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內部文件 北京在關鍵時刻極力拖延疫情信息披露(圖)



世界衛生組織(圖片來源:FABRICE COFFRINI/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3日訊】美國一直抱怨中國隱瞞疫情真相,沒有給世界衛生組織及時提供疫情信息。中國則聲稱,自己堅持信息透明,一直及時地給世衛組織提供一切必要的信息,而世衛組織也一再讚揚中國政府對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反應迅速,及時分享病毒信息,稱中國在信息透明方面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努力。

但真實情況究竟如何?美聯社週二報導說,根據美聯社獲取的文件看,世衛組織對中國的表現非常不滿,中國在信息分享方面完全不像中方在公開場合自誇的那樣漂亮。

基因圖譜發現後拖了兩個多星期才告知世衛

中方經常誇耀自己的一點是它很早就向世衛組織提供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圖譜。世衛組織的內部文件顯示,中國在三個國家實驗室解開病毒基因圖譜密碼後一直嚴密控制,不肯公開,直到有一家實驗室1月11日在病毒學家網站上將之公布之後才迫不得已提供給世衛組織。此事距離三家國家實驗室發現該圖譜已經有一個多星期。

此後,文件顯示,中國又拖了至少兩個多星期才向世衛組織提供有關武漢肺炎患者和病例的具體數據。

世衛與中國:面上相互恭維,私下抱怨不喋

文件顯示,世衛組織官員公開讚揚中國,不過是在盡力哄騙中國以便從中國政府那裡得到更多的信息。他們在私下的會議上(1月初)抱怨說,中國沒有提供足夠的數據使他們能夠對病毒人際傳播速度或者對世界其它地方構成的風險做出有效的評估,浪費了寶貴的時間。

世衛組織負責病毒研究的技術專家,美國流行病學家瑪麗亞·範·克爾霍夫(Maria Van Kerkhove)在一個內部會議上說:「我們掌握的信息非常有限」,「顯然,這並不足以讓我們做出恰當的籌劃。」

世衛組織的駐華代表高力(Gauden Galea)在一次會議上表示,「我們目前的情況是,不錯,他們是在CCTV播出前15分鐘才給我們的。」CCTV指的是中國央視。

這些有關疫情初期應對的內幕流露出來正值聯合國的這個衛生機構面臨各方壓力,同意就病毒源頭進行獨立國際調查之際。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疫情初期也曾讚揚過中國,但最近他抨擊世衛組織與中國勾結掩蓋疫情的嚴重程度。川普在上週五宣布終止給世衛組織捐助的每年4.5億美元的資金。美國是世衛組織最大的捐助國。

世衛給中國說好話是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

美聯社的報導說,世衛組織的內部信息既不支持美國的說法,也不支持中國的說法,而是透露出世衛組織身處艱難處境,它不顧自身權力所限而極力尋求更多的數據。雖然國際法要求各國都有義務向世衛組織提供那些對全球公共衛生有影響的信息,但該組織沒有執法權,而且又不能在成員國境內展開疫情獨立調查。它只能依賴成員國的合作。

文件顯示,世衛組織沒有像川普說的那樣與中國勾結,而是由於中國提供的信息很少而使自己陷入了黑暗之中。該組織確實公開讚揚過中國,但那可能是為了從中國獲得更多的信息而不得已的做法。世衛組織的專家們確實認為,中國科學家在官方缺乏透明度的情況下在檢測和解碼新冠病毒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世衛組織的工作人員就如何在不觸怒中國政府的情況下迫使中國交出基因序列和詳細的病毒患者資料進行過討論。他們擔心失去獲得信息的途徑,給中國科學家帶來麻煩。

在1月份的第二個星期,世衛組織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博士告訴他的同事,現在要「換一種方式」了,需要向中國施加更大的壓力。他們擔心2002年發生的薩斯疫情可能會重演。那次疫情在全球造成近800人死亡。

瑞安說:「這的的確確是同樣的情況,沒完沒了地爭取從中國那裡得到疫情發展的最新情況。」

瑞安表示,保護中國的最好方法就是讓世衛組織拿到中國的數據併進行獨立的分析,否則人們就不會相信病毒人傳人,其它國家就會自行其事。瑞安指出,中國沒有像其它國家那樣提供同樣的合作。

中國的拖延,讓疫情加重200倍

瑞安說:「剛果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剛果和其它國家都不會」。瑞安指的或許是2018年剛果發生的埃博拉疫情。他強調:「我們需要看到數據。這在這個時刻是絕對重要的。」

拖延提供基因信息影響到人們對病毒擴散到其它國家的認知,也影響到全球對檢測方法、藥物和疫苗而展開的研發進程。由於缺乏詳細的病人數據,摸清病毒傳播速度的工作也變得非常困難。弄清病毒傳播速度是遏制疫情蔓延的關鍵一環。

中國政府實驗室是再1月2日首次解開了病毒基因的密碼,而世衛組織是在1月30日宣布全球緊急狀態的。就是在這近一個月的時間裏,疫情擴大了100倍到200倍。這個數字是中國國家疾控中心提供的。現在,病毒在全球造成了600多萬人感染和37.5萬人死亡。

美國華盛頓大學衛生計量與評估研究所教授阿里·默克達德(Ali Mokdad)說:「顯然,如果中國和世衛組織行動要是再快一點,我們就能夠拯救更多的生命,許多、許多人都能夠避免死亡。」

