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朝鲜金家王朝是怎样建成的?(下)(图)

2017-07-10 09:00 作者: 雪卷风升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46年的金日成。
1946年的金日成。(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接续〈细说朝鲜金家王朝是怎样建成的?(上)〉一文

金日成利用苏联人给他创造的无上的权力,开始肃清政敌。第一个目标就是副总理朴宪永。朴作为美国间谍被逮捕并被处决。金日成把朝鲜战争初期失败的责任全部推到朴宪永头上。同时把朴派人物全部肃清。

当时北朝鲜的政治势力分为四派,朴宪永属于国内派。这是一个抗日战争时期坚持在朝鲜国内开战抗日活动的团体。此外还有从中国归国的延安派。延安派在抗战时期在中国境内开展抗日活动。这两派在长期斗争中都建立起强大的实力。苏联籍朝鲜人则组成了苏联派,得到苏联的支持。

金日成的游击队派属于最弱小的派别。既无强大战斗力的军队也无丰富的斗争经验。但是金本人得到苏联官方力挺。史达林去世之后,金日成利用苏联暂时无暇他顾的短暂时机,把矛头指向苏联派。长期支持金日成的苏联派领导人物接连不断地遭到批判和撤职。许多人下落不明。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金相辰于1955年被撤职。回到他的故乡哈萨克斯坦。以狂热宣传树立起金日成权威,却使得自己被罢官。金相辰后来说,要不是我们苏联籍朝鲜人的宣传,就不会有金日成的个人崇拜。苏联籍朝鲜人模仿史达林,对金日成搞个人崇拜,正是今天北朝鲜悲剧的原因。

1954年朝鲜国庆群众集会时,史达林的画像已经不见了。金日成一人独大。金的画像在各处悬挂。甚至包括熟睡儿童的床头。金日成之歌开始在各种集会上咏唱。不过说实在的,朝鲜人民军国家功勋合唱团演唱的金日成之歌和金正日之歌威武雄壮,旋律动听,其艺术水准绝非我中央乐团和总政文工团所能比拟。笔者收藏后实在是百听不厌。惟其如此,这两首歌曲的欺骗作用与毒害作用何其强大也。

在金日成的个人崇拜日趋严重时,苏共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上,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发表了批判史达林的秘密报告,在批判史达林个人崇拜的同时,全盘否定史达林的“丰功伟绩”。1956年6月,金日成访问苏联,赫鲁晓夫曾要求金日成放弃个人崇拜。根据记录了当时朝苏两党会谈的苏共内部档记载,苏共向朝鲜同志提出忠告,朝鲜劳动党存在严重错误,对金日成进行个人崇拜。金日成同志接受了苏共的提议,同意采取措施改正缺点。

苏联的动向使得朝鲜国内的延安派受到鼓励,延安派暗中策划对金日成的批判。实际上,从哪一方面看,金日成也不配担任朝鲜的最高领袖。延安派在抗战时期和朝鲜战争时期的战功远非金日成所能企及。或许他们还可以得到毛泽东的支持也说不定。延安派多为武将,政治眼光不够老练。中国当初和现在对朝鲜的支持,都是以当时社会主义阵营的根本利益以及中国的国家利益为前提。延安派的非组织活动师出无名,失败是必然的。

60年代初期亡命韩国的前朝鲜副总理助理,77岁的吴基完见证了延安派发难及失败的全过程。

延安派的一位成员在朝鲜中央会议上刚一发言,立刻遭到金日成游击队派一哄而上的高声谩骂,以至于无法继续发言,会场乱作一团,其他延安派连发言的机会都没有。实际上金日成的卧底已经洞悉了延安派的意图,金日成迅即反扑,把涉及的延安派成员全部开除出党。

赫鲁晓夫获悉后感到事态严重,与中共中央商量之后,双方都派出特使,说服金日成收回了开除决定。但是第二年金日成还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延安派全部清洗。并且在朝鲜全境开展思想整肃。解密的苏联内部文件记录了金日成的清洗过程:在一个月内,有两千多人遭到整肃,其中四百多人以反对朝鲜政治体制的名义被公开枪杀。

