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加泰 今日香港(图)

2017-10-05 07:38 作者: 林忌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7年7月1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公投期间,大批警察驱赶选民
2017年7月1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公投期间,大批警察驱赶选民。(图: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10月5日讯】星期日200多万加泰罗尼亚人,冒着被西班牙警察拳打脚踢以至拘捕的风险,参加西班牙政府所宣称的“违法公投”,既令人想起2010年香港的五区公投,亦令人有如回到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警察滥用武力镇压的一幕。不少人对身为欧盟成员国,位于西欧的民主国家西班牙,竟会出现这种可怕的场面感到惊讶,更质疑为何英国可容许苏格兰独立公投,十几年前加拿大亦容许魁北克独立公投,两者令国家更团结;反而西班牙例外呢?

事实上,西班牙直至1975年仍是一个民主自由人权都及不上英属香港的独裁专制国家,直至法西斯主义的独裁者佛朗哥死后,西班牙才启动民主进程。加泰罗尼亚则与香港有很多相似之处,人口是700多万,说加泰语而不说西班牙语,拥有异于西班牙主流,即卡斯蒂利亚(Castile)的文化与历史。加泰罗尼亚于1137年成为语言相近的阿拉贡王国(Aragon)一部份。

“西班牙”一如当年的“中国”,其实只是地理名词,“西班牙国王”的称号,要迟至1837年才首次被使用,只比香港开埠早了4年,根本从来没有什么“自古以来”,而是民族主义在19世纪被发明之后,统治者结合古代的帝国版图而创作出的新发明。

“西班牙”出自罗马帝国行省名称Hispania,范围包括全个今称为伊比利安(Iberian)半岛,即包括“自古以来”已独立的葡萄牙。在西班牙内战以至佛朗哥统治期间,其长枪党提出“大西班牙主义”,要“收复”包括葡萄牙与英属直布罗陀,甚至包括法国西南部,一如中国要取消蒙古独立,收复一切“不平等条约”的“失土”;佛朗哥以大元帅(Generalissimo)作军事独裁,推动洗脑爱国教育。佛朗哥借鉴天主教祈祷时以阿孟(即阿们Amen)作结的做法,更模仿天主教的三位一体(Holy Trinity),在公开场合把爱国教育结合了宗教仪式,发明了“大西班牙主义”口号,配合法西斯敬礼,高举右手大叫“西班牙”,然后人民高叫“唯一”(Una),然后就是“西班牙”、“伟大”(Grande),最后是“西班牙”、“自由”(Libre)。

改革与自治不果 惟有分离

口号上的所谓“唯一”(Una),即“自古以来只有一个西班牙”、“X是西班牙不可分割的一部份”(自行填上,如加泰罗尼亚或者巴斯克),因此西班牙的民族主义,一如辛亥革命后所建构的中国民族主义,即以篡改历史再洗脑,去创造出一个民族,再创造一个同质基础的民族国家。佛朗哥下的“大西班牙主义”,禁止加泰人说母语,强迫说西班牙话。这段惨痛历史影响下,西班牙国会自1978年起废除国歌的歌词,成为全球极少数没有歌词的国歌,更是大国中唯一没有歌词的国歌。反之中共却变本加厉去立《国歌法》,没有抚平历史伤口,倒行逆施种下的祸根,必然导致他日中共倒台后的全国大分裂。

西班牙长枪党对加泰人的压迫,创造了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虽然“民主西班牙”的建立,曾纾缓了加泰人的独立呼声,2006年加泰议会通过的《自治法案》,特别是对加泰语进一步平权及增加其财政自主权;然而长枪党的后继者人民党(Partido Popular),却指这是“违宪”而入禀挑战,法庭于2010年颁令DQ《自治法案》,令加泰人极度失望与愤怒。至2011年“反加泰”的人民党更胜出西班牙大选,于是令加泰罗尼亚人失望透顶,认为唯一解决问题的方法,是离开西班牙独立。

没有真的一国两制,由假港人治港,虚假的自治,更不要说什么五十年不变,从加泰罗尼亚的昔日,当可知道今日香港面对的“港独”问题,绝非全新的创造,而是早在西班牙发生过的事情;当人民追求改革与自治不果,而统治的阶层皆是外人,严重脱离地方的民意,就会产生追求分离的民族主义,亦因此加泰罗尼亚距离我们如此之远,却感觉如此之近,令年轻一代深有共鸣。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