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期間發生在武漢的三大血案(圖)

2020-04-17 19:33 作者: 彭祖龍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革期間發生在武漢的三大血案
文革期間發生在武漢的三大血案。(網絡圖片)

按:文革期間,發生在武漢三大血案,連續發生多次過山車似的戲劇性大轉折,每一個轉折都出乎上至毛澤東、周恩來,下至普通老百姓的所有人意料,要用很少的文字說清楚,很不容易。

(一)六・一七血案

時間:1967年6月17日中午開始

地點:漢口六渡橋孫中山銅像周圍

「百萬雄師」總指揮:劉敬勝,沈浩然

指揮部:江漢區委大院內

死亡人數:造反派當場死亡12人,後經搶救無效死5人,共17人。「百萬雄師」2人。

由於資料在「7・20」後被劉豐軍政府收去,所以,僅以下記錄,供讀者中知情人一一補充、完備。

造反派              保皇派

1.喬長遠(漢陽枕木防腐廠)   1.陳懷興(長江航道局工人)

2.余望生(一冶)        2.陳惠選(關山鼓風機廠工人)

3.胡雙全(一冶學生)

4.余成章

5.胡×祥

6.———

過程:

6・4公告後,「百萬雄師」配合武漢軍區撤銷據點,工人回廠上班,學生回校上課,業餘鬧革命要求,在全市開始行動。首先,將在公安局靜坐學生驅趕走,將在軍區門前示威群眾驅趕走,將強佔的公共據點(如機關、賓館、劇院、廣播站)驅趕走。這個過程中,即和「工造鐵軍」和已解散的「工人總部」散兵游勇(時稱「鋼八師」)發生小型武鬥。

據參加「6・17」武鬥的「百萬雄師」翻江龍頭頭彭漢洲自述:從6月5日至15日,十天中,武漢小型武鬥不斷升級,規模越來越大,軍區支左指揮部在「百萬雄師」佔上風時,袖手旁觀,佔下風時,軍隊支左的宣傳車、軍人馬上上前解圍,宣傳「要文鬥,不要武鬥」。經十天驅趕,漢陽全部、漢口大部都被「百萬雄師」廣播站佔領,後有九個大據點,(1)汽配、(2)武柴、(3)國棉三廠、(4)省新華印刷廠、(5)武漢橡膠廠、(6)中原無線電廠、(7)長辦、(8)工造總司、(9)民眾樂園,這些單位人多勢眾,一時拿不下。特別是市中心區「民眾樂園」被「鋼八師」佔領,這些烏合之眾沒有頭頭,凡武漢市造反派觀點的人都可以去,男男女女,混亂不堪,是資產階級的藏污納垢場所,若不拿下,影響極壞,同時對其它九個大據點無法清除(所謂九個大據點,其實是七個造反派組織總部辦公點,是經軍區批准佔用的,其中,「工造總司」佔市文化局大樓辦公)。

當時,漢口方面大部分被「百萬雄師」佔下,造反派工人不敢上班,而這九大據點中,保皇派的工人也不敢回廠上班,當時,市委、各區區委都被「百萬雄師」佔領,軍區在各區都設有支左辦公室,這樣一來,「百萬雄師」和各區支左辦聯合辦公,按原中共武漢市委架構形成,江漢區委、區政府為「百萬雄師」佔領,旁邊的江漢公園為「百萬雄師」武鬥人員、汽車、戰備物資供應集中地。當年,江漢區政府辦公地點不夠,將清芬路上一座大樓作為財政、貿易部門辦公點,所以叫「財貿大樓」,財貿大樓內有區財政局、商業局、手管局、飲食服務公司等辦公地點,文革期間,大樓內辦公照常進行,兩派都照常在此上班。

經軍方和「百萬雄師」總部研究決定,先派人員進駐江漢區政府財貿辦公室(即財貿大樓、現在醫藥公司,當時內設江漢區商業局等機關)作為宣傳點,理由是:響應中央號召,回單位抓革命、促生產(請問這些下級單位工人進駐上級辦公室內促什麼生產,純是藉口)。然後再派人員進駐在漢口工藝大樓,由兩方夾攻,迫使這些牛鬼蛇神滾蛋。當初,誰也未想到最後鬧成大血案的,據「百萬雄師」作戰部部長劉敬勝2005年同筆者一次談話說:「按當時實力,武漢市那個點我要拿下,真不費吹灰之力,說實在的,只要中央給我兩個軍,我拿下臺灣決無問題,當時(指6月17日),主要是軍區膽子小,怕出問題,結果我們吃了大虧,死了兩個隊員。」

