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在多伦多中领馆前的中国伤残老人(组图)

2018-01-06 21:23 作者: 辛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陈春茹扶著墙缓缓而下
陈春茹扶著墙缓缓而下

【看中国2018年1月6日讯】大雪过后的多伦多,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年妇女从中国领事馆归来,用手扶着墙,顺着一座独立屋旁的坡道缓缓而下,回她租住在半地下室的家。她叫陈春茹,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中身体和精神遭到了严重的摧残,但仍不忘了关心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与同胞们。

一、梦幻的童年与青春

1952年9月,陈春茹出生在中国黑龙江省的牡丹江市,父亲是铁路工人,母亲因病早逝,家中共有6个子女。生活清苦,她与兄弟姐妹们靠着姥姥的帮忙和叔叔的接济长大。虽然没有得到过政府的平困补助或帮扶,但在她儿时的教育中,她以为自己生活在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如同一剂麻醉药,让清贫之家的小春茹觉得自己生活条件还不错。

毕业后陈春茹在牡丹江市物资局工作。共产主义乌托邦的梦想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粉碎。国营企业效益不好,保住工作不下岗就算幸福,福利全都谈不上。常年艰苦的生活中她本来从小身体素质就不好,加上母亲的遗传、无钱医治等问题,她患上了高血压、高血脂、气管炎、腿骨质增生等慢性病,药罐子不离身。人到中年,本应该是家庭和工作单位的顶梁柱,然而40岁的她已经不堪重负,从背影看象一位行动迟缓的老人。

二、枯木逢春

1996年,和陈春茹要好的一位同事跟她玩乒乓球时,发现她不但步履蹒跚,连弯腰捡球都费力。不久陈春茹又在单位门外被车撞了,更让她的身体雪上加霜。这位同事告诉她,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自己正在炼,效果不错,让她也试试。

她很信任这位同事,自己也已经山穷水尽,于是马上去学功,结果身体状况很快就发生了变化。体检中,多年的高血压高血脂都痊愈了,骨质增生不见了,走路也轻快了,胸透检查结果也很好,再也没有动不动就咳嗽了。于是她每天早上在爱民区街边的炼功点晨炼,晚上和同修一起读《转法轮》,用学到的真善忍的道理来指导自己的生活。家里人看到她的变化,陈春茹三个姐姐妹妹全都炼了法轮功,她们的肺气肿、腰椎间盘突出等慢性病也都痊愈了。

陈春茹(左)在炼法轮功
陈春茹(左)在炼法轮功

三、风云突变

1999年7月20日清晨陈春茹照常去炼功,没想到当地炼功点的辅导员突然被抓了,一打听,中国许多地方都发生了同样的事。于是陈春茹和姐姐到黑龙江省政府去上访,希望向政府讲述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实真相。不过政府不但不给上访民众说话的机会,还动用了60多辆大客车,300多全副武装的防爆警察,陈春茹和许多无寸铁的民众被打得浑身是伤,被连打带拉的塞进客车,送到黑龙江省体育馆。前前后后大约把上万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了体育馆关押。下午3点,大喇叭突然响起了中央电视台的广播,陈春茹以及其他法轮功学员们震惊地听到使自己身心受益的好功法被抹黑歪曲。

陈家姐妹认为是政府受到了坏人的蒙蔽。既然已经知道黑龙江省政府不肯听取民意,于是2000年2月,为了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为了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陈春茹和二姐陈春荣去北京上访。当时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北京站的车票买不到。她们只能买到天津的车票,再到廊坊,再到北京南站。出来后,她们遇到了另外几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是黑龙江大学的学生,还有三个从北京房山来的少年,于是几个人结伴,互相打听着找到了国家信访办。

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把她们的名字和上访原因记录下来,她们以为信访办是在正常接待上访群众,没想到她们马上就被扣押了,信访办按他们所报的名字和地址通知了各地政府人员。牡丹江市驻京办事处马上把陈家姐妹接走继续关押在驻京办公室,直到3月8日把她们转押到牡丹江,被牡丹江爱民区的公安片警押送到了牡丹江看守所。进京上访不但不被中央政府受理,还要送回地方非法关押,她们更加意外了。

在看守所里只能喝到自来水,每顿饭吃的都是黑窝头。在物资局工作的陈春茹一看就知道这是用连皮带梗的玉米磨成的鸡饲料做的窝头。为了抗议非法绑架,她们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于是警察指使在看守所里服刑的犯人按住她们,警察用扩口器撬她们的嘴要给她们灌食。她们拒绝,警察就硬撬。之后把加了浓盐水的鸡饲料糊糊往她们嘴里灌,流出嘴外的糊糊马上就干了,在嘴的周围留下一圈白印。

