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沪宁为什么能三朝不倒(图)

2017-10-31 08:17 作者: 文武

手机版 正体 5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王沪宁
王沪宁(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7年10月31日讯】王沪宁这次入常,既在情理之中,也在情理之外。在情理之中是因为王沪宁是三朝元老,号称中共的三朝“帝师”,是中共所谓的首席智囊,是中共的首席御用文人;情理之外,是因为中共的国级领导人,一般都要有地方主政的经验,曾主政过一方,但王沪宁是教授出生,直接从学校上到中共的中央。

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中共在邓小平的主政下搞改革开放,当时中共执政的合法性,受到一些从西方传来的新思潮的冲击,中共极需要一个,在原来社会主义理论原教旨主义思想理论不好用了的情况下,能够粉饰中共统治的新的政治理论。正是在这个时候,以上海复旦大学王沪宁为代表的一些青年政治学者,提出了“新权威理论”,王沪宁在比较了古今中外所有的政治理论与政治制度的情况下提出了他的“新权威理论”。王沪宁“新权威理论”的主要论断是,现在人类社会已经进入政治时代,政治已经深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已经普及到了社会的各个领域,他认为政治理论没有绝对真理,政治理论没有好坏之分,因而他推出政治制度也没有好坏之分的结论。他认为政治理论的好坏是相对的,政治制度的好坏也是相对,就象人穿鞋子一样,合适谁穿的鞋子,这个鞋子对这个人来说就是好鞋子。自己认为的好鞋子,对于别人来说不一定是好鞋子。所以他得出来一个结论,在中国建立中共统治的绝对权威,形成中共全面、绝对统治下的社会制度就是适合中国的好鞋子。

王沪宁的“新权威理论”与他的“广泛政治理论”的相关言论、相关文章与著作在中国发表出来后,很快就引起了邓小平、赵紫阳与中共高层的注意,受到了邓小平与赵紫阳的重视。因为王沪宁的这种政治理论与中共政权极需新的政治理论来粉饰达到了天然的默锲。只是由于受当时学潮的冲击,中共高层内斗还没有定盘的原因,所以在邓小平赵紫阳时代,王沪宁就没有得到当时中共高层的直接任用。

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邓小平死后,江泽民基本上完成了全面掌权。这个时候在曾庆红、吴邦国等江派大员的积极推导下,江泽民就把王沪宁从上海调到了北京的中央,开始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组长,然后升为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接着再升为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从1995年至2017年这22年的时间,王沪宁就一直在中共的政策研究室任职。

江泽民把王沪宁弄到中共中央后,发现王沪宁确实是个“政治宝”,王沪宁最善长的就是对错不论、好坏不分,黑白不辩。当年他在上海复旦大学当教授,带领学生参加东亚地区大学生辩论比赛时,在他的指导下,两次辩论都获得了冠军,究其原因,就是他不陷入是非对错的争论中,而是只要在辩论的话语上压过对方就行。在政治理论上,他也是这样,不论政治理论的好坏,只论政治理论能不能派上用场,就是能不能维护政权,能不能维护权威。在政治立场上,王沪宁也不站队,只看跟着谁,跟着谁他就给谁出力。

江泽民上台后,虽然是中共的党魁,但由于邓小平生前给定下的,中共的集体领导,加上隔代指定胡锦涛做接班人,这样中共内部权力斗争就非常的残酷剧烈。开始江泽民要与当时的乔石,李瑞环等人斗,后来主要是要与胡锦涛斗。在这种情况下,江泽民除了需要曾庆红这样的狗头军师外,还需要一个理论上的智囊文胆为他粉饰。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王沪宁为它提出了三个代表,伴随着三个代表的推出,王沪宁建议它大搞讲政治的运动。这样在王沪宁的建议下,在曾庆红的主推下,江泽民时代以讲政治为主的三讲运动在全国大力推广,将所谓的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的思想普及全党全国,为江泽民迎得了在中共高层内部政权斗争的主动权。

这是为什么呢?这要回到文章的开头,王沪宁认为,现在是政治时代,政治涉及到了一切,谁掌握了政治谁就掌握了社会,谁掌握了政权谁就掌握了政治,谁掌握了政权的权威谁就掌握了政权。王沪宁所谓的新权威的理论,就是不论权威的来源与手段的权威理论。其实就是流氓政治理论。