6月15日方案已定,軍方和「百萬雄師」先已偵查完畢,內部非武裝人員已經進入門口,17日中午,全副武裝的(手持長矛、大刀、匕首,頭戴柳條帽)的230餘名「百萬雄師」保衛人員由汽車送入清芬路口,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當時,民眾樂園並不知道這邊有武裝人員進駐,所以,未遇到抵抗,但不知怎麼的,兩邊樓房上的群眾,揭瓦片砸下來,如大雨一般,很快,我們隊員有人受傷,打人丟瓦片的都是些群眾,「我們不好下手,只好下車持長矛驅趕」,「我們驅趕時,他們跑,我們退回時,他們又丟石塊向我們挑釁,弄得我們不好辦」,此時形勢對我們不利,我們的隊員有不少混在群眾中告訴我們快點撤,不然「民眾樂園」內「鋼八師」武裝人員會出來助陣就麻煩了,所以,我們趕快撤到樓內,並呼叫總部派人來增援,要軍隊派人來解圍,不一會「民眾樂園」果然出動不少手拿長矛、大刀的敢死隊員衝進來圍住財貿大廈,半小時後援兵到來,雙方在銅人像前展開肉博。

民眾樂園當時情況雖是人多勢眾,但是都是些散兵游勇,未經訓練,當中也有不少復員退伍軍人,但指揮不力,和由部隊訓練的民兵肉博時並不佔上風。但「百萬雄師」人員畢竟較少,後來增援幾百人,部隊也很快趕到解圍。「6・17」造反派共死17人、重傷21人,當場死12人,後醫治無效死7人,重傷60餘人,「百萬雄師」死2人。造反派人多為什麼死這些人呢,原因是外援武裝人員趕來時,因不瞭解戰場局勢,有兩部汽車滿載保衛人員開到銅人像轉彎處時,汽車被「百萬雄師」逼停,車上人員未下車,即被「百萬雄師」武鬥人員持長矛亂戳,死傷十分嚴重(當時通訊不便),另有幾個「百萬雄師」武鬥人員被抓進民眾樂園,二人被當場打死,和被「百萬雄師」殺死的屍首放在一起,人多手雜,後來屍首已分不清是那一方的,最後,由民眾樂園指揮部,將另幾個已投降的「百萬雄師」武鬥人員共5人找來,由他們辨認,並要他們用板車將這打死的二人送回「江漢公園」,拖屍首時,誤認為是三人,所以拖出三個屍首,總部為了保證投降人員人身安全,派專人將這5個武鬥人員安全護送到銅人像民族路口,因為那邊是「百萬雄師」領地,這五個人當時很聽話,當保護人員撤離後,他們不知是怕被殺,還是什麼原因,全跑了,所以三個屍首就遺棄在銅人像附近放了幾天,其中一人是長航造反派隊員×××。據說保皇派家屬想收屍,但害怕被抓,一直未收。

當日武鬥發生後,由於「百萬雄師」處於劣勢,所以半小時後,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趕到,宣傳車從中間一擋,宣傳要文鬥,不要武鬥,儘管部隊出面,但石頭、瓦片照砸下來。

據彭漢洲說,「實在無法,我們在當天夜晚撤出了財貿大樓,『6・17』我們損失很大,傷了不少戰鬥隊員,黨的好兒女,幸虧解放軍來得早,晚一點還不知道成什麼樣」。

(二)六・二四打「工造」血案

時間:1967年6月24日,清晨6時開始

地點:漢口大智路友益街16號,武漢市文化局大樓

「百萬雄師」總指揮:湯忠雲、陳文

指揮部:球場街武漢三十中內

死亡人數:當場死28人(其中女學生1人,少年2人),重傷員經醫院搶救,一月後死亡人數未計數。

過程:

「6・17」血案後,軍方和「百萬雄師」作了戰鬥總結,據「7・20」後抓捕「百萬雄師」頭頭張文、汪仕奇交待,「6・17」後,武漢軍區127部隊派駐「百萬雄師」張有富、楊愛忠連長總結戰鬥經驗,首先肯定是取得了完全的勝利,震憾了「敵人」,「打亂了敵人企圖陰謀顛覆共產黨政權計畫」,「宣傳了群眾,教育了廣大革命群眾」,「讓群眾更深刻地瞭解到這夥匪徒挑起武鬥並沒有得到好下場的事實」……

最後,也有不少失誤,失誤原因主要是沒有學好毛主席著作,特別是沒有學好毛主席戰略戰術思想造成的,建議大家回去好好重讀毛主席著作,以便作下一次戰鬥準備。據交待,大家回去認真地讀了幾遍毛主席著作,總結出許多「有益的經驗」。「6・24」血案就在這個「有益的經驗」下發生了。

