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单县灭口命案交易内幕


本篇报道的涉案人员名单:

1. 马艳昌:现任单县公安局法制科科长(赌棍);
2. 孙强:单县龙王庙蔡王楼村村民(村匪村霸);
3. 孙玉魁:现任成武县副县长兼任成武县公安局局长(曾任单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强的堂叔、黑后台);
4. 龙翔:单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刑警大队大队长(刑讯逼供)。

单县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历史上就是天高皇帝远、官匪横行之地。2015年8月底的一起车祸,牵出了单县龙王庙尘封近10年的一桩命案

提起单县公安局的马艳昌,此人在单县蔡堂、龙王庙、杨楼等乡镇颇有一些名气,算是地方名人,此名人非彼名人,此人是低级下流之名,是霸道恶毒之名,是黄赌毒之名。此人生性好赌,嗜赌如命,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此人是官瘾烂权之人,踩下巴上,索贿受贿,削尖脑袋投机钻营爬官位,为达官宦之途不择手段,亦是为仕途顺畅,而巴结的孙玉魁、龙翔等,结拜成仁兄弟,为投其所好“吃喝嫖赌吸”各种阴暗下流的贿赂招式全部献媚奉上!

2005年马艳昌任蔡堂镇派出所副所长,在任期内,其霸道阴险恶毒之性情暴露无遗,聚众赌博,连续设赌豪赌,输了约70余万,其中有为巴结孙玉魁和龙翔有意输给他们的贿赂款,为了自己的招式能够经久不衰,马艳昌与周边乡镇的黑社会打手及社会混混,胡乱结拜,亦号称仁兄弟,与众所周知的龙王庙黑社会头目孙强(蔡王楼村村民,是孙玉魁的本家爷们),孙强依仗其堂叔,时任单县公安局副局长孙玉魁的权势,横行乡里,无恶不作。马艳昌与孙强狼狈为奸公然合伙开设了一处“蒙古包射钓处所”表面上是钓鱼休闲娱乐场所,实为卖淫嫖娼提供的“合法”淫秽场所。因潘勇被其雇佣,了解“蒙古包”内幕,且口无遮拦对外吹嘘,影响了上述涉案四人的财路和名声,为了偿还所欠巨额赌资,也为了巴结孙玉魁、龙翔、孙强,马艳昌铤而走险,不惜害人害命,将龙王庙镇东曹庄的潘富芹之子18岁的潘勇,暴打致死后投入蔡王楼河中。之后由龙翔负责侦破包案,为保马艳昌,开脱其杀人罪,昧着良心定性为溺水死亡,不了了之,一条年轻灿烂的生命陨落在贪腐黑恶团伙之手!

此事发后,马艳昌约近4年隐匿没有上班,直到约2009年又在孙玉魁、龙翔等人的周旋下,走买官卖官旧路,一跃而起,成为单县公安局法制科科长,杀人犯披上了公安机关的合法外衣,严重践踏了法治的尊严,司法公正成了私人可以为所欲为的工具!

马艳昌同父异母之兄马艳林借其弟任公安局要职重位,横行乡里,无恶不作,两兄弟合伙霸占村民耕地良田,打法律擦边球,成立了“老马山药西瓜大市场”,欺行霸市投机钻营。

马艳林又利用闲暇时间在定砀路单县龙王庙路段,专职“碰瓷”一事,近两年间发生的碰瓷事件大小事故多达10余起,每次都讹诈车主一笔补偿款才罢休,这种大发意外之财的门路,让马艳林频频得手,不仅使其没有抛荒,每次都能仗着马艳昌的权势,按马艳林的目的达到索赔要求。

2015年8月27日晚,马艳林又故伎重演到定砀路上“碰瓷”不想这次一贯幸运的马艳林却遭遇不测,撞上一辆大货车,一命呜呼了!而且大货车又驾车逃逸。靠“碰瓷”发家致富的马艳林结束了他自己不光彩的一生,时年66岁。马艳林“碰瓷”生涯的结束,又成就了马艳昌讹诈肇事车主,狮子大张口的横财之梦!肇事车主蒙冤亦冤种定会毁在马艳昌之手!

马艳昌欠下的70余万巨额赌资,欲靠肇事车主索赔清偿,拉开了公安内部交易,常住公安事故科法律工作者与事故处理人、事故当事人多方之间微妙的利益关系!法律工作者曹素甲借多年的事故代理人身份,周旋在公安交警方、肇事逃逸方、马艳林家属方,表面上看他当着和事佬,实为马艳林家属聘请的代理人、又暗地让肇事逃逸方出巨资“帮肇事逃逸方活动”,还时不时与交警递着眼神,这就是典型的称之为“司法黄牛”,无论是非、公理、法律、条例,都架不住公安界败类与诉棍联手设局。

沉寂10年的潘勇死亡案,本不会再有人提及,恐伤害潘勇的亲人!

