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還是仙?讓人迷惑的大詩人(圖)

2021-08-26 07:25 作者: 纖纖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李白以《獨坐敬亭山》,讓人感受到神仙在人間的孤寂。
李白以《獨坐敬亭山》,讓人感受到神仙在人間的孤寂。(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詩詞本是天上的語言。當年的蘇軾一句「不知天上宮闕,今昔是何年」讓多少人的心緒一下子就飛越到了神仙世界,也讓人開始迷惑:大文豪蘇軾寫的,到底是天上還是人間,這位蘇大學士到底是人,還是仙。

其實最想說的還是賀知章的那首《回鄉偶書》「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這首朗朗上口被人們熟知的詩詞,寫的是天上還是人間。

表面看是寫賀知章小時候離開家到京城做官,雖然鄉音未改卻已兩鬢斑白,小孩子因為沒有見過賀知章,微笑著把他當作來訪的賓客。而真實所寫,卻另有緣故。

賀知章老年時,曾遇到隱居的神仙,於是辭官還鄉,明確的理由就是要修道成仙而非是告老還鄉。當時的皇帝竟也同意,還為其踐行,可見古人對修道人是最推崇的。那麼那首《回鄉偶書》就另有深意了,賀知章離家太久,是指的自己離開天上的家太久,如今兩鬢斑白才知道回家,自己並不是天上客,至於天宮,原本就是自己的家。

與其異曲同工的還有,杜甫的一首《絕句二首》,「遲日江山麗,春風花草香。泥融飛燕子,沙暖睡鴛鴦。江碧鳥逾白,山青花欲燃。今春看又過,何日是歸年。」最後一句「今春看又過,何日是歸年。」又讓人分不清天上人間。所謂歸期,是回到天上還是那個京城。

李白以一首《獨坐敬亭山》,讓人感受到神仙在人間的孤寂,只能與敬亭山對坐聊天。「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閒。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眾鳥飛離,孤雲悠閒,心中高遠,人間無言,只得移念敬亭山,心中所念並非我們所見的敬亭山,而是一座神仙洞天。李白與敬亭山山神的「兩不厭」又是什麼樣的心境?

最近看了一部古裝電視劇,片尾使用的是李煜的一首詞,曲境之意,竟如天上人間一般美好。

詩詞本是人與神的橋樑,靜聽古箏響起,樂人一首古詩詞會把人帶入一種怎樣的天上人間。詩境之美,難分天上人間。

責任編輯:隅心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