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藥廠減價七成擴華市場 中國醫療腐敗驚人(图)

2019-11-07 09:07 作者: 李若蘭 金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醫療 藥品 醫保
關注中國醫療行業的最新動向,並一起探究中國醫療的真正危機。(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11月7日讯】(看中國記者李若蘭、金唐綜合報導)2018年中國有一部電影《我不是藥神》賣出了30億人民幣的票房,引發中國百姓對醫療制度嚴重不滿的普遍共鳴,直指在中國看病難、看病貴與醫療體系的制度缺陷。中共四中全會後,作為維穩的一項重要內容,「醫療健康」成為中國喉舌媒體報導的關鍵詞之一,大幅報導「中國正在打造全球最優質、最便宜的醫保服務」。我們一起來關注中國醫療行業的最新動向,並一起探究中國醫療的真正危機。

美藥廠減價七成擴華市場

據彭博新聞社及美國之音報導,北京要求全球主要的製藥公司能夠大幅降低藥品價格,作為回報,將允許這些公司進入龐大的中國醫藥市場,但報導中沒有表明中方提供了什麼樣的優惠措施。

報導指出,在新藥方面,全球製藥龍頭輝瑞(Pfizer)製藥公司和羅氏(Roche)製藥公司已同意削減藥價最高達70%,足見中方提供的「回報」非常有吸引力。在非專利藥方面,北京通過批量購買計畫,使價格平均下降了52%。

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這意味著中國的患者人數比任何其他國家要多,老齡化趨勢更加大了挑戰,加上中國病患者對國產藥缺乏信心,普遍擔心藥物品質低劣或出現假藥,所以西方品牌更受青睞。為了不超出國家預算,北京要求全球製藥公司大幅降價,以換取獲得中國龐大的患者資源。輝瑞及羅氏願意新藥物降價70%,意味著中國病人所付的藥費將遠比美國病人低。

因為制度原因,中國的藥品長期存在價格過高的問題。過去30多年來,醫藥製度實際上是在鼓勵公立醫院開出大量高價藥品來獲取收入。

涉及癌症靶向、風濕等128項藥物

中國國家醫療保障局上月已有消息透露,將啟動新一輪醫保藥物准入談判,當中包括多款癌症標靶藥物Alecensa、Perjeta、Ibrance;類風濕藥物Xeljanz、Enbrel等。醫保局同時指出,經過專家評審,確定了128個擬談判藥品,均為臨床價值較高但價格相對較貴的獨家產品。

就總部位於紐約的輝瑞而言,早於80年代初已進入中國市場,業績一直穩步上揚。在輝瑞今年第一季度的報告可見,其非專利藥物部門Upjohn的25%增長主要來自中國。該部門11.52億美元的銷售額很可能大半來自中國。至於在新藥方面,輝瑞未指出中國的銷售情況,但提到凝血通(Eliquis)、乳癌標靶藥愛搏新(Ibrance)、13價肺炎球菌結合疫苗(Prevenar 13)等藥物的銷售有良好增長。

中國的口號:全球最優質、最便宜的醫保服務

據彭博新聞社報導,北京設定了一個雄心勃勃的目標------以遠低於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的成本,獲得世界一流的醫療成果。並且已經修訂了其藥品批准制度。現在,某些外國藥物和醫學試驗的批准速度比美國還要快。

管理諮詢公司麥肯錫的資料顯示,2018年,北京批准了54種創新藥物,遠多於2016年的6種新藥。在去年批准的藥品中,有45種是跨國公司生產的,其中許多是急需藥品。

另據英國《金融時報》8月報導稱,瑞士製藥公司諾華計畫未來幾年在中國提交50份新藥申請。該公司預計,中國批准新藥的速度加快,可能使中國超越歐洲成為其第二大市場。

北京大張旗鼓的改革醫療體系,真的是要造福14億中國人麼?

