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揭大陸GDP或負增長後 向松祚最新警告2019「崩塌」時刻(圖/視頻)

原標題:向松祚2019年最新演講:經濟下行四大原因謹防明斯基時刻(視頻+文字)

2019-01-27 07:30 作者: 鄭清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1月20日,向松祚參加鬥牛財經舉辦的投資峰會,分析了中國2018年經濟(GDP)下行的四大原因(貿易戰是一主要外因)
人大經濟教授、農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向松祚(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1月27日訊】2019年1月20日,向松祚參加鬥牛財經舉辦的投資峰會,分析了中國2018年經濟(GDP)下行的四大原因(貿易戰是一主要外因),提及朱雲來(前總理朱鎔基之子)中國總債務達600萬億(官方數據240萬億),並警告2019年要謹防明斯基時刻(資產價值崩潰時刻)。由於企業家被傷透的心還需要療傷、債務增長模式/高槓桿、上市公司都不賺錢、缺乏創新等原因依舊,因此2019年不會有牛市,相反,債務灰犀牛卻可能降臨,明斯基時刻可能發生。

向松祚演講聽寫全文如下(略有刪節):

關於中國經濟,我想現在有一個共同的詞、一個共識,就是下行。中國經濟下行是一個共識,從上到下,從總書記到總理、到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在談下行,而且現在的口徑是「下行壓力在不斷的加大」。

現在關於下行,我想主要有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我們2018年到目前為止,這個經濟下行,下行到什麼幅度,官方有數據,世界各國很多研究機構關心中國經濟也有數據,我想很多國內的研究機構也有數據,但是大家沒有一個共識,究竟是6以下,還是5以下,還是4以下,還是官方數據說的6.6,大家每一個人都可以去爭論,這不是我今天要跟大家討論的重點。

那麼第二個問題,我覺得需要回答,2018年為什麼出現了如此大的下行壓力?大家有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我想這是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的。

第三個問題,是怎麼辦?經濟下行到2019年,我想仍然是中國經濟的一個關鍵詞。股市的春天能不能來呢?如果經濟繼續下行,股市怎麼可能有春天呢?股市的寒冬將持續下去,甚至不排除跌破2000點。所以現在的關鍵問題,是我們要弄清楚,經濟下行的原因在哪裡,究竟是什麼造成了2018年的經濟下行,2019年我們有望遏制這種態勢,扭轉這種局面嗎?

那麼,我首先試圖回答一下經濟為什麼下行。

中國經濟2018年下行有四大原因。

第一個是上上下下採取了債務擴張模式

首先我想短期的,我認為2018年的經濟下行,有四個原因。這是短期的原因,有三個是國內的,有一個是國外的。國內是哪三個原因呢?剛才水皮(註:《華夏經濟時報》的總編)和葉檀,包括前面的張松(天瑞首席策略分析師),都談到了,國內的三個原因是什麼?

第一個是我們金融去槓桿,防風險、嚴監管、去槓桿的政策,很多企業面臨資金鏈的問題,資金鏈斷裂。當然我們的央行行長、易綱行長,在去年10月份的聯合採訪中,已經明確說了,公開說了,我們的去槓桿的政策考慮不周,執行有偏離,去槓桿的效應疊加,造成的很多企業融資困難,資金鏈出現問題。但是大家想過沒有,這是主要原因嗎?雖然央行行長明確這樣講,但是大家千萬不要以為這就是我們金融風險的、出現問題的主要原因,不是啊。

為什麼我們的企業槓桿這麼高?負債這麼高?我們過去這麼多年來,不要說十年,過去五年以來,中國這些企業高速擴張,資產擴張,負債擴張,靠什麼擴張呢?是靠你的技術擴張的嗎?是靠你的內生的增長動力擴張的嗎?是靠你的利潤、你的自有資金擴張的嗎?當然不是,靠銀行借錢,靠發債,靠影子銀行。

中國的債務規模惡性膨脹,膨脹到什麼程度?我估計今天沒有任何一個人說的清楚,很遺憾,我作為一個經濟學者,而且我在銀行工作那麼多年,我都說不清楚。

前不久網上傳,中金公司的老總朱雲來先生,就是我們前總理(朱鎔基)的兒子、大公子,我想他也不會隨便講話的,按照他的口徑,中國現在的總債務已經突破600萬億!他是怎麼統計出來的,我不知道,而且我有一次還問過他,他也沒有解釋清楚,但是他一直這麼說,他不是第一次這麼說,他多次這麼說。他的結論很清楚,他說像中國這樣,上上下下,政府、公司、個人,全部都通過債務的泡沫、通過槓桿在擴張,這樣的經濟模式能持續下去嗎?如果能持續下去,那叫天理不容。

我們很多企業通過債務的擴張,凶猛的擴張,哎,報表很好看吶,資產快速擴張,幾百億,幾千億,幾萬億,請問賺錢嘛?

