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离骚〉的全文翻译(上)(图)

2017-02-02 02:57 作者: 乙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屈原在〈离骚〉中,透露自身的崇高理想与重重忧思。(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楚辞》是继《诗经》后的又一部诗歌精粹,而《楚辞》中的〈离骚〉是一大杰作,亦是古典文学中最长篇的抒情诗。〈离骚〉是由敢言且有口才,又会写浪漫文辞的楚国人屈原所作,传递了诗人高尚的理想与努力不懈的坚毅态度,以及对权贵的锐利批判。想要了解爱国诗人屈原或是古典文学之人,绝对不可以掠过此作。

屈原〈离骚

《楚辞》是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地文化精粹,不仅具备丰富的想像力和深沉的多彩思想,还富含原始的活力与浪漫的激情,保留着奇异的宗教色彩与绚烂的南方远古文化。《楚辞》不仅是那个时代的精粹,亦与汉武帝时代才出现的汉赋紧密扣连。因此,《楚辞》同时代表着汉文化,是文学艺术的重要的表现形式,主宰两汉文学的艺术思潮,影响中国文化深远。提及《楚辞》,多数人都会联想到屈原。没错,屈原的〈离骚〉、《九歌》等作品,确实是令《楚辞》更显光采的重要元素。因此,没有读过最首屈一指的〈离骚〉,切莫说自己读过了《楚辞》。

与其他文人作品一同汇集于《楚辞》中的〈离骚〉,究竟是屈原哪一个时期的作品呢?虽然司马迁在《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已说:“屈原放逐,着离骚。”但我们仍未能得知更详细的资讯,经后人研究,目前已有多种说法:屈原在楚怀王十六年(前313年)时期,离开郢都所作、屈原在顷襄王初期、顷襄王时期,屈原被放逐所作……。

〈离骚〉顾名思义,就是指遭逢时运不济的屈原,满怀忧愁幽思所撰的作品。虽然是楚国人吐露自己满怀大志却又怀才不遇的心情,但此作的卓越艺术性与风格情调却早已跨越地域、时空等种种局限,流传千载,成为众人传诵的不朽诗歌。接下来,就一起来了解屈原的〈离骚〉究竟了传递哪些思想吧!

〈离骚〉的分段原文:

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脩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汩余若将不及兮,恐年岁之不吾与。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译:

我是远古高阳帝颛顼的后裔,我去世的先父名为伯庸。

寅年的孟春正月时,我诞生在庚寅那天。

父亲观察了我出生的时节,初始赏赐我个美名。

他将我取名为正则,字为灵均。

我拥有众多先天良好的素质,我又再完善后天的修养与才能。

我将江离与生长在幽僻处的芷草披在身上,并缝缀秋天的兰草配戴在身边。

时间迅疾的我好像跟不上了,只恐怕年岁不等我。

早上我摘拔山坡边的木兰,晚上我捆取沙洲的宿莽。

时光匆促不滞留,四季互相交替、代谢着。

想到草木的凋零,害怕贤士将要年老。

不然就护抚强盛国势而扔弃污浊,何不变更这些遵行的准则?

乘着千里马驰骋奔跑吧!来啊,我将前行圣王之道!

原文:

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杂申椒与菌桂兮,岂维纫夫蕙茞?彼尧舜之耿介兮,既遵道而得路。何桀纣之猖披兮,夫唯捷径以窘步。惟夫党人之偷乐兮,路幽昧以险隘。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忽奔走以先后兮,及前王之踵武。荃不察余之中情兮,反信谗而齌怒。余固知謇謇之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脩之故也。曰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附注1)。初既与余成言兮,后悔遁而有他。余既不难夫离别兮,伤灵脩之数化。

译:

昔日的三位君王品德纯正,稳固了众多贤者聚集之地。

混杂了申地之椒与肉桂啊,岂止是连缝了蕙草与茞草而已?

那唐尧虞舜刚正的操守,是遵守法则而获取了正途。

夏桀多么恣意狂妄啊,只是贪图捷径而反倒穷窘难行。

朋比为奸之人偷瞒享乐啊,他们的路途昏暗不明而险窄。

难道是我忌惮招遇祸害吗?只是害怕国家会溃败。

我前后相继地迅急奔波与忙碌着,希望能跟上前王的足迹。

可是君王没有觉察我内心的思想情感,反倒相信谗言而盛怒。

我本来就知道正直忠言会形成祸患,但再三按捺仍不能舍弃。

点明上天以为我作证,这一切都是为了君王的缘故。

你说黄昏为相会佳期,可是半途却更改了方向。

当初既然已经与我有了约定,却后悔而遁逃,并另有他途。

我已不诘责你的离别,只是悲伤君王的屡次反复。

附注1:“曰黄昏以为期兮,羌中道而改路”两句,有的版本并未收录。

 

原文: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冀枝叶之峻茂兮,愿竢时乎吾将刈。虽萎绝其亦何伤兮,哀众芳之芜秽。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凭不猒乎求索。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忽驰骛以追逐兮,非余心之所急。老冉冉其将至兮,恐脩名之不立。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苟余情其信姱以练要兮,长顑颔亦何伤?擥木根以结茞兮,贯薜荔之落蕊。矫菌桂以纫蕙兮,索胡绳之纚纚。謇吾法夫前脩兮,非世俗之所服。虽不周于今之人兮,愿依彭咸之遗则。

译:

我已经栽种了许多兰草,又种植很多的蕙草。

一垄垄的留夷与揭车啊,夹杂着杜衡与芳芷。

希冀枝叶长得峻拔繁茂,希望等到我来割除之时。

虽然枯萎凋零亦有何伤害,只是哀痛群贤的荒废变质。

众人皆贪婪地互相争夺,凭着贪得无厌地索取。

宽容地对待自己,却揣度他人,兴发诸多想法而相互妒嫉。

迅速乱跑奔驰地相互竞争,这不是我迫切需要的。

年老缓缓地将要到来,我只恐怕无法建立美名。

早晨饮用木兰上垂坠的露水,傍晚吃食秋菊的落花残瓣。

假如我的情感确实是坚贞美好,长久因为吃不饱而面黄肌瘦又何妨?

我拿木根来结成茞草,连结薜荔凋落的花蕊。

我将肉桂矫直以连缝蕙草,搓成长而相连的胡绳。

正直的我向前贤仿效,却不被世俗所信服。

虽然与周遭的人无法相容,但我愿意遵行彭咸遗留的榜样。

 

原文: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茞。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怨灵脩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忳郁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译:

我长声叹息地掩脸涕泣,哀痛民生过于艰难。

我虽然好修容治态,已成拘谨不放纵,早上直谏遭责骂,到了晚上则丢了官。

这是因为我配戴了蕙草啊,加上我一再搂揽了茞草。

亦是因为我内心高明美好啊,即使多次死亡仍不会后悔。

我怨恨君王无常不定啊,终究无法察明民心。

众女子妒嫉我的美好姿态,造谣诽谤说我善淫秽放纵。

本来当下的风俗就善于虚伪,违反规矩而改变措施。

违背法度而追求邪曲,竞相求取苟合,以为这就是制度。

我抑郁愁闷而失意不安,我这时独自遭遇穷困。

我宁愿忽然逝去以流落逃亡,就是禁受不了成为媚俗之态。

性情强悍凶猛的鸟儿不会与其他鸟群聚,自前代就都是这个样子了。

方和圆怎么能够接济相和啊,志向不同如何能相安无牴触?

我委曲昧心地压抑着志愿,忍受着怨尤与耻辱。

保持着清白为正直而死,这本来就是先前圣人所推崇看重的。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