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到澳洲做咖啡師 我一年賺了20萬(組圖)


咖啡店
咖啡店(圖片來源:Pixabay)

【看中國2019年9月17日訊】對於很多人來說,喝咖啡已經不再僅僅是同來提神,喝咖啡漸漸成為人們的一種藝術享受,要喝上一杯精緻的咖啡,需要咖啡師高超的手藝。一位中國回族女生,為了學沖咖啡,2017年隻身赴澳打工。從一個在咖啡機前瑟瑟發抖的小白,到一個讓顧客讚不絕口的咖啡師,一起來聽聽她的故事:

門店營業額驟降 我決定去澳洲學咖啡

我叫索菲婭,不是藝名,真名馬索菲婭,生活在臨夏回族自治區,臨夏屬於五六線小城。2015年大學畢業,在家人的幫助下,我在本地開了一家咖啡館,200平米,設計感很好,主營西餐和咖啡。當時的我連精品咖啡都不懂,更解釋不清拿鐵、卡布的區別,咖啡一個月出杯量少得可憐。好在西餐在小城嘗鮮的人很多,生意還不錯。

2016年,情況就不太好了,營業額逐月下降,有一天的營業額是0,一整天沒有一個客人。我知道自己走進了死胡同,必須去一個更寬廣的地方看看,學習一下,才能繼續經營好這家店。

上大學的時候就聽說過澳大利亞的打工簽證,當時很多人抱著玩兒的心態去那邊。這幾年我覺得墨爾本滿足我所有的需求:提升咖啡技術、學習經營思路、感受異域文化、同時儘可能多地賺一些澳元。

搶名額、考雅思、面簽,一通複雜的操作下來,2017年5月份一切辦妥,我不遠萬里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開始咖啡探尋之旅。但一切並沒有想像中順利。

100多份簡歷石沉大海 想在墨爾本做咖啡師有多難

到那邊的第一件事是找房子,得知我是打工簽證後,房主拒絕租給我。回去的路上看見滿地的落葉,就撿了一片回家,隱約覺得我在墨爾本的生活不會那麼順利。

果然如此。

在墨爾本,大大小小的咖啡廳遍佈街頭巷尾,只要在有人的建築下都會有一間咖啡廳。除此之外,在晚間的市集,在有球賽的體育館門口,甚至是海港游輪的登船口,都能看到支著小攤,或是藏在小巴車裡面的「移動咖啡廳」。

在國外,咖啡廳是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起初我覺得,在遍地的咖啡館裡找一份工作並不難,但由於我執著於找一家精品咖啡館,甚至還「痴心妄想」能夠進入一家名店學習,結果前後一共投了100多份簡歷,墨爾本的名店基本上都投了一遍,拿到過幾份試工,但都拒絕了我。現在看來,被拒絕也是正常,因為當地經驗太不足了。

第一次到一家店面試,進門之前,我反覆練習那幾句自我介紹,希望自己的口語能聽起來流利一些。但Head barista(應該可以譯作咖啡師長)稍微問了我幾句「行話」,比如:曾在哪裡工作?咖啡的出杯量多大?一天用多少公斤豆子?熟悉什麼機器?我整個都是懵逼的狀態。

其次是我沒有當地工作的經驗,對於墨爾本的咖啡館來說,他們不在意你曾經有多少年的經驗,他們只在意你有當地門店的經驗。

墨爾本有名一些的咖啡館,有的週末可能會賣到上千杯咖啡。在保證咖啡品質的同時,速度要非常非常快,通常一臺機器後面有3∼4個咖啡師同時在做咖啡。所以,墨爾本所有的咖啡館在篩選簡歷時,非常看重是否有本地經驗。

第三是實操技能不足。有時候面試,Head barista會直接叫我進去做咖啡給他看。雖然大部分會微笑著告訴我回去等消息,事實上可能我轉身出門的同時,簡歷已經在垃圾桶裡了。

中間曾有過讓我去做兼職,每週工作1-2天的店,但由於我想找全職的,錯誤地拒絕了。現在想想,先從兼職積累當地經驗,提升技能尋找下家是個多好的機會。

在這兩個月的時間裏,我經歷了:窮、壓力、自卑、孤獨……每次想著是不是要降低要求,或者放棄的時候,我只能跟自己說一句話:Sofia,你不能慫。

在異地的夜晚,躺在被窩裡哭過之後,第二天又拿著簡歷奔波在一家又一家的咖啡館之間。

咖啡師煉成記:時薪100元 吃飯不能超過15分鐘

在一次次投遞簡歷的過程中,我終於摸清了那些「行話」該如何回答,然後有了一些試工的機會。我遇到了一家特別缺人的咖啡館,我去面試的當天,剛好有個咖啡師辭職了。

這家店對我並不滿意,但又太缺人。於是經理告訴我,我只是一個臨時頂替,找到了咖啡師就要換掉我。我當時提的條件是,讓他做我的推薦人,在簡歷上寫在這家店工作過,雙方欣然成交。

在這裡最初的工作,就像一場噩夢。墨爾本的咖啡館咖啡沖煮是流水線作業,有人專門萃取、有人專門打奶、有人專門拉花。

拉花咖啡
拉花咖啡(圖片來源:Pixabay)

我被分配的是打奶,每天都要打掉10幾公斤的牛奶,一天300多杯,6種奶。我要分配不一樣的奶給不一樣的咖啡,有時候一個單子4杯不一樣的牛奶咖啡,4種不同的奶,不同的奶泡厚度,簡直抓狂。

我的神經高度緊張,不能分一點點心思,連中文聊天都做不到,別提英文交流,直到我右手食指上起了繭子,打奶才穩定了,流程也摸得熟悉了。半個月後他們找到了咖啡師,我就到了另一家。