總結認為第一:「不打無準備的仗」,「6・17」本只是想返回單位抓革命、促生產,並未想佔據點,最多也只是想威懾敵人(防止他們挑起武鬥,保護財貿大廈幹部職工生命財產),所以未做作戰準備,特別是沒有敵情思想準備」,要知道在戰場上,「誰對抗自己誰就是敵人」,「可是我們有些人認為那是群眾,不敢下手」。

第二:「毛主席一貫主張先打弱,最後打強」,可是8個據點中最強的是由黑工總「鋼八司」土匪聚集的「民眾樂園」,人數最多、力量最強、亡命之徒最多,解放後,被人民打擊最深,所以他們最恨共產黨,和我們人死拼,是人民的死敵,而其它七個據點,都是正規登記批准的組織,儘管被敵人控制,但亡命之徒少,容易攻破。所以我們沒有按毛主席作戰方針,出現一些問題,犧牲了兩個同志。

第三,毛主席一再提倡圍攻阻援,以多勝少,而「6・17」之戰,我們是少數對付多數,更重要的是,「工造總司」派出五汽車鐵軍增援,我們都沒有派人阻援,以致壯了敵人聲威。結論,放下「民眾樂園」,暫不攻佔,先攻「工造總司」,理由是他們派鐵軍五汽車參加了武鬥,介入為「工總」翻案行列,他們雖是毒草派,但他們實際上和黑「工總」無什麼區別,特別是「工總」許多逃亡的頭頭都躲藏在裡面,我們以抓「工總」黑頭頭之名,先圍而不攻,要他們交待頭頭來,逼他們撤退,若不聽指揮,就進行強攻,經有關情報,工造總司鐵軍,全部調到「民眾樂園」助威,總部並不設防,總部內沒有大型武器,更無鐵矛,水泥牆不易防範,容易攻入。

以上,即是「7・20」後,參與「6・24」血案武鬥人員口供摘錄。

其實,「6・24」血案前,「百萬雄師」早就有準備,並非口供所述。陳再道將軍軍政府自「2・18」聲明後,得到「工造」、「三新」的大力支持,「工造」、「三新」屬毒草派,所以和軍區關係很好,沒想到「3・21」之後,軍區抓了「工人總部」頭頭,引起了「工造」、「三新」不滿,本想拉「工造」參加三結合奪權的要求被拒,雙方關係分裂。拉攏「工造」奪權不成之後,軍方就支持由民兵組成的「紅武兵」支持自己,「紅武兵」首先就在「工造」內部造出事端,一是,綁架工造二號頭頭戴鵬(後被「百萬雄師」作戰部副部長湯忠雲活埋於市委大院);二是,策反「工造」內部,將原「工造」六號頭頭胡崇遠策反,組成「新工造總司」,胡帶走鐵軍200多名(不過這些鐵軍未參加「6・24」攻打「工造」武鬥),帶走全市幾萬不明就裡的「工造」隊員集體參加入「百萬雄師聯絡站」;第三,紅武兵在公安局的頭頭汪仕奇掌管市消防處,消防人員借防火檢查為名進入「工造」大樓內部,瞭解「工造」全部設防及動態,因此軍區和「百萬雄師」對「工造」攻佔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

當時,「工造」頭頭始終認為,自己並不是「黑工總」,不是「反動組織」,軍隊支左應當保護自己,為「工總」翻案是政治思想問題、觀點問題,軍方和「百萬雄師」不可能對自己下手,因為當時「工總」解散後「工造總司」就成了全市最大工人群眾組織,全國每天都有人來訪,新華社、人民日報、外地軍事部門院校、北大等天天有人訪問,認為自己擔當起代表武漢群眾運動組織之首,不可能受到侵害,所以「工造總司」不設防,認為自己若設防就是準備武鬥,影響不好,至於鐵軍,那是作保衛工作的工作人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6・24」日工造內部大概有220人左右,其中鐵軍保衛人員50幾人,辦公人員30幾人,其餘全部是全市被「百萬雄師」打得不敢回家的人,還有些是外省、外縣來訪問的,無家可歸來避亂的,都是些老弱病殘,總部頭頭各忙個的,也並未有作打架的準備。當時,「工造」隔壁是「武漢市無線電天線廠」,大家知道,當時無線電是國家控制的,所以該廠有幾十名軍代表,「工造」後面是武漢軍區後勤部營房處,周圍都有部隊,思想中沒有敵情觀念,沒有認真學好毛主席著作,使「工造」人未想到的是這些親人「解放軍」出賣了自己,當天「百萬雄師」方作了充分準備,組織7800餘名武鬥人員,號稱1.6萬人以安慰參加武鬥人員和家屬,汽車500多輛,消防車7輛,總指揮部設在漢口球場街武漢第30中學二樓教室內,機動汽車由漢口汽車二站負責,為防止萬一,另有3000名機動武鬥人員備用,為防止援救口突破,離「工造」二百公尺內的道口,全部用裝有鐵板、磚頭的大卡車橫在路口,市內交通全部阻斷(鐵路、火車除外)共設三道防線,由於軍人指導,一切都很專業。另各工廠醫務室組成急救站,從市急救站調救護車兩輛,救護受傷隊員,總指揮由「百萬雄師」作戰部副隊長湯忠雲和江岸區二號頭頭陳文擔任。清晨4時左右,有人發現周圍街道有重型卡車裝滿磚石,橫在路口,所有通往「工造總司」的道路全部被堵。市內交通中斷。