众所周知,过去的皇权,来源于神,所谓的皇权神授,皇帝为天之子,代天行命,皇权受天理的制约。皇帝行使权力的时候,不能不择手段,必然遵行王法,就是有法可依,行天道遵王法。现在的民主政权,权威来自于民,因为现代的民主政府是民选的,政权来自于民,因而权威来自于民,同样,现代民主政权行使权力时,也不能不择手段,现代的民主政府行使权力是根据现代的宪法与法律来行使。

但是王沪宁所谓的新权威理论,完全不论来源与手段,只要有权就行。不论权力是怎么来的,是抢来的,还是偷来的,还是骗来的,就相中共政权就是抢来的骗来的。王沪宁也不论维护权力的手段,无论什么手段只要能将中共政权维持下去就行,什么手段好用就用什么手段。

王沪宁的这种政治理论极大的帮助了江泽民,江泽民为了维护权威,搞了三个代表,江泽民为了维护他的权威,大搞贪腐治国,谁跟着他就可以大贪特贪,江泽民为了维护它的权威,大搞选边站队,江泽民发动残酷镇压法轮功运动,谁跟着它一起去镇压法轮功,谁就是它的人,搞得一时之间,出来一大堆跟着江泽民去镇压法轮功的中共党员。

江泽民下台后,胡锦涛成了继任者,按理说,胡与江是死敌,王沪宁帮了江的忙,原来一直效忠江,应该是江的人马,可是胡一上台后,王沪宁马上就转向,成了胡的人马,因为王沪宁在政治上不站队,谁用他他就跟谁。

胡刚上台时,受到江的挟制,几乎很难有施展的余地,这时王沪宁给他出主意,要他首先站住中共“正统”的地位。当年华国锋、胡耀邦和赵紫阳之所以没有冲出邓小平的控制与排斥,就是因为他们这几个都没有首先站得中共的“正统”地位。当时中共的这个“正统”地位被中共的八大老占住了,这八大老又基本上是听邓小平的,这样邓小平就占得了中共的“正统”地位,这样中共的权威就掌握在邓小平的手上,刚才说了,政权是受权威控制的,谁掌握了权威谁就掌握了政权,尽管邓小平不是中共党的总书记,但是中共政权却是掌握在邓小平的手上。

由于受这种活生生现实的启示、加上王沪宁新权威理论与中共政权现实的不默而合,所以在王沪宁的建议下,胡锦涛上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西柏坡寻根祭祖,胡锦涛一上台首要的事情就是打造自己是中共“正统”的形象。当时胡锦涛所处的环境,几个政治局常委,除了温家宝外,其它的几乎都是江派人马,军委也几乎都是江派人马,在这种情况下,胡锦涛几乎是被架空的。那么胡锦涛如何去跟江泽民斗呢?

如是胡锦涛打造自己是中共政权的“正统”就成了必然的最重要的手段了。与此同时,王沪宁又为胡锦涛设计了科学发展观的思想。建立了一套说起来好听的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理论。这套理论,正好与江派搞的拉帮结派,大搞贪腐相对立,从理论上是打击江派的重要的政治武器。起码是好听的政治口号。

与江泽民走到哪里都要带着王沪宁一样,胡锦涛也是走到哪里也都会带着王沪宁。由于王沪宁这种新权威理论,这种泛政治的理论在胡锦涛身上应用的成功,胡锦涛在中共总书记的位置上,在江派人马的围剿下才得以稳了两届,这一点不得不说其中有王沪宁的功劳。但是,正是因为有这种理论做支撑,胡锦涛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对江派人马的胡做非为,几乎是能不管就不管,任其贪腐,对江派人马对中国老百姓的残酷迫害几乎是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触犯他的地位他基本上不管。因为他管多了,他的对立面就多了,他的权威就会受损。只是后来江派的陈良宇对温家宝有直接的小动作时,这样才促使胡锦涛对他下手,因为江派动了温家宝,就等于动了胡锦涛。胡温的政治地位是不分家的。

胡锦涛在位的十年时间,一直在保持他是中共政权的“正统”地位方面做得比较稳,渡过了他个人政治生崖中的一次又一次危机。这样到了他执政的后期,他的势力与江派的势力基本上能持平,从某些方面讲也许还超过了江派。

