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文革正在進行時(圖)

2020-06-14 08:00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左翼激進分子將正常解決種族矛盾問題的和平抗議活動演變為暴力行動(圖片來源:Stephen Mature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14日讯】我經歷過中美兩國文革

中國人一直在擔心文革捲土重來,卻很少有人想到它會在美國活生生再現。作為一位經歷過中國左禍且對美國左派文化日益趨向極左有所瞭解的中國知識份子,早在歐巴馬時期就已經發現美國的左派文化呈現的DNA與中國文革相同,比如為了重構歷史記憶而解構歷史,開始拆除歷史紀念物、重新以身份(如奴隸主)標準來確定傑弗遜、李將軍的歷史地位,這與中國文革的破四舊、砸毀歷史文物完全相同。極少數熟悉中國文革的人將此稱之為美國文革,有興趣的可以去看這篇《美國文革運動考察報告》,裡面記載了這些美國主流媒體不報導,多數公眾不知曉的美國文革壯舉。

桑德斯兩次參選最大的成效,就是為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去汙名化。因此,今年自5月25日佛洛伊德抗議事件開始後,一直小打小鬧的美國「文革」景象以非常刺激的場面顯現,讓美國人擔心陷入失控,中國人則感到非常吃驚。但我在幾年前就寫過文章,知道美國政治必然走到這一天。如果從全球化的視野來看,從美國國務卿杜勒斯說要對社會主義國家進行和平演變以來,歷經「蘇東波」以來的所謂天鵝絨革命、顏色革命,再到歐洲、美國社會主義思想回潮,最後歐美不同程度地被本國左派運動反噬,這本身就是一個龐大的研究課題,其間教訓,不可謂不重。

我從10歲開始經歷了中國文化大革命,親歷過數次抄家之痛,親眼見過破四舊、批鬥、遊街、武鬥、集體屠殺,覺得有必要比較一下中美兩國文革相同的DNA。雖然中外學者一致認為,文化大革命這種浩劫只可能發生於中國,但我卻從中美兩國的文革中看到二者有相同的DNA,共同祖宗是馬克思主義的暴力革命理論:砸碎舊世界(資本主義),創造新天地。區別是:中國文革是全國最高領袖毛澤東利用權力自上而下發動的;美國文革則是多年教育養成的國民自主發起的,兩大黨之一的民主黨在其執政的州努力配合。

解構現存法治秩序

這裡,必須先介紹一下馬克思的經典理論:無產階級必須打碎舊的國家機器(state apparatus)。 按照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解釋,國家是一個階級統治另外一個階級的工具。 其含義是,統治階級必須建立一整套法律、制度、執行機構,並依賴於這些法律、制度和執行機構才能實現對被統治階級的統治。軍隊、員警、法庭、監獄等專政機關都是國家機器的重要組成部分。因此,無產階級革命的第一步,就是打碎舊的國家機器,建立自己掌管的新機器。

毛澤東深深領會這一理論的精粹,並且用中國農民(中共革命的基礎)都懂的話說出來:「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條萬緒,歸根結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幾千年來總是說壓迫有理,剝削有理,造反無理。自從馬克思主義出來,就把這個舊案翻過來了,這是個大功勞,這個道理是無產階級從鬥爭中得來的,而馬克思作了結論。根據這個道理,於是就反抗,就鬥爭,就幹社會主義。」

毛澤東發動文革,目的之一就是要「打碎舊世界,創造新天地」。但其意識形態需要與現實政治需要各占一半。他對自己親手創造的政治秩序蘇式色彩重不滿意是一個原因,更重要的是要幹掉政敵。由於毛的大躍進失誤,結果讓中國人陷入死亡3500萬人(或曰4000萬人)的三年大饑荒,毛被迫退居二線,劉少奇等務實派接管了政務,黨內政治威望正在上升——我在上小學時,領袖畫像是毛、劉同掛,這對極為看重個人絕對權威的毛來說,如骨鯁在喉,必須拔除,而做到這點,不能依靠已經由劉少奇接管並運作的政府體系(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公安、檢察、法院),因此,中國文革中,紅衛兵奉旨造反,第一個政治方面的大動作就是砸爛維護現存秩序的公檢法,這樣才能讓紅衛兵抓住他痛恨的政敵遊街、批鬥、肆意羞辱與懲治。

