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吟江湖 中唐大詩人──白居易(圖)

2019-02-04 09:00 作者: 雲中君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白居易與他的千古名作《琵琶行》。(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白居易與他的千古名作《琵琶行》。(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白居易(公元772~846年),字樂天,自號香山居士,又叫醉吟先生。祖籍山西太原,出生在河南新鄭,後遷居河南滎陽,晚年曾官至太子少傅。他是中唐著名詩人,與李白、杜甫並稱「李杜白」,其作品影響極大。不同於其他的唐朝大詩人,白居易在世時他的作品就已經得享盛名,並且廣泛流傳於各地、各階層,是唐代詩人中作品在生前流傳最廣的一位。他的作品也流傳至日本、新羅等東亞地區。在早期的日本,《白氏文集》是日本文學漢化的最重要依據。他的代表作《長恨歌》和《琵琶行》膾炙人口,不僅在中國人之間廣為流傳,還一直入選在日本中學生的國語必讀教材之中。由於在日本有眾多的白詩愛好者,前幾年仍有日本NHK電視臺的記者多次到河南洛陽專程訪問白居易的嫡系後人,那位白氏後人在電視畫面中娓娓道來的是白居易《賦得古原草送別》中的前四句:「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白居易的祖父白湟曾任河南鞏縣縣令。因與當時的新鄭縣令是好友,又見新鄭山川秀美,民風淳樸,白湟十分喜愛,就舉家遷移到新鄭城西的東郭宅村(今東郭寺)。唐代宗大歷七年(公元772年2月28日)正月二十日,白居易在東郭宅降生。唐貞元十五年(七九八年)中進士,任翰林學士,左拾遺。因直言極諫,貶江州司馬,移忠州刺史。後被召為主客郎中,知制誥。太和年間,任太子賓客及太子少傅。唐會昌二年(842年),以刑部尚書致仕。唐武宗會昌六年(846年)卒於河南洛陽,享年75歲。著有《白氏長慶集》七十一卷。作為唐代三大詩人之一,白居易曾與元稹共同倡導新樂府運動,世稱「元白」,與劉禹錫並稱「劉白」。他主張文章合為時而著,詩歌合為事而作,寫下了不少感嘆時世、反映人民疾苦的詩篇,是中國文學史上相當重要的詩人。其諷諭詩《秦中吟》、《新樂府》,廣泛尖銳地揭露了當時社會上的黑暗,抨擊了現實中的流弊。除諷諭詩外,長篇敘事詩《長恨歌》和《琵琶行》也獨具特色,為千古絕唱。白詩題材廣泛,語言通俗,深入淺出,平易自然,不露彫琢痕跡。其詩刻畫人物,形象鮮明,以情動人,具有很高的藝術造詣。白居易一生以44歲被貶江州司馬為界,可分為前後兩期。前期是兼濟天下時期,後期是獨善其身時期。

官充翰林直言上書 得罪權貴左遷江州

白居易生於「世敦儒業」的中小官僚家庭,白居易出生之後不久,河南一帶便發生了戰爭。藩鎮李正己割據河南十餘州,戰火燒得民不聊生。白居易二歲時,任鞏縣令的祖父卒於長安,緊接著他的祖母又病故。白居易的父親白季庚先由宋州司戶參軍授徐州彭城縣令(公元780年),一年後因白季庚與徐州刺史李洧堅守徐州有功,升任徐州別駕,為躲避徐州戰亂,他把家居送往宿州符離安居。白居易得以在符離度過了童年時光。白居易聰穎過人,讀書十分刻苦,讀得口都生出了瘡,手都磨出了繭,年紀輕輕的,頭髮全都白了。自11歲起,他因戰亂顛沛流離五、六年。相傳他十五、六歲便隻身赴京闖天下,以一首「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遠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孫去萋萋滿別情」震驚了當時的著作郎顧況。這位顧老前輩一向恃才傲物,極少推許後進。原先他還調侃前來投詩的白居易說:「長安百物皆貴,居大不易。」直到看了這首詩後,才不得不讚嘆說:「有詩如此,居天下亦不難。」事實證明,他確實是慧眼識英才。白居易在二十九歲時,高登榜首,進士及第。