但是赫鲁晓夫却默认了金日成的行径。

为什么苏联采取这种态度。现在居住在莫斯科,担任苏共中央朝鲜决策工作三十余年,历经几代苏联领导人并且参加了历次苏朝两党会谈的74岁的瓦希姆・托卡琴科向记者透露:当时苏联是社会主义阵营的领导,如果阵营内发生问题,就是领导的责任,所以苏联对北朝鲜发生的不快事件置若罔闻。在苏联的默认下,北朝鲜开始了新一轮宣传活动。以传说中的千里马命名的千里马运动大规模发动。宣称短期内成就了巨大成果。但是苏联驻朝鲜大使向国内报告,朝鲜过于偏重重工业,国内轻工业品严重不足。

大使在报告中写道,北朝鲜棉布、衣服、肥皂等匮乏,缺少地区之间的货品交换,医药、医院奇缺,医疗条件极差,人民生活十分困苦,但是金日成的宣传却把朝鲜说成是人间乐园。就在这种宣传的鼓舞下,旅日朝侨归国运动开始,两年内有七万多朝鲜侨民从日本返回祖国。北朝鲜当局每每组织盛大的欢迎仪式,旅日朝侨下船时被欢迎他们的朝鲜同胞扛在肩膀上,金日成则亲自接见归国者,但此后众多的归国者却没有了音讯。刚才提到的那个吴基完,担任过安置旅日朝侨的工作。由于粮食,日用品的缺乏,这些人多有怨言,于是不少人就被逮捕,送进监狱关押。

为解决国内问题,金日成不是像中国那样调整政策,纠正偏差,最终度过饥荒。而是着手增强军备,把矛盾引向国外。朝鲜几乎全民皆兵,老头小孩子都有枪。1960年代后期,北朝鲜军备预算占国家总预算的一半以上。军费膨胀,让百姓生活更加困难。

中苏论战期间,金日成与两边都保持距离,结果双方对朝鲜的援助都没有因为论战而中断。

1965年,金日成提出主体思想,政治上自主,经济上自立,国防上自卫。对于这个理论,前苏联驻平壤大使馆情报人员多米特里・卡布斯琴在报告中写道,主体思想确立了金日成的个人崇拜,是各种口号的大杂烩。受到苏联影响的金日成,非常了解洗脑式宣传的重要性。也就是当年希特勒宣传部长戈贝尔说过的,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为真理。金日成开始强行灌输主体思想给国民洗脑,行动之迅速,让这位情报官大为吃惊。

这场洗脑运动的另一个重点是对历史进行篡改。建国历史变成对金日成的赞美,抗美救国战争变成金日成领导的朝鲜人民军打败了美国侵略者,根本没有中国人民志愿军什么事。“解放时期”欢迎苏联红军的盛大集会,通过影片的剪辑,变成欢迎金日成的集会。影片中,金日成亲自录制了画外音:“党创建之后,我在10月14日向人民发表讲话,我走上演讲台,群众的欢呼声达到了最高潮。”当然绝口不提当初被怀疑是“冒牌货”的那段不光彩的历史。金日成继续说道:“听说我要回到家乡,人们成群结队从远处的村子赶来迎接”,但是回乡的照片正如我们前面提到过的,被不客气地篡改。苏联官员梅古来鲁的头被一个朝鲜人的头取代。

确立了个人威望的金日成,在统一祖国的名义下,开始采取过激行动。1967年,三八线上冲突大增。苏联档记载,多数都是北朝鲜挑起的。1968年1月,金日成组织了31人的特遣队突袭南朝鲜青瓦台总统官邸。经过长达两个星期的激烈枪战,30名特遣队员被击毙,1名特遣队员被俘。一支深陷重围的孤军,抱定必死决心,在敌国腹地战斗两星期之久。此时朝鲜人民军战斗力之强悍,堪称世界一流。据被俘的特遣队员的供词,金日成认为只要干掉韩国总统朴正熙及其主要追随者,那么南方百姓就会随着蜂起革命。

