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陰天雨時 想起翱翔的世界(組圖)

2019-05-26 08:55 作者: 張易書(文/攝影)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攝影:張易書

天陰天雨時,就想起翱翔的世界。

鳳頭蒼鷹,在風動石步道。

半月前天氣還不錯的時候,曾目睹一隻大冠鷲挨身飛近鳳頭蒼鷹,有那種大欺小、逼臨、威嚇的樣貌,但是沒有多久,第二隻鳳頭飛出來了、第三隻飛出來了,鳳頭與大冠鷲目前比數3:1,然後呢?

然後大冠鷲,就若無其事的飄走了。

夢見青春,綠畫眉,風動石步道。

生養小孩子最棒的地方,就是已經忘記的年少,彷彿又重來一次。

大人一向早起,天未必濛亮,但幾乎都是5點,就會感覺到起身的身影,在若醒若夢、在昏昏沉沉的時間點,我會聽到樓下廚房的唏唏索索聲,有時睡著的念頭多一些,就會拉來大人的棉被繼續恍惚在賴床的世界中;有時候被接著的吹髮聲吸引,伸手從床頭撈來眼鏡,戴起眼鏡,看著幾秒鐘的背影,然後.....再度睡去。

場景換到教室內,幾張沒有歸坐在座位的椅子,慵懶的散落在排與排之間,上頭被歪歪斜斜的人影聚著,聊著543的事情,我就著最左排的座位,身體靠著教室內的柱子,想著「下一堂是什麼課?」沒有多久,一位說不出印象的男老師進來了,椅子好像啟動自動駕駛般的駛回座位區,老師開口說哪些內容我實在想不起來,只記得「If you and me "band band",I will tell you.」,夢中的這個片段記憶,醒來後笑著想起來了,這是三民主義老師的爛梗笑話。

會考雖然還沒有放榜,但是志願選填討論已經進行一段時間,可能是討論到高中的生活,讓我想起那段年少輕狂、總是耽溺國樂社,最後半年,浪子回頭、拼命讀書的瘋狂歲月。

謹以綠畫眉的龐克頭,回憶那段髮膠是生活必需品的高中生活。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