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减速与明斯基时刻:全球经济或将见顶!(图)

2017-12-02 09:00 作者: 时寒冰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7年12月2日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下称“经合组织”)在最新的报告中,对全球经济做了预警:全球经济或将见顶。

在全球沉浸在复苏的兴奋中的时候,经合组织的预警显得多少有点另类。经合组织在最新的报告中指出,全球经济增速或在2018年达到数年来的高峰3.7%,随后开始回落,而欧元区、日本和中国的顶峰将在2017年达到,从2018年开始减速。

经合组织的预警,呼应了笔者此前的文章,尤其是《带血的债务:全球经济在雪地跳舞》中提及的观点。事实上,全球经济复苏大都是建立在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基础之上的——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泡沫。

经合组织提及中国时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在2017年达到6.8%,随后2018年和2019年分别放缓至6.6%和6.4%。

我们不妨把这个预测,与10月19日上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共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回答记者提问时的发言做个对比。周小川说:“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太多,使这个周期波动被巨大的放大,在繁荣的时期过于乐观,也会造成矛盾的积累,到一定时候就会出现所谓明斯基时刻,这种瞬间的剧烈调整,是我们要重点防止的。”

周小川行长一句“明斯基时刻”的预警,引起全世界媒体的关注。

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认为,经济好的时候,投资者倾向于承担更多风险,随着经济向好的时间不断推移,投资者承受的风险水平越大,直到超过收支不平衡点而崩溃。这种投机资产促使放贷人尽快回收借出去的款项,这很可能导致市场流动性大幅下滑,并引发市场资产价格突然崩溃,也就是明斯基所描述的“资产价值崩溃时刻”。

明斯基的这种理论,在他活着的时候并不被重视,直到东南亚金融危机、尤其是2008次贷危机、欧债危机爆发后,明斯基的很多观点才重新被人重视起来,因为他超前的预见性可以更合理地解释已经发生的这些危机。当然,也可以用来预警未来的危机。

引发1929年大萧条的纽约股市大崩盘后聚集在华尔街上的大批民众
引发1929年大萧条的纽约股市大崩盘后聚集在华尔街上的大批民众(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现在的状况,其实比明斯基先生所阐述的理论更为危险。因为,冒险行为并非发生在“好日子的时候”,而是在用超级货币宽松政策所堆积起来的一个非常脆弱的看起来像好日子实际上并非如此的“好日子的时候”,如果说,明斯基先生所言的“好日子”至少还有实体做支撑的话,现在的这种所谓的“好日子”更像是一个直接在沙滩上建造起来的大厦,没有根基,极为脆弱。

由于货币超发严重,资产泡沫已经膨胀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如果继续维持这种状况,所面临的结果必然是恶性通货膨胀,就像周小川行长所言:“从全球来讲,都要防止恶性通货膨胀所造成的风险。”

因此,没有哪个国家敢再继续玩下去。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率先加息,开启了退出宽松、加息、缩表的紧缩之路。加拿大、英国等央行,紧随其后,也开始加息。这样一来,那些货币超发严重,资产泡沫严重的国家,就必然面临着巨大的风险,也面临着难以抉择的艰难困境:继续宽松,恶性通胀;退出宽松,泡沫随时可能破灭。

周小川行长的话极具警示意义。他说:“要防止资产价格剧烈调整所导致的风险,资产泡沫既有可能出现在资本市场上,也有可能发生在房地产市场上,还可能在影子银行、金融衍生产品方面。对于经济转轨国家,特别是从传统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国家来讲,另外一种现实的金融风险,就是所谓金融机构大面积不健康的风险。因为在转轨过程中可能不良资产会非常多,财务上出现的缺口导致亏损可能非常多。而且在制度转变过程中,可能规则、监管等各个方面都有所不足,金融机构也有可能大面积出现不健康,不少转轨国家在这个过程中很多机构基本上都垮了,或者全部都卖给外国人了,这也是一种系统性风险。”

经济减速的时候,许多国家都将面临着极为痛苦的抉择:继续宽松面临着巨大风险,而退出宽松同样面临着巨大风险,只有为数不多的实体经济基础牢固的国家,敢于亮剑,敢于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就好像在雪山的一侧放大炮仗,巴不得看到雪崩,以等待雪崩后裸露出来的机会……

比较确定的是,囚徒困境,正加速明斯基时刻的到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