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制大國艷羨半專制小島國?太沒出息(圖)


2014年3月2日,北京火車站前的一處標語牌。
2014年3月2日,北京火車站前的一處標語牌。(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9月18日訊】阿聯酋阿布達比《國民報》(The National)發表該報東亞事務專欄作者拜恩斯(Sholto Byrnes)的文章說,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中共國必須確保財富在全國範圍內更加平均地分配——這項被稱為「共同富裕」的政策,在國際層面很大程度上得到的是負面反映。

習近平的意圖是,「調節過高收入」以及「鼓勵高收入人群和企業更多地回饋社會」,但一些出版物認為,共同富裕政策已經讓「奢侈品股價暴跌」,並」引發中國精英階層罕見的焦慮」。它被描繪成"監管衝擊"的一部分,有拖慢經濟增長,使金融市場更加動盪的風險。現在「打擊」這個詞在很多場合大行其道。

不過,這些新規定包括其他地方的父母可能羨慕的一項——北京當局現在規定中共國的孩子,每週玩網路視頻遊戲的時間不得超過3小時。顯然,一些人正在將共同富裕描繪成習近平行使權力的又一實例,那些對中共國持鷹派態度的人,總是會對此類事物作負面描述。

因此,上週末聽到東南亞最大銀行——新加坡興展銀行(DBS)首席執行官古普塔(Piyush Gupta)的不同觀點,令人耳目一新。古普塔日前在一次活動中表示,「我們造成了巨大的不平等」,「共同富裕的焦點是如何照顧金字塔底部的人,這並非壞事,現在是這樣做的合適時機」。

「無論是歐洲綠色基金、習近平的共同富裕,還是我們自己對20%以下底層人口社會保障網的關注,這些都是為長期可持續增長可做的好事」。在某種程度上,這些應該是顯而易見的陳述。巨大的社會不平等不可持續,被視為不公平,削弱了社區的紐帶和凝聚力。而且,對於任何尋求保持權力的政黨,無論是中國共產黨還是其他黨派,富人都是長期的威脅。

但是,新加坡機構的負責人似乎特別適合為共同富裕政策辯護,因為自由市場的崇拜者不喜歡這種政策,認為過分干涉了創造財富的「魔力」。而且現代新加坡從來就不是一些人所認為的自由市場天堂。新加坡大約80%的人口居住在公共住房中,但居住地不能任意選擇,而是由當局按種族配額分配給華人、馬來人、印度人或其他族裔家庭。這是為了確保不同種族的成員彼此能經常接觸,不至於形成種族「飛地「。

哪個西方國家敢採取如此強硬的政策?畢竟,什麼是非常重要的個人選擇?新加坡遙遠的仰慕者不時看到這個小島國物質上的成功,忘記或從來不知道,執政的人民行動黨直到1976年還是「社會黨國際「的成員,監管和干涉是新加坡領導人的本性。

自上世紀70年代末以來,中共國一直在密切研究新加坡的例子。在一個小島國發生的事情能否被一個擁有14億人口的大國複製,是另一個問題。但毫無疑問,北京會樂於獲得與新加坡類似的穩定、增長、凝聚力、教育程度和政治連貫性。

来源:萬維讀者網林孟編譯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