第二大原因:中國股市,企業不賺錢,過去10年與1929年美國股市崩盤有的一比

剛才水皮和葉檀提到股市,我下面還會提到股市。今天水皮談的很好,為什麼中國股市不行,都是證監會的責任嗎?大家罵證監會。在美國,股市裡面有幾個人,不管是崩盤也好,不管是股市不行,有幾個人罵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United State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縮寫SEC))的?其實中國股市一個最根本的麻煩是,中國企業不賺錢。

我前不久碰到江蘇蘇寧銀行的董事長黃金老,這是我們一個多年的朋友,在一個座談會上講,他說我在蘇寧,在江蘇已經工作這麼多年,我非常吃驚的發現,江蘇已經是全國經濟第一還是第二大省,淨利潤超過10億的企業,找不到幾家,鳳毛麟角,他說我簡直太吃驚了。10億人民幣算個什麼啊?淨利潤。請問我們在座的各位,你們有幾個在今天的A股裡面,你能找到實實在在的、每年淨利潤能達到10億的企業,你能找到幾個?

所以第二個根本的問題,是中國的資本市場。

中國資本市場,去年一年跌掉30%,水皮是吧?跌掉30%,市值收水七萬多億(近14萬億,他後面隨即做了糾正),如果按照過去10年算,我是研究金融史的,我看了一下,14萬億啊,中國過去10年的股市下跌啊,和1929年華爾街股市崩盤以後的10年有的一比:不就是絕大多數股票都被腰斬嗎?1000多家、2000多家跌去70%,還有多少跌去80%,還有多少跌去90%,你看1929年股市崩盤10年不過如此啊。那這個背後的原因,我們待會兒再說。這是第二大原因。

但是,對2018年的經濟下行,這兩個雖然很重要,但還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第三大原因:出現消滅私有制的各種雜音,這是最重要、最要命的原因

最重要的原因,第三是什麼?去年我們出現了稀奇古怪的各種雜音:消滅私有制。

先是我們的人大的周大教授(註:指周新城,2018年1月份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周新城撰寫了《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以前我在人大上課的時候,還上過他的課,80多歲了,突然跳出來要消滅私有制。

緊接著,是《環球時報》的胡大總編(胡錫進)說,不著急,先暫時別消滅,以後再慢慢消滅。緊接著,是吳小平站出來說,你們民營企業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該退場了,走人吧,走人。

當然還有更多的噪音,我就不說了。民營企業家的信心遭受重創。我覺得這是造成2018年經濟下行、最重要、最要命的原因。中央最高層幸虧算是發現了,11月1號,召開座談會,再一次給企業家吃下定心丸。

外部原因:中美貿易戰

一個外部原因,就是中美的貿易戰,中美的貿易摩擦,這可以講是一個黑天鵝。

去年3月23號,川普(特朗普)在白宮公布301調查結果,其實中國當時沒有多少人認識到這個貿易戰對中國有巨大影響。我讀了很多文章,3月23號以後,中國人差不多都變成了貿易的專家。過去我們學經濟學的時候,覺得這個貿易理論不是那麼簡單,還挺複雜的是吧?用幾何、用數學推來推去。3月23日以後,你發現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成了貿易專家!

但是我讀了,只有一篇文章,我認為分析的很到位,而且很中肯的,就是復旦大學的華民先生。復旦大學華民先生,寫過一篇文章,講的非常清楚,中美兩個國家如果出現貿易摩擦,貿易紛爭,誰受的損失更大?會造成什麼樣的損失?但是我們很多人沒有預計到啊。

所以,2018年的經濟下行,這四個原因,好像看起來都是黑天鵝似的,都是沒有想到的。但是我想提醒在座的各位嘉賓思考一下,這四個原因背後的深層次的根源在哪裡?