6時開始,「百萬雄師」叫戰,廣播促「工造總司」:(1)「放出窩藏的黑工總頭頭和反革命罪犯」;(2)「將五類份子,牛鬼蛇神搶佔的人民群眾財產全部交出」;(3)「將抓進去進行酷刑的『百萬雄師』群眾放出來」;(4)「將關在裡面的賣淫婦女以及被『工造鐵軍』抓進去強姦的少女放出來……」。針鋒相對的廣播員朱慶芳等控訴「百萬雄師」、陳再道……放革命歌曲:「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

8時開始,市公安局消防處消防車開來幾部,開始向「工造」大樓噴水,在狹長的老街上幾個水龍頭向「工造」噴水和當年電影中向罷工工人噴水一樣。本文不想描述血腥場面,四十年後,重提這些讓人傷心。10點後,「百萬雄師」戰鬥人員縮小包圍向「工造」大樓內拋石頭,「工造」內已準備了大量石塊予以回擊。毛死後,陳再道將軍和湖北省委、市委、黨史、市志、文藝創作對這一事實,作了另一種描述。

「元月二十六日,中央文革辦事組和全軍文革辦公室給武漢軍區發來電報,將武漢地區發生武鬥的責任歸咎於『百萬雄師』這個群眾組織和武漢軍區,電報全文如下:

最近,武漢市發生了大規模武鬥,是不正常的,希望武漢軍區立即採取有力措施制止武鬥,百萬雄師一些人對若干院校和工廠的圍攻應立即停止,殺害群眾的凶手應按《六・六通令》嚴肅處理。」

11時,強攻不下,「百萬雄師」開汽車將「工造」大門撞開,準備殺入。

12時,仍未攻下,突然事件發生變化,內部情況一直至今也未弄清楚(這是軍事秘密),「工造」後面無線電廠軍代表突然將工廠大門打開,二十輛汽車全副武裝的支援「百萬雄師」戰鬥人員,從「工造」後面攻入。「工造鐵軍」隊長魏東已看大勢已去寡不敵眾,被逼到三樓左側坪臺,舉著紅旗高喊「毛主席萬歲」跳樓摔死,可憐廣播員朱慶芳,小姑娘那見過這個場面,連忙下跪求饒,舉手投降,按戰場法則,不殺俘虜,可才16歲小女孩被幾個優秀「共產黨員」殺死。「7・20」後,造反派公檢法上臺,根據攻打「6・24」凶手內部檢舉揭發,根據本人交待殺死朱慶芳的其中有武漢肉聯楊喜×、何啟×二人,(因二人還在世,時隔四十年,已無法追究法律責任,因此不記全名,二人殺害「工造」頭頭王明楊的凶手余少卿(已死,糧食局)、殺害「工造」頭頭戴鵬的凶手湯忠雲(已死,市漁業公司)),造反派法官將材料一一寫好送交軍區,按中央「六六通令」嚴懲。

被武漢軍區劉豐將軍以運動後期處理為由,可至今凶手逍遙法外,死者及活著的人心中不甘。

「7・20」後審訊「百萬雄師」武鬥負責人知,攻「工造總司」預備會開了三次,都在漢口三十中學內召開,除駐「百萬雄師」聯絡站,127部隊軍代表(穿便服)參加外,獨立師也來二名軍官旁聽,他們沒有發言(估計意見通過軍代表轉達)。

