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中共跨境抓捕事件 滯泰中國難民陷險境(圖)


六四天網前義工邢鑒在泰國被抓捕,中共當局欲強制遣返,邢鑒以死抗爭。圖為邢鑒參加庭審後被押送回移民局。
六四天網前義工邢鑒在泰國被抓捕,中共當局欲強制遣返,邢鑒以死抗爭。圖為邢鑒參加庭審後被押送回移民局。(圖片來源:大紀元 受訪者提供)

【看中國2019年12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因為中共迫害,很多中國大陸異議人士和有信仰者逃到泰國,早些年這裡是中國流亡者首選之地,經過聯合國難民署的安置,他們在一段時間內就能成功抵達自由國度。但近年來似乎一切都變了,一批流亡人士被迫滯留泰國多年。而最難的是,中共正把魔爪伸向海外繼續迫害,令他們身陷險境。

中共再次跨境抓捕在泰流亡人士引發關注

綜合海外中文媒體報導,在泰國曼谷警方的陪同下,2019年11月25日,來自中國江蘇的公安破門進入滯泰中國難民邢鑒的居所,向邢鑒出示一張拘留證。目前,邢鑒被關在曼谷移民局的監獄。

邢鑒於2015年從河南家鄉到泰國曼谷,向聯合國申請難民身份並獲發難民證。其父親邢望力多次入獄,曾因維權被獄警毆打至昏迷。

據悉,邢鑒曾經是《六四天網》最年輕的義工,2014年因曝光「天安門潑墨事件」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

香港《蘋果日報》指稱,事件有如銅鑼灣書店大股東桂民海,2015年疑在泰國遭中共國安綁架回中國

另外,2015年10月28日,兩名來自中國的異議人士——姜野飛和董廣平,也是在曼谷家中被泰國警方拘捕,理由是非法入境。兩人隨後被中方人員從移民局監獄中帶走,並連夜遣返回國。

已有聯合國難民身份的邢鑒,這次在曼谷的住所被中國江蘇公安跨國追捕,可能面臨遣返。事件引發滯留泰國的中國難民的恐慌。

一個滯泰9年的中國難民心聲

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近日採訪了已滯留泰國近9年的中國政治流亡者段井剛。段井剛說,他還沒有獲得正式的聯合國難民身份,他的案件被關閉3次,只有一張難民登記卡複印件。

近日,段井剛公開向荷蘭、美國等大使館尋求庇護,但被告知從2003年起已不可能從荷蘭的國外大使館申請庇護。

據段井剛介紹,泰國目前大概有幾百中國流亡人士滯留,有受迫害的基督徒、法輪功學員、異議人士。因為位於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是聯合國在亞洲最大的一個機構,很多人在這裡中轉申請庇護。他們不是因為戰亂,也不是飢荒,大部分都是政治難民。

段井剛認為,近年聯合國基本上停止了安置泰國難民,除非比較幸運或緊急情況,需要自己找接收國。

「很多人困在這裡。」他說,「也有很多人通過庇護這個方式移民,加上聯合國一部分官員可能被滲透收買了。對這邊的人基本沒有安置到另外的國家。泰國其實挺好,是相對有一些自由的國家,但是大家在這邊沒有一個合法的身份,沒有辦法合法工作。打一點黑工維持生活。」

2011年3月,段井剛在國內參加茉莉花革命,在海南海口做了一個橫幅示威——「腐敗獨裁的政權都該下臺,支持中東人民革命」,當天被很多警察跟蹤,在網吧被抓捕,然後被抓到海口市公安局,銬在椅子上,不斷地換人折磨、毆打他。一天一夜之後,因國際上的關注,段井剛寫保證書後被釋放。

之後,段井剛翻山到了越南,馬上找美國大使館和荷蘭大使館。荷蘭大使館幫助他從越南到柬埔寨,他再轉到泰國。

段井剛強調,即使有聯合國的難民證也可能被抓到移民監。泰國並不屬於聯合國的難民簽約國,即使有聯合國的難民證,難民在泰國屬於非法居留,不受任何法律保護的。泰國不承認聯合國的難民法,只是行個方便。

段井剛說,難民署會保護這些難民,但是沒有實際權力。比如難民們經常要做一些政治活動,到中共大使館抗議,包括支持香港的活動,難民署的人都擔心他們會被抓。「他們(難民署的人)完全知道泰國的情況,就是中共(在)這裡的力量,他們也很擔心我們的安全。」段井剛說。

他表示,泰國這邊被抓的人太多了,「包括華為的前員工曾夢(網名林夕)、姜野飛,我們都是朋友,都是從這邊抓回去的,董廣平也是從這邊抓回去的。董廣平是以偷渡的名義被抓,(抓)姜野飛(的名義)是組織偷渡。這對所有的人都很恐怖。」

他指出,中共是亞洲勢力範圍的老大,比如中共來幾個人告訴當地警察,想把誰抓起來太容易了。

段井剛說:「我知道的有多人在泰國不明不白地死掉了,失蹤的也很多。聽說在移民監也有。比如維權的郝威女士申請庇護遲遲沒有批,最後在這邊去世了。還有一個姓林的,也是類似於香港這種在樓上就掉下來了,好好的人在樓上自己會(掉)下來嗎?」