到中共的十七大,在选中共的接班人时,江派想让薄熙来上,胡派想让李克强上,这时江不同意胡,胡不同意江,于是只好择中选个人,选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人,于是中共的十七大上,就选习近平当中共的接班人,十七大上习近平进入中共的常委,任军委副主席和国家副主席。

胡锦涛执政五年,就能在中共政权内取得这样的权威,能与江派分庭抗理,争夺接班人,这与王沪宁的帮助也是分不开的。

到中共十八大上,胡锦涛的势力基本上盖过了江派的势力,在围绕着十八大的中共政权的争夺的激烈程度这里就不详细述说了,但是有一点要提一下,由于习近平在十八之前,在中共政权内部还没有形成绝对的共识,这时令计划觉得自己有可能有上位的机会,所以在私下里令计划也有所行动,尽管王沪宁不站队,但是由于工作关系,王沪宁与令计划的行动是有所参与的,至于说参与的程度现在还无从得知。不过他这点动作,也由于后来他对习近平有更大作用的原因给掩盖过去了。

习刚上台时,有两个特点,一个是非常想为中国做点事,再一个是想重视宪法的作用。可是,他临近上台时发生了王立军事件,随着王立军逃去美领事馆事件黑幕的一步一步揭开,原来江派同意习近平上位是暗藏着背后的阴谋,就是先同意习近平上位,排挤掉胡锦涛的人马,然后利用江派掌握住的政法系统和军队系统里的权力,发动政变,将习近平赶下台,再由江派的人马薄熙来上位取代习近平。

那么江派为什么不直接在胡锦涛时代就发动政变赶走胡锦涛呢?这个原因就是邓小平已经隔代指定了胡锦涛做中共政权的接班人,而且定下了中共常委集体领导制度,江的权威根本无法与邓相比,江只是靠拉帮结伙搞贪腐来维持它的权威,所以在当时江想除掉胡是做不到的。胡在位的十年,为中国老百姓没有立下什么功劳,但是保持他是中共政权的“正统”地位,却一直做得比较成功,这样在胡在位期间,江是不可能发动政变赶得走胡锦涛的,只能在私下里搞些暗杀行动。

至中共十八大,江派认为时机成熟了,一个是习近平不是谁指定的接班人,只是胡江两派政治斗争妥协后的产物,再一个习在中共政权里也没有多少的根基。一旦胡下台习上台后,江派就可以利用它们在中共政法系统与军队系统里掌握的权力,发动政变,将习近平赶走。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王立军事件将江派的这个政变黑幕给揭开了。临近习近平上台时,胡锦涛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自己完全裸退,习近平上台后,胡将自己的人马几乎全部都给了习近平。习近平从一个中间的、在政权上不怎么起眼的、看上去平凡的政治人物,一下子成为中共最有实权的人物。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王岐山,王岐山不能完全算做是胡派人马,但肯定不是江派人马,但是他在中共政权里算是实力派。习近平上台后,王岐山与习近平很快形成了联合,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习王联盟。

这里面再一个关键的人物就是王沪宁,习近平上台的一开始,习王并没有马上一拍即合,习刚一上台时对宪政治国,对树立宪法的权威比较有兴趣,对王的新权威理论还没有完全摸透彻;而王呢,对谁能成为中共政权的新权威,也还没有摸准,所以他当时还处于一种消极的状态。但过了一年半载后,他发现习近平已经成为中共政权不二人选,这时他就开始全身心投向了习。

习近平上台后不久,发现他原来所想像的宪政治国在中共政权体制下并不易推行,再加上江派的政变势力对他的政权与他个人生命的威胁,这时除了习家军和胡锦涛给他的人马外,他也急需要新的政治理论与政治手段来保他的权、来保他的命。这时王沪宁正好为他所用,王和习这两时正好相合,各取所需。

王沪宁要在新的政治人物里推行他的新权威理论,习正好需要这种新权威理论,就是上面分析的王沪宁的政治流氓理论,也就是现在中共十九大提出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王给习设计的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核心内容,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是习近平说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这就是王沪宁的新权威理论,在中共现政权里得出的结论。

