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教徒!馬克思的終極秘密!(圖)



馬克思隱藏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生平。(網絡圖片)

我們中國人從小到大被強行灌輸了馬克思的理論,但是我們對馬克思本人並不真正瞭解。在莫斯科的馬克思研究所裡有一百多卷馬克思寫的文字,但只有十三卷出版了。馬克思寫的那麼多其他東西到底是什麼呢?為什麼不出版呢?想隱藏什麼嗎?

近來看到網上流傳著有關馬克思和撒旦教的文章,於是找到有關馬克思生活和工作的英文版書籍,看到了更多馬克思不為人知的生平。

1818年5月5日,馬克思出生在一個富裕的猶太人律師家庭。當馬克思六歲時,他的家庭皈依了基督教,他早年是一名基督徒,信仰上帝。他高中畢業時,成績很好,一切看起來正常。他父親對他寄予厚望。

然而在他上大學期間,他的性格大變,心中充滿了仇恨與狂妄自大,引起了他父母的不安和痛苦。

馬克思家庭富裕,父親在他上大學期間給他很多錢供他揮霍,而且馬克思和燕妮(Jenny von Westphalen)已經秘密訂婚了(燕妮家境比馬克思好,人也長得漂亮,是眾多小夥子追求的對象)。按照常理來說,此時的馬克思應該對人生是正面而積極的。那他為什麼一下子變得心中充滿仇恨呢?原來他進入大學後,馬克思加入了由喬安納・薩斯卡特(Joana Southcott,據稱與Shiloh魔鬼有交道)主持的撒旦教會,成為魔鬼教的一員。

按照西方宗教講,撒旦是墮落的天使,從而成了魔鬼,對上帝充滿仇恨與妒嫉。撒旦教會宣傳對上帝的仇恨,同時對人類也充滿仇恨(因為上帝創造了人類)。

馬克思上大學初期,打算學習詩歌和戲劇。從他寫的一些詩詞和劇本中,人們可以看出馬克思心中對人類與神的仇恨。例如,馬克思在表達自己的《絕望者的魔咒》(Invocation of One in Despair)一詩中寫道:「我剩下的只有仇恨」,「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極度痛苦。……」。作者在詩中透露心跡:夢想成為恐怖之王,毀滅整個世界。馬克思還喜歡複述哥德寫的《浮士德》中惡魔(Mephistophe LЕS)的話:「一切存在都應該被毀滅。」馬克思在《人之傲》(Human Pride)一詩中說:「帶著輕蔑,我在世界的臉上,到處投擲我的臂鎧,並看著這侏儒般的龐然大物崩潰,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滅我的激情。那時,我要如神一般凱旋而行,穿梭於這世界的廢墟中。當我的話語獲得強大力量時,我將感覺與造物主平起平坐。」詩的作者從世界的毀滅中獲得快感,其心中的仇恨與狂妄程度可見一斑。

曾經一度是馬克思最親密的朋友巴古寧(Bakunin,和馬克思共同創建「第一國際」的俄國無政府主義者,也是個撒旦教徒)寫道:「人必須崇拜馬克思。人至少必須懼怕他,以得到他的寬恕。馬克思是極度自大的,自大到骯髒和瘋狂。」

有一點需要指出的是,撒旦教的成員並非唯物主義者,他們並不是無神論者,他們相信死後的生命。撒旦教的信徒們相信神的存在,只是他們仇視神,想超過神,爬在神的上面(至少要和神平起平坐)。例如在其寫的和撒旦教有關的劇本《Oulanem》中(Oulanem是撒旦的一個宗教儀式名稱,Oulanem is aritualistic name for Satan),馬克思不否認死後的生命,而是認為死後的生命充滿了最高的仇恨。作者在劇中把自己的靈魂賣給了魔鬼。

馬克思死後不久,他的前女佣海倫(Helen Demuth)說:「他(馬克思)是一個敬畏神的人。當他病重時,他獨自在房間裡,頭上纏著帶子,面對著一排點燃的蠟燭祈禱。」分析指出,馬克思的祈禱儀式不是猶太教的(也不是基督教的),很可能是撒旦教的某種秘密魔法儀式。真實的馬克思不是無神論者。

