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八)(圖)

2019-10-04 10:10 作者: 蔣經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雙十節,父親發表告全國同胞書,斥責共黨偽政權係俄帝一手導演,志在滅亡我國;並指示全體軍民救亡圖存,公理正義必勝強權。
雙十節,父親發表告全國同胞書,斥責共黨偽政權係俄帝一手導演,志在滅亡我國;並指示全體軍民救亡圖存,公理正義必勝強權。(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接上文:70年前國難即將來臨 危急存亡之秋(七)

1949年

九月一日

政府本日明令通緝朱德、毛澤東

父親為穩定西南各省,作以下之建議:安定滇局,改革川康人事,羅廣文部增防隴南,加強胡宗南部實力,以鞏固陝南防務。今日父親約見宋希濂等,研討武器增產與滇南軍情,指示其戰術要領。並接見雲南省主席盧漢之代表朱麗東,面詢滇省情形。

值此西南局勢混亂之時,重慶市中心陝西街發生大火,延燒竟達十二小時之久,災民呼號之聲,慘不忍聞。

三日

今日為抗戰勝利日,重慶原準備舉行十萬人反共大遊行,因昨日火災停止。

父親又接盧漢來電,知其極為苦悶。盧漢本無膽識之人,因見勢劣力弱,故決意背離中央以自保,原不足驚異。但吾人不能不作切實之應變準備耳。

父親最後決定:「解決雲南問題之原則,應以政治為主,避免流血。」蓋如此時對滇作戰,難免人心浮動,後方動搖,而影響前線對共軍作戰,故務必全力避免軍事解決也。

大計已定,夜間突接盧漢致張岳軍先生來電,謂彼欲來渝晉謁父親。盧漢態度之所出突然轉變者,無非因滇省周圍已受嚴重之軍事壓力,乃圖以此作緩兵之計耳。

西北寶雞方面燕口關,戰事失利,父親午後召見馬繼援軍長,查詢究竟。彼之部隊五萬餘人日完全潰散,只剩騎兵兩團,彼則隻身來渝。

六日

父親正對西南局勢,尤其是對滇局憂慮之際,盧漢果於本日下午來渝,致一切既定方針,必須改變。父親當即在林園行館約其來見。彼剖析苦衷,矢述精誠,流淚者再。豈其良心發現而真情流露,抑係有意以淚洗面而偽裝耶?父親晚又約盧餐敘,席間閒談共軍近情。

盧曾要求增編滇省部隊六個軍,並予以現洋二千萬元。中央斷難允許,且事實上亦難辦到,而盧則仍以為父親可以任意支配存臺之金銀也。

此時雲南問題實為國家存亡、革命成敗之最後關鍵,如能兵不血刃,和平爭取,殊為最大之幸事;且中央與駐滇各方,皆無必勝把握,故不管滇盧如何狡獪成性,首鼠兩端,亦只有抱「寧人負我,毋我負人口之決心,而予以相當之滿意,使彼有所感悟。父親自上午十一時至下午一時,與盧個人懇談達二小時之久,申之以道義,動之以利害,結果彼亦表示領悟接受,下午閻院長百川自來渝,銜李宗仁之命,要扣貿盧漢,勿使回滇。父明千其不可之意。

七日

父親擬定肅清滇中共及反動份子計畫,並向政府建議盧漢共經費銀洋一百萬元。中午又約盧個人作最後之談話,亦長達二小時,促其即日行動。盧於當日下午回滇。

十日

盧漢確於本日上午開始行動,解散省參議會,逮捕反動份子。與共黨勾結之楊傑逃往香港。盧漢反覆無常,此其向共黨靠攏過程中斷增加之一段小插曲也。

衡陽失守:綏遠、寧夏、新疆等省亦已相繼淪陷。半壁河山,淪入鐵幕。從此戰局益趨不利,良為焦灼。

十四日

盧漢今日仍續行清共工作。余程萬軍隊亦未與滇省保安團隊衝突,情況頗為順利。

美國大使館秘書師樞安,今日向我外交部美洲司司長陳代礎聲稱:「美國政府在國際會談中未提及臺灣問題,亦無意干涉臺灣內政。至將來臺灣問題之發展如何,此時自難逆料。」

十六日

聞傅作義已由北平抵綏遠,父乃電傅,謂已派徐次辰將軍飛往綏遠包頭,與彼晤談一切。蓋對彼尚存一線希望,乃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者也。同日接孫蘭峰電稱:「傅作義及各軍師旅長一體要求『和平』,彼己失去統馭力量矣。」