一起看似平常的车祸引出了马艳昌的贪婪!

马艳昌的贪婪背后同样隐藏着孙玉魁、龙翔等一伙贪官污吏!

人命关天!身为老百姓的潘勇,轻如鸿毛,死亦白死;

马艳昌的哥即贪官的哥马艳林,重如泰山,用巨额赌资计算!

谁又能猜的透:马艳林碰瓷不是为替马艳昌还赌资???

马艳昌所欠赌资是70万人民币,车祸牟取的“赔偿”65万人民币!马艳昌胜利了!第一个肇事车主赔付40万,马艳林亲属获得25万、马艳昌牟取15万(买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花费多少?请办案交警花费多少?马艳昌实得多少?),第一辆车保险公司赔11万;第二个肇事车主赔付3万、保险公司赔11万,总计65万。总之,结果离马艳昌的预谋极近,马艳昌成功了就是贪腐胜利了!两个冤孙“肇事车主”为马艳林碰瓷成功买单!马艳昌继续为非作歹,虽没有了马艳林碰瓷为其挣钱还赌资,但马艳昌的官位已经被其摆平,牢不可破,即当官又发财,优哉游哉。

我不得不抱打不平,我也是在公安战线奋斗了近二十年的老公安,一直在第一线任劳任怨,忠厚实在,看不惯流里流气的害群之马,但却是那些不务正业的“聪明人”马艳昌之流,一次次被提拔重用,提级提职提薪,马艳昌这样的赌棍,如果是一般人已经早该判刑了,却被提拔成法制科科长,谁都能想到答案:没有买官卖官就没有马艳昌的官称,没有贪腐就没有马艳昌的科长之位,没有索贿受贿就没有马艳昌购买“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没有“司法黄牛”就没有两个冤孙肇事车主的破财!

我还用再多说什么吗?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

一个鲜活的18岁生命潘勇,被马艳昌指使孙强杀害,结果成了“溺水而亡”,不了了之,空留下一对悲痛欲绝年迈的农民父母,无可奈何的苦度残生!

一个66岁“碰瓷”高手,死于碰瓷意外,却获几十万“赔偿”,冤种事主赔上几十万再搭上几年刑期,冤上加冤!

车祸的出现更让人们猜测:马艳昌究竟有多大的权势魔力,能够左右公安局及其下属的派出所、事故科、鉴定中心?甚至左右检察院和法院?马艳昌的魔爪究竟有多长?能够伸向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使其按照马艳昌的意志凌驾法律!

残害潘勇致死能轻而易举蒙混过关,迫害两个冤孙车主破财冤狱能驾轻就熟的成功,马艳昌靠的是自己的权力地位?靠的是财物金钱?靠的是官官相护?当然是皆而有之,亦或是马艳昌的后台必须保马艳昌方能自保。

这就是官与民的区别!这也是贪腐与正义、邪恶与善良的较量!

为提防被打击报复我只能匿名发帖,替潘富芹夫妇为九泉之下的潘勇鸣冤,当时对潘勇案的侦破有很大的人为因素,潘勇身上被殴打的伤痕和骨折都被人为忽略,对此,在当时曾引起公安内部人员背后的议论,但是不会有人为一个冤死的潘勇给自己惹来横祸,三箴其口,潘勇比窦娥还冤!

此贴是第三次大见天日,希望引起中国公检法等各权威部门的重视,作恶者马艳昌理应受到处罚和追责直至判刑,受害者潘勇更应获得一个公道,潘勇在天之灵魂时刻呼唤鸣冤!

这篇报道已经多次见诸媒体,却迟迟未闻有关部门立案查处,就马艳昌从工作而论,真不敢恭维,而其投机钻营确实技高一筹,估计马艳昌这次又公关成功,但能否再次躲过劫难,不必在此断言。

在单县公安局有谁不了解马艳昌近乎小人传奇的升迁?!担任科长的马艳昌对下属苛刻挤压,仅因为同科同仁语音表达反映敏锐,就被马艳昌踩压刁难。一次酒宴马艳昌曾自豪的说:“我这能当个法制科长就满足了,我不能白当这个官,我得把亲人们该安排的安排安排,该提拔的提拔提拔,我的侄当老师有啥出息?我得让他进司法系统......。咱的人有的是高官,各县公安局和市公安局任局长的有几个,他们都会给我帮忙,这就是关系硬。”,你听了能无动于衷吗?像咱都投诉无门,更何况老百姓想举报想投诉,可能更不会有人搭理了。还是言归正传,静候马艳昌的传奇命案、赌博史、碰瓷财如何在单县公安队伍中前腐后继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