苏联感到对北朝鲜失去了控制,金日成只不过是苏联供养下的一名家丁,而苏联是大员外。员外虽然管着家丁,但是家丁在外头惹了事,最终还得员外买单。可就在苏联这个员外正在考虑对策的时候,另外一位大员外美国佬又不识好歹地送上门去。美国间谍船普韦布诺号入侵北朝鲜领海被扣押,82名船员成为俘虏。朝鲜宣称美国不谢罪就不放人。开头美国总统考虑对北朝鲜实施轰炸,派出三支航空母舰特遣舰队和200多架战机向朝鲜施加压力。一时间东北亚战云密布,形势紧张。

由于苏朝之间订有军事同盟,朝美冲突使得莫斯科有被卷入战争的危险。于是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紧急致函美国总统约翰逊,声称以本国看来,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是不轻率行事,向朝鲜施加军事压力,只能使得问题复杂化云云。约翰逊收到柯西金的信函两天后,提出跟北朝鲜谈判。又过了两天,莫斯科收到金日成的信函,信中说,对于美帝国主义的挑衅,我们准备反击。我们相信苏联政府一定会与我们并肩作战,希望到时候动员一切力量,给我们援助。

金日成吃准了美国此时正在越南焦头烂额,根本无力分兵侵略朝鲜,而苏联这个大佬又害怕同美国的战争,必定会给朝鲜以支持。苏共中央主席勃列日涅夫要求金日成访问莫斯科面谈,但是金日成以国内形势紧张为由不去苏联,万般无奈之下苏联对金日成只好力挺。在苏联的斡旋下,美国与北朝鲜的谈判终于在板门店举行。朝鲜谈判代表寸步不让,坚持美国必须谢罪。经过11个月的交涉,美国终于让步。在朝鲜起草的谢罪书上签字,虽然美国谈判代表一再声称是为了船员被释放才违心地签字,但一个超级大国对一个小小的朝鲜谢罪,这件事对于巩固金日成的集权统治来说,其作用怎么估计都不会过分。

就这样,朝鲜这个家丁在美苏两个大员外之间纵横杯葛,榨取到一切可以捞到的好处。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都成为拔高金日成个人威望的垫脚石。时任美国副国务卿的尼古拉斯・卡津柏格协助美国总统约翰逊处理普韦布诺号事件。他说,这对于美国来说是屈辱,但是没有其他办法使得船员得到自由。金日成释放了美国船员,但最终拒绝归还普韦布诺号。这艘船如今在平壤大同江畔停泊,成为金日成丰功伟绩的见证。

前苏联驻平壤大使馆书记官,76岁的罗阿鲁特・沙别里耶夫曾担任与朝鲜的外交工作二十余年,他说到,观察此后北朝鲜的行动规律,普韦布诺号事件可以说是朝鲜危机外交的开始。北朝鲜总是制造危机来拖大国下水,以此为自己牟利并炫耀自己敢于同美帝斗争。

苏联扶植了金日成,但是他却脱离了苏联控制,建立了自己的独裁体系。沙别里耶夫说,金日成认为只要为了自己的国家,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择一切手段,对这样的人还是敬而远之为好。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苏联一解体,俄罗斯就立即断绝了朝鲜的石油供应。像俄罗斯这样的能源大国,就是再困难,也不缺北朝鲜那点油。但俄罗斯还是毫不犹豫地拔除了这根脐带。朝鲜当年自己的行为,终于尝到了恶果。

进入1970年代以后,个人崇拜变本加厉,金日成的铜像在朝鲜各地大肆建造,所有朝鲜人都被要求必须向金日成宣誓效忠。当记者的摄像机镜头在金日成铜像前对准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姑娘时,她正在被要求向铜像鞠躬。小姑娘好奇地抬头看着摄像机,后面的家长立刻把孩子的头按下去。

个人崇拜从金日成延续到其长子金正日对权力的世袭,个人崇拜从父亲传给了儿子。这儿子比他老子更厉害,竟弄了个子虚乌有的核讹诈,向世界要钱要粮,把几个大国耍弄了十几年。

(文章有删节)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