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略中国背后共产国际的巨大黑手(下)(图)

2017-05-14 10:00 作者: 曹维录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很多迹象都指出,“七、七”事变并不是日本想发生的。
很多迹象都指出,“七、七”事变并不是日本想发生的。(网络图片)

接续〈日本侵略中国背后共产国际的巨大黑手(上)〉一文

五、

尾崎秀实也有一个实力很强的间谍组织,主要是由日本的一些倾向共产主义的左翼人士组成,中西功、西里龙夫等都是其中的重要成员。他们在中国的活动及时帮了苏俄间谍佐尔格的忙。1932年新年前夕,尾崎秀实告诉佐尔格:日本将于近期加强对中国其他地区的扩张与渗透,很可能将进攻上海。有关作战计划已经制定。尾崎秀实说,日本的“目的是要迫使其他大国和中国政府满足日本的要求,允许满洲和内蒙实现自治,从而在事实上承认日本对该地区的控制。此外,日本计划夺取中国的商业动脉。进攻上海的主要目的是打垮南京政权。日本需要一个首先维护日本利益的南京政府。”这些,其实都是尾崎秀实说服日本侵略者同中国作战的一部分理由。理由的另一部分就是苏联过于强大,日本不可能将其击败。佐尔格将尾崎秀实所提供的情报及时向莫斯科作了汇报。1932年1月,日军南下进攻上海,事态的发展验证了佐尔格的情报。

1937年6月4日,一位被国民认为具有新鲜的魅力从而对其寄予极大希望的青年宰相近卫文麿,适应了国内各界的愿望,风头十足当上了日本首相。日本的间谍尾崎秀实成为他的顾问兼私人秘书,可以自由出入首相官邸,参加首相的智囊团会议。他的主要任务是提供有关中国的情况,提出对中国事务的处理意见。这使他不但对日本政府的决策非常熟悉,而且能施加一定的影响。在此期间,他把自己掌握的许多有关日本对华战争的情报,通过在上海已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日本人士中西功发往延安,和中共高层人士相互配合地左右中国命运。

如果说以前尾崎秀实只是对日本对外国策施加影响,而在近卫文麿当上首相后,他其实差不多已经有了对外政策的决策权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东京军政界消息灵通人士开始传播:“七夕的晚上,华北将重演柳条沟一样的事件。”日本人所说的“柳条沟事件”即“九一八”事变。

已经有很多迹象都表明,“七、七”事变并不是日本想发生的。据今井武夫的回忆,由于有“七夕的晚上,华北将重演柳条沟一样的事件”的传闻,日本政界要员大谷光瑞和军界的高级课员冈本清福先后来到北京,看在日本军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如果有,就及时加以制止,以防发生第二次柳条沟事件。他们都认为:“现在日本想在华北挑起事端是不适宜的,必须设法加以防止,制止爆发意外的战争。”考查的结果让他们很放心:“在华北的日本军中,虽然也有一部分人忧虑着会爆发什么事件,但为数极少,整个来讲,没有特别担心的必要。”(见林治波:《不可思议的预告──“七夕之夜”将重演柳条沟一样的事件》)

以往,我们对尾崎秀实有过很多宣传,这个在日本决策层中有着举足轻重作用的大人物一直被宣传为中国人的忠实朋友,但在中日关系发展的这些关键时刻,这个日本友人在干什么呢?他作了一些什么对中国有利的事?有一个不可辩驳的历史事实是:“七、七”事变,就发生在近卫文麿当上首相后一个月的时间,那时尾崎秀实已经成为首相的顾问兼私人秘书,在对外决策中起着关键的作用,但是历史中没有关于他制止日本进攻中国的记载。有资料说他把自己掌握的许多有关日本对华战争的情报,通过在上海已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日本人士中西功发往延安,其本人受到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期间有哪些相互配合的活动,直到现在也还是个谜。“七、七”事变是不是里应外合制造的事件(编按:担任过日本关东军参谋的田中隆吉,曾准备在东京国际法庭上作证说,芦沟桥的第一枪是共产党放的,事变是共产党在芦沟桥两边放枪挑起的,而且是共产党和前日本驻天津特务机关长茂川秀和勾结和操纵的。但是,东京国际法庭开庭时,他却在巨大的压力下,不敢当庭作证。相信有一天,这个天大的秘密终会得以公开……)