當時指導思想是對「工造總司」只驅趕,不佔領,不到萬一不動武器,能嚇跑最好,為了萬無一失,這次遵照毛主席的戰術思想先用優勢兵力,十倍於敵的氣勢、排山倒海的聲勢,讓敵人繳械投降為上策,為此,總共動用1.6萬武鬥人員,保證萬無一失,讓所有參加圍攻的工人和家屬心中放心。

「工造」內部只有217人,用得著運用這麼多人嗎。「7・20」後審訊得知這數字太失真,按當時軍隊想法,十倍於敵的阻援部隊是取勝先決條件,當時總部決定一線(外圍)賭23個口,每口定150~200人,那麼就按200人算,另數也不超過4600人,二線中間賭7個口,每口定員500人,7×500=3500人,前線二個敢死隊80人,前鋒800人,總共880人,全部加起來只有9000人,加上醫務人員、後勤人員,實際不應該到一萬,可是毛澤東死後,說造反派報復這些參加武鬥人員,打死600人、打殘6.4萬、死傷18.4萬未免不符合事實。

按「7・20」後審訊記錄,殺人的主要是兩個敢死隊的人,他們是肉聯和江岸車輛廠復員軍人,80%是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工造」失陷,血腥場面筆者免述。當場殺死28人,殺死「工造」負責人聯絡部副部長王明楊,殺傷「工造」負責人、宣傳部長彭祖龍、保衛部部長嚴志斌、廣播員姐妹倆朱慶芳、朱慶玲,一死一傷,姐姐朱慶玲腸子被勾出、致殘。殺人後,凶手全部撤出,好奇群眾湧進「工造」大樓,看到遍地屍首,不少人都目睹了這一場面,相信還有目擊者還在人世,可以作證。

從8時起,「工造」等,包括全市各兄弟組織、中央在漢單位都向武漢軍區支左辦公室求救,「工造總司」現場負責人彭祖龍和軍區、人武部分別通過幾次電話,對方答覆馬上派軍隊來解圍,但不知什麼原因一直未回,最後一次電話答覆更令人不解,軍區說,「我們派的部隊進不去,被他們阻止了,你們最好舉上白旗撤出來,他們不會殺你們的,不要和他們發生武鬥,以免出現流血事件」,(筆者親自通過三次電話),再後,軍區電話打通了,一直無人接聽。

此時,孤立無援,但全國電話都來了,包括北京、上海、鄭州、成都、太原,瞭解武鬥進展,安慰我們堅守到底,他們保證向中央反映,讓黨中央出面解圍。可見消息是一些市民通過私人電話(單位公用電話)傳出去救援的當時,武漢電話局軍管,我們電話全部被監控,武漢電報發不出去,「7・20」後才知道,武漢氣象台電報暢通,武漢市氣象臺將全部武鬥情況每小時向北京傳輸一次,由北京有關單位向中央國務院、中央文革,估計當時陳再道收到中央的電話(可惜當時的黨中央後來被稱為「四人幫」的黨不算數)。所以說「6・24」血案陳再道並封鎖不住,而且當天「百萬雄師」還開展了兩個戰場,一個在武昌,圍攻武漢水運工程學院,理由是他們抓了「百萬雄師」政參部部長蔡俊善,另一個是攻打漢陽軋鋼廠。這就是「6・26」中央來電原委。

「7・20」後,造反派翻案,將殺人凶手一一查出,但劉豐軍政府當權,將全部材料收走,理由是這些人並不是一刀殺的,怪誰都不合適,留到運動後期處理,這就是歷史。

「工造總司」三樓裝有市文化局委託保護的在掃「四舊」時,由紅衛兵在全市沒收的古字畫共5700幅,大部分被破壞、丟失。

凶手撤出後半小時,離武鬥開始已6個小時,武漢軍區宣傳車趕到,宣傳車大叫「要文鬥不要武鬥」,「宣傳中央6・6通令」,當車開到漢口吉慶街口時,憤怒的群眾用石塊砸宣傳車,最後人們煩了,將汽車推翻,車上軍人跑了,過了不一會,「百萬雄師」再次進入「工造」,將參觀人全部趕出,抬走屍體,另外,部分持長矛解救部隊宣傳車,這就是陳再道將軍的自述中,部隊受到圍攻時,多是「百萬雄師」解救的實例。是「7・20」後查明,抬下死者共31具,抬到街口時發現,有三人還有氣,還未死,於是丟下,進火葬場共28具屍體,後經有人認領者共23具人(戴鵬除外,另有5人查不出姓名,也無人認領,估計是外地人,後只在冷櫃中找到6具屍體,照了像,其它人無死者屍體照片)。