這一套,在美國佛洛伊德之死的抗議中,成為暗中操縱這場運動者的主要訴求。

Defund Police:美國文革的砸爛公檢法

幾乎所有的大城市抗議者都舉出defund police(減少給警察的預算資金或撥款)的招牌口號。從5月25日開始,美國幾十個城市發起抗議活動,示威中騷亂不斷,暴力搶劫各地都有發生,名牌店、金店、飯店都是搶劫或者打砸目標,商鋪遭搶劫、汽車被焚毀、建築物被破壞等持續發生。據美國媒體報導,明尼蘇達州的騷亂已蔓延至全美70多座城市,至少8個州以及華盛頓特區為應對示威調動國民警衛隊,40多個城市一度實行宵禁。中國文革的打砸搶在美國文革中再現。

讓人覺得奇怪的是,這次打砸搶等暴力事件發生的最多的州,基本上是民主黨主政的州,例如紐約、芝加哥、底特律、洛杉磯、亞特蘭大等城市,這些城市當中的絕大多數,多年來在美國十大犯罪率最高的城市排行榜上有名,當地的員警成為高風險職業。僅僅是依靠這些員警的努力,這些城市才沒有成為徹底的「犯罪天堂」。但就是這些犯罪天堂,卻出現了defund police的訴求,而且不少州還準備照辦,撤掉市民安全的屏障,美其名曰警務改革,原因究竟在哪裡?

這一「改革」與前總統歐巴馬的公開呼籲有直接關係。

歐巴馬「改變」美國樂此不疲

警界很明白風從哪裡來,密爾瓦基郡警長大衛‧克拉克並不隱諱這點:歐巴馬故意挑起這場對員警的戰爭。

警長沒有冤枉歐巴馬。6月1日,在美國各地為佛洛伊德舉行悼念儀式及抗議遊行不斷升級之際,6月1日,在美國各地為佛洛伊德舉行悼念儀式及抗議遊行不斷升級之際,前美國總統歐巴馬在Medium發佈了封告全國抗議者書,原標題為《如何讓這一刻成為真正的轉捩點》,文中直言,要靠新一代的活動家來塑造最適合時代發展的策略。與他以前空話連篇的演講不同,他指出具體改革方向:美國的刑事司法系統中反復出現的種族偏見問題,除了通過抗議、選舉來改革之外,重點在於在改革員警部門和刑事司法系統,最重要的切入點是在州和地方兩級。

歐巴馬當年就是憑藉膚色優勢,一聲Change讓全體黑人與對現實不滿的青年、立志要改變美國資本主義制度的左派選了他。正如有人所總結的那樣,歐巴馬是過去幾十年罕見的智商情商雙高,還同時擁有膚色與政治正確光環雙重護體的一位總統。

他執政的第一任期內,還算比較小心。到了第二任期的最後兩年,則是什麼都敢幹,毒品除罪化、男女同廁令這類荒誕政令全是這段時期出臺的。他的十來項改變美國的政治遺產有的已經被川普廢除或者改變,但其中幾項嚴重影響美國的今天,比如通過鼓勵膚色政治,撕裂種族關係、破壞社會穩定,來提升自己的影響力;通過大量引進非法移民來給民主黨拉未來幾十年的選票;通過毒品除罪化滿足青少年的縱欲來營造民主黨的另一票倉。

如今歐巴馬雖然卸任,卻想損害美國的社會根基,地方自治系統。那位警長的說法道出了真實。但這次砸的重點在員警系統,不針對地方司法系統與行政系統,則經過精密算計,讓這兩大系統配合他們的行動。

