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地獄,朝鮮勞改營(圖)

2017-06-27 09:29 作者: 清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6年12月11日,金正恩在作戰演習中。(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6月27日訊】美國當地時間19日下午,從朝鮮獲釋的美國22歲大學生奧托.瓦姆比爾的家人宣布:兒子瓦姆比爾死亡。他們在聲明中感謝各方人士對瓦姆比爾的關心,同時譴責朝鮮方面「虐待」他們的兒子。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特朗普)隨後發表聲明,向瓦姆比爾的家人表示慰問,並譴責朝鮮方面的「殘暴」行為。聲明說,瓦姆比爾的死亡進一步堅定了美國政府阻止此類悲劇發生的決心。

瓦姆比爾於2016年1月在朝鮮旅行的過程中,被指因試圖竊取酒店內的一幅宣傳海報被捕,同年3月16日,被朝鮮最高法院以陰謀顛覆國家罪判處15年勞動教養。被關押了17個月後,在美朝雙方的交涉之下,瓦姆比爾被朝鮮釋放。

瓦姆比爾回到美國後一直處於昏迷狀態,此前朝方稱昏迷是由於食物中毒引起,但瓦姆比爾的父親不接受這一說法。美國醫生並沒有找到食物中毒的證據,但卻發現瓦姆比爾的大腦嚴重受損。

1,許多外國人被秘密綁架至朝鮮勞改營

在勞改營被關押的人中,其中一些人是被朝鮮特工綁架至此。上世紀60年代數十名日本公民被朝鮮特工綁架,就引起了日本的重視。亞洲人權組織主席加籐(Ken Kato)等人權活動家認為,有超過100例類似的」高度可疑」的日本公民失蹤案件。法國、義大利、荷蘭、黎巴嫩、泰國、新加坡、澳門和馬來西亞也相信,自己的公民被抓到朝鮮扣押。

在聯合國小組會議作證的籐田隆(Takashi Fujita)是當事人之一:1976年2月他的弟弟籐田進(Susumu)在去往東京北部埼玉縣上班(兼職保安)的路上失蹤。

儘管家人一直在向警方申訴,但籐田進三十年裡音信全無,當然他們完全不知道他被綁架去了朝鮮。直到兩名朝鮮叛逃者帶著一張照片出現,稱照片上的男子被劫持到了平壤。

籐田隆在2012年12月見了埼玉縣警署負責對外事務的兩名情報人員,他被告知,日本警察科學研究所已經將獲取的照片和被綁架前的照片進行了對比,確認被綁架到朝鮮的就是他的弟弟籐田進。

2,高強度勞動、酷刑與虐殺是家常便飯

十五年前逃離朝鮮的林慧珍(音譯,Lim Hye Jin)曾在朝鮮勞改集中營擔任守衛七年,她向英國《每日郵報》的記者講述了朝鮮勞改營的非人慘狀。

15年前,朝鮮勞改營大約關了20萬人,如今這個數字只會更多。

囚犯每週工作七天,每天凌晨五點起床,在晚間洗腦會議之前,要在田間或工廠內工作16小時,無法做到的囚犯則不准睡覺。白天守衛會檢查三次,以防有人逃離集中營,任何人在晚上試圖逃跑者,一律當場槍斃。囚犯被虐殺後,也得不到尊嚴,所有屍體都被堆在一邊,得不到尊重,也沒有葬禮。過一個星期後,屍體會被集中燒燬。

健康的男囚犯大多在礦場勞動,礦場經常發生意外。有一次發生爆炸,300多人被困在裡面,但守衛視而不見,只是宣布關閉隧道,見死不救。囚犯也被用來挖掘進行核試驗的隧道,事後被要求清理受核污染的場址。

「他們不把被關在集中營的囚犯當做是人」,林女士說。一名女子因惹惱一名訊問她的守衛,而被剝光衣服,活活燒死。男性守衛常常以「工作」為由,強姦女囚犯。如果女囚犯因此懷孕,會被強制墮胎或者被注射藥物致死,如果嬰兒被生出來,也會被活活打死或活埋。

幾乎沒有人能逃離集中營,甚至孩子們也和父母及祖父母被關進集中營,因為根據朝鮮法律,反抗政權者,祖宗三代都會被株連。

林女士說,一名脫北者告訴她,他年幼時曾被關在集中營,是裡面5,000名被關孩童中,唯一逃離那個集中營的小孩,那個集中營關了近五萬人。

今年3月,林女士出席在聯合國舉辦的一場研討會上說,她曾試圖逃離朝鮮3次,前2次都在中國大陸被抓,被中共送回朝鮮。

她說被關在監獄及拘留中心時,守衛要她脫光衣服,搜刮她身上的財物。

她在獄中的室友生下一名嬰兒後,守衛強將這名婦人和嬰兒拆散,將她帶到其它監獄,數天後,一名安全警衛虐殺了這個無辜的小生命。

林女士現在居住在韓國首爾,她擔心現在朝鮮集中營的情況變得更為糟糕。

3,進行活人生化實驗

英國廣播公司曾引述叛逃北韓者的證言及相關文件報導指出,北韓當局曾於一九九○年代初期,將被關進政治犯勞改營的囚犯們當作生化武器的實驗對象,在勞改營中的毒氣室裡將他們活活毒死。

BBC以叛逃平壤的權赫(化名)提供的證言作為根據,作了上述報導。據瞭解,權赫曾於一九九三年在朝俄邊境地區的北韓東北部咸鏡北道內代號為「22收容所」的政治犯勞改營擔任過所長,他於一九九九年在北韓駐北京大使館擔任情報人員時,投誠韓國。

權赫表示,當時,北韓在「22收容所」設置了試驗新生化武器的毒氣室,並在該毒氣室裡,以政治犯家屬為對象,進行了殘酷的活人實驗,殺害了不少老弱婦孺。他並透露,當父母和子女進入毒氣室時,父母直到斷氣為止,為了保住孩子的性命,不斷對孩子口對口吹氣,但,仍然逃不過慘無人道的摧殘。權赫強調,當時在勞改營中的政治犯,一直被北韓當局視為殺無赦的叛逆,政治犯及家屬們在勞改營裡被拷打刑求,根本就是司空見慣的芝麻小事,他們被視為連豬狗都不如,隨時隨地會無緣無故地被殺死,而勞改營的保安監守人及科學家們,在透過試驗新生化武器的毒氣室厚玻璃觀察活人生化實驗時,根本不會有任何同情與憐憫。

瓦姆比爾的死亡,讓共產黨專制獨裁政權下的荒謬、殘暴、殘忍又展現在世界各國人民面前,這只是共產邪靈禍害人間之罪惡的江河一粟。

誠如《九評共產黨》中所說:在一個正常的社會,文化中充滿了人與人的關懷和愛,對生命的敬畏和對神的感恩。東方人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西方人說「要愛人如己」。唯有共產黨認為「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為了維持一個「斗」字,就要在人民中煽動仇恨,不但中共自己要殺人,還要挑動群眾互相殺。讓人民在不斷的殺人中學會漠視他人的生命、他人的痛苦,在種種非人的殘忍暴行面前,變得習慣與麻木,使得僥倖逃過暴行成為最值得慶幸的事,從而使中共的統治可以憑藉殘酷鎮壓得以維繫。

因此,中共在幾十年的屠殺中不但摧毀了無數的生命,更摧毀了中華民族的精神。許許多多的人,已經在殘酷鬥爭中形成一種條件反射。只要中共舉起屠刀,這些人立刻放棄一切原則,放棄一切判斷力,舉手投降,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的精神已經死亡。這是比肉體死亡更可怕的一件事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