貞元十六年(公元800年)中進士之後,十八年與元稹同舉書判拔萃科,二人訂交。以後詩壇元白齊名。貞元十九年春,授秘書省校書郎。元和元年(806年),罷校書郎,撰《策林》75篇,登「才識兼茂明於體用科」,出任盩厔縣尉,作《觀刈麥》和千古絕唱《長恨歌》。元和二年回朝任職,十一月授翰林學士,次年任左拾遺。這個期間他寫了大量諷喻詩,代表作是《秦中吟》十首,和《新樂府》五十首,這些詩歌使權貴們切齒、扼腕、變色。任左拾遺時,白居易認為自己受到喜好文學的皇帝賞識提拔,故希望以盡言官之職責報答知遇之恩,因此頻繁上書言事,並寫了大量的反應社會現實的詩歌,希望以此補察時政,乃至於當面指出皇帝的錯誤。白居易上書言事多獲接納,然而他言事的直接,曾令唐憲宗感到不快而向李絳抱怨:「白居易小子,是朕拔擢致名位,而無禮於朕,朕實難奈。」李絳則認為這是白居易的一片忠心,而勸諫憲宗廣開言路。元和四年,與元稹、李紳等倡導新樂府運動。五年,改京兆府戶曹參軍。他此時仍充翰林學士,草擬詔書,參與國政。此時的他仍能不畏懼權貴,直言上書論事。元和六年,白居易的母親因患病死在長安,白居易按當時的規矩,回故鄉守孝三年。服孝結束後回到長安,皇帝安排他做了左讚善大夫。

元和十年六月,白居易44歲時,當朝宰相武元衡和御史中丞裴度遭人暗殺,武元衡當場身死,裴度受了重傷。對如此大事,當時掌權的宦官集團和舊官僚集團居然保持鎮靜,不急於處理。白居易十分氣憤,便上疏力主嚴緝凶手,以肅法紀。可是那些掌權者非但不褒獎他熱心國事,反而說他是東宮官,搶在諫官之前議論朝政是一種僭越行為;還誣說他母親是看花時掉到井裡死的,他所寫的賞花詩和關於井的詩,有傷孝道,這樣的人不配做左讚善大夫陪太子讀書,應該驅逐出京。於是他被貶為江州司馬。實際上他得罪權貴們的原因還是在於那些諷諭詩。

獨善其身恬然自處 任職蘇杭政績斐然

貶官江州給白居易以沈重打擊,他說自己是「面上滅除憂喜色,胸中消盡是非心」,早年的佛道思想不斷滋長。白居易在江州雖不得志,大體上仍能恬然自處,曾在廬山香爐峰北建草堂,並與當地的僧人交遊。818年,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簡至江州與白居易相聚。在江州任職三年後白居易被任命為忠州刺史,白行簡此時也一同與兄長溯江而上。途中與元稹相遇於黃牛峽,三人相遊之處被稱為「三遊洞」。

元和十五年,唐憲宗暴死在長安,唐穆宗繼位。穆宗愛惜白居易的才華,把他召回了長安,先後做司門員外郎、主客郎中知制誥、中書舍人等。但當時朝中很亂,大臣之間爭權奪利,明爭暗鬥;穆宗政治荒怠,不聽勸諫。於是他極力請求外放,穆宗長慶二年出任杭州刺史,杭州任滿後轉任蘇州刺史。晚年以太子賓客分司東都。七十歲致仕。比起前期來,他消極多了,但他畢竟是一個曾經有所作為、積極為民請命的詩人,此時的一些詩,仍然流露出了他的憂國憂民之心。他仍然勤於政事,作了不少好事,如他曾經疏濬李泌所鑿的六井,解決人民的飲水問題;他在西湖上築了一道長堤,蓄水灌田,並寫了一篇通俗易懂的《錢塘湖石記》,刻在石上,告訴人們如何蓄水泄水,認為只要「堤防如法,蓄泄及時」,就不會受旱災之苦了。這就是有名的杭州「白堤」。

離任杭州之前,白居易將一筆官俸留在州庫之中作為基金,以供後來治理杭州的官員公務上的週轉,事後再補回原數。這筆基金一直運作到黃巢之亂時,黃巢兵抵杭州,文書多焚燒散失,這筆基金至此不知去向。在蘇州刺史任內,白居易為了便利蘇州水陸交通,開鑿了一條長七里西起虎丘東至閶門的山塘河,山塘河河北修建道路,叫「七里山塘」,簡稱「山塘街」。

抱琴引酌釀佳作 醉吟江湖歡樂遊

白居易與另兩位大詩人李白、杜甫一樣,也嗜酒成性。張文潛在《苕溪魚隱叢話》中說:陶淵明雖然愛好喝酒,但由於家境貧困,不能經常喝美酒,而且與他喝酒的人都是打柴、捉魚、耕田的鄉下人,地點也是在樹林田野之間。然而,白居易家釀美酒,每次喝酒時必有絲竹伴奏,僮妓侍奉。與他喝酒的又都是社會上的名流,如裴度、劉禹錫等人,所以與陶淵明的苦況相比,當然大不相同。

