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夢 夢見廟神召喚修房頂 醒來看竟完工(圖)


梦見廟神召喚修房頂(16:9)
夢見廟神召喚修房頂,醒來看竟完工。(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宇宙是一個縱橫交錯豐富多彩時空宇宙。人的身體可能也不只是在這一層空間一種身體的表現形式,很可能與另外空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這種聯繫又會是怎樣知曉它的存在呢,下面這個夢的破解,也許能說明點什麼。

晉陽東南二十里有座臺駘神廟,廟建在汾河邊上。元和年間王鍔鎮守河東時,有一個叫黨國清的泥瓦匠,善於修房蓋房。有天晚上,這位泥瓦匠夢見一個黑衣人對他說:「臺駘要召見你。」於是他就跟著去了。出城門二十多里,來到臺駘神廟。只見廟外有幾十個穿鎧甲、持刀槍的兵丁列在兩旁,泥瓦匠嚇得不敢進去。黑衣人說別怕,帶他進了廟。

只見廟內也站著一百多侍衛,警戒森嚴,一個傳一個地呼喊著讓他往前走。見到神廟臺駘,泥瓦匠趕快下拜。臺駘神召泥瓦匠上殿,對他說:「我的廟頂層漏了,風吹日晒,一到雨天,我的衣服就被淋濕了。請你把房上的漏處修補一下,使我免受風雨之苦。」

泥瓦匠聽後說:「我照辦。」於是和好了泥,上房把漏的地方全都堵上了。幹完以後,神就讓黑衣人送泥瓦匠回家了。出了廟門往西北走,沒走十里地,忽然聽見喝道聲,黑衣人和泥瓦匠一起藏在道旁。不一會只見一百多人騎馬由北向南來,其中有幾十個拿著兵器侍衛的人,中間簇擁著一個頭戴官帽身穿紫色官服佩帶金飾的人,這人騎著白馬,儀錶堂堂,後面的衛隊人數更多。黑衣人告訴泥瓦匠那位是磨笄山的山神,因為明天要去參加一位姓李人家的宴會,

今晚先來這裡約請臺駘神去。泥瓦匠和黑衣人進了城門後,忽然覺得兩眼有點痛,用手一揉,就醒過來了。

第二天他來到臺駘廟,看見案子上有屋壞漏雨的水漬,抬頭看屋頂,果然有修補堵漏的痕跡,房頂是修好了,泥瓦匠反轉往回走,剛走了六七里地,聽見路西村子裡有鼓樂聲,跑去一看。原來是有一家人正在設祭壇、擺酒宴載歌載舞祭神。一打聽,原來這家人正是姓李。這才醒悟,昨晚看見的那位穿金戴銀、騎白馬官人模樣的山神,是被請來接受禮拜的。

再一看,這家人有個叫李存古的曾當過軍官,因為目無法紀犯了死罪,上司看他曾有軍功,就免去李存古死罪,把他流放到偏遠的雁門郡。雁門有磨笄山神廟,李存古常常到廟裡去上供禱告,祈求能夠活著回到故鄉。最近果然被赦免放回來了。李存古說這是磨笄山神的保佑,所以才擺設祭壇謝神。泥瓦匠一聽,果然和自己夢中經歷的完全一樣。這個故事收錄在《河東記》中。

現代人認為夢只是夢,是不真實的。即使解夢也只把它當成「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胡思亂想。夢確實有白天活動思想殘留的記憶,但也有另外空間神人的點化、預示,還有的親臨其境、自己走了一圈的體驗,夢境豐富多采。像八仙中的鐵拐李,他就是「夢中」被師父帶走遊歷了天宮,回來時發現自己的肉身已經被以為他死去的家人燒了,他的元神急忙附在一個剛死去的跛子身上,才成了鐵拐李。

泥瓦匠夢中修廟是他人體這邊在睡覺,夢中體現是他另一層空間的身體去做的,而他的元神、靈魂非常清楚的知道這一切,也真切的感受到了。任何東西的存在似乎都是依附另外空間的存在。當另外空間修好了這邊也就變好了。

責任編輯:任鳳鳴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