當然我也沒有時間,我也不好跟大家剖析這個背後深層的原因,你看起來好像是短期的,但實際上是長期的,背後的根源是長期的,所以中國經濟下行有它長期的因素,不過是2018年這些短期的因素把它疊加起來。

2019年怎麼辦?

好。回答這個問題(2018年經濟下行的原因)之後,那麼緊接著就怎麼辦?

2019年,前面講的造成2018年的這四大因素,或者說這四個力量,還在不在呢?

民營企業家的信心遭受重創,現在有復甦嗎?有恢復嗎?總書記吃了定心丸,這個藥吃的怎麼樣?現在這個療傷,療的怎麼樣?我和江浙的企業家,珠三角的企業家接觸的還是比較多的,我感覺現在最多恢復了30%。

這個康復需要有過程的啊。我想通過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這個講話,就能把這個傷療好?沒有這麼簡單。物理學的原理早就告訴我們,世界上的事物是不可逆的,一旦你把這個杯子打破了,你想把我這個杯子復原,那是非常非常難的,這叫事物不可逆啊。兩個人談戀愛,你把我的心傷了,然後再想回到以前那個狀態,不是那麼容易的,是嗎?我想這是人生最普通的道理。

其實我們今天的國家來講,就得深刻思考這個問題,為什麼在2018年會出現這樣的雜音,它的深刻的社會背景在哪裡?改革開放,它的最重要的歷史經驗是什麼?改革開放,最重要的歷史經驗不就是讓企業家發展嗎?不就是解除枷鎖,讓企業家能夠自由發揮嗎?

剛才水皮提到的華為的任正非,阿里巴巴、騰訊,這些企業哪一個企業是省委書記規劃出來的?是總書記、總理規劃出來的?深圳這麼多創新的企業,你問問……我在深圳工作過,我對深圳非常熟悉,你問問深圳的歷任書記、歷任市長、廣東省的歷任書記、歷任省長,有哪一個他們規劃過華為?有哪一個想到過騰訊會成為亞洲市值最大的公司,會搞出個微信?

我在國資委講課,我講的非常直率,講的他們非常不開心。我說你們講國有企業做大做強,我說你們做大是很容易的。剛才是葉檀提到的,武鋼和寳鋼合一,行政命令,你們兩個合併不就做大了嗎?但是我說你們要做強,我看幾乎不可能。三大電信公司,中移動、中聯通、中電信,還有什麼網通,那當年多麼強大啊?可以豪不誇張的講,騰訊這一家公司把它們全部干垮了。今天這幾家電信公司其實不需要的,你還需要嗎?

所以這是我講的2019年第一個問題(給民營企業家傷透的心療傷)能不能解決?我想解決了30%,我希望能夠解決50%,好,那2019年就算有點希望。

第二個問題,金融去槓桿,中央這幾個月加大力度,這幾個月連續出臺各種政策,什麼「三支箭」啊,什麼「一二五」啊,各種政策出臺,我相信也能起一點作用,這個作用我想能起一半。宣布的這麼多政策,「三支箭」也好,「一二五」也好,不能全部發揮作用,為什麼?因為我們這些執行政策過程裡面,有所謂的腸梗阻,根本執行不下去啊。

更重要的是什麼呢?更重要的是,我們這麼多年的高速擴張,快速的加槓桿,客觀來說,相當一些企業現在已經陷入了叫所謂的「資產負債表的困境」,叫資產負債表衰退什麼意思啊?雖然監管部門通過優惠的政策,什麼一二五,什麼三支箭,但是很多民營企業其實已經沒有能力再去融資、再去投資。

所以,第一項政策,我認為能夠起作用到30%-50%,這個療傷啊,第二項政策,也許能夠起到50-70%。

第三項就是股市能不能起來?這是水皮、葉檀你們研究的重點。我不怎麼研究股市,但是我在想,中國股市的核心問題到底在哪裡?是監管政策出問題嗎?是應該罵證監會,罵劉主席嗎?

剛才水皮說了很多數據。我經常引用的一個數據,2018年的上市公司的全部利潤還沒出來是吧?2017年的上市公司全部利潤3.3萬億,上市的40家銀行,加上上市的房地產公司,就這兩個板塊,拿走全部利潤的三分之二,其它那些公司有什麼利潤可賺?我很同意剛才水皮所說的,很多上市公司的利潤還是造出來的,全部都是應收賬款。那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中國股市要出現大牛市,我真不知道這個大牛市從哪裡來?這我就真不懂了。

有人說,美國的資本市場,美國的股市,過去十年牛市,從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從6100多點最高漲到26000多點,漲了四五倍,但是大家看一看,美國最賺錢的公司,基本上都是高科技、製造業公司為主體。中國呢?