但是,默克達德等專家也指出,如果世衛組織對中國再強硬一些,也可能會使局面變得更糟,有可能什麼信息也得不到。

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全球衛生教授亞當·坎德拉特-斯科特表示,如果世衛組織逼得太厲害,它可能就被中國趕出去了。但他接著說,公布基因序列晚幾天在疫情爆發時至關重要。他說,北京缺乏透明度的情況已經非常清楚,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還在為中國辯護,這就有問題了。

坎德拉特-斯科特說:「毫無疑問,這傷害了世衛組織的可信度。」「他是不是走的太遠了?我認為,有關證據都很清楚,它導致人們對中國與世衛組織的關係提出了這麼多的疑問。這恐怕就是給人們提供一個警示。」

世衛組織的文件和記錄描繪出中國進行病毒基因圖譜研究的路線。這項研究開始於12月下旬,也就是武漢的醫生發現一群有發燒和呼吸困難等症狀的神秘病人。一般的流感藥物對他們沒有作用。為了尋找答案,醫生們把病人的測試樣本送到了商業實驗室。

石正莉3天解開病毒基因密碼,速度震驚世界

12月27日,一個叫做視覺醫療(Vision Medicals)的實驗室對跟薩斯極為相像的新冠病毒基因進行了分析。分析的數據提供給了武漢官員和中國醫科院。

12月30日,武漢衛生官員發出內部通知,提醒人們出現了一種特殊的肺炎。這個消息被人傳到社媒體上。當時正在上海開會的武漢病毒所的研究員石正莉在得知這一消息後立刻乘當天頭班火車返回武漢。

次日,中國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派出一支專家組前往武漢。瑞安博士說,也是在這一天,世衛組織從一個收集疫情信息的公開平台上首次知道了這個疫情信息。

世衛組織在1月1日正式要求獲取更多的信息。根據國際法,世衛組織成員要在24至48小時內做出回應。兩天後,中國報告說,發現了44例病例,無人死亡。

1月2日,石正莉解開了新冠病毒完整基因的密碼。這是她所在研究所網站提供的信息。

科學家們都認為,中國科學家發現和找出這種過去從未見過的病毒基因序列的速度之快匪夷所思。(編註:這裡要加一個大大的問號)。

衛健委密令消除病毒樣本

1月3日,中國國家衛健委發出秘密通知,命令有新冠病毒的實驗室立刻銷毀病毒樣本,或者把這些樣本送到指定的機構予以保存。中國的財經媒體財新網的記者看到了這個通知。通知禁止實驗室在沒有政府批准前不得發布任何有關病毒的文章。這個命令還禁止石正麗的實驗室公開基因序列,不許其發出潛在危險的警示。

中國的法律規定,研究機構在沒有得到最高衛生當局批准前不得進行任何具有潛在危險的病毒試驗。法律的目的雖然是要保證試驗的安全,但也讓最高衛生部門擁有了對下級實驗室的工作範圍廣泛的權力。

浙江大學教授Edward Gu和西北大學博士生Li Lantian在3月份發表的一篇疫情論文中說:「如果病毒學家群體有更多的自主權,公眾就可以提前很多得知新病毒的致命殺傷力。」

中國國家衛健委官員後來一再表示,他們那樣做的目的是確保實驗室的安全,並在同時安排四個不同的實驗室進行基因組確認,以便取得準確和一致的結果。

1月3日,內部文件顯示,中國疾控中心獨立完成了對病毒的測序工作。1月5日午夜剛過,第三個國家指定實驗室,中國醫科院實驗室就解開了基因序列密碼,並提交了一份報告,讓所有連夜奮戰的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得到了結果。雖然三個國家實驗室都已經獨立完成了全部基因測序工作,但中國衛生官員對此依然保持沉默。世衛組織在推特上說,對某種不同尋常的肺病病人的調查還在進行,武漢沒有病人死亡。推文還說,「我們如果獲得更多的細節」,將會跟大家分享。

在另一方面,中國國家疾控中心在新冠病毒專業知識上存在的缺陷構成了一個問題。

在將近兩個星期的時間裏,武漢沒有報告任何新的感染病例。官員們對發出可疑病例的醫生進行了審查。與此同時,研究人員發現新冠病毒通過獨特的毒刺蛋白與人類細胞結合起來。這種不尋常的蛋白和沒有出現新的病例讓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員誤以為這種病毒不會人傳人。

一位姓李的新冠病毒專家說,他在一個有關薩斯的群聊中發現了一份泄露出來的疾控中心關於排序的報告。他說,進行測序工作的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團隊中沒有病毒分子結構方面的專家,也沒有辦法跟外面的專家進行磋商。中國衛生當局拒絕了願意幫忙的外國專家的請求,香港科學家和在中國某大學工作的一名美國教授都被禁止前往武漢參加調查。

1月5日,由著名病毒學家張永振領導的上海公共臨床衛生中心是最後一個完成病毒基因排序工作的。他把這個結果遞交給基因銀行的序列資料庫,等待有關方面的審查,並通知了國家衛健委。張永振提醒他們這種新病毒與薩斯相似,可能會傳染。

上海公共臨床衛生中心在內部的一個通知中說:「病毒應該會通過呼吸道進行傳染。」「我們建議在公開場所採取防範措施。」

就在同一天,世衛組織說,根據中國提供的初步信息看,沒有證據顯示病毒有明顯的人傳人特點,不建議出行者採取任何具體的防範措施。

次日,中國疾控中心就把應急響應級別提高到二級。其工作人員開始進行孤立病毒、起草實驗室試驗指導、設計測試盒等工作。但是,該中心無權發布公共預警,應急級別提升是秘密進行的,該中心的許多工作人員並不知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