王沪宁的新权威理论认为,政治在每个阶段、每个时期首先要有目标,要有口号,这时的这个目标、这个口号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要实现这个梦,就得有权威,而且要有绝对的权威,这个绝对权威要来自于绝对的政权,这正好与中共现政权不谋而合。这样王沪宁就得出一个结论,实现当前中国发展与解决当前中国社会问题,一切前提条件就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牢固树立中共的领导地位丝毫不能动摇。这是解开中国社会一切问题的钥匙,是中国社会所有复杂矛盾的关键点,只要抓住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个关键,那么大问题就解决了,其它的全是小问题。经济也好,贪污也好,法律也好,不公也好,民怨也好,各种权斗也好,相比起中共的领导全是小问题。解决了大问题,抓住了大问题,其它小问题只是解决的时间的问题。

那么在习近平手上,要建立中共的绝对领导地位,有两点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是领导核心,一是个领导权威。形成领导核心,首先就得形成领导权威,这个权威就是现在的中共习王联盟发动并且还在进行的反腐运动,习近平通过五年的反腐运动,已经打掉了几十万政治敌对阵营的人马,从而树立了习近平的权威,从中建立起来了一套习近平的人马,形成中共政权的领导集团,习近平从中建立起政治权威后,就要形成习核心,建立起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政权的领导集体。

这次十九大习近平集团的政治成果,一个是习家军在中共政权里取得了绝对的优势,中共政权的主要职位也基本上都被习家军占领。再一个就是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写进了中共的党章。

实际上这个所谓的习近平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核心内容就是王沪宁的新权威理论与泛政治理论在当今中共政权里的具体应用。

习的新时代理论的核心内容就是维护中共的领导与维护习核心。这就是王沪宁的政治理论给习近平得出的根本结论。

接下来,王沪宁帮助习近平做的事情,就是如何维护习核心,如何具体操作、如何具体实施。前段时间在中共党内提得最多的是,中共每个党员,每个党的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都要学习、保持四个意识,即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和看齐意识。

由于王沪宁特别强调的泛政治理论,所以在政治意识方面,为了让中共党员更加清楚什么是政治意识,王沪宁又帮助习近平提出了,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和政治道路。即将政治意识如何适应当前的形势方面更加具体化。

在具体操作上,每个中央政治局委员必须定期向习近平汇报工作,反映情况。也就是习核心不仅只是停留在口头上,只是停留在文件里,而必须具体体现在日常的学习与工作之中。

现在习近平集权的理论已经有了,也写进了中共的党章,习近平集权政治集团的人马也已经形成。接下来就看习近平具体的应用与实施了。

本来这篇文章到此就应该结束了,但出于善心,我就还想多说几句。

王沪宁的政治理论,实际就是毒品,只是毒品不叫海洛因不叫冰毒而改称叫麻果,其实麻果也是毒品,由于有的吸食麻果的人,不把麻果当毒品吸,结果吸食的量更大,吸食时更加放纵,这样造成的毒害更大,结果自己不知不觉中毒了自己还不得而知。

习近平也一样,想为中国作点事,可是中共政权就是中国社会的毒瘤,就是人类的毒瘤,无论想在中国做成件什么样利国利民的大事情,首先的前提条件是必须要解体中共,只要中共还在,想实现中国的什么伟大复兴那就只能只是梦想。

如果用王沪宁的这种政治流氓理论还继续下去,那么眼见的现实是,中共江派集团或者贪腐集团,在要完全失去政治权力的情况下,必然会挺而走险,必然会与习阵营拚死一搏,与其坐着等死,不如做最后一搏,来个鱼死网破。而且这样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到时习近平就有可能与他们同归于尽。因为这种拚死内斗的结果,肯定带来的是中共政权的解体,带来的是中共政治敌对势力的两败俱伤。

其实现在维护中共政权的,就是王沪宁等几个阴暗的没有道德的人在做这件事情,其实就是果了一层糖衣,一但中共政权失衡,这层糖衣就会被撕裂,这个所谓的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就一钱不值了。

再说一句,王沪宁也好,习近平也好,如果你们良心还尚在,如果你们还真的想为中国做些好事,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希望你们能清醒过来,认清楚中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也好给你们和你们的团队带来美好的未来。

当然如果你们已经有自己的高见,只是想利用中共为自己集权,一旦权力完全到手后,就马上立即解体中共,同时在中国平稳过渡实现宪政民主制度,那也算得上的是高人或者叫伟人吧。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