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產大佬之惡 我祈禱上帝也絕不寬恕(圖)

文章原標題:新城董事長之惡:這次,我祈禱上帝也絕不寬恕你

2019-07-06 08:53 作者: 一壺清酒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新城控股老闆涉嫌性侵女童(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7月6日訊】1

據公安及新民晚報信息,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某因猥褻9歲女童,於本月1日在滬被採取強制措施。地方公安表示,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某涉嫌猥褻女童案屬實。

據《新民晚報》報導,犯罪行為發生於6月29日下午,地點為萬航渡路一家五星級酒店。被猥褻女童事後向在江蘇的母親打電話哭訴,母親即來滬報警,王某隨即被採取強制措施。目前女童已驗傷情,下體有撕裂傷,構成輕傷。

而帶女童入住酒店的女子周某也已到案。周某49歲,江蘇徐州人。據其供述,事發當天,她帶了兩個女孩入住酒店,一個9歲,一個12歲。兩個女孩的母親為周某朋友。周某謊稱帶兩女孩去上海迪斯尼玩,從江蘇帶至上海。當天王某對9歲女童實施犯罪,事後給付周某現金1萬元。

涉案人王某今年五十餘歲,是上市公司新城控股的董事長,目前對外公布總資產達3000多億元人民幣。同時還擁有兩家港股上市公司。

受此消息影響,港股新城發展控股(1030.HK)股價快速跳水,跌幅24%。而A股的新城控股(601155.SH)因消息爆出已是收盤,股價暫未受到影響,全天漲幅3.79%,明天大概率會被按在跌停板上反覆摩擦、摩擦。

同時王某也是另一家港股企業新城悅(1755.HK)大股東,股份佔比73.17%,受此影響,今日也大幅度重挫23.72%:

這事發生在6月29日,新城控股董事長被採取強制措施是在7月1日,大股東發生如此嚴重事情,儘管網上已經有善良的知情者好心做了及時提醒,但直到暴跌的今天,相關上市公司仍未做任何公告——一家公眾上市公司,作惡如斯!

至於未來,港股新城發展負債率高達86%,A股新城控股負債率也高達85%,其內部現金流堪堪轉正,完全不足以支撐鋪的攤子,公司高度依賴外部融資。地產公司玩的就是高槓桿,就是金融,老闆做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一旦銀行催貸斷貸,等待公司的,不是20%或者30%的下跌,而極可能是滅頂之災。

作惡者死不足惜。

但那些被黑洞吞噬的銀行資金與社會資源怎麼辦?

那些被殉葬的投資者怎麼辦?

那些在社會公序良俗、道德底線上剜出的猙獰傷口,怎麼辦?

2

如果看公開資料,你會驚訝於它履歷的高大上:據公開資料,新城控股董事長名叫王振華,曾獲長江商學院工商管理專業碩士學位,同時他的社會職務超多。除了擔任上海市政協委員,還是江蘇省人大代表,並在全國工商聯、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上海市房地產商會、江蘇省工商聯等擔任各種職位,獲得過中華慈善突出貢獻人物以及江蘇省、上海市諸多榮譽。

這是一張多麼漂亮的履歷?!

誰能想到,它是如假包換的流氓(惡魔)?

會不會覺得這橋段特別熟悉:榮譽等身,光鮮無比,在出事之前,整個社會都毫不吝嗇於給它奉上鮮花、讚許與加持,直到有一天,它得意忘形,不慎脫下了身上的貂裘,露出了皮氅下滿身的虱子。

一個孩子問他父親,什麼是黑社會?父親語重心長的說:「穿西裝打領帶,或者穿一身乾淨的唐裝,手裡拿著佛珠,身上掛著各種文玩,榮譽等身,平時聞個香,品個茶,還能人五人六的說一大套勵志警句,溫文爾雅,舉止得體的,叫黑社會」。孩子又追問:「那些黃毛光膀子、漏紋身,打耳朵眼,戴手指頭粗的假金鏈子,夾個小包,煙不離手,張口閉嘴都是粗話的是什麼」?父親笑了笑,說:「孩子,那是SB。」

一個極富正義感的投資圈朋友給我發來一個段子:

1、「流氓」年年有,近年尤其多。

2、「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現在的流氓,都已轉型成了有文化有地位的巨盜。

在段子的末尾,他附加了一句:我沒有新城的股票,但明天我高價借券,也要把它按在跌停板上狠狠摩擦。

這是新城事件引發輿論嘩然後,我看到的對該事件最經典的兩句評論。

第一句話「流氓年年有,近年尤其多」很好理解。「惡之花」肆意綻放,商界一批又一批「流氓」,前仆後繼、此起彼伏,蔚為壯觀。諸多堪稱社會脊樑的公司可以毫無廉恥的賺不道德的錢,在賺完錢後開始肆無忌憚凌駕法規、踐踏公序良俗與道德底線,大眾要麼渾渾而不知,要麼習以為常態,選擇性無視。極少部分想要去抗爭,卻無法可依無門可去,只能在咆哮之後,沉默的迎接下一次風雨:

