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人:湖北經視 送你一朵小菊花(圖)

2021-02-16 07:22 作者: 牛角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武漢
正月初一,武漢有「燒清香」的習俗(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1年2月16日訊】這個情人節我本打算繼續盤吃盤喝,在家做個西式快餐,擺個心形花樣美食也不難,只願歲月從此靜好,花團錦簇,花好月圓,你儂我儂。

昨晚睡前翻看菜譜,無意中掃到網上的消息,說什麼武漢人初一花市火爆,湖北經視的報導,說經濟復甦,武漢市民買菊花慶祝春節牛氣衝天,什麼什麼的。我一下子,燃——爆——了!

夢裡都是恨,今晨醒來依然餘恨末消!!

這個情人節,武漢嫂子我要送花,必須要給湖北經視送花,不過不是玫瑰,是送他們筆下那怒放的菊花

在武漢,特別是在老漢口城區生活過的,都知道正月初一的菊花對武漢市民們意味著什麼!那就是,「燒清香」,也叫「燒心香」,「燒新香」,或者「燒馨香」。都是一個意思。就是頭年家裡有新墳的喪戶。那菊花是先送喪戶家,然後再由死了人的家庭送上山去新墳上的。

只要手裡抱有菊花,屋裡屋外擺有菊花的,那麼這家人或者這人的親朋好友家裡,都是剛剛過去的這一年裡,家裡添了新墳的!只有頭一年死了人的家庭,以及這些家庭的親朋好友,才會去買菊花遙寄哀思,心香幾縷欲斷腸!所以有人說,頭年死了人的武漢家庭,在正月初一是過不成年的。

以我家祖譜,江夏大路馮氏五百年來作證,武漢的枝枝籐籐,還在武漢生根和開枝散葉的,都知道武漢的「燒清香」是這樣的流程:

正月初一零時起,也就是除夕之夜的半夜12點,在過去的一年裡,家裡有死人的家庭,都會備上香堂,而他們的朋友,看得重的人甚至會在零點之前在這家人的門外先等著,一等正月初一的零點開始,就捧著菊花,進屋給這家上香。重視的還會帶點酒和水果,如果帶水果,按慣例是每樣三個,供著,再到香案前上柱香,磕個頭,喃喃祈禱兩句,安慰一下這家人,再離開。

之所以搶零點,就是重視和尊敬,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就像如今去廟裡進香都要搶頭香一樣,但那是祈福,這是追思。不說雪中送炭,但至少是親人朋友間不泯的關懷,不是雪上加霜。

大多數一般的朋友和同事,會在正月初一的一大早來到這個頭年有人過世的家庭,帶上菊花,進門上香,拜年加哀悼,但必須要在中午十二點之前。這是規矩。

而這戶有人在頭年有人亡故的,不管是年頭還是年尾,只要是在過去一年家裡有添了新墳的,在正月初一,還要淒惶惶地趕在正午十二點到來之前,趕往武漢的扁擔山、九峰、白玉山這些地方(相當於北京人的八寶山)的墓地。

從市區到郊區,這些青山埋新墳處,路迢迢,一路上淚眼婆娑,即使是開車去,那車也載不動許多愁吧!車上帶著朋友們之前燒清香帶來的菊花,把菊花送到山上的新墳前面,為那新墳塚的魂魄燒香,天地同悲!

這就是武漢的燒清香,這就是那些怒放的菊花的用場。

所以說我要痛罵湖北經視呀,你這個武漢本地媒體,能不知道這個「燒清香」的民俗麼?

有菊花的正月初一,從零點到正午十二點,就是武漢人的清明節啊!這不是今年開始,而是世世代代武漢地區的民俗,甚至湖北其它的一些地市末必有,但是老武漢人,都知道。

我承認,當我看到那樣寫正月初一喜氣洋洋正能量的菊花,我的心在滴血,我的手在打哆嗦,我的肝在顫。

我如果無動於衷,我不對武漢年初一的菊花作個補充說明,我就不是武漢出來的姐姐。那正月初一出城上山的人,那扁擔山、九峰的冤魂哪,我如果不罵那些活著胡說八道瞎寫的人,我不算是武漢嫂子。

此刻我在山東,三九寒冬快過去了,五九六九河邊看柳,想來武漢這幾天也是去東湖磨山和植物園看臘梅和紅梅的時候了,還有櫻花。那摩肩接踵的花海人流,可是有多少人在庚子年裡撒手人寰再也看不到這人間春色呢?

今天是情人節。可是再深的愛情,也不抵親情的相濡以沫。再美的風花雪月人前英雄,不及一缽粥,一聲爺娘喚兒猶還在,一聲稚子喊爸爸有應答。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一枚園地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