十七日

父親上午召見王治易、向傳義、劉文輝、鄧錫侯等個別談話,並切囑劉文輝徹底清除其所掩護下之共黨份子,以維信用。復接密報,知彼業已與反動份子勾結,不勝駭異,即決定設法不令其從政,以免影響川、康大局。

父親於十時三十分由成都中央軍官學校動身,十一時到達鳳凰山機場,立即起飛。十二時十五分在重慶九龍坡機場降落,旋下榻黃山舊邸。

父親覆電徐次辰將軍,囑以「在西安時對共黨問題所得之教訓,轉告傅作義,不可再蹈過去覆轍。」父親對傅可謂仁至義盡,對國事可謂苦心孤詣矣。

十九日

共軍已由青海民樂突入張掖與武威之間,而我駐張掖部隊已星夜西撤。此後我新疆部隊,將更無法東調而孤懸萬里,我塞外十萬忠貞戰士勢將束手待擒。父謂:「真不知如何善其後也。」董其武等於今日離綏遠,徐次辰將軍電告:「綏遠局勢已無可挽回。」福建方面之平潭島亦為共軍佔領,駐軍不知去向。

二十日

第四屆聯合國大會本日在美國紐約開幕,我代表團向大會提出控蘇案。同時共黨亦在北平召開其偽「政治協商會議」城狐社鼠,袍笏登場,為俄寇作倀。

父在重慶為本黨改造運動發表告全黨同志書,號召全體同志研究改造方案,以新組織、新綱領、新風氣與共黨奮鬥,爭取第三期國民革命之勝利。

二十二日

昨日奉父命同龍澤匯飛往昆明。下午一時抵達,即至盧漢公館休息。三時許至省府訪盧,親交父親致彼函件。此行目的,除送達函件外,並佈置有關父親來函事項。

上午十時,父親毫不介意地照預定計畫由重慶乘機起飛,正午到達昆明。一到機場,即與盧漢同到其家午餐。這是盧漢事前所預料不到的。父親並在盧宅約見在滇省重要將領,會商保護西南大局,一直到下午四點多鐘才離開昆明,八時前安全到達廣州。此次父親昆明之行,固無異深入虎穴也。

父親鑑於廣州內部情形複雜,故於由渝返臺途中,經廣州暫停。當即召集余幄奇、顧墨三、薛伯陵、李及蘭諸將領晤談,勖以精誠團結,叮嚀告誡,至再至三,並提出保衛廣州計畫,墊發工事經費等等,希能如期完成。

二十五日

據報:新疆當局降共通電,將於日內發出。陶峙岳亦來電報告新疆情形,謂「所部無法東撤或南移,惟待張治中前來收拾」。結果彼亦投共。

整個西北之淪亡,父親至為痛心。

三十日

立法院今日在廣州復會。父親上午研討全盤戰局與部署部隊以保衛廣州之計畫,略以中央兵力應形成幾個重點,而以廣州附近為重點之一,求與共軍決勝。

美、英政府近已商定所謂臺灣地位問題,聲明「承認臺灣為中國之領土」。美國對華政策自此又開始轉變。而我向聯大控訴蘇俄的提案,亦獲通過;這不能不說是我外交上的一個轉機。同時,美國參眾兩院通過援助中國區域七千五百萬美元法案,並決議「對遠東反共聯盟」之贊助。父親訪問菲、韓兩國之辛勞,已獲得友邦之充分的同情與支援。這種代價是不可計量的,公理正義永遠會伸張的!