有了推薦人,有了當地的一些經驗,我終於找到在一家咖啡館工作的機會。每天6-8小時,一小時20刀澳元(約100元人民幣)。

這家店叫UT79,對我來說,是煉獄般的經歷。墨爾本的咖啡師都是早上6:15開門,7:00正式營業,住在郊區的我,基本上5點就要起床趕往店裡。

這家店的工作強度可想而知,不僅端咖啡一次要3杯,左手打奶時右手還要幹別的。Head barista反覆強調的就是,必須同時做兩件事。

我的神經又開始緊繃,因為大家流水線作業,一個人的失誤,就會給別人帶去不便,導致整個工作流程中斷。所以在高強度的工作中,我不停地去想辦法,怎麼記住一切,讓自己不出錯。

中午吃飯是店裡負責,但是必須在15分鐘內解決,因為工資是按照小時算,吃飯超過15分鐘就會被扣除半小時薪水。

剛開始連續5天工作,感覺整個人都要虛脫了,每天早上起來手都是腫的。常常是下了班就先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再回家。

咖啡店員工在聚精會神沖咖啡
咖啡店員工在聚精會神沖咖啡。(圖片來源:Pixabay)

同時考驗我的還有英文水平,除了流程出錯,我更害怕顧客點單或者問我問題。有時候我需要問好幾遍,有時候壓根聽不懂,有時候聽懂前面的後面的就忘了。脾氣好的客人會說算了沒事,脾氣不好的客人會用一種質疑的眼神看著你,那種眼神會秒殺你所有的底氣和自信。

但也是在這家店裡,我的咖啡技術和口語光速進步。

剛開始在AU79工作時,每天的工作就是打奶,為了練習英文,我經常參加同事聚會。後來在一次同事聚餐時,Head barista知道了我在國內有一家咖啡館,知道了我來墨爾本的目的,就開始教我很多東西。從最基本的打奶、到咖啡的萃取、再到怎樣才能快速且有效的工作等等。

我的英文水平也得到了鍛練,一開始連最基本的服務用語都說不上來,最後基本可以做到順利接待客人、為顧客點單、以及解決一些他們簡單的求助。

我的自信心也在慢慢恢復,每天無論是同事還是顧客,當聽到他們說:「Sofia你的咖啡太好喝了。」我這一天就滿足了。

這時候,我除了一週5天的工作之外,還經常在休息的2天中,抽出一天來做兼職。墨爾本兼職的時薪是30刀,高於全職,所以一天兼職賺的錢也很可觀。

但真的是累到靈魂出竅,每天5秒鐘入睡。

當我在墨爾本,工作和生活都漸入佳境的時候,到那邊已經8個月了。一年的簽證過去大半,距離回國只剩下3個月,我深深愛上了這座城市,還未離開,已經開始想念。

在澳洲一年真能攢20萬?

墨爾本的工資,換算成人民幣的話,真的是聽起來很誘人:一小時100塊,一天8小時,800塊,一月工作22天,基本上能拿到將近2萬元人民幣。

如果在休息日找個兼職,按照兼職時薪30刀算(兼職高於全職)一天下來也有1000多塊錢了。理想狀態下,月入2萬,年入20多萬不是夢。

但我要說,澳洲賺錢澳洲花,很少能夠帶回家。為什麼呢?

1、除非你一到那邊就找到了工作,不要像我,蹉跎了兩個月,錢沒賺到還沒少花。

2、澳洲賺錢多,但花出去的錢也都是澳元。拿我來說,一天工作6-8小時,一個月的收入在3000刀,和別人合住的房租一個月700刀。晚餐如果全部在家裡做,很便宜,基本上超市30刀就能買到一週的食材,但每天太累了,出去吃一頓普通飯菜約12刀。

最關鍵的是,在墨爾本這樣的城市,生活太豐富了,你會忍住不花錢的。要去探店學習,要去社交聚餐,增加感情練習口語,要去體驗一切,要買一些也許一生只能遇到一次的好物。

3、還有最最重要的一點,對於環澳旅行,大部分人都無法抗拒。那裡的風景太美了,一趟旅行下來幾萬塊就沒了。

4、當然了,如果你是一個自製力很強的人,不外出就餐、不聚會社交、不買買買、不旅行,一週5天全職+1天兼職的拚命狀態下,攢10萬以上人民幣不成問題。但這太難太難了。

5、綜上,去澳洲提升咖啡技術、學習咖啡知識是很好的,但要是抱著攢錢的目的,我只能說很難。

六、到底要不要去澳洲做咖啡師?

在墨爾本短短一年,我也認識了很多國內來的優秀的咖啡師。所以要是有人問我該不該去澳洲,我覺得你最好想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去,否則很容易被別人影響。


學做咖啡師不是件容易的事。(圖片來源:Pixabay)

我見到很多人,來了幾週就回去了,就是因為自己也沒想清楚來幹嘛,在宣傳片上看到又賺錢又好玩兒,很嗨皮。但實際情況又累又苦,和自己想像落差很大。

明確我是去幹什麼的很重要。澳洲生活太豐富了,不斷會有人邀請你去這裡去哪裡,幹這個幹那個,如果你目的不清,很可能會被別人帶節奏。我當時找不到工作的時候,有人邀請我去三明治店做咖啡,我差點就要去了。後來別人告訴我,「想想你是來幹什麼的,你去那裡就是在浪費時間」。

最後,我想對有澳洲夢的同行說一句,老友記中Monica對剛踏入社會的Rachael說的話:「歡迎來到這個真實的世界,它糟透了,但你會愛它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