中國最賺錢的公司,第一名中國菸草總公司,我剛才去洗手間,還有幾位朋友躲在洗手間抽煙,感謝你們為國家做貢獻。第二名是誰呢?中國工商銀行,我們1144家中小板、創業板的公司,全部的利潤比不上一個半工商銀行。我就不明白。我想這個問題,水皮、葉檀你們可以回答,我就不明白,這樣一個利潤結構,怎麼可能有牛市?靠炒作啊?靠消息啊?靠忽悠啊?所以我想這樣一個要素,2018年,2019年,我仍然是非常的謹慎,甚至可以講是非常的悲觀。

那麼第四個因素呢?

第四個因素,就是中美貿易戰。這是好消息。我想中美貿易戰,在3月1號以前,應該能夠達成協議,這個協議的基本框架,媒體都已經有過公布。這個我就不細說了,總之這是一個好事。美國至少會答應不會再追加新的關稅,我想這是一個基本的條件。

至於會不會把以前加的關稅取消掉,那個2500億不是都分別加了關稅,是不是會取消掉?那現在還沒有結論。我希望能夠取消。但是這個可能性不是很大,就我瞭解的情況,但是最起碼它答應不再追加新的關稅,這是好事兒。

所以這四個因素加起來,2019年,我的結論是什麼?2019年,從經濟的增速來講,從2018年的基礎上來說,我想可能要好一些。

到底好多少?我很難判斷。官方說,6.2,6.3,6.5,還有的說6以下,總之,各種說法都有,沒有一個人能說清楚。都是猜。都是說嘴。所以我就嘲弄,我說為什麼經濟學家要做推測,我是不相信經濟學家能做預測的。這不是我今天這麼說的,我一直是這麼說的。因為我的經濟學告訴我們,經濟學家是根本沒有辦法預測這個世界的。經濟學家說自己能夠預測這個世界,即使高估自己,也是作繭自縛。經濟學家經常打自己的臉的。但是為什麼要一個預測呢?因為大家需要一個預測。就像你到廟裡去算命,那個算命先生一定會給你一個答案,這個答案是對是錯不重要,因為你要一個答案,我就給你一個答案。至於是對是錯,跟我沒關係,把那個答案拿過去,我現在告訴你是6.2,至於最後是6.2、6.0跟我沒關係,因為經濟本質上是沒有辦法預測的,黑天鵝的事件可以天天出現。

所以我認為,前面這四個因素,大家仔細分析。可能,我只能這麼說,今年的這個情況,比2018年可能會有所好轉,但是,我必須要加一個但是,我們在分析中國經濟的時候,還有幾個重大的灰犀牛和黑天鵝,我們可能還沒有考慮到。

房地產市場的集體性幻覺

灰犀牛,有幾個非常非常嚴重的灰犀牛。我就說一個。

剛才葉檀說到房地產。房地產會不會成為2019年、2020年的灰犀牛?我不展開去說,值得我們高度的重視。對於個別城市,對於人口依然在流入的城市,也許房價能夠穩定住,不會出現大幅下跌,但是中國有幾個城市仍然存在人口的大幅的流入?

現在中國老百姓的財富,官方的數字都這麼講,80%都已經是房地產,房地產的市值已經65萬億美元。65萬億美元什麼概念呢?相當於世界全部發達國家GDP總和,美國加上全部歐洲,加上日本,還不到65萬億美元。我不知道現在上海全部房租的收益率有多少,全國的平均的收益率不到2%。更重要的是我經常問一個問題,我也經常看很多的報告,未來房地產的需求到底來自哪裡?我想這值得深思的問題,我今天不展開這個去說。

我在談到中國房地產市場的時候,我經常說兩個詞,我只想說這個可能性,我不希望大家說我烏鴉嘴。我有兩個詞是什麼呢,也是金融學的兩個詞,一個詞叫做「集體性的幻覺」。什麼叫集體性幻覺呢?當一個東西價格在上漲的時候,當大家希望它上漲的時候,你會找到一萬個理由,你會找到一億個理由去解釋它,一定會上漲,一定會上漲,這叫集體性幻覺。

