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形形色色的黑監獄(下)(圖)

2019-03-20 06:36 作者: 滕彪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滕彪在美國國會作證。(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3月20日訊】本文接前文《形形色色的黑監獄(上)》

常有人問我,你在國內「坐牢」的情況是什麼樣的?我說我沒有坐過牢,沒進過「監獄」或「看守所」。但我被關押過三次,分別在2008年、2011年、2013年,時間分別是2天、70天和1天。(因為第三次時間太短,在家人或記者知道之前就被釋放了,有時候為了避免敘述上的麻煩,我就說只被關過兩次。)每次都是被蒙上黑頭套綁架,綁架者不告訴我他們從哪裡來,不出示證件,不出具任何法律文書,不告知任何理由,不告訴我關在哪裡,要關押多久。

這當然不是普通的綁架犯罪,因為他們「審訊」的問題都指向「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之類。很多維權人士、異議人士都被這樣關過。關的地方多數是賓館、培訓中心之類,不是監獄,卻比監獄還可怕,我們有時候稱之為「黑監獄」。當我們看到報導說,某某人被當局「綁架」、「強迫失蹤」了,那他們關的就是這種地方。

這種黑監獄,就不僅僅是「非司法羈押」,而且是一種「非法監獄」。「非司法羈押」的各種方法比如勞教、收容遣送或收容教育,還有一定的法律法規為依據;而這種黑監獄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是赤裸裸的國家犯罪。

為什麼說黑監獄比監獄還可怕?監獄是合法的關押場所,有程序,有期限,可以會見律師和家人,可以有獄友說話,有時候可以看書、看報、看電視、與外界通信。可是在黑監獄裡,這一切都是奢求。

但這只是一種「黑監獄」或「法外監獄」。很多上訪者被截訪後被關的地方,也是另一種常見的黑監獄,知名的馬家樓、久敬莊就是這類臭名昭著的黑監獄。各省市駐京辦、信訪辦也和一些旅館合作,把訪民抓起來之後,臨時關押在這些旅館,然後遣送原籍。這些地方有時挂有「接濟服務中心」的牌子,有時候就在「駐京辦事處」所在地,更多的沒有任何標誌,是名副其實的「黑」監獄。酷刑虐待無時無之,甚至把訪民打死打殘的事情也時有發生。我和許志永等維權人士,經常在接到訪民的求救信息後去這些黑監獄交涉,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訪民。2008年底,我們接到河南訪民張小玉的求救電話,迅速召集了十多個朋友,經過緊張的行動,救出來7個訪民。

有時候法外監獄有一個嚴肅的或漂亮的名字,比如「法制教育中心」(有的也叫「法制教育學校」、「法制教育培訓中心」等)。但它實際上是任意關押和折磨無辜公民的地方,主要是法輪功學員,也有其他宗教信仰者和異議人士。它與法律無關,也與教育無關,更準確地說,它是法律和教育的反面。當局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和程序的情況下,對公民進行綁架、關押、酷刑,併進行洗腦(所謂強制「轉化」)。這些地方俗稱「洗腦班」或「學習班」,關押期限幾個月到數年不等。據統計,在中國173個市的329個區縣裡,有449個這類法制教育中心,1999年以來,超過3000人在這些法制教育中心裏直接或間接地因折磨而死亡。死亡人數最多的省份是東北三省河北、山東、四川和湖北。

文革中,「學習班」遍地開花,多數都是慘無人道的法外監獄和私刑場所,裡面發生的人權災難,罄竹難書。文革後,仍有各種「學習班」借屍還魂。上面提到的「法制教育中心」是一種。2005年我和陳光誠等人調查臨沂野蠻計生事件時,也發現了大量的學習班,我在當時發布的《山東臨沂野蠻計生調查手記》中有詳細的論述。全國各地「計生辦」所辦的學習班,數量多到無法統計,在各類「計生學習班」被關過、被打過的人數也極為驚人,累計可能超過千萬人次。

2017年開始,中國政府把超過150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等少數民族關押在集中營。經過媒體報導、人權組織的調查和聯合國的關注,引起全世界的震驚。中共當局先是極力否認這一事實,然後又聲稱這是「職業培訓和學習」。於是「職業培訓中心」、「培訓學校」或「再教育中心」,也成了掩飾黑監獄——集中營的幌子。雖然新疆集中營引起國際社會強烈關注,但這並不是中共發明的新花樣:任意抓捕和集中關押某種具有特定身份的人(如法輪功修煉者),並且採用酷刑手段進行洗腦、思想轉化、改變或清除信仰,這就完全符合「集中營」的定義。大規模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法制教育中心」,和大規模關押維吾爾、哈薩克等少數民族的「再教育中心」,都是集中營。

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立的極權體制,企圖把民眾的一切都控制起來。即使在1978年所謂「改革開放」之後,極權思想和極權模式依然陰魂不散。牛津大學的學者斯坦.林根(Stein Ringen)在他的著作《完美獨裁》中,用「全控政治」(controlocracy)來描述中國政治體制的特徵。中共政權痴迷於控制,並且極其擅長維持控制。法制和非法制手段,秘密警察和「朝陽群眾」,傳統控制方法和高科技監控手段相結合,黨國體制無處不在,監視一切,掌控一切。有了這樣的極權野心和極權本能,這個體制就不能不依賴「法外監獄」和「法外用刑」。如果一切都依賴明確的法律規則,那極權就缺乏足夠的「效率」和威懾力。極權專制的運作必須依賴這些法外手段:黑監獄、軟禁、跟蹤、竊聽、酷刑、強迫失蹤和政治株連。這就是形形色色的「黑監獄」層出不窮的深層原因。廢除其中的一種兩種,根本不影響這個超級「全控政體」的運轉。

2019.3.14,曹順利逝世五週年,孫志剛逝世十六週年前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