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地狱,朝鲜劳改营(图)

2017-06-27 09:29 作者: 清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年12月11日,金正恩在作战演习中。(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6月27日讯】美国当地时间19日下午,从朝鲜获释的美国22岁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的家人宣布:儿子瓦姆比尔死亡。他们在声明中感谢各方人士对瓦姆比尔的关心,同时谴责朝鲜方面“虐待”他们的儿子。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特朗普)随后发表声明,向瓦姆比尔的家人表示慰问,并谴责朝鲜方面的“残暴”行为。声明说,瓦姆比尔的死亡进一步坚定了美国政府阻止此类悲剧发生的决心。

瓦姆比尔于2016年1月在朝鲜旅行的过程中,被指因试图窃取酒店内的一幅宣传海报被捕,同年3月16日,被朝鲜最高法院以阴谋颠覆国家罪判处15年劳动教养。被关押了17个月后,在美朝双方的交涉之下,瓦姆比尔被朝鲜释放。

瓦姆比尔回到美国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此前朝方称昏迷是由于食物中毒引起,但瓦姆比尔的父亲不接受这一说法。美国医生并没有找到食物中毒的证据,但却发现瓦姆比尔的大脑严重受损。

1,许多外国人被秘密绑架至朝鲜劳改营

在劳改营被关押的人中,其中一些人是被朝鲜特工绑架至此。上世纪60年代数十名日本公民被朝鲜特工绑架,就引起了日本的重视。亚洲人权组织主席加藤(Ken Kato)等人权活动家认为,有超过100例类似的”高度可疑”的日本公民失踪案件。法国、意大利、荷兰、黎巴嫩、泰国、新加坡、澳门和马来西亚也相信,自己的公民被抓到朝鲜扣押。

在联合国小组会议作证的藤田隆(Takashi Fujita)是当事人之一:1976年2月他的弟弟藤田进(Susumu)在去往东京北部埼玉县上班(兼职保安)的路上失踪。

尽管家人一直在向警方申诉,但藤田进三十年里音信全无,当然他们完全不知道他被绑架去了朝鲜。直到两名朝鲜叛逃者带着一张照片出现,称照片上的男子被劫持到了平壤。

藤田隆在2012年12月见了埼玉县警署负责对外事务的两名情报人员,他被告知,日本警察科学研究所已经将获取的照片和被绑架前的照片进行了对比,确认被绑架到朝鲜的就是他的弟弟藤田进。

2,高强度劳动、酷刑与虐杀是家常便饭

十五年前逃离朝鲜的林慧珍(音译,Lim Hye Jin)曾在朝鲜劳改集中营担任守卫七年,她向英国《每日邮报》的记者讲述了朝鲜劳改营的非人惨状。

15年前,朝鲜劳改营大约关了20万人,如今这个数字只会更多。

囚犯每周工作七天,每天凌晨五点起床,在晚间洗脑会议之前,要在田间或工厂内工作16小时,无法做到的囚犯则不准睡觉。白天守卫会检查三次,以防有人逃离集中营,任何人在晚上试图逃跑者,一律当场枪毙。囚犯被虐杀后,也得不到尊严,所有尸体都被堆在一边,得不到尊重,也没有葬礼。过一个星期后,尸体会被集中烧毁。

健康的男囚犯大多在矿场劳动,矿场经常发生意外。有一次发生爆炸,300多人被困在里面,但守卫视而不见,只是宣布关闭隧道,见死不救。囚犯也被用来挖掘进行核试验的隧道,事后被要求清理受核污染的场址。

“他们不把被关在集中营的囚犯当做是人”,林女士说。一名女子因惹恼一名讯问她的守卫,而被剥光衣服,活活烧死。男性守卫常常以“工作”为由,强奸女囚犯。如果女囚犯因此怀孕,会被强制堕胎或者被注射药物致死,如果婴儿被生出来,也会被活活打死或活埋。

几乎没有人能逃离集中营,甚至孩子们也和父母及祖父母被关进集中营,因为根据朝鲜法律,反抗政权者,祖宗三代都会被株连。

林女士说,一名脱北者告诉她,他年幼时曾被关在集中营,是里面5,000名被关孩童中,唯一逃离那个集中营的小孩,那个集中营关了近五万人。

今年3月,林女士出席在联合国举办的一场研讨会上说,她曾试图逃离朝鲜3次,前2次都在中国大陆被抓,被中共送回朝鲜。

她说被关在监狱及拘留中心时,守卫要她脱光衣服,搜刮她身上的财物。

她在狱中的室友生下一名婴儿后,守卫强将这名妇人和婴儿拆散,将她带到其它监狱,数天后,一名安全警卫虐杀了这个无辜的小生命。

林女士现在居住在韩国首尔,她担心现在朝鲜集中营的情况变得更为糟糕。

3,进行活人生化实验

英国广播公司曾引述叛逃北韩者的证言及相关文件报导指出,北韩当局曾于一九九○年代初期,将被关进政治犯劳改营的囚犯们当作生化武器的实验对象,在劳改营中的毒气室里将他们活活毒死。

BBC以叛逃平壤的权赫(化名)提供的证言作为根据,作了上述报导。据了解,权赫曾于一九九三年在朝俄边境地区的北韩东北部咸镜北道内代号为“22收容所”的政治犯劳改营担任过所长,他于一九九九年在北韩驻北京大使馆担任情报人员时,投诚韩国。

权赫表示,当时,北韩在“22收容所”设置了试验新生化武器的毒气室,并在该毒气室里,以政治犯家属为对象,进行了残酷的活人实验,杀害了不少老弱妇孺。他并透露,当父母和子女进入毒气室时,父母直到断气为止,为了保住孩子的性命,不断对孩子口对口吹气,但,仍然逃不过惨无人道的摧残。权赫强调,当时在劳改营中的政治犯,一直被北韩当局视为杀无赦的叛逆,政治犯及家属们在劳改营里被拷打刑求,根本就是司空见惯的芝麻小事,他们被视为连猪狗都不如,随时随地会无缘无故地被杀死,而劳改营的保安监守人及科学家们,在透过试验新生化武器的毒气室厚玻璃观察活人生化实验时,根本不会有任何同情与怜悯。

瓦姆比尔的死亡,让共产党专制独裁政权下的荒谬、残暴、残忍又展现在世界各国人民面前,这只是共产邪灵祸害人间之罪恶的江河一粟。

诚如《九评共产党》中所说: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文化中充满了人与人的关怀和爱,对生命的敬畏和对神的感恩。东方人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西方人说“要爱人如己”。唯有共产党认为“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为了维持一个“斗”字,就要在人民中煽动仇恨,不但中共自己要杀人,还要挑动群众互相杀。让人民在不断的杀人中学会漠视他人的生命、他人的痛苦,在种种非人的残忍暴行面前,变得习惯与麻木,使得侥幸逃过暴行成为最值得庆幸的事,从而使中共的统治可以凭借残酷镇压得以维系。

因此,中共在几十年的屠杀中不但摧毁了无数的生命,更摧毁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许许多多的人,已经在残酷斗争中形成一种条件反射。只要中共举起屠刀,这些人立刻放弃一切原则,放弃一切判断力,举手投降,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精神已经死亡。这是比肉体死亡更可怕的一件事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