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隨命 諸事順遂(圖)


一切隨命  諸事順暢
若能一切隨命,則諸事順暢。(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人的一切都會隨著命運而展開,若本來無之亦強取不來,若費盡心機也要遂願,則最後丟了性命還不知在哪兒犯了錯。因此若能一切隨命,則諸事順遂

受牽連歷盡艱辛  業障盡一路順風

懷州錄事參軍路潛雖然受到綦連輝之事的牽連,但在新開之地受到審理之後,畢竟免於一死而被流放。後來他向上伸冤而使其冤情得到昭雪。從這之後他得到了睦州遂安縣令之官職。

由於前幾任縣令都死在任內,路潛就想不去上任。他的妻子勸他說:「您若該死,新開那次遭難,您早就死了,現在得到縣令的職務,這難道不是命嗎?」路潛認為妻子說得有理,結果從水路行進了數百裡以上才總算到了睦州。

遂安縣府衙門寢堂西邊有三個殯葬的坑,裡面都埋著以前的縣令。路潛令手下將其填上了。後來他發現從住處的屏風上發出梟鳥的鳴叫聲,一會又會從天花板上發出這種鳴叫聲。路潛並不把它當成什麼事。

他每次與妻子對坐著吃飯,就會有幾十頭老鼠鑽了出來,其中既有黃色和白色的,也有青色和黑色的。如果用木杖驅趕它們,那些鼠就會抱著木杖叫喚。其餘的怪事路潛遇到的也不少。

後來到一考任滿,路潛似乎並無受到什麼不好的影響。他後來被選授了衛令之職,接著又被任命為郎中,最後的官職一直做到中書舍人。這說明因為前段生命歷盡磨難,而使後端生命中的不順一掃而光。

雖費盡心機  亦躲不過命

唐朝太常卿崇道因女婿中書令崔湜謀反的事被牽連。而羽林郎將張仙與薛介然只是口頭談論想要謀反,結果他們都被流放到嶺南。在這數年中,他們沒有一天不悲傷大哭,甚至兩眼都哭腫了。他們由於不能忍受這淒慘悲涼之狀況而一起逃了回來。

崇道一回到京城的家裡就隱藏起來,悄悄地為兒子準備娶崔家的女兒,但這件事最後沒成。因為這時有個知情人來告知,崔家的女兒要被立為貴人。於是崇道就賄賂內部之人,讓他找了另一家姓崔的女兒進宮。

但是另一個崔氏進宮後事情敗露,結果知情人承擔了全部責任,從而掩護了盧崇道,但盧崇道的三個男孩也被抓了,他們各被判杖刑一百,結果全都被打得喪了命。由此可見,人無論如何處心積慮,想要做成一件事情,但命中若無,則到頭來只能空忙一場。

命中無三品  上任當天亡

唐朝年間,蘇味道有三次應該得到三品官職,但他都拒絕了。武則天問他這是為什麼,他回答道:「我自己知道不適合得到三品官職。」武則天便讓他走幾步看看,然後對他說:「你實在從今天開始應得三品的官職。」

蘇味道作了十三年中書侍郎平章事,從不登三品官。後來在武則天的推動下,蘇味道出任了眉州刺史,但隨後上面馬上讓他改任為益州長史,皇上還賞賜給他紫袍授帶。但令人想不到的是,蘇味道到了益州後,就在穿上紫袍的當天晚上他就暴病身亡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