段井剛早年看過8964的記錄片,而傳遞六四真相光碟給他的上海人範熙在上海到杭州的火車上被抓,後被迫害致死。通過學習美國的歷史、政治制度,做對比後,段井剛發現中國原來是被魔鬼統治的。大頭寳寳事件後,他覺得這個政權必須得推翻了。

人權律師陳光誠批中共用黑手段滲透國際社會

據《大紀元》報導,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泰國難民滯留,一方面是難民增多,另一方面聯合國的辦事效率確實是非常低,接收國也是非常關鍵。多方面原因造成這樣的結果。

談到中共跨境抓捕,陳光誠認為,中共的收買和滲透層層面面都有,在泰國也收買了一些人、撒了一些人。只要沒有國際社會的關注,泰國的官方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中共在那裡胡作非為,有時候甚至也做中共的幫凶。因為他覺得一個小國沒辦法跟中共抗衡。

陳光誠認為,對於共產黨如果真正視為敵人的人,在這些國家就是沒有安全保障。

他說:「共產黨從當初抓捕異議人士彭明、王炳章開始,像抓捕彭明純粹是設了一個圈套,實際上就是黑幫綁架。這種情況下沒有辦法完全怪罪於當地政府不盡責任,中共完全是以黑社會形式去做這樣的事情。」

陳光誠說,中共在海外都做這樣的事情,只是具體表現不一樣。他舉例在美國的幾十萬中國留學生,在大學、課堂上不敢隨便發言,不敢談歷史、人權問題,這是因為他們很清楚同學當中為中領館工作的很多,說不好就被報告了。

陳光誠說,「美國這樣的國家都被中共滲透成這個樣子,可想而知像歐洲國家、東南亞國家會是什麼樣的?中共爪牙胡作非為根本得不到懲治。中共對全世界構成這樣一種破壞和威脅。」

陳光誠譴責中共把迫害延伸到海外。他說:「這些人背井離鄉走出中國,中共還不算完,還通過各種手段迫害,特別是對一些宗教信仰人士包括法輪功人士下毒迫害。人性當中有善有惡,但是中共這個邪惡組織就是把人善的一面全面抹煞,盡量發揮人惡的一面。」

陳光誠最後建議,要對中共做的具體事情、一些案例讓人們深入地瞭解,不僅讓中文社會知道還要讓英文社會民眾瞭解,讓人們知道中共在國際社會的黑手段。

泰國不再是中國政治流亡者的避風港

事實上,早在2016年2月14日,泰國《曼谷郵報》就報導,化名為「習」和「張」的兩名流亡人士均表示,泰國不再是流亡者的避風港。

據知情者近日向《看中國》透露,目前滯留在泰國的中國法輪功學員大多在國內經歷不同程度的迫害,滯留幾年之後,部分人現在經濟上已陷入困境。

這幾年,法輪功學員經常面臨被中領館指使的泰國警方抓捕的危險,已發生多起因為法輪功學員在外向中國遊客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而被抓的事件,比如現在移民監獄的江洪斌就是一例。就在最近,還有人在家中被抓捕,比如冷濤,他的護照簽證已過期多時。

早年也是從經過泰國輾轉到美國的異議人士曾節明,2017年9月在《參與網》撰文,披露自己瞭解到的旅泰中國流亡者的情況。

曾節明說,在香港出入境被中共當局實際控制了之後,泰國一度成為絕大多數中國政治流亡者首選的中轉之地,因為絕大多數中國政治流亡者,無法直接前往西方國家,而入境容易的泰國,有著聯合國難民機構,可以通過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的方式,間接前往西方國家。

但在過去幾年,泰國這一中國政治流亡者的黃金通道,迅速地被堵死,曾節明引述採訪到一些滯泰難民的說法指,2017年起,聯合國泰國難民署基本關停了在泰中國難民的安置,但似乎有針對性。

曾節明舉例,中國難民柳學紅女士2014年獲批聯合國難民,2015年接到聯合國的安置談話通知,說準備安置她到西方某國,然而接下來卻沒了下文,而與她同期得到安置談話的別國難民,卻早已一批批地離開了泰國。

曾節明引用了一個廣泛流傳的說法是:2015年,中共當局乘聯合國的經費危機,給了聯合國泰國難民署一大筆錢,但有停止對中國難民救濟的附加條件;2016年,中共當局再次對曼谷聯合國難民署「大撒幣」,但提出了停止安置中國難民的附加條件。

有關中共給予在曼谷的聯合國難民署金錢援助、但附加條件不安置中國難民這一信息,我們未能確認其真實性。

查詢聯合國官網顯示,2016年9月19日消息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9月19日出席了在紐約總部舉行的聯大「應對難民和移徙者大規模流動問題高級別會議」。他在會議上承諾,在現有援助規模基礎上,再提供一億美元援助。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