「7・20」後,「工造總司」千辛萬苦,將已查到的23人照片登出,另一些資料正在收集,不幸的是,當準備登第二批照片時,8199部隊趙奮派人到「工造總司」,不准再登這些照片,據部隊首長說,中央有令,不准登有關殺人的相片,因為這些只會給文化大革命抹黑,防止敵人將資料傳到國外造謠,污蔑文化大革命,另一個是容易挑起兩派仇恨,不利於做「百萬雄師」群眾的轉化工作,因此,除這一期外,第二期照片資料無法登出。後又經多次抄家,資料已難找回。

「7・20」後,7月30日上午,駐無線電廠解放軍代表3人到「工造總司」賠禮道歉,人死了這麼多,就行三個軍禮,此時,「工造」有個人膽子大(現忘其名),上前二耳光打到為頭的那個「親人解放軍」臉上,這軍代表馬上脫下軍帽,二腳並齊,二手垂下,頭低下來,一句話也不說,連接著又被打了二耳光,工造頭頭連忙上前扯開、制止。這真是一種不幸,一種解放軍光榮歷史上的一種恥辱,一個污點——怪誰呢。

四個半鐘頭後,三部高級轎車到漢口友益街16號,停在「工造」門口,車上有三位氣度不凡的軍官,每個軍官旁邊都有衛兵,門衛通知總部辦公室,「武漢軍區首長要求接見『工造』負責人」,工造內部一陣騷動,以為打了「親人解放軍」肯定闖了禍,不想三位首長滿臉笑容的走進辦公室同大家一一握手,說明來意是代表武漢軍區,因支左不力,犯了錯誤來向「工造」和「工造」6・24血案受害家屬道歉的,此時當然沒有人敢打他們,但工作人員和群眾滔滔不絕地控訴軍隊當時支左不力,造成血案事實,軍區首長滿懷同情地眼神靜心傾聽多時,工造頭頭們禮貌地阻止繼續訴苦,三位首長到底是什麼級官,當時因很少接觸,也無心情來記下姓名,加上此時正值軍區換防期間未加細述,後一一送別,三人向「工造」頭頭行軍禮,後來猜想,可能挨打軍代表回去向上級匯報後,武漢軍區認為無線電廠軍代表道歉可能級別太低,引起「工造」憤怒,所以派高級首長到「工造」來道歉,估計是軍長、師長一級,因當時軍區首長和士兵衣著相同,無法分辨,除高級轎車(當時一般軍官坐吉普車無衛兵、秘書)。

以上是發生在文革期間的真實事件如實記下,以示讀者瞭解真實的武漢文革。

(「工造」接待頭頭名字隱去,已防後患)。

(三)七・一五大血案

正如軍方和「百萬雄師」按毛澤東軍事思想分析的那樣,「百萬雄師」血洗「工造」時,駐民眾樂園鐵軍和鋼八司妄圖聲援,都被「百萬雄師」外圍阻隔,不能入內,他們將裝滿鋼板、磚頭的卡車斷絕了所有通向「工造總司」的市內道路,戰鬥非常專業化,對駐民眾樂園的造反派真正起到威懾作用。6月25日,民眾樂園和其它九個據點全部撤出漢口城區,武昌大部分也被佔領,造反派唯一能活動的範圍只剩下武昌幾所大學,武昌各高校路口也設有路障,從6月24日至7月14日這二十天,全市風平浪靜,特別是中央對武漢「6・24」日流血事件所發來的電報:

「6・26」電報後,(6・24日,百萬雄師同時也在武昌水運工程學院圍攻,稱要營救一個叫蔡俊善的頭頭,打傷不少學生)「百萬雄師」表面上平靜了一下,因「6・24」他們全勝,為避開中央批評,所以暫無武鬥發生。

7月16日,是毛澤東在漢游泳週年紀念,高校學生想借這一機會到武昌江邊游泳,橫渡長江。估計這一理由陳再道和武漢軍區不好拒絕,如果出現血案,可能毛澤東本人也會注意。並作了準備,印製了標語、橫幅。此時,「百萬雄師」勝利者也想藉機游泳,橫渡長江。軍區一看,這兩派到武昌江邊游泳,肯定會發生武鬥,中央「6.26」電報對軍區壓力很大,再發生流血事件,不好向中央交待,所以軍區派葉明副政委出面做「百萬雄師」工作,認為你們已經是勝利者,學生16日來游泳你們不要同時搞,哪知勝利了的「百萬雄師」此時也不一定聽指揮,堅持要16日搞,經軍區首長葉明親自做工作,決定「百萬雄師」15日提前搞,照樣顯示忠於毛主席,就這樣,消息傳到高校,高校學生們壓抑的氣不打一處出,「6・24」後,所有造反派都不敢到漢口活動,漢口地區造反派群眾更是盼望自己的親人過來,所以最後決定乘「百萬雄師」15日渡江之機,遊行到漢口,給受壓迫造反派鼓鼓氣,標語口號是「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打倒陳再道」、「工總翻案,老保完蛋」、「造反派永立江城」的口號。

