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學院如何擠入法國:中國在高層下功夫(圖)

2021-03-20 06:57 作者: 珍妮特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孔子學院
習近平揭幕澳洲孔子學院(圖片來源:credit should read WILLIAM WEST/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3月20日訊】中國試圖在外國設立孔子學院擔任大外宣先遣部隊,上次本節目提到其借力使力於法國斯特拉斯堡大學法學院前院長梅斯特。梅斯特這個中國事務掮客與中國官方特別水乳交融、合作無間,這也是值得進一步觀察的奇葩法國高層幹部。這幾年,斯特拉斯堡大學所屬的阿爾薩斯省當局更是歷經了中國政府利用孔子學院打頭陣,長期經營滲透進入大學,引起法國學界及輿論的關注。另外,大家也許過去沒注意中國在法國設立的第一家孔子學院,中國國企中興通訊可說扮演重要角色,立下汗馬功勞。這些細節及中國長期經營的手法近日被法國媒體長篇累牘地報導揭露,本次中華世界我們繼續為大家做進一步的介紹。

法國巴黎東方語言學院的藏學家教授羅班(Robin)提到當年邀請達賴喇嘛參加研討會,受到中國官員盯梢的事,並找他們2次。她回憶當時,中國方面有來過2次,但在口頭上,他們就不會那麼顧及到需要態度微妙了。她敘述,當時計畫要送30名交換學生到中國,她也擔心因邀請達賴喇嘛參加一項研討會而計畫受阻。當時的校長馬努埃.弗朗克(Manuelle Franck)在研討會中被介紹上臺,而且全程參加研討會。雖然中國大使館曾經禁止她這麼做。但結果,也不了了之。她甚至後來在12月,她還前往中國,簽署新的合作協議。她說,因此,面對中國施壓,不應該退讓。否則他們就視你為弱者。

斯特拉斯堡大學所屬的阿爾薩斯地區於2000年底與中國簽署協議,預定要設立一個孔子學院時,他們可能也提出了和巴黎高等政治學院一樣的主張。2008年,中國第一次試圖要求在斯特拉斯堡大學裡設立孔子學院,遭到滑鐵盧,於是孔子學院在外面設立。中國文學專家李立閣(Bizais-Lillig)透露說:「自2012年秋季,斯特拉斯堡大學遭到很大的壓力,不只是來自中國的壓力,同時也有來自大區的壓力要求把孔子學院設立到大學裡。」當時他們試圖找到一個妥協方案。最初的協議應該是在2013年4月達成的。中國當局表示,如果把孔子學院附屬於大學,他們將向阿爾薩斯提供新投資項目。大學學者們也就提出了一種蒙太奇的方法,可以將孔子學院按名稱整合在一起,但是孔子學院仍留在自己原來的地方,獨立於大學之外,從這一連串的「圖謀失敗」,也可以看出斯特拉斯堡大學教授們的小心謹慎。接著,同樣是2013年,9月份,中國也夾孔夫子以令諸侯的方式,前往里昂開疆闢土,這一次輪到里昂大學的教師們拒絕把孔夫子融入里昂第二大學及第三大學,所以建院功敗垂成。中國在孔子學院的經營上,有過4年的相對自由的教育方式後,中國漢辦最終想要實施一種審查程序,這也引起不少反彈。

中國的孔子學院系列網,在法國設有18所孔子學院。第一家,是與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中興通訊合作下,於2005年10月在普瓦捷(Poitiers)大學開業。2013年,里昂的大學關閉了它的孔子學院,因為拒絕接受北京施加壓力的審查制度。次年2014,繼葡萄牙的布拉加孔子學院研究所發生另一起中國審查事件之後,瑞典斯的德哥爾摩和美國的芝加哥等幾所西方大學也退出了這項孔子學院的計畫。法國的第18個孔子學院則於2019年在波城(Pau)成立。至2020年,在美國,「孔子學院CI」系列網被歸類定性為「外交使團」,這使美國當局可以對其進行更有效的監視並應對其對外國影響力的運作。