六、

中日战争的全面爆发,肯定是多种因素凑成的,佐尔格、尾崎秀实、中共,中国国内的各军阀土匪、还有史达林,他们好像都在往一个目标上努力。“七、七”事变发生之后,如果处理得当,也不会爆发全面的中日之战。事变之初,蒋介石没有对日宣战,他还不想打一场全面战争。但由于当时希望中日火拚的各方势力太多,日本和中国国民政府几乎丧失了控制战争的主动权。

1937年7月8日,卢沟桥事变第二天,中共就兴高采烈地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号召:“全国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我们要求立刻给进攻的日军以坚决的反攻,并立刻准备应付新的大事变。”“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掠!”“全国人民武装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

短短十来天的时间里,中共上蹿下跳,全心全意的要把中国带入战争的血海。7月8日,毛泽东与朱德、彭德怀、贺龙、林彪、刘伯承、徐向前等红军将领联名致电蒋介石,要求实行全国总动员,收复失地,坚决抗战,并请缨杀敌。7月9日,彭德怀等九名红军将领暨全体红军指战员再次通电全国:“当华北危急存亡之紧要关头,敬敢吁请我国民政府迅调大军增援河北……与日寇决一死战。”

7月23日,毛泽东发表《反对日本进攻的方针、办法和前途》,强调说:“中国共产党人愿同国民党人和全国同胞一道为保卫国土流尽最后一滴血,反对一切游移、动摇、妥协、退让,实行坚决的抗战,驱逐日本帝国主义,实现中国的自由解放。”

这些都表明中共希望中国的合法政府能够同日军大打,持久的打,全面地打。但是,后来的历史表明,在整个抗战史上,中共从来没有真心实意地同日军要过仗,他在看着国军“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无论是“反蒋抗日”还是“逼蒋抗日”、“联蒋抗日”,目的都是要把中国拖入战争,用战争消耗国民政府实力,达到借乱夺权的目的。

据旅居英国的华裔女作家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披露,卢沟桥事变后,由中共潜伏在国民党内的红色代理人张治中引发中日之间的全面战争,把中国推入无边的战祸之中。该书称:“八月九日,经张治中一手挑选的派驻上海虹桥机场的部队,打死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各一人,然后给一个中国死囚犯穿上中方制服,把他打死在机场大门口,以造成日本人先开火的假象。日本人的表现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张治中以“上海的形势突然告急”为理由,率大批军队在十二日清晨占领上海,定于十三日拂晓向上海日军发起攻击。蒋介石两次去电叫他“不得进攻”要张“再研讨”攻击计划,“不可徒凭一时之愤兴”。张十四日电蒋:“本军决于本日午后五时,对敌开始攻击。”但张治中午后三时就提前下达了总攻击命令。四时,炮兵、步兵一齐进攻。

在以后几天里,张治中不断传播虚假资讯,制造混乱,并不听蒋介石命令,擅自向日军进攻,加速引发了中日全面战争。

维琪百科评述说:“蒋中正在淞沪会战几乎投入所有的精锐部队,造成极大伤亡。中国军队一败涂地,幸好日本当时尚未做好侵略中国的准备,兵力有限,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在这之后,中央政府的兵力已无法对全国各地的军阀造成威胁,这时中国共产党、各地军阀都各据一方,拥兵自重。……淞沪会战后大量的游勇散兵,中国国民政府无力加以收编,往往造成后方百姓的困扰,或者被中国共产党加以吸收,造成八路军或新四军的急速扩充,至1940年7月7日,八路军、新四军已发展到五十万人。”(编按:中共中央1939年的文件已一再称“我党已有五十万大军活跃在敌后”。)

七、

现在看当时苏联间谍和日本左翼势力的间谍在中国工作的重点,就是避免苏联同日军的直接作战,并把这场战争的祸水引到中国来。现在看来,他们的目的是完完全全达到了,国家不幸,生有逆贼,断送了中国的前途。崔可夫曾说:“甚至在我们最艰苦的战争年代里,日本也没有进攻苏联,却把中国淹没在血泊中。稍微尊重客观事实的人都不能不考虑到这一明显而又无可争辩的事实。”(《在华使命——一个军事顾问的笔记》第38页)