吸引國際投資是真正關鍵目標

據彭博新聞報導稱,近年來,中國生物技術初創企業迅速發展,也吸引了大批的風險投資。羅氏和默克公司等全球製藥巨頭在亞洲國家的收入份額也在不斷增長。

在中國上市的創新藥物數量持續攀升,吸引了全球各大藥企不斷加大在華的研發創新投入,這才是關鍵目標所在。

日本《日經亞洲評論》此前報導稱,全球各大製藥公司紛紛在中國建立研發中心。

中國官媒新華網11月1日的文章《智慧藥房、智慧醫療,外資加速深耕中國健康市場》,聲稱「越來越多的外資巨頭正深耕中國健康市場」。中國最大的新聞門戶網站新浪網轉載《人民日報》的文章時特別強調「中國數字醫療催生年達46億美元可穿戴設備市場」。

美國《財富》雜誌報導稱,美國專門從事癌症免疫療法業務的生物技術投資者布拉德.隆卡表示,去年全球約一半的最大規模生物醫藥首次公開募股(IPO)發生在中國。這代表著中國的醫藥行業正發生重大轉變。

中國的醫療制度危機:排大隊、「醫鬧」與不信任

「中國正在打造全球最優質、最便宜的醫保服務」?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紐約時報》近來刊登過兩篇深度報導,揭示中國醫療制度的危機與暗藏的腐敗。

其中,10月題為《中國的醫療制度危機:排大隊、「醫鬧」與不信任》的報導指出,去中國醫院看病的一個正常特點就是排大隊,這是醫療制度陷入危機的徵兆。而且還發生了醜聞。今年7月,數十萬兒童被發現接種了問題疫苗。這個消息激怒了公眾,動搖了人們對政府的信心,並加劇了人們對醫療系統的不滿。

中國沒有一個有效的初級保健系統,作為對疾病和受傷的第一道防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顯示,中國每6666人才有一名全科醫生,與之相比,國際標準是每1500至2000人就有一名全科醫生。醫院人手不足,人滿為患。專科醫生的工作量過大,每天最多看200個病人。

人們感到懊惱,有些人訴諸暴力。在中國,攻擊醫生的行為非常普遍,以至於這種行為有了一個專門的名字:「醫鬧」。

造成這種暴力行為的原因都一樣:對醫療體系的不信任。

2013年,香港大學社會學教授陳純菁(Cheris Chan)對北京、上海及廣東三地的超過570位居民進行了問卷調查,其中超過半數人表示,2000年至2012年期間,他們和家人曾給過醫生「紅包」。

紐約時報今年6月題為《通用電氣、西門子等外企如何捲入中國醫療行業腐敗》的文章指出:北京——洗桑拿。高爾夫俱樂部會員。奢侈手錶。總額達150萬元人民幣、一捆捆擺放整齊的紅色鈔票。這些賄賂讓中國各地的醫院官員中飽私囊。賄賂的目的是讓公立醫院購買由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簡稱GE)、西門子(Siemens)、飛利浦(Philips)和東芝(Toshiba)等外國公司製造的售價數百萬美元的先進醫療設備。

對數十起中國法院案件和企業內部檔的查閱,以及對企業內部人士的採訪,都顯示出外國企業已經怎樣深深地陷入了中國醫療行業普遍存在的腐敗之中。

最終承擔這些腐敗代價的是近14億中國人。中國法院的檔顯示,為了支付賄賂和回扣,銷售人員故意提高醫療設備的定價。檔顯示,他們還拒絕削價競爭,導致醫院為設備支付的價格高出50%,甚至更多。

英國《金融時報》曾經發表文章《中國醫療界:亂了腳步》探討並例舉了中國醫藥系統腐敗、百姓信任度低等問題。一家西方藥品集團合規官員表示,中國醫生的薪酬較低,據悉僅為歐洲同行的五分之一,而每天需要診治約150名病患。為了增加收入,大多都接受藥品公司的賄賂,或者在藥品促銷活動上參與發言。

而對中國境內的跨國藥品製造商來說,如果不行賄,可能意味著銷售業績下滑,在與中國本土製藥商的競爭中失去優勢。

西方大型製藥企業降低價格獲得中國醫保市場的准入,或許能為部分病患帶來一些福音。但是,顯而易見,中國醫療的問題絕不僅僅是藥品價格這一個層面的問題。

近日,中國官媒播出了中國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一段訪談錄,汪建在節目中說,「中國有60%的人,在生命的最後28天,花掉一輩子60%的積蓄用於醫療」,這才是中國醫療行業的最真實寫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