當年日本就這樣啊。

水皮,不知道你買過一本書沒有,當年日本股市火爆的時候,漲到35000點的時候,有一個日本的股票分析師,也是一個經濟學者,寫了一本書,叫做《日經指數十萬點》。這本書在出版社、在印刷廠還沒有出來的時候,日經指數最高漲到39000點,日經指數忽然轟然垮下。那麼大家知道,經過這麼多年,日經指數現在漲到多少(註:截至2019年1月25日,20773點)?當年這個人找了各種理由說日經指數能夠漲到十萬點。

當年日本房地產是同樣的結局。

所以我們想,我們今天分析中國的經濟,我今天的結論是,因為時間關係我不能再展開說這個事情,我們分析中國的經濟,我們既要看到這些短期的、可以看見的確定的因素和不可確定的因素,我們更要防止陷入這樣一種集體性的幻覺,自我安慰。

我們今天看一看,2017年底、2018年初,各大機構的首席(經濟學家)、各大機構發布的報告,大家現在拿出來看一看,和全年的結果對比怎麼樣?我想2018年這一年足以告訴我們,我們沒有能力、沒有任何經濟學者有能力預測股市,更不用說預測個股,如果你能預測對,只能說碰運氣,和抽籤差不多,但是我們看到中國經濟長期的問題,我們的眼光應該放到中國經濟的長期問題。

中國長期的問題是創新、真正的創造價值

我前面講的還是四個短期的問題,更長期的問題,剛才水皮提到的,中國的企業家也好,中國的投資者也好,什麼時候能夠把你的注意力,什麼時候能夠把你的精力,放到真正創造價值、創造財富上面來?

我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我前一陣跟一些中國頂級的VC、PE投資者,好多都是校友、同事,在一起聊天。他們都說現在也進入了中國投資的冬天了,找不到多少投資的機會了。我就跟他們開玩笑說,你們所說的投資的機會估計是很少的,因為什麼呢?你們心目中的投資機會,是今天投下去以後,半年以後最好估值變五倍,一年以後變十倍,兩年以後變一百倍,然後馬上上市套現。這樣的投資機會在中國估計沒有了,或者很少。

但是我在想,剛才水皮談到華為。華為為什麼是華為,如果華為當年引入財務投資者,引入那些想把估值半年以內做到十倍的財務投資者,如果華為急於套現,如果華為去炒房地產,如果華為想炒股票、去炒期貨,去參股金融公司,它有今天的華為嗎?

葉檀提到光刻機,中國為什麼造不了光刻機呢?光刻機公司的人公開的跟我們國家的頂級的專家講,說我們可以把圖紙都交給你們,你們也做不出來,你們永遠也做不出來。為什麼?說的這麼氣人,為什麼?他說,我就說一條,光刻機裡面有一個核心的部件,就是這個鏡片,全世界只有一家公司可以做,就是德國的蔡司。這個公司的三代人就磨這個鏡片,中國人能夠做到嗎?

中國面臨明斯基時刻

中國人現在要求的是,我的市值馬上要翻十倍,翻一百倍,我的身家在一年以內要翻十倍,翻一百倍,什麼所以只好玩槓桿,只好玩債務,只好玩金融。但是,親愛的朋友們,玩槓桿、玩債務、玩金融,最終是建立在沙漠上的海市蜃樓,很快要全面崩塌。這個崩塌,就是明斯基時刻。

什麼叫「明斯基時刻」?我在這裡提醒各位,這個明斯基時刻就是周小川行長警告的。中國完全有可能出現明斯基時刻,不是我警告的,周小川行長多次警告,而且在人大會議上,分組討論會上都討論過。

什麼叫明斯基時刻?就是突然間有一刻大家突然間認識到,你所購買的資產可能都變得一錢不值,你會瘋狂的逃走,我們的所有的金融是建立在對資產的信心、對機構的信心之上,當突然間有一天,所有人的對所有的資產,對什麼股票、對房地產、對基金,對銀行、對基金公司、對證券公司,對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信心的時候,全部要奪門而出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能逃得出去,這叫明斯基時刻。

所以為什麼中央把防範金融風險,仍然列為2019年的三大攻堅戰之首,是擔心出現明斯基時刻。但是大家不要忘記了,2015年股市突然崩盤就出現過小規模的明斯基時刻。

我衷心希望在2019年,大家首先要管理好自己的風險,謝謝各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