各州Defund Police的具體行動

佛羅伊德事件發生地明尼蘇達州的首府是明尼阿波尼斯,在抗議的前幾天發生了多起打砸搶事件。6月7日,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的市議會不顧市長雅各‧弗雷(Jacob Frey)的公開反對,以多數票(9對4)的優勢,決定解散「被廣泛批評充斥種族歧視思想」的明尼阿波利斯警隊,建立「新模式的公共安全體系」——社區聯防自治。該議會共13席,其中民主社會農民黨(民主黨下屬)12席,綠黨1席。這些左派議員的糊塗在於他們根本沒看到他們服務的這個城市的現狀:從1月到5月30日,汽車劫車率上升了45%,兇殺案上升了60%,縱火案上升了58%,盜竊案上升了28%。與2018年的最低點相比,暴力犯罪總體上高出16%,財產犯罪高出20%。

向有「犯罪之城」之稱的芝加哥則是另一番情景,儘管6月的第一周,芝加哥有92人遭遇槍擊,其中27人死亡,市長決定解散警隊,市議員反對,說「我們不能光指望員警來維持秩序,我們現在才有370多個國民警衛隊,這個不夠。如果搶劫犯和抗議者晚上進到居民區怎麼辦?不能光靠著好市民站出來抵抗,我們需要計畫好」,被市長粗言否決

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答應考慮解散警隊。但後來紐約市警察局發佈的新報告讓他猶豫了。該報告列舉的事實是:自6月1日到7日晚間,該市共發生13起謀殺案,40起槍擊案件。而2019年同期僅發生了5起謀殺案,24起槍擊案件,是自2015年以來的最多的一周。

以上不包括示威中的「少數暴亂事件」,僅僅是晚間的社會治安。紐約市警局的另一組數據,白思豪也不得不考慮:今年1至5月,紐約市的槍擊案增加了18%,入室盜竊案件增加了31%,劫車案件增加了64%。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前五個月的盜竊案增加了約1279起,被盜汽車增加了1078例,射擊受害者增加了57名。上述這些案件大都發生在曼哈頓商業區之外。解散員警系統帶來的高風險,讓白思豪對Defund Police做出的回應比明尼阿波尼斯降調,表示將從警方預算中挪出一筆金額未定的款項,將其用於有色人種社區的青年和社會服務。

民主黨各州員警退出,暴力肆行

在這種瘋狂的文革狂歡中,員警的正常執法被當作對民眾的暴力,真正的暴力卻在肆行。西雅圖七個街區被一群說唱歌手、變性者、流浪漢佔領,自稱建立了一個自治王國。這個自治王國準備的食物被該王國的內部人偷走,建國者之一在推特上哭訴要自殺,還請社會提供他們需要的素食。員警只好進去巡視了一番,稱如果發生暴力事件,請撥911,然後退出。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雖然一直在調整立場,向Far Left靠攏以爭取支持,但在在這件事情也知道不妥,8日晚上表態說,他反對Defund Police,支持警務改革。

左派抗議者「停止給員警撥款」(Defund Police)的口號,雖然被這些左派大州不同程度地回應,但社會各方質疑其走得太遠。且不說這一口號被共和黨譴責為「激進左翼」,6月9日拉斯穆森調查顯示:在受調者當中,只有27%的美國人贊成減少他們所居住社區的員警預算,59%的人反對削減當地員警的預算,而14%的人仍未決定。67%的人認為當地員警的表現良好或出色。受調者認為,黑人被員警不公正地對待是個問題,但與城市內部犯罪相比,對員警的歧視是個更大的問題,躍升至歷史新高。

民主黨各州對本州的社會秩序混亂毫不理會,除了將此歸咎於種族歧視,最近發明的安撫方式從下跪、當街為黑人洗腳、跪吻黑人的鞋子,直至夥同這些人拆除歷史文物,並無阻止之意。以法治為基礎的美國憲政,終於讓世界看到了其嚴重衰敗的真實狀態,多年來,民主黨為了選票而藏垢納污這一陰暗面也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

(原標題:碎舊世界 創造新天地—美國文革正在進行時)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連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