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屠殺與美國的騷亂豈可相提並論(圖)

2020-06-25 09:31 作者: 胡平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20年6月10日,美國弗吉尼亞州的抗議者在裡士滿(Richmond)將南方聯盟總統傑斐遜.戴維斯(Jefferson Davis)的雕像砸毀。
2020年6月10日,美國弗吉尼亞州的抗議者在裡士滿(Richmond)將南方聯盟總統傑斐遜.戴維斯(Jefferson Davis)的雕像砸毀。(圖片來源:PARKER MICHELS-BOYCE/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6月25日訊】今年六月四日,是「六四」31週年。恰逢此時,美國發生了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其間發生了帶有暴力性質的騷亂,也發生了警察與抗議者的衝突,特朗普總統一度提出要派軍隊平息暴亂。於是,不少人就把當年的「六四」屠殺和今天美國的騷亂相聯繫相比較。

這其實也不新鮮。早在2005年,臺灣作家李敖應邀在北京大學講演。李敖在講演中列舉了自1932年以來,包括美國、德國等多國政府以軍隊鎮壓示威群眾的事例,強調政府無法容忍民眾佔領中央政府廣場。李敖痛斥道:「全世界任何政府在這個時候都是王八蛋」。有人說,李敖這句話暗含著批判中共「六四」的意思,但也有人指出,李敖把「六四」和西方民主國家政府的清場行動相提並論,實際上是在為中共開脫。都是王八蛋,等於都不是王八蛋。

記得1992年洛杉磯發生暴亂,時任總統的老布希動用叛亂法,出動陸軍和海軍陸戰隊四千多人平息暴亂。當時離89「六四」很近,人們記憶猶新,沒有人把老布希這件事和「六四」相提並論。

毫無疑問,把中共的「六四」屠殺和民主國家的政府派出軍警平息暴亂相提並論是完全錯誤的。

首先,在美國等民主國家,民眾享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等項自由,還有定期的民主選舉,因此,他們完全可以通過上述方式和平地表達自己的反對意見以至於更換政府。在這一前提下,如果有抗議者做出危害秩序、侵犯他人利益的行為,政府當然有權用強力制止。在這裡,民主政府制止的只是示威抗議活動中的違法部分或危害社會秩序的部分,民主政府只是維護秩序,並不是要鎮壓和剝奪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以及通過選舉更換政府的權利。中國則不同。中國是個專制國家。在中國大陸,民眾根本沒有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更沒有通過選舉更換政府的權利。

第二,八九民運是一場和平的抗議運動。在八九民運期間,偌大的北京城,沒發生過一次搶劫,甚至連小偷都宣布罷偷。戒嚴令後,當局一度將警察撤離,學生和市民立刻自發組織起來維持秩序。這些當時都有記載。中共宣稱北京發生了反革命暴亂,戒嚴部隊才不得不鎮壓。有些人信以為真,因為的確有軍人被殺。正如原中國政法大學教師、歷史學者吳仁華指出的那樣,先暴亂還是先開槍這是一個有關六四真相的關鍵問題。吳仁華從考證「時間」入手證明,是軍人殺人在先,民眾抗暴在後;軍人殺人是因,民眾抗暴是果。6月3日晚十時前軍人開槍殺人,沒有軍人死亡於6月4日凌晨一時之前。吳仁華說,反駁中共和五毛的謊言很容易:請提供6月3日晚十時前死亡的軍人例證來。反觀美國92年洛杉磯暴亂以及這次抗議活動,其中確實發生了多起打砸搶燒等暴力事件。這和八九民運有根本的不同。

第三、「六四」的問題決不只是清場的問題,也決不只是執行戒嚴令的問題。因為,中共當局使用了坦克機槍等重型致命殺傷性武器。「六四」不是清場,而是屠殺。當局不但對廣場上的學生市民大開殺戒,而且還對不在現場的民眾大肆逮捕通緝關押。這就決不僅僅是清場,而是明目張膽的鎮壓。談到執行戒嚴令,且不說戒嚴令本身的非法性,問題還在於,戒嚴令只是針對「北京局部地區」,但是隨之而來的大鎮壓卻不但針對北京局部地區,而且針對全國各地,無論城市還是鄉村,無論沿海還是內地,無一處倖免。在這場全國性的大鎮壓中,不說百分之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都是和平抗爭而不曾涉入任何暴力。對於那少數「暴徒」當作何評價是另一個問題,我另有論述,此處不贅。我這裡只是指出,即便從平息暴亂的角度出發,「六四」也不是平暴而是屠殺是鎮壓。

第四、從事件之後看,我們可以看得更清楚。「六四」之前的中國,人民就被剝奪了言論集會結社等項自由;「六四」之後,人民的言論集會結社等項自由遭到進一步的剝奪。31年來,在中國,「六四」一直是「敏感詞」,是禁忌,公開場合提都不準提,網上一出現就屏蔽就刪除。國人不准就「六四」問題公開討論,更不准公開進行獨立調查。不錯,美國歷史上也發生過政府出動軍警強力清場並造成死傷的情況,但是在事件之後,美國依然是完整的民主國家,美國人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集會自由、結社自由等各項權利都依然存在,美國人民可以對政府平暴一事公開討論、公開報導,進行獨立調查。民主政治就是責任政治,而選票就是最有力的問責工具。這次特朗普總統一度提出要派軍隊平息暴亂,不過後來並沒有那麼做。按照美國的體制,總統是有權動用叛亂法派遣軍隊平息暴亂的。問題在於,這麼做有無必要?另外,使用武力是否符合比例?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就算特朗普總統派出了軍隊,那麼無論此舉會被如何評價,它都不可能改變美國的自由民主制度,不可能改變美國政府的民主性質。美國依然會是一個民主國家,美國人民依然會繼續享有各項自由以及選舉的權利。這和中共仍然是天差地別。

綜上所述,把中共的「六四」屠殺和美國的騷亂相提並論是完全錯誤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