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海軍飛行員在南中國海受中國激光照射(圖)


澳大利亞海軍旗艦「堪培拉號」
澳大利亞海軍旗艦「堪培拉號」(圖片來源:ISHARA S. KODIKARA/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5月30日訊】澳大利亞海軍最近在南中國海參加聯合軍事演習時,直升機飛行員受到激光照射,出於安全原因,被迫立即降落。

隨澳大利亞皇家海軍旗艦「堪培拉號」從越南前往新加坡的澳大利亞學者格拉海姆說,激光被確認發自在同一海域航行的中國漁船,當時還有一艘中國軍艦在跟蹤「堪培拉號「航行。

中國在南中國海用漁船建立了一個海上民兵網路,協助中國海軍推進北京的海上戰略。根據分析人士對衛星圖像的研究,南中國海經常有大量的中國漁船,並認為其中大多數是所謂的「中國海上民兵」。

澳大利亞作為美國的盟國,一直支持美國維護南中國海航行自由的立場,並多年來在南中國海上空和海上執行「航行自由」使命。澳大利亞政府對中國在南中國海進行軍事化的行動提出公開批評。

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貿易夥伴,也是澳大利亞的第一大出口市場。與中國的密切經貿關係促使澳大利亞幾十年來一直努力將安全問題和經濟問題切割開來。

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的馮崇義教授說:「澳大利亞這幾十年來試圖做一個騎牆派,在安全問題上以美國亦步亦趨,與美國結盟非常密切。美國在任何地方打仗它都要派人,派幾個醫護人員。它是一定要保持跟美國非常緊密的軍事聯盟。這涉及它的安全問題,它是美國的鐵桿兄弟。但與此同時,它定位自己是個亞太國家,要跟亞洲保持更密切的聯繫,特別是中國,就是把中國當成一個最重要的經濟夥伴,因為它是最大的貿易夥伴、最大的出口國,包括能源、農產品。在美國和中國關係比較好的時候,它這個騎牆沒那麼困難,兩邊都可以得利。一旦美國跟中國的關係相對緊張起來,它就必須做出一些比較困難的選擇。」

澳大利亞悉尼的獨立作家張曉剛也認為,澳大利亞在經濟上有很多依靠中國的地方,但是中國在澳大利亞被視為滲透的所作所為使得澳大利亞各界防範的呼聲越來越高。

他說:「我覺得澳洲在過去的幾十年在經濟上跟中國交往非常密切,特別是礦產出口,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中國,還有教育出口,大批留學生也來自中國。所以如果跟中國關係有所什麼的話,會受到一些影響。但是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共對澳洲的種種滲透,現在也使得很多澳洲人越來越有一些危機感,覺得中共想方設法改變澳洲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所以有警惕,對中共防備的呼聲越來越高。」

馮崇義教授認為,澳大利亞將繼續維護公海自由航行的權利,因為這既涉及國家安全,也涉及商業利益,而澳大利亞過去把安全問題與經濟問題分開的政策最近兩年變化很大,已經開始把經濟與安全連在一起,在必須考慮取捨時,安全當然是第一位的。

馮崇義教授說:「澳大利亞現在很明確,它是很堅定地站在美國一邊。這是一個大的背景。具體的澳大利亞利益,像澳大利亞、紐西蘭、日本、印度,這些我們認為是中等國家,不是超級大國。它有一個利益所在,就是要維護公海航行的安全。這涉及它的商業利益,它是不允許比如說在南海,在國際法上屬於公海的international waters(國際水域)(沒有航行自由),它要維護這些地方的航行自由。」

馮崇義教授還表示,在包括南中國海航行的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上,澳大利亞主要政黨的立場是一致的,即使被視為比較親北京的工黨上臺,也不會偏離的太遠,因為在國家安全問題上不玩弄政黨政治是澳大利亞的傳統。

悉尼的獨立作家張曉剛也認為,在南中國海自由通行權的問題上,澳大利亞兩大政黨的基本立場一致,肯定會站在美國一邊,但是工黨會更傾向於與中國發展關係。

他說:「從整個趨勢來講,應該是在防範中共和南海自由通行權這一點上,兩黨的主要政策的是一致的。很多人認為,即使工黨上臺,這個基本政策是不會變的。但是工黨顯然在很多方面用了一些比較軟弱的說法,特別是上次大選之前,工黨領袖Bill Shorten(比爾.肖頓)講過一句話。他說,中國不僅僅是威脅,也是機遇。他的意思是說要跟中共改善關係,在防範威脅的同時我們要發展關係。從這方面來講,它是比較軟一點。」

中國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態勢導致周邊國家越來越擔憂。除中國之外,文萊、馬來西亞、菲律賓、臺灣和越南都對南中國海有主權聲索,其中一些聲索的範圍相互重疊。

美國今年早些時候向中國警告說,針對中國海警和海上民兵船隻的挑釁性行為,美國將採取和對待中國海軍同樣的相遇準則。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