中國對外施弄混合式對待手法,當法國的漢學家們受到驚嚇的時候,歐洲法律專家梅斯特(Mestre)在大學裡竟然成了北京事務的冠軍手。根據院長本人發送的一封電子郵件的描述,2014年9月,在他的系裡面,舉辦了一系列針對西藏的示威活動,並根據「中國駐斯特拉斯堡總領事館的要求」籌組織舉辦了會議、展覽、舞蹈和音樂會。在2015年初,他離任時,當時的中國領事張國斌在離任招待會上,對「費金.梅斯特(Fei Jin-Mestre)女士致賀,表揚她的努力成功籌劃舉辦了許多文化和藝術活動),對表示衷心的感謝」。這位院長的妻子曾是斯特拉斯堡管理學院的學生,她於2013年初創立了一個協會,名叫Sinostras,這是為了籌組負責「西藏周」的活動而成立的公司。

斯特拉斯堡大學的講師艾因德羅特(Ein drot)及尼古拉斯.諾德(Nicolas Nord)回憶說:「在研討會的開幕典禮上,主席強調說:西藏從未被中國併吞,而說1950年的中國出兵干預是應藏人的要求。」

根據諾德指出,具諷刺意味的是,梅斯特1990年代曾經擔任他的老師,教學時,曾在課堂上以中國入侵西藏為例,指出這是國際法上的一個典型的侵略範例。

總之,在梅斯特院長的全力替中國當打手後,許多同事都很反感,因為這也表示,日後他們必須與中國領事館合作。梅斯特也就在2015年聯手中國舉辦「中歐人權論壇」,這是由一個研究人權的中國社會,它其實是由中國在1993年組織設立的一個假冒偽裝的獨立學者團體,其背後是由中國宣傳部的一個公共事務司來指揮操縱。其實這根本就是在各種歐洲的機構裡進行一種洗白的運作。而諷刺的是,梅斯特卻對外反駁說,這並非中宣部團體。而他的好朋友,中國斯特拉斯堡前總領事張國斌還成為了這個獨立協會的領導人之一。

中國在梅斯特身上下功夫

梅斯特2016年並沒沒有當選為校長,但似乎被中國文化嚇壞的法國官員聽信了中國的宣傳。不過角逐失敗後,梅斯特他離開了那裡,但他在對外的自我介紹仍然稱自己是斯堡法學院的名譽院長。

梅斯特在布魯日的歐洲學院授課一段時間,並增加了前往中國的旅行次數。助教諾德.透露說,梅斯特的動機之一就是去中國旅行時能受到國王般優渥的待遇。

梅斯特1998至2003擔任過羅伯特-舒曼大學(l'universitéRobert-Schuman)的校長,這個學校後來與斯特拉斯堡大學合併。他在這裡的升等也不順利,正如同他院長任期的遭遇。

報導指出,精於鑽洞找機會的梅斯特,2017年獲得重慶西南大學的教授職位,並在中國的察哈爾學會擔任高級官員職位。

美國智庫亞洲國家研究局研究員的羅蘭(Rolland)指出,察哈爾學會是中國最重要的三個智庫之一,它在西方的分會是一個獨立機構,但在中國,所謂獨立只是理論上的。實際上,它只是一個中國共產黨的橡皮圖章。

就察哈爾學會來說,創會主席是韓方明,他也是中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而斯特拉斯堡前總領事趙國斌則是察哈爾學會的秘書長,接著,梅斯特就很容易的在察哈爾學會獲得一個兼職的高階官位。

觀點雜誌指出,這種全球誘惑策略主要針對那些「被忽視者」,也就是那些失意者、被忽視的人、那些被自由全球化和西方陣營忽略的國家和地區,以及類似某些法國大學等組織的第二流或第三流機構。在中國的這種平行外交中,它隱藏掩住其反對西方民主國家的野心和令人懊惱的主題。國防安全領域的學者羅蘭(Nadège Rolland)總結說:「從長遠來看,一切都「塗上了一層蜂蜜」,有著「和平的文明」的形象」。她還預先警告的說,「實際上,這並不是軟實力,而是處於強硬能力中,一種奧威爾式的硬能力。」

羅蘭還警告說,當統一戰線站起來捍衛中國的抵抗維吾爾人或對付香港人時,梅斯特卻很有底氣的說:「我的報酬根本不是中國察哈爾學會付給我的。」但另一方面,他也承認自己獲得在重慶大學擔任教授的報酬。他說:「我做這些事,是出於友誼,是為了智囊團的成員。」這真可說是法國高級管理官員與中國宣傳部合作無間的例子!

(原題目:中國長期經營合作無間法國高層管理者謀置入孔子學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法廣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大唐英雄榜 電子書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