一個說明。

中共現在面臨的問題是什麼呢?它沒有辦法進行對應的報復或者對抗,無論是在貿易方面還是在其它方面,現在體現出來的是在貿易方面。過去它駕輕就熟的一套,就是對歷屆美國政府很有用的這些措施,現在對川普總統和現在的白宮掌權的鷹派班子毫無效果。目前看來,它實際上所有能夠試的方法它都在試,但是我認為它現在並沒有一套像美國這麼完整有效的方案,到現在拿不出來。

我們可以看一下,第一個,它現在用的是拖延戰術。比如說彭斯講話的前一天,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在10月3日的時候接受了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的採訪,他說:中國準備好達成一份協議,結束和美國的貿易戰。但是他指什麼呢?是因為美國政府一直改變立場,使得中方不知道美方究竟要什麼。這實際上不是一個事實,美國從來沒有改變立場,從一開始就沒有。

崔天凱所說的不止一次達成臨時協議後,美國一夜之間改變立場。其實那個臨時協議,為什麼是「臨時」?就是一個意向,根本就不是協定,那個協定的內容就是中共歷來的耍賴戰術。就是它避開美國的要求,它根本就不談美國的要求。而是說我們可以多買點你的東西,就這一類的。

美國並沒有一夜之間改變立場,而是根本就不承認這種耍賴。美方的立場我們知道,從一開始到現在,我們做過那麼多的節目,沒有發現過一次在任何一個階段有過哪怕一點點的改變,就是完成中共加入世貿時候的那些承諾,開放市場、尊重智慧財產權、減少國家干預、減少貨幣操縱這些東西。當然也有人說,這個承諾你怎麼能指望它改變?1949年的承諾還沒有實現呢!那是另外一回事,就是它是一個拖延戰術。

第二個,它動員甚至綁架有在華利益的美國公司去當中共的說客,甚至把他們用作反美的工具,那彭斯講話也談到這部分。過去這種方法是有效的,對美國的前幾任政府有效,但是顯然對這一屆政府是沒有效果的。

還有就是直接打擊川普總統的票倉,這一招到現在為止沒有顯出任何效果,等於是觸碰了美國的底線嘛,就是美國的民主制度這個底線,不受任何外國干預,這一點中共很可能是適得其反的。

還有一個就是打擊分化美國的盟友,比如說對臺灣的霸凌,這兩年就顯得特別突出,這個實際上是中共的另類反擊,去欺負你的盟友。甚至我認為對英國,這個美國長期的盟友,也在實行霸凌。

前一段時間它想在貿易戰方面拉攏美國的盟友,比如說歐盟、日本,去反對美國,但是這一點失敗了。現在是在其它方面,除了貿易方面,其它方面試圖威脅美國的盟友不要加入美國。

前幾天,孔琳琳大鬧英國保守黨年會,這是一個很不正常的現象,絕對不是一個央視記者的失誤,也不是她個人的發泄,這肯定是有計畫進行的。因為一方面我們大家都看到,這種事情出來以後,因為視頻已經廣泛傳播了,大家都知道誰是誰非的情況下,中國駐英大使館和央視去力挺孔琳琳,這就表明不是她個人的決定。

另外一方面,大家要知道,央視記者能夠派駐國外的,都是受過嚴格的外事紀律的訓練,甚至情報特工的訓練,他們是真正的專業人員。你完全可以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是嚴格受到控制的、限制的,這就可以完全排除,就這一類以前在其它場合群眾外交的意氣用事,在央視記者是不會發生的,所以說我認為這是一個有計畫的行動。

你想香港問題,它其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因為中共已經完全控制了香港,至少它對香港形勢的控制到現在還是有信心的,可能比它自己治理國內還更有一點信心。所以我認為這可以看作一部分吧,是警告英國不要加入美國牽頭的對中共全方位反擊的陣營。這是目前一部分中共所採取的措施,可能是這些方面比較多一些。

主持人:那麼現在網上有一位網友在提問,他說:彭斯的演講意味著什麼?中美有可能開戰嗎?

橫河:開戰倒不會,就這個講話裡面其實也講得非常的清楚。他實際上甚至連搞垮中國的經濟都不是他的目的,是希望中共能夠按照國際上的規矩行事,按照它自己承諾的規矩行事,只是如此而已。但是因為中共堅決的寸步不讓,才導致必須把這個反擊擴大到各個領域,所以你也可以看到這個反擊的升級是一步一步的。

但是我個人認為這個開戰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的,只是說在各方面制裁的情況下,如果中共要鋌而走險的話,但是我個人認為這個概率還是不大,中共要鋌而走險的話,實際上就是給自己的統治,甚至中共的整個命運等於是葬送了,中共以後就沒有什麼統治中國這件事情了。

主持人:其實這一篇新聞,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他前面的語氣很強硬,其實他最後結尾的時候,他還是伸出友好之手,他只是說希望北京你接住我的手。他那個含義有一點像,當時跟金正恩談判的時候,川普給金正恩看了一個幾分鐘的視頻,那個視頻就展現了兩種結果,一種是對抗美國的結果,一種是說和平解決問題,然後有一個繁榮自由的朝鮮,有那個感覺。