白居易在67歲時,寫了一篇《醉吟先生傳》。這個醉吟先生,其實就是他自己。他在此傳中說,有個叫醉吟先生的,不知道姓名、籍貫、官職,只知道他做了30年官,退居到洛城。他的居處有個池塘、竹竿、喬木、臺榭、舟橋等。他愛好喝酒、吟詩、彈琴,與酒徒、詩宇航局、琴侶一起遊樂。事實也的確如此,洛陽城內外的寺廟、山丘、泉石,白居易都去漫遊過。每當良辰美景,或雪朝月夕,他邀客來家,先拂酒罈,次開詩筴,後捧絲竹。於是一面喝酒,一面吟詩,一面操琴。旁邊有家僮奏《霓裳羽衣》,小妓歌《楊柳枝》,真是不亦樂乎。直到大家酩酊大醉後才停止。白居易有時乘興到野外遊玩,車中放一琴一枕,車兩邊的竹竿懸兩隻酒壺,抱琴引酌,興盡而返。

又據《窮幽記》記載,白居易家有池塘,可泛舟。他宴請賓客,有時在船上,他命人在船旁吊百餘只空囊,裡面裝有美酒佳餚,隨船而行,要吃喝時,就拉起,吃喝完一隻再拉起一隻,直至吃喝完為止。方杓《泊宅編》捲上則說:白樂天多樂詩,二千八百首之中,飲酒者八百首。他喝酒時,有時是獨酌。如在蘇州當刺史時,因公務繁忙,用酒來排遣,他是以一天酒醉來解除九天辛勞的。他說過,不要輕視一天的酒醉,這是為消除九天的疲勞。如果沒有九天的疲勞,怎麼能治好州裡的人民。如果沒有一天的酒醉,怎麼能娛樂自己的身心。他是用酒來進行勞逸結合的。

當然更多的是同朋友合飲。他在《同李十一醉憶元九》一詩中說:花時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當酒籌。在《贈元稹》一詩中說:花下鞍馬遊,雪中杯酒歡。在《與夢得沽酒閑飲且約後期》一詩中說;共把十千沽一鬥,相看七十欠三年。在《問劉十九》一詩中說: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如此等等,不一而足。由此可見,白居易的酒癮,不在「鬥酒詩百篇」的詩仙李白之下。

白居易逝世之後,葬於龍門山。河南尹盧貞刻《醉吟先生傳》於石,立於墓側。傳說洛陽人和四方遊客,都知白居易生平嗜酒,所以前來拜墓,都用杯酒祭奠,墓前方丈寬的土地上常是濕漉漉的,沒有乾燥的時候,足見他是得到後人愛戴的。

兼濟天下開挖龍門 安逝洛陽名傳千古

晚年的白居易大多在洛陽的履道里第度過,與劉禹錫唱和,時常遊歷於龍門一帶。這段時間他寫了《池上篇》與《醉吟先生傳》自況。832年,他為元稹撰寫墓誌銘,元家送給白居易潤筆的六七十萬錢,白居易將全數佈施於洛陽香山寺。845年,白居易74歲,尚在履道裡第舉行「七老會」,與會者有胡杲、吉皎、鄭據、劉真、盧貞、張渾與白居易;同年夏,以七老合僧如滿、李元爽,畫成「九老圖」。白居易晚年篤信佛教,號香山居士,為僧如滿之弟子。晚年白居易的生活,大多是以「閒適」的生活反應自己「窮則獨善其身」的人生哲學。公元844年,73歲的白居易出錢開挖龍門一帶阻礙舟行的石灘,事成後作詩《開龍門八節石灘詩二首並序》留念,詩中仍反映出他「達則兼濟天下」的人生觀。

唐武宗會昌六年八月十四日(公元846年9月8日)白居易去世於洛陽,葬於洛陽香山,享年75歲。他去世之後,唐宣宗李忱寫詩悼念他說:「綴玉聯珠六十年,誰教冥路作詩仙?浮雲不繫名居易,造化無為字樂天。童子解吟《長恨》曲,胡兒能唱《琵琶》篇。文章已滿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愴然。」元朝詩人元好問評價他說:「并州未是風流域,五百年中一樂天。」在《論詩三十首》「一語天然萬古新」句下,元好問自註:「陶淵明,晉之白樂天。」

清乾隆皇帝敕編的《唐宋詩醇》對白居易的詩文與為人均給予極高的評價,認為白居易「實具經世之才」,並認為官員應以白居易的詩「救煩無若靜,補拙莫如勤」作為座右銘。白居易的文集在日本也受到高度評價。平安時代的菅原道真寫漢詩,當時渤海國的人見道真的詩,認為與白居易的詩很像,這樣的評語令道真非常高興,他特別記載下來,引以為榮。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