1854年3月,馬克思的兒子埃德加(Edgar)在寫給馬克思的一封信的開頭,竟然這樣稱呼自己的父親:「我親愛的魔鬼」(My dear devil)。而撒旦教徒正是這樣稱呼其所愛之人的,難道這是巧合嗎?不僅如此,馬克思的一個女婿愛德華(Edward Eveling)也是撒旦信徒。馬克思的好友普魯東(Proudhon,社會主義思想家),同樣崇拜撒旦。德國著名詩人海因(Heinrich Heine)是馬克思的親密朋友,也是一名撒旦崇拜者,並且在詩中公開讚美撒旦,說撒旦「是個可愛、迷人的男子」。

馬克思在他的公開作品中仇視資本主義人所共知,但他在倫敦的股票市場中炒股票,虧了大量的金錢。偶爾也有賺的,1864年6月,馬克思在給其叔父(Leon Phillips)的信中說他在股票市場中賺了四百英鎊。

馬克思從恩格斯那裡得到大筆錢財,但是顯然不滿足。當他妻子的一位九十歲伯父要死時,馬克思在給恩格斯的信中寫道:「如果那條老狗(old dog)死了,就對我無礙了。」恩格斯回覆道:「祝賀你,你繼承遺產的障礙得病了,我希望他現在就大難臨頭。」那位被馬克思稱為「老狗」的九十歲老人去世後,馬克思寫道:「這是一件幸福的事。……若不是那條老狗把財產的大頭給了他屋子的女主人,我妻子還能得到更多。」

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高級知識份子,然而人們發現,他們的通信卻充滿了猥褻下流之語。除了大量的淫穢之辭之外,他們沒有任何一封信是交流人道主義和社會主義夢想的。

再看看馬克思對自己母親和妻子的態度。1863年12月,馬克思寫信給恩格斯說:「兩小時前我收到一封電報,說我母親死了。……在很多情況下,我需要的不是一個老婦人,而是其它。我必須動身去Trier接收遺產(筆者註:Trier是馬克思的出生地)。」馬克思心中關心的只是遺產而已。另外,馬克思與妻子燕妮關係不好,她兩次離開了他,但後來又回去了。燕妮死後,馬克思連她的葬禮都不參加。

馬克思不盡養家的義務,儘管他有能力賺錢養家,他靠恩格斯而生活。馬克思和妻子生了六個孩子,三個孩子因為缺少營養而死,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自殺(女兒Eleanor在恩格斯臨死前說出馬克思有私生子之後崩潰了,從而自殺身亡)。馬克思還酗酒嚴重。

馬克思對自己的親人如此絕情,對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眾所周知馬克思是猶太人,但他卻仇視猶太人,還特地寫了一本反猶太的書,叫《猶太問題》。他仇視德國人、中國人,蔑視地說:「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都是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是「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等書中聲稱為無產階級而奮鬥,但是卻稱無產階級的人為「蠢蛋、惡棍、屁股」,稱黑人為「白痴」,甚至擁護北美的奴隸制……

1960年1月9日,德國報紙《Reichsruf》爆出更大醜聞:奧地利總理日爾巴(Raabe),曾將在秘密檔案館中被偶然發現的一封馬克思的親筆書信送給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信中證實,馬克思曾經是奧地利警方的一名領賞告密者,他在流亡倫敦的革命者隊伍裡當間諜。馬克思每提供一條消息,就獲得25元的獎賞。他的告密範圍涉及到流亡於倫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

馬克思死於1883年3月14日,埋在倫敦的高門墓地(Highgate cemetery),只有六個人參加了其葬禮。而這個高門墓地是倫敦地區撒旦崇拜的中心,許多崇拜魔鬼的神秘黑色儀式在這個墓地舉行。

事實無疑地表明,馬克思是撒旦教的信徒。當然馬克思不敢承認,為了掩蓋,於是謊稱自己是無神論者,熟練地運用了撒旦的伎倆──謊言與欺騙。換句話說,馬克思作為共產黨的教主,用無神論、唯物論來掩蓋共產魔教的真面目,想得到從心靈上毀滅人類的目的。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的開頭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不少人對此有困惑。現在我們應該明白了,這個「共產主義的幽靈」,其實就是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