上个世纪30年代后期,苏联看到战争在中国实实在在打起来了,他就藉这个机会,向日军发动了两起大规模武装冲突,夺取了中国大片土地。这就是历史上很有名的张鼓峰事件和诺门槛事件。在这两次事件中,苏俄轻而易举地从日本手里夺走了中国大片土地。1939年后,苏日签订协定,停止军事冲突。日本陆军从此可以专心打中国。当时全国都认为被苏联出卖了,可是共产党却叫好,毛泽东为苏联辩护说:

“没有卷入帝国主义战争漩涡的苏联,是全世界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援助者。这些都是有利于中国抗战的。但同时,日本帝国主义正在准备向南洋侵略,加紧向中国进攻”(《毛泽东选集・团结到底》)

其实直到上个世纪40年代初,苏联一直不放心,生怕日本进攻苏联,也正因为如此,苏联间谍佐尔格和日本亲共间谍尾崎秀实一直在为将战争控制在中国的范围内作着努力。1941年10月中旬,佐尔格的真实身份败露,他和尾崎秀实等30多人先后被日本军部逮捕。日本恨透了这些间谍,正是他们将日本引入了中日战争不能自拔,日本没能从战争中得到任何利益。于是在1944年特意选择10月革命27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将尾崎秀实和佐尔格两人施行了绞刑。这两个人以害人开始,以害己告终,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但即使在他们被捕后,他们所控制的间谍组织也没有放松对日本的监视,生怕日本将战争转到苏联方向去。有一篇名为《左尔格为什么会招供》的网文,发在《西西河》网站,里边有如下一段儿描写:

1942年的到来。吴纪光高兴地告诉中西功,延安发来专电,表扬上海情报科的工作。吴纪光表示,莫斯科战役取得重大胜利,美英对日宣战,中国抗日战争由此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是中西功显得忧心种种,并不怎么高兴。吴纪光觉得,可能是左尔格和尾崎秀实的被捕对中西功造成了心理上的压力,于是问他:“你跟尾崎很熟悉吗?”

中西功说:“无话不谈。”

“他会把你供出来吗?”

“不会。”

“其他人呢?”

“也不会。”中西功显得很自信。

吴纪光疑虑地看着中西功。

程和生看到这个场面,赶紧捅捅中西功。中西功明白程和生的意思,但没有理他,按自己的思路谈下去。他说,战争的前途无疑正向著有利于反法西斯阵营的方向发展,但是对于日本的战争潜力不能掉以轻心。“9・18”以来,日本海军基本没有使用,陆军在中国和其他战场没有受到过重创(编按:在日军曾屡屡受国民党军队重创)。日军突袭珍珠港取得重大胜利,迅速占领了东南亚大片领土,短期看其战争实力是增强了而不是削弱了。

中西功沉默了一阵说:“我总是在担心。”

“担心什么?”吴纪光问。

“日本陆军会就此甘休吗?”

“你指什么?”

“当日本海军取得这么大的胜利,耀武扬威的时候,陆军会怎么样?他们忍受得了吗?会不会乘远东苏军大量西调之机,在春季化冻之前来个突然北进呢?别忘了,他们是军国主义,战争狂人,不能用对常人的眼光分析他们可能采取的行动。”

吴纪光点着头说:“对!延安来电也要我们特别注意盯住日军在北方的行动!”

以上的描述表明,起码在1942年,延安和苏日间谍的工作重点都还是在想法将战争限制在中国土地上。佐尔格被捕了,但他的组织并没有受到多大破坏,尾崎秀实也是一样,中西功、西里龙夫都是他忠实的助手,他们将战争死死地拖在中国,直到二战结束。

八、

如此写这篇文章或许会被一些人骂为汉奸,民族败类,但我想问一下,把四亿五千万人推向战争的血海,付出3000万生命代价,给国家造成6000亿美元的战争损失,这一切都只是为一个和中国公民毫不相干的共产国际作牺牲,这同逃避战争甚至作一些必要的妥协比哪个更爱国?某些人或组织为了一己私利,竟为了别国利益,将中华民族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确实,我们现在还缺乏某些直接证据来证实我文章里所写内容,但我们现在能得到直接证据吗?佐尔格1933年暴露身份后去了日本,苏联解体后,一些秘密档案解密,却没有佐尔格在中国活动的档案,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尾崎秀实也是一样,人们找不到他在中国活动的重要资料,但我相信,一个人,只要你做了坏事,你就别想着别人会永远不知道。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