從華中工學院步行到漢口,全長20餘公里,包括返回,共40公里,80華里,完全學習紅軍不怕遠征難的精神,學生唱著革命歌曲,鼓著勇氣,在烈日下前行,真是現在人無法想像的革命熱情。7月15日,是武漢最熱天氣,同學們頂著烈日遊行,遊行隊伍全長三公里,沿途群眾水果、茶水、鼓掌夾道歡迎,如今武漢市民都記憶猶新(當然指支造的老百姓)。

遊行隊伍一路順利,學生、群眾流淚的臉這真可拍成電影,但問題出現了,當遊行隊伍返回武昌經過漢口電車公司門口時,突然電車公司內「百萬雄師」「閃電兵」武鬥隊衝入遊行隊伍,說隊伍中混有「黑工總反革命份子」,一時隊伍大亂,實際上被指的這個「黑工總反革命份子」是華工校工王興武,並不是市區工廠工人,但「百萬雄師」「閃電兵」硬要強行將他抓走,自然遊行同學不同意,一時拉拉扯扯開始,「閃電兵」越來越多,遊行學生也是有備而來,早已通知保衛人員,很快,學生中大個子、大塊頭組成的保衛人員在隊長李長亮的帶領下,趕到現場,上前圍起王興武不讓拉走,雙方發生武鬥,此時,電車公司樓上磚頭像雨點一樣向下,由於此處正值鐵路路口、街道狹窄,很快一些女同學頭被打破,但都齊聲高呼「要文鬥,不要武鬥」、「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等。

此時隊伍已大亂,男同學衝在前面,雙方用拳頭打鬥,最後,電車公司內「閃電兵」拿出長矛、大刀趕來,一時同學害怕,到處逃竄。當時,電車公司對面是宿舍區,學生為保命紛紛逃到居民樓,要求避難。

半小時後,十幾輛滿載長矛、大刀的「百萬雄師」武鬥人員,將周圍街道全部封鎖,到處追殺沒有地方躲的學生,另一些就挨家挨戶搜查,所謂「挑起武鬥」「打死、打傷電車公司女職工,侮辱路過婦女,又打傷正在上班的老工人的殺人凶手」。

原來,當天百萬雄師在武昌中華路舉辦紀念毛主席橫渡長江一週年活動,軍區和「百萬雄師」為了安全起見,將全市武裝保衛人員全部集中到武昌中華路(下水處)、漢口濱江公園(起水處)二處保衛安全,當時「百萬雄師」有六大武裝集團,他們分別是:閃電兵(劉天喜)、翻江龍(彭漢洲)、霸王鞭(×××)、雷達兵(×××)、反到底(學生,葉跛子)等,其中,電車公司是閃電兵總部,當天大部分人都調到江邊,守在電車公司的不到五十幾人,「7・15」血案並不是「百萬雄師」有組織有計畫(像「6・24」)那樣策劃的,當時,當遊行隊伍遊到電車公司門口時,對勝利者「百萬雄師」來說,認為這就是一種挑釁,敢在老子門口遊行喊口號,口號中,筆者不敢擔保沒有同學喊「打倒陳再道」或「公雞下蛋,老保完蛋」的口號,本來雙方就對立,雙方火氣都大,人人為火上加油,有一個年紀大的人在隊伍中,「百萬雄師」認定,那個人一定是「黑工總」的反革命成員(當時軍政府認定「工人總部」為反動組織),所以儘管只有五十幾人的電車公司「閃電兵」敢衝進隊伍抓人,由於遊行學生佔多數,閃電兵佔了下風,挨了打,人未抓走,最後拿出長矛、大刀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弄得隊伍大亂,學生逃竄,緊接著,電話告知指揮部,百萬雄師作戰部部長劉敬勝和副部長湯忠雲在漢口濱江公園馬上調人援救。

湯忠雲調來的武鬥人員來後,學生已經逃散,於是湯下令,全部包圍,各街口設堵阻援,要捉拿凶手,師出有名,當然就是前面所說,將電車公司派去評理的「老工人打傷」、「挑起武鬥,打傷女職工」、「打傷兒童」、「打傷正在上班的老工人」之類的。黨一貫教導的政治「標準語」。

