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香港「示威」的不同說明瞭什麼

2020-06-09 03:18 作者: 揚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明州因非裔人士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帶來的美國眾多城市的「示威」,給世界明眼人再次看到了自由世界「民主與法治」的人性化、保障人權的優勢。有人可能會說:美國也不是出動警察,總統還說想出動軍隊嗎?對付武力示威者還是不是靠國家武力嗎?

這裡,不說曾坐過牢的弗洛伊德吸毒和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對他健康的影響,也不說警官沙文行為多大程度上與弗洛伊德的死有關,單說事發後,媒體公開報導;總統震驚地譴責警察粗暴;沙文很快被逮捕,由三級謀殺罪升級到「二級謀殺」,三名警察萊恩、昆恩、以及邵都,以「協助與教唆二級謀殺」罪名提控;政府保障法律範圍內的民眾示威……可見,自由社會的信息透明、真實、迅速,約制了暴惡,保障了一種公平,體現了一種人文。

當然,中共的媒體乘機大炒美國如何暴亂,政府如何鎮壓,那是為欺騙中國人而為中共暴政找台階,當然,中共也不失時機地故作姿態,反對暴力示威,其實是婊子充當淑女,賊喊捉賊地為它在香港的暴惡欺騙人心。因為在美國的示威人群中,就有講普通話的共黨人在裡面煽動、搶砸打鬧以擴大事態,當錄像被公布後,又有使館的人在批評組織泄密……可見,美國的城市亂局有著中共禍亂的憧憧鬼影,也許為干擾美國對香港和中國人權的關注,對美國索賠中共肺炎和打擊中共進行搗亂,以苟延中共壽命……

既使這樣,也有中國網民表示,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中國,不會有一個百姓知道真相,不但白死人,而且警察還有可能獎勵和升職,更談不上最高掌權者譴責。甚至有網民懷疑,弗洛伊德的假鈔哪裡來的?背後有沒有其他犯罪唆使和陰謀以來消耗美國精力?

目前,全美都在譴責安提法等極左翼組織引發的騷亂,中共的黨媒卻頗為興奮地叫喊:美國能動用軍警,說明香港的騷亂是非法的,用軍警鎮壓是對的。

那麼,我們來看看兩者有什麼不同。

眾所周知,中共歷來在中國搞的運動,都是自上而下或是逼著民眾上街,在極權壟斷的體制下,一切都是中共引發、導演、掌控的。中共要控制香港,一而再,再而三地逼香港市民為維權上街,中共再施以暴力,以誘引港民勇武抗議而施以警力鎮壓屠殺,過程中動用國力來欺騙、隱瞞、偽裝、打壓、黑箱操作,就如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一樣,手段陰險惡毒。在美國,軍警出面維持秩序是因為民眾被極端組織利用影響社會秩序和民眾生活,保護的是社會和民眾權利,而在香港,共產黨派出武力鎮壓是因為民眾為保護自己被暴力傷害而進行的防衛,保護的是共產黨的對香港的破壞欲和權力面子。因此,美國行政當局能接受司法檢驗,香港,在示威者提出獨立調查的訴求後,中共的回應才堅決不允許。

其次,在美國,示威者和反示威的觀點和行為都可以自由的存在、表達,人們可以通過事實自我判斷甄別。而在中共國,一切資訊都只有中共一種聲音,香港的示威者們全被誣蔑成暴徒、港獨,被境外勢力操控的恐怖份子。另外,在美國,民眾和政府官員致力於捍衛受到損害的民主制;而在中共國;只允許共黨權利的和平,人們的死活要以共黨和諧為條件。

因此,在美國,示威和維穩都是合法的,而中共,本身就是一個非法組織,它鎮壓合法的示威當然是非法的。它本來就是來惡毒毀掉人類的。舉個最簡單例子,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其魔鬼的心揣測法輪功會奪權,很多善良的人本不願參與,中共威逼利誘,使他們的的善性為利益而變異,最終可能會在天災人禍中淘汰,中共以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手段,在不知不覺中迫害了他們。其實,共產黨從產生之日起就喜歡動亂,叫無產流氓造反,喜歡用暴力去砸碎原來的世界,砸碎資本主義和文明社會。一切喜歡動亂、唯恐天下不亂的人一般都是無神論者,得不到神的眷顧。弗洛伊德是非裔人士,與一個專門研究和寫性傢伙同謂名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