橫河:但是對中共來說的話,這一點又是很難有效,這個我們以前也討論過。中共實際上做出的任何讓步都可能牽涉到它自己的統治,所以它很難做出這樣的讓步來。因為中共是跟一般的政權不一樣的一個特殊的共產主義,我們可以說它是共產邪靈的一個政權,它不一樣。

主持人:這一篇的講演還有一個讓大家很驚訝的地方,以前不管是大陸還是海外華人的印象中,美國人其實是不瞭解中共,也不瞭解中國的,包括美國的很多中國問題專家,他們講出來的關於中共的認識都是很皮毛的。但是這一篇大家聽完了之後就會感慨說,居然美國對中國瞭解得這麼清醒和深刻,特別是他在講話中很明顯的把中共和中國以及中國人民區分得非常清楚。這種認識上的飛躍是怎麼產生的?它不可能是一夜之間產生的吧?

橫河:當然不可能,這是非常長期積累的結果。我們知道在克林頓時代,他是最熱心於戰略夥伴關係的;其實到了小布希的時代,已經開始認識到中共對美國的威脅,只是說遠遠沒有今天這麼深刻,因為當時的情況也不一樣。小布希競選的時候,他的一個競選口號直接就表示美中關係應該是一種競爭性的關係,而不應該是戰略夥伴關係。

但是911改變這一切,美國後來就把這個戰略轉移到反恐上面去了,導致中共趁機做大,這下子就收拾不了了。即使在歐巴馬時代,也在2011年的時候高調宣布重返亞太的戰略。

像這種持續幾十年每年幾千億美元的貿易逆差,沒有一個國家可以置之不理的,這就是大出血了。我們知道認識應該有個過程,但要做出決策的話,其實更需要的是決心、勇氣和機遇。真正說不瞭解中共情況是不對的,只是沒有這個決心而已。

所以川普總統他是應運而生的,我覺得這個「運」是美國的民意。我相信任何一個單一事件,它基本上是沒有可能使得美國這麼成熟的一個民主國家在一天之內突然改變國策的,這個做不到。

美國確實有一些非常瞭解中國的專家,但是在過去很多年他們被限制住了,尤其是由於綏靖政策的影響,還有中共威脅下的美國學術機構的自我審查,使得美國一部分真正的中國問題專家被邊緣化了。你像我認識的,或者打過交道的西方人當中就有這種專家。你像進行活摘器官調查的大衛.麥塔斯、章家敦,還有《致命中國》的合作作者奧特瑞,這些都是真正的專家。當然《致命中國》的第一作者納瓦羅也應該是真正的中國問題專家,但是因為我這裡只提我直接打過交道的美國中國問題專家,我沒跟他打過交道。在他們研究的領域,對中國的瞭解,應該說比絕大多數的中國人確實要深刻很多。

這裡還有很多人其他人多年的努力。你比如說把「中共」和「中國」區分的這麼清楚,以前美國政界是沒有的,至少是不普遍。這個我想應該歸功於法輪功,就是《九評共產黨》2004年出來以後,第一次把這方面的道理講清楚了。而法輪功在世界各地持續的講真相過程,又把這裡很多內容,特別是中共的內容高度濃縮成了就是能夠被大家很快接受的簡單的表達形式,表達成「中共不等於中國」這麼一個非常簡單的,現在人人都能這麼說了,這個就跟法輪功講真相有直接關係。這是一個綜合的長期的各個方面的力量,而導致了這一屆美國政府真正的用上了這一批中國問題專家和對中國非常瞭解的各方面的意見。

主持人:很多人對彭斯副總統這一篇演講是高度的讚譽,把他跟丘吉爾的鐵幕演說,和雷根總統在柏林牆的演講相提並論。那您是怎麼評價彭斯的演講呢?請您花2分鐘時間簡短說一下好嗎?

橫河:這三個演講都是在歷史的重要關頭。鐵幕演說是冷戰的開始,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國際陣營重新劃分,有遠見的和有直覺的政治家已經看到了東西方陣營的敵對。這是鐵幕演說。柏林牆演講是蘇聯陣營垮臺和冷戰結束的一個標誌性的事件,就是演講以後的2年多的時間,柏林牆就真的被推倒了。

不過前二個演講它的特點都是提出了後來被歷史證明正確和有重要象徵意義的概念,一個是鐵幕,一個是推倒柏林牆。當然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將來人們會從彭斯副總統的講話當中總結出一個什麼能夠非常簡單的明確的概念來,不過從歷史轉捩點來看的話,這個講話確實有類似的意義。

因為前二者,一個代表著冷戰的開始、一個代表冷戰的結束,冷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世界最大的格局,就是東西方陣營對峙。現在世界面臨另外一個轉捩點,就是現在世界最大的格局是什麼?是中共接過了共產主義的旗幟以後,成為自由世界最大的威脅,而自由世界的反應滯後了幾十年到現在才開始認識到。

彭斯副總統的講話是代表了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全面反擊的開始,這個反擊是全方位的。因為中共對美國利益的有計畫的系統性的損害是全方位的,貿易只是表現形式之一,所以它的反擊就必然是全方位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