搜查並不順利,哪家沒有兒女上學,同情學生的人比較多,此為其一。第二是居民並非都是「百萬雄師」觀點的,有些中間派什麼都不怕,不准進屋查,因此發生打鬥,「百萬雄師」不敢用刀對付這些人,另外還有人本身是造反派,又不是頭頭,是群眾,也不許進屋搜,有些屋根本不開門,除五類份子害怕不敢藏學生外,「百萬雄師」觀點的居民儘管自己不藏,但也不敢檢舉(除少數保皇派觀點檢舉外,大部分不檢舉,不收藏)。所以搜查一直到晚上11點才結束,搜查出的學生200餘人集體到電車公司,大個子關進大會議室,塊頭小的關進食堂,先放塊頭大的邊打邊審問是否保衛人員……此時,區公安局出面審訊學生,要他們承認挑起武鬥的責任,交待後臺這樣做的目的是要惡人先告狀,以便把審訊材料交到中央,證明自己是受害。當時,一冶一個叫黃繼元的工人,手製了一把木手槍,平時用來嚇唬人,這一次被邴局長抓住,以反革命持槍殺人犯被捕,「百萬雄師」和楚口區公安局連夜審訊並照出的照片,7月17日在漢口電車公司開展照片展,說「7・15」造反派殺人和破壞電車公司物品,阻礙公交秩序的事實,此時,正值毛在東湖處理武漢事宜時。

毛澤東死後,這一段被武漢軍區和保皇派黨委描寫成另一樣的歷史。黨史、市志、文藝製作,大量印製,武漢市文革的真實歷史,經過四十年的顛倒宣傳,歷史完全顛倒了,希望讀者認真保留好這份資料,一百年後,它可能是無價之寳。

軍區和黨的工作者、史學家是這樣描寫歷史的,「7月14日,毛主席到漢,江青『四人幫』馬上派王力從四川趕到武漢,秘密會見湖北的幫派體系,在武漢挑起大規模的武鬥,最後把責任推給武漢軍區和『百萬雄師』」。

請問,毛主席來漢誰都不知道,連陳再道都不知道,怎麼武漢幫派體系知道了呢。如果真知道,他們會在烈日下步行30公里到漢口遊行嗎?如果知道有中央代表在漢支持自己,一天時間,武漢就會變天,政治並不秘密,今天是你的天下,明天就可能變成別人的天下,武漢幾百萬人的心,並不都支持陳再道,武漢並不是「百萬雄師」的天下,請看7月23日中央一廣播,陳再道、「百萬雄師」土崩瓦解,中央並沒有派一兵一卒,變天的還是武漢當地人嘛。更可笑的是,硬說「7・15」學生遊行,是江青指示叫搞的,說江青派王力到武漢,勾結武漢幫派體系,挑起大規模武鬥,那麼,毛澤東死後,英明領袖華國鋒主席在武漢調動二十幾萬人組成的專案組,並設立2200個私設監獄(五不准學習班),幾萬人被關進隔離反審牛棚,要造反派一件件、一樁樁談清楚時的專案組,為什麼沒有查出王力到漢勾結的事實,五年清查花了多少人力物力,省、市當局至今拿不出一條武漢幫派體系和「四人幫」有聯繫的公開的、秘密的證據,這怎麼有臉向全市幾百萬老百姓、幾十萬黨員交待。這難道不能稱為千古冤案嗎。江青、王力到底是什麼時間、什麼地點和武漢的誰講過話、接過頭,為什麼一直查不出呢。

「抬頭望見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澤東」。可能是這一幅幅標語感動了毛澤東,毛澤東並不是吃乾飯的,他的秘密人員說不定就在遊行現場,陳再道將軍的一言一行,毛澤東都瞭如指掌,並非什麼「王力背著毛主席,秉乘其主子『四人幫』的黑指示,勾結武漢幫派體系,挑起大規模武鬥這樣的童話故事,糊弄得了的。」

「7・20」事件,毛澤東下決心支持了造反派,正因為如此,「7・15」血案才在毛的支持下查得水落石出。原來,「百萬雄師」包圍搜查後,將王興武查出殺死,另又殺死了幾人,為了毀滅罪證,將這幾人的遺體埋於東西湖,東心農場桃樹林中,「百萬雄師」農民總部所在地。至於塊頭大的被打傷、打殘,因現已無資料可查,再說時過三十幾年也過了訴訟期,筆者沒有辦法一一調查,相信「春回大地花自開」,總有一天一切都會真像大白於天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