十月一日

共黨本日在北平成立偽政府,毛渾東竟效兒皇帝劉豫之所為,不顧一切,傀儡登場,此誠中華民族數千年歷史之奇恥大辱。

二日

今日為共黨的政權成立之第二日,俄帝即宣布正式承認,並自廣州召回其外交代表。父親認為:「俄帝之承認共黨偽政權,實乃既定之事,且為必有之事;而其所以如此急速,蓋以我在聯大控俄案通過,彼乃不能不出此一著,以作報復之行動耳。今後俄帝必與共黨訂立軍事同盟,助共黨建立空軍與海軍,則我為勢更劣,處境更艱,此為最大之顧慮。」

湯恩伯總司令由廈門來電,以李宗仁反對其任閩省主席之聲明,使其喪失威信,無法指揮部屬,故不能再駐廈門作戰,「決自今日遠行」云云。詞極憤懣。父親甚表同情,且以湯總司令正在與當面共軍拚命作戰之時,亦不可走馬換將,應即設法勸慰,俾得繼續作戰。

三日

俄國通知我駐俄大使館,與我中央政府絕交。其外交陰謀及猙獰面目,業已全部暴露於世人之前。我政府外交部亦於本日正式聲明「對俄斷絕邦交」,並呼籲聯合國,應充分注意俄帝侵略我國,威脅遠東之行為。美國國務院亦於同日宣布:「繼續承認中華民國政府。」

父親今晨六時乘機離開廣州,上午十時安抵臺北。抵臺後不及半小時,強烈的颱風即已登岸,而飛機未發生任何意外,亦幸事也。

五日

我外交部本日又發表聲明,與俄帝附庸之波蘭,捷克兩國斷絕邦交。到此,敵我雙方壁壘森嚴,即妄人亦不再作「和談」之迷夢矣。

六日

今日為中秋佳節,如果是太平盛世,人們必在家園共享天倫之樂。今則世亂時危,已無這等清福。母親在美從事國民外交,尚未返國,我乃攜同妻子乘車前往基隆,上華聯輪陪父過節。下午二時啟碇,我亦拋妻兒,獨自隨父去廈。父親此行目的在解決湯恩伯將軍之任命問題,予以勸慰,並部署閩廈軍事也。夜間在船上賞月,想起父親身為全民領袖,如此僕僕風塵,席不暇暖,食不甘味,重要節日亦不能在家稍息,而一般人尚在醉生夢死,爭權奪利,良可嘆也。

七日

韶關又告失守,白崇禧所部已全部向廣西撤退。今日風浪極大,上午十時三十分,船抵廈門。在港口即聞大陸炮聲隆隆作響,此地與共軍相隔不及九千米,父親身繫國家安危,竟如此冒險犯難,亦無非為國家盡最後之心力耳。下午四時登陸,父親即在湯恩伯總司令寓所召集團長以上人員加以慰勉,並會見當地紳老。八時後回船,與湯總司令話別,再予以勸慰鼓勵,並切囑其在廈門擊退來犯之共軍,鞏固金、廈,為公私爭氣,再言其他也。

八日

今日上午八時,華聯輪抵達馬公。九時,隨父改乘飛機,十時十分抵達臺北,父親忽接洪蘭友先生電稱:「廣州危急,李宗仁有『知難而退』之意。」又接顧總長墨三電稱:「粵省西北與湘、黔軍事,已趨劣勢;請毅然復任總統,長駐西南」云云。父親對此尚無表示。

九日

奉命迎于右任、吳禮卿二先生來臺北。

整個西北陷入共軍手後,毛昭宇等六人在寧夏被共軍扣押,迫飛北平附共。不料毛等忠貞不屈,竟在起飛之頃,設計反擊共軍之監視人員,奪機飛來臺北。此亦反共抗俄戰爭中之一英勇事跡也。父親以其忠勇可嘉,於上午十時特予召見,面加獎勵。

下午吳禮卿先生來見父親,報告與李宗仁談話經過,李希望父親「復位」。吳先生亦以為一旦廣州失守,政府遷渝,情勢更為混亂,父親倘不復出,將使國家前途陷於不可收拾之境云。

十日

本日為雙十節,父親發表告全國同胞書,揭櫫反共抗俄國策,斥責共黨偽政權係俄帝一手導演,志在滅亡我國;並指示全體軍民救亡圖存,公理正義必勝強權。

(未完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