1、2008年,「斷子絕孫」的三聚氰胺事件,中國最大的乳業企業MN(蒙牛)、YL(伊利)等行業巨頭均現身其中;

2、2016年,中國最大的搜索企業百度爆出「醫人拿命」的魏則西事件;

3、2017年,中國最大的在線旅遊企業攜程爆出一直在利用人工智慧針對不同IP自動上調購票價格、默認捆綁銷售其他費用;

4、2017年,中國最大的網路安全企業QH360水滴直播全民事件;

5、2017年,中國最大的幼教企業紅黃藍爆出令整個社會瞠目結舌的虐童事件;

6、2018年,中國最大的電商與移動支付公司阿里,爆出在「你的年度賬單與新年關鍵詞」中窺竊成癮般的對用戶隱私肆侵佔、蒐集;

7、2019年,坐擁三家上市公司的新城董事長猥褻9歲女童;

……

說他們是流氓,或許有些過分,畢竟以上名單中的每一家公司,幾乎都是當下中國標準裡,各行各業最大、最牛掰、最「成功」的企業與企業家,堪稱社會「脊樑」。

但同樣無可否認的是:以上任何一件事,都確定無疑是大尺度突破了商業道德底線,乃至人類基本道德良知底線的,不折不扣的「流氓作惡」。

很多人會把以上都視為個案,並將之簡單歸結為「無商不姦」的單純商業道德與商業價值觀的崩塌與墮落,同時一定會「善意」引導大眾:我們主流是好的。

但任何稍微理智清醒一點的人都不難發現:說以上只是個案,就如同說二戰時期日本犯下的滔天罪行,只是極少數軍國主義者的罪惡,絕大多數日本人民是無辜的,一樣可笑,一樣道貌岸然,一樣別有用心。

以上,到底是不是一種如假包換的集體性作惡?

如果把這些行業「領袖」型公司及企業家的作惡行為概括為「惡之花」,我們必須要反思的是:

1、如果一個社會,必須更壞、更惡、更沒底線才能勝出,且這種作惡都極難得到應有的懲罰,這種逆淘汰機制,會不會最終讓我們自己埋葬自己,乃至萬劫不復?

2、「惡之花」在一塊土地上,源源不斷、滿山遍野、肆無忌憚地綻放,有多少是花朵自身的邪惡,又有多少是這塊土地「慷慨無私」供養、縱容的結?

2500年前,面對楚王羞辱性的詰問:「齊人固善盜乎?」,齊國上大夫晏嬰如是作答: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

眾生皆有罪,你我皆同謀–如果我們把以上諸多公司及企業家突破底線的行為,輕描淡寫地歸結為「商業道德」的個案式崩塌,大眾罵幾句,媒體跟熱點賺幾個10w+,然後事件主角道個小歉,大家歸於平靜,而不去刨根問底,去問詰和追責於土壤,誰能保證你的孩子明天不會被某城看上?

一個社會事件的產生,絕不僅僅是一家公司或企業家作惡的結果,它必然是有一條作惡的鏈條存在!

那麼,鏈條的第一環在哪裡?各環節是怎樣自然嵌套,渾然天成的?

3

看過一句不太客觀,卻發人深省的經典話語:諸多國人僅以賺錢為信仰。

它揭示的是絕大多數人都能看到,絕大多數人都無可奈何,但絕大多數人也都甘之如飴,大肆利用的一種畸形的社會漏洞與現實:一種價值觀的虛無與崩塌–罔顧孝悌忠信,罔顧禮義廉恥,罔顧責任榮譽。

剩下的,只是單一的、唯物質的價值導向,以及精緻的利己主義–這也意味著,所有人都容忍、認可和接受這樣一條潛規則: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去賺錢,只要賺到錢,就是成功,且賺到了錢,就可以凌駕社會,凌駕大眾。主流價值觀推崇」英雄」不問出處,成功之後再洗白,推崇崇尚強者,踐踏弱者;追求結果,不問手段–這是整個社會的去道德化!

