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確診1287例 死亡41例 更可怕的卻是⋯⋯(組圖)



武漢市的中南醫院穿著防護服的醫護人員。(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月25日訊】目前,武漢肺炎疫情已在中國失控式蔓延!確診1287例,死亡41例,29個省出現疫情,新增內蒙古、陝西、甘肅、新疆4個省(區),湖北15座城市「封城」。

然而,更可怕的是,現在國內很多人對疫情的嚴重程度似乎並不瞭解和重視。昨日除夕,小編從海外打電話回國拜年,並就「武漢肺炎」疫情一再叮囑家人注意安全。本以為國內親人早已做好預防準備,沒想到家人的反應著實讓人吃驚:「放心吧!我們這現在還沒有。政府都說了,疫情控制得很好,沒事兒!哪有你說得那麼嚴重啊?你別整天看些國外‘洗腦’新聞,打電話回來瞎說,別在電話裡瞎說了⋯⋯」(註:小編家人不會翻牆)


(網路截圖)

據悉,目前不少身在大陸的民眾對「武漢肺炎」似乎並不當回事,還在那裡怡然自得地搓牌。很多地區在地鐵上戴口罩的人,還是稀稀拉拉。疫情爆發後,朋友圈裡居然還有人大肆販賣野生動物,號稱「連鎖、團隊、年收入近百萬」等。圖片裡還有即將送上餐桌的被扒了皮的竹鼠,不禁讓人毛骨悚然!

從朋友圈可以發現,該經營者1月份仍在「加班加點」地進行果子狸、竹鼠等動物的加工屠宰工作,並準備發往廣東、浙江、湖南等地。


(網路截圖)

張傑博聞1月21日曾發表一篇文章,直指武漢肺炎病毒的擴散過程,可以說主要是人禍所致!

文章寫道,縱觀武漢肺炎病毒的擴散過程,我們可以說主要人禍所致。因為該病毒的發現並不晚,12月8日首名病例就已經被發現,但地方政府一直在瞞報疫情,沒有告知公眾其危害性,如人傳人和醫護人員被傳染。武漢肺炎病毒的信息並不是武漢政府主動所發布,而是被網民在網路上披露出來和「外地的專家披露出來的」。

即使官方稱已有14名醫護人員被感染,但武漢網友披露僅武昌某一個醫院被感染的醫護人員就遠不止14人。由於瞞報和輕描淡寫,致使大多數武漢市民和全國其他地區民眾處於毫無戒備之中。

當時有網民指出:武漢地鐵和路上竟然幾乎不見戴口罩的人。武漢的機場和火車站連最起碼的體溫檢測都沒有。在武漢公司的電梯裡,很少有人帶口罩。同事帶著口罩,其他同事有些不可理解說:你沒必要這麼誇張吧。1月19日,在疫情終於揭開蓋子的前夜,武漢江岸區百步亭社區萬家宴還能如期舉行,「4萬多個家庭端出13986道菜品,大家邊吃邊聊,共度歡樂農曆小年」。

為什麼現在政府不得不披露出來?其原因一是病例上升太快,一下子增到300多例,政府感覺摀不住了。二是中國新年的春運到來,再不採取措施將會引發全國性疫情,重演2003年非典災難。武漢當然也有爆料者,12月30日的武漢衛生部門肺炎文件就是他們披露出來的。但1月1日,8個爆料者被武漢警方當成「散佈謠言者」給「依法查處」了。他們造了謠嗎?沒有,他們的「謠言」被證明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官方如此嚴厲打擊公眾信息,致使社會失去了預警,公眾對身邊的危險茫然不知。自欺欺人,只會讓疫情愈演愈烈,把一場原本可控的天災,變成付出巨大代價的人禍。

有意思的是,12月31日前往武漢調查疫情的專家組成員、北大第一醫院主任醫師王廣發,自己也感染了武漢肺炎。當時王廣發接受採訪時信誓旦旦稱,武漢肺炎病毒的「致病性較弱,病患病情和整體疫情處於可控狀態」。看來,人還是誠實好,這不,來了個現世報⋯⋯

西方國家對武漢肺炎病毒一直放心不下。當時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MRC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公布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實際人數可能比武漢官方目前公布的感染人數「明顯更多」。最基本的情況出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基本相關症狀發作的數量應該在1700例左右,而當時武漢衛生部門報告給公眾的病例只有45例。

中國的網際網路被防火牆隔離,中國網友需要翻牆才能瞭解國外信息,所以應呼籲中國政府開放網際網路,實現網際網路自由。一旦中國網上柏林牆崩塌,政府隱瞞信息的後路就斷了。

此外,文章作者還論述了為什麼武漢市政府要隱瞞疫情?

他寫道:一種疾病的出現與流行,本來也不是哪級政府部門的錯,為什麼政府要隱瞞呢?其實,不僅是武漢市政府,在中國,中央政府和任何一個地方政府都會如此行。為什麼呢?這涉及到社會政治制度問題。在憲政民主國家,人民是國家的主人,政府官員是人民用稅收雇佣的打工仔,自然服從人民意志。當病毒蔓延,人民需要瞭解疫情,官員會向僱主提供真實情況。因為這是他們的職責。

憲政民主國家憲法保障公民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官員想隱瞞事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中國就不一樣了。中國是一個極權主義國家,國家權力被中國領導人和共產黨壟斷。官員對上級負責,而不會對人民負責,上級決定了他的榮華富貴。發生疫情,報告上級會被認為是沒有工作能力,給領導出難題。即使官員向上報,上級也會暗示他不要報。

在中國官場,你會發現有一個現象,那就是劣幣驅逐良幣,正直、有責任感和良知官員大都被淘汰出局了,剩下來的官員都是精通潛規則和黑厚學的,他們對上磕頭,對下抽耳光。在人民利益和自己的烏紗帽的衡量上,人民利益自然無足輕重。儘管中國制定了《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但潛規則是說的不能做,做的不能說。

武漢肺炎使我們想起2003年在中國爆發SARS疫情。該疫情在廣東順德爆發後流向全國,也是被當局封鎖掩蓋,最後導致8098人感染,774人死亡。要不是北京301醫院的蔣永彥醫生說出實情,還不知道還要傳染多少人,還要死多少人。

近20年過去了,中國的社會政治制度沒有改變,中國民眾依然得不到真實的信息,不但沒有政治信息,經濟信息,社會信息,連健康信息也被封閉。但中國人不該認命,應勇敢抗爭,像香港人一樣,從反送中條例到爭取雙普選,因為他們知道他們不能成為香港權力的主人,就不可能有尊嚴地生活。大陸人也一樣,從信息公開到憲政民主,用抗爭去實現中國百年未圓的憲政夢想。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