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三萬警察的林鄭 退休校長:必走上絕路(圖)


關於林鄭月娥之前閉門會晤商界人士的一段講話提及:「只剩下三萬警察」,香港一位退休特校校長認為,她必然走上濫暴肆虐的絕路。
關於林鄭月娥之前閉門會晤商界人士的一段講話提及:「只剩下三萬警察」,香港一位退休特校校長認為,她必然走上濫暴肆虐的絕路。(圖片來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9月18日訊】關於林鄭月娥之前閉門會晤商界人士的一段講話提及:「只剩下三萬警察」(詳報導:路透社再曝新錄音 林鄭:自己僅有3萬警力),香港一位退休特校校長,教協會應屆理事在《立場新聞》發表他的看法。

筆者聽起來仿似看到淒風苦雨中的一幕:一位褪粉殘妝、髻亂髮散而顏臉憔悴的婦人,像喪屍般站在冷月寒光下的窗前,自怨自艾的,好不悲悽!

眾所周知,政治上林鄭月娥已經是植物人,到底何時何日才被北京政府手起刀落的翦除去掉,只不過是取決在黨內高層處理好其它急切議題後的適當時機選擇而已。

所以,在引頸待斬的好一段時間內,基本上林鄭月娥無事可為,她自己亦不想有所作為,只圖久延殘喘的穩住局面,那麼,她僅有倚仗三萬名警察的護守拱衛,得以暫時苟活,等候發落。

事實上,雖然林鄭月娥仍未被夫婿休棄和被兒子忤逆的「親離」,但是明顯是遭受到「眾叛」:其麾下隨從官員表面上唯唯諾諾,根本一事無成;一眾建制派縱然伊伊哦哦和應,心態上早已割席,只為著個人利益跟政治前途另行謀劃盤算。

筆者認為,真正掌握港警指揮權的早已不是警務處處長或保安局局長,應該是背後有著北京高官撐腰的駐港公安部頭目,因為所謂「制暴止亂」行動一直並不奏效,在中央強硬極左派的黨官眼裡,那些毫不稱職的香港官員,包含特首和警方高層,早該靠邊站了。

而林鄭月娥與警方高層是唇亡齒寒的關係,相對來說,她對勇悍警察的胡作妄為絕對不敢造次,且有所顧忌而受到箝制:早前員佐級協會主席敢口出狂言,越級直斥政務司張建宗,她卻噤若寒蟬。

多個警察團體先後公開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也只有「唯命是從」,轉移推薦監警會代為發揮調查職能;當警察的狂暴鎮壓手法不斷升級,她卻視若無睹,卻又必須巧言令色的力撐警察「果斷執法」等等。

更不幸和可悲的是,林鄭月娥根本無法介入與干預警方的部署和策略,客觀上就是縱容警方於鎮壓抗爭者的行動上為所欲為,不住升溫令暴力情況更野蠻和更血腥,意圖用暴戾手法來震懾和壓制年輕的勇武抗爭者。

警察使用催淚彈布袋彈和橡膠彈早已司空慣見,衝進商場和港鐵車站向抗爭者肆意施暴已成為常態的戰略,連殺傷力極強的水炮車也是多次派上用場,如今休班警員還獲派發伸縮警棍「旁身」而全天候的待命執勤,且律政司聲稱立法制訂《蒙面法》之倡議也甚囂塵上。

若果真如是,可以預見勇武抗爭者的反彈必更為強勁,警察和一般市民的對峙與衝突肯定更趨尖銳和激烈,「攬炒」(兩敗俱傷)局面恐怕將會一發不可收拾!筆者可斷言,這一切都是林鄭月娥親手所造成的!

林鄭月娥所謂搭建「對話平台」並藉此接觸不同階層的市民跟聆聽異見聲音的建議,簡直姿勢多於實際,讓人忍俊不住。性格使然,她根本聽不進逆耳的意見,況且相信她只能在建制派刻意安排下閉門密會那些親中人士,結果還是偏聽偏信,卻又沾沾自喜。

林鄭月娥早前訪問老人院的不足十五分鐘「快閃秀」竟然勞動逾二十名重甲防暴隊員鎮守院舍大門,卻要匆匆忙忙夾著尾巴聲東擊西從後門遁走,有如喪家犬或過街鼠,遑論面對群情洶湧的市民大眾,看來她哪有這樣的胸襟和膽量呢?

淪落得如此孤單伶仃的地步,林鄭月娥如今只能與三萬警察「相依為命」作伴為伍,既是她自招禍端的結果,同時也是不自量力沾手共產黨政治漩渦的宿命。她自作自受本來無話可說,可是她必因此而激化警察的濫暴肆虐行動,更牽連拖累了香港人,陷入災劫苦難的維谷,實在可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