這無疑是一種相當畸形的價值觀與社會生態:如果你把賺錢視作衡量「成功」的唯一尺度–無論這個錢是該賺的,還是不該賺的–一概給予艷羨和掌聲,你就不要指責那些更有資源、更強勢的人會毫無底線,也毫無心理負擔地無所不用其極,一遍一遍請君入瓮,薅你的羊毛,乃至踐踏你的尊嚴。

大家都很聰明,也都很清楚:在屎殼郎的世界裡,唯有賣屎才能掙到錢。

中國資本市場的裡通外合、爾虞我詐、作姦犯科,指數10年原地踏步,90%以上的投資人長期看都是虧損的——這些其實只是無數個體突破資本市場道德底線後,一種再正常不過、咎由自取的集體懲罰而已。

人在做,天在看——你有肆無忌憚突破道德底線的自由,上帝也有懲罰你的自由。

資本市場如此,商界如此,社會亦如此,並無不同——彼此只是各自的鏡像而已。

你為蛆蟲提供了肥沃的腐殖土壤,就必須接受聆聽蛆蟲的吟唱,以及土地上開出艷麗的罌粟花。

20世紀中葉,爆發了人類歷史上最醜陋、最黑暗的一次互相屠戮。而無數普通德國、日本民眾前仆後繼揮起屠刀,是因為他們被告知,且發自肺腑相信:這樣做,是對的。

1963年5月,20世紀最令人矚目的猶太哲學家漢娜.阿倫特出版了她的巨著《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關於平庸的惡的報告》。漢娜跟蹤了以色列對納粹大屠殺的執行者艾希曼的全程審判。在她看來,艾希曼相當平庸,「骨子裡既不充滿仇恨,也不癲狂」,只是大環境的「塑造」以及他的不思考,令他成為了「死亡執行官」。傳統的善,成了一種誘惑,大多數德國人則迅速學習來抵制這種誘惑,那些一度被視作正直的本能,再也不是理所當然。

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新城之惡,其實是我們人人之惡–作惡鏈條的第一環,在我們自己。

4

但,沒有一個人、一個族群、一個社會是生來就是惡的。他成長的行為變化,是與整個外部文化、價值環境所倡議、引導的方向相匹配的:法院判決,扶老人必須支付賠款,整個社會就將視扶老人為畏途。

我們不是沒有過秩序,不是沒有璀璨的文明。

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中國精神文明從上古發展而來,聖賢輩出,僧道清淨,隱士放逸,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老安少懷,賢親樂利。整個文明有一套光輝的體系,有紮實的道德根基!

然,這一切在近代(尤其是1949之後),在離我們慢慢遠去。利己主義開始當道,對各種惡,採用了一種曖昧、掩蓋、原諒,甚至暗中憐惜、讚美的態度,而這種態度被刻意包裝和引導為一種高大上的「以德報怨」的道德綁架,並成為整個社會作惡者持續作惡,並大赦自身的最道貌岸然的藉口,作惡者因之永遠得不到懲罰,正義則一直缺席,而不僅僅是遲到。

而我們非常清楚,哪怕遲到的正義,也非正義–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1961年5月11日以色列特工組織摩薩德經過長達5年的艱難尋找與跟蹤,終於在萬里之遙的阿根廷對滅絕歐洲600萬猶太人負有直接責任的納粹戰犯艾希曼秘密綁架,並以專機運回以色列。

在初知艾希曼的下落時,以色列總理本.古裡安如此表態:「把他弄到以色列來!活的更好,死的也行!」而在回答記者提問為何要如此大動干戈緝拿艾希曼,卻不選擇原諒時,親自指揮組織綁架的摩薩德首腦哈雷爾如是說:我們沒有原諒的權力!只有讓每一個屠殺過猶太人的責任人受到懲罰,我們自己才能真正站起來。原諒他們,是對我們整個民族的褻瀆和背叛。

5

尾聲

《論語.憲問》記載了孔子與弟子的一段經典對話:

或曰:「以德報怨,何如?」

子曰:「何以報德?」

很顯然,哪怕是孔子這個被尊崇了兩千多年的先賢,我們很多時候其實也是一種予取予求,為我所用的功利主義態度在解讀甚至曲解–事實上,提倡「仁義禮智信」的孔子本人,其實根本不讚同道貌岸然的「以德報怨」。

於我們這個民族而言,最大的善與救贖,不是寬恕,而是懺悔,是正視,是清算,還那些被羞辱過的道德文明以公正。不原諒,作惡者才無處遁形,不敢反覆作惡,不原諒,我們才能建立糾錯機制,不原諒,我們才會免於輪迴。如果惡被寬容,被默許,被鼓勵,被縱容,我們創造再多的GDP,也撐不起一個民族的精神脊樑。

回到《論語.憲問》中的那段對話,孔子最後給出的標準答案是這樣八個字:

「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基督徒都篤信一句經典名言:Forgiveness is better than revenge.(寬恕好過報復)

但這次,於你,新城董事長,我祈禱上帝也絕不寬恕你!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