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起底18教師 教育界轟文革式批鬥卑劣(圖)


香港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媒體公開18位參與反送中的教師資料,教育界轟其做法卑劣和煽動仇恨。(圖片來源:AFP/Pool)
香港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媒體公開18位參與反送中的教師資料,教育界轟其做法卑劣和煽動仇恨。(圖片來源:AFP/Pool)

【看中國2020年10月13日訊】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教育界遭受前所未有的箝制與打壓。前特首、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繼續發動文革式批鬥,10月13日在社交媒體公開18位因參與反送中運動而被控罪的教師資料,包括姓名及任教學校等。教育界轟梁振英做法卑劣和煽動仇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指梁的公審行為涉嚴重違反私隱條例,計劃向私隱公署投訴,也不排除提出私人檢控。

梁振英不斷對香港教育界發動狙擊,星期二於其個人Facebook發放18名因示威活動被控罪的教育工作者名稱、年齡、被捕原因,甚至任教學校名稱,資料來源是傳媒報導。他宣稱教育局、教協、辦學團體和學校一直隱藏「出事」教師的姓名,因此他成立的「803基金」將從不同途徑收集資料並向有關學校求證,然後公告社會。

教育界轟製造仇恨撕裂 手法卑劣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教協副會長、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受訪時指,有關教師資料是來自傳媒報道,但梁振英故意將其羅列和公開出來,目的是對教育界製造仇恨,「這是非常卑劣的做法,亦都不會對香港有任何幫助。對於教育界,他要製造仇恨,我覺得他一向的作風是嘗試挑起紛爭,製造撕裂,製造敵對狀態,令社會無法安靜下來。」

去年反送中6.12金鐘示威期間,右眼中槍失明的前通識科教師楊子俊對自由亞洲表示,教師就算被教育局裁定專業操守失當,仍然有上訴的空間;但公開資料等同將他們全面「封殺」,「在這個(等待上訴)階段立即公布個人資料,甚至讓人知道在哪裡任教,影響他們之後晉升或轉學校的途徑。」他直斥梁振英此舉侵害教師的權利,「對個別教師的攻擊,是對整個教育界專業上的攻擊。」

楊子俊本身也曾經歷過「起底」和攻擊,認為事件對前線教師造成極大困擾,「本身我都是一個普通教書的老師,像我以前一樣,其實我是曾經正常過,沒有想過會被傳媒追訪,或者有其他建制人士攻擊,對於很多教師來說是一個未遇過的情況,他們個人方面會很困擾。第二,並非他自己,其實學生都會受到困擾,校園的環境都是不得安寧。」

許智峯轟公審教師違法 向私隱署投訴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批評梁振英對教育界進行文革式批鬥,為其政治目的而公審教師。許智峯指,梁振英的做法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保障資料原則」,包括未經資料當時人同意,將他們的個人資料用於政治批鬥這新目的,並對他們造成心理上和實質的損害。許將向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投訴,並不排除對梁振英作出私人檢控、禁制令等法律行動。

許智峯表示,私隱專員公署的指引列明,即使是公開可尋找到的個人資料,使用時都必須考慮本來發布那些個人資料的目的,否則可能違反私隱條例。他說:「未經當事人同意,便利用資料作新的用途,便可能違法。很明顯,那些教育工作者的名稱、歲數、任職學校等資料,都不是為了滿足政治人物的政治目的而設的。」

他又表示,指引提及須考慮被公開資料的當事人的合理期望,如果將多項個人資料重新整理及發布,導致當事人被人錯誤推斷,例如影響工作崗位等,亦屬違法。

梁振英基金會施壓教育局披露教師資料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周二就事件向教育局查詢,至截稿前未獲回覆。較早時,梁振英成立的「803基金有限公司」曾去信教育局要求公開已被裁定專業操守失當的教師與學校名稱等,批評當局只是譴責和警告教師,而沒有實際行動。教育局拒絕公開資料,「803基金」9月底再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下令教育局公開有關資料。

入稟狀稱,今年2月曾透過律師以《公開資料守則》向教育局索取相關個案數目、教師與學校名稱、事件性質、局方調查結果及後續行動等。惟教育局3月回信時拒絕提供大部份相關資料。該基金5月再去信局方要求內部審查有關決定,但局方7月回信指經過內部審查後,仍拒絕公開教師及學校名稱等,以免破壞老師及學校對教育局的信任,或令港府面對違反保密責任的法律風險。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