在看守所里她们每天要干很重的活,不但没有报酬,警察还向她们的家人勒索了上千元。关押45天后,她们才被放回家。

四、酷刑与非法关押

2000年12月23日,牡丹江全城突然撒满了法轮功真相资料,“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和小旗子随处可见。警察们找不到是谁发的,为了完成上面布置的“破案”任务,就找他们已经知道的法轮功学员下手。因为警察没有证据,就抄家来创造证据。在陈春茹家,警察找到4张去北京的火车。陈春茹告诉警察因为孩子在北京读书,她和亲人要去看望。但警察把这作为准备进京“闹事”的证据,还到陈家几个姐妹的单位都查了一遍。陈春茹的先生不炼功,也被抓到派出所盘查。

陈春茹被绑架到看守所,在那里她遭到了“上绳”酷刑的折磨。警察把她从监室带到审讯室,把她的外衣都扒掉,孟兆付、杨晓东等警察带着墨镜,穿着黑皮鞋,对陈春茹拳打脚踢。又把她的双臂反绑在身后,把绳头向上穿过屋顶的吊环把她整个人都吊在半空许久。肩头从背后被反关节扭曲,令人晕眩的钻心的疼痛后,陈春茹的右肩脱臼,右臂骨折。

这次大抓捕后看守所里各个监室里关着很多法轮功学员。审讯室距离监室非常远,所以大家听不到刑讯的声音。但是法轮功学员非常关心他人。陈春茹被带走时穿过楼道就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十几个小时后她一被带回来,大家全都在牢门的小窗上探望她,看到她衣服散乱,脸上表情十分痛苦,就隔着门喊话询问,她告诉大家她被打了。得知警察打人,全看守所200多位法轮功学员一起高喊:“警察打人,执法犯法!……”

之后200多位被绑架到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和刑讯逼供。警察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野蛮灌食。陈春茹绝食19天中,多次被灌食,警察用开口器把她的牙都撬松动了,之后许多牙齿脱落。

陈春茹牙齿脱落,在多伦多才配上假牙
陈春茹牙齿脱落,在多伦多才配上假牙

在看守所折磨了27天,凌晨时分,陈春茹和另外18位带头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突然被警察带出看守所,送往戒毒所。在戒毒所每天做奴工,装订儿童图书。不久,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以“扰乱社会秩序”的名义,宣布判处陈春茹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陈春茹和其它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做十几个小时的奴工,本来睡眠时间就短,睡觉时要开着灯,再加上加班时晚上不让睡觉,两年熬下来,陈春茹的左眼失明了,记忆力严重减退,腿脚不灵,行动迟缓。

陈春茹用视力仅存的右眼阅读书籍
陈春茹用视力仅存的右眼阅读书籍

五、家破人亡,生活无著

好不容易从劳教所回到家,陈春茹却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亲,婆母和哥哥。这些年警察抓捕她时经常到她的亲人家里去骚扰,给家人造成很多的精神压力。关押期间每次把她转移关押和劳教,亲人们却没有收到过任何通知。亲人们找不到她,只能四处打听她的下落。其间,陈春茹的姐妹们也相继被非法劳教。陈春茹的老父亲和婆母经受不了这样的精神折磨,相继去世。陈春茹的哥哥虽然不老,但亲姐妹纷纷被抓,老父亲又悲愤去世,伤心至极突发心脏病,也离开了人世。

陈春茹工作的国营企业经营不善,本来就总是拖欠职工工资,福利津贴更是没有。在99年7月20日后,单位对陈春荣的工资百般克扣。劳教期间,她的工资被全部停发。其它时期发到她名下的有限的工资也被警察以非法关押时的遣送机票和伙食费等名义拿走。从劳教所回来后,陈春茹已经超过了退休年龄。单位给她办理退休手续也没有补前一段时间的退休金。退休后她不但没有社会福利,每月退休金只有200元人民币,根本无法维持生活。

陈春茹和先生在自由和平的加拿大
陈春茹和先生在自由和平的加拿大

六、绝处逢生

陈春茹虽然被释放,但在中国已无法安身立命。在一次机缘下,她和先生一起来加拿大探望,办理了政治庇护,留在了她童年时代被中共描述成“水深火热”的加拿大。加拿大政府对于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非常了解,只要被认定为法轮功学员,加拿大政府都会给与庇护和正式居留身份。对没有生活来源的难民们,加拿大政府还给与了很多人道主义关怀。陈春茹夫妇得到了政府的生活补贴,衣食住行都够,还有医疗保障,她配了一副假牙可以正常吃饭了。

但陈春茹没有就此享受安逸的生活。她深知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不会象她这样幸运可以来到加拿大等国家,中国还有那么多她的朋友和同修在因为与她相同的信仰而遭受迫害,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修炼真善忍就是要从做好人做起,她不能看到别人遇到生命危险而袖手旁观。虽然行动不便,但她经常去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请愿,用实际行动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同时,在中国的亲身经历也让她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与中共宣传大相径庭。陈春茹不愿看到自己的同胞被中国一言堂的谎言蒙蔽,而经常到唐人街向同胞们发传单,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过往行人讲述中国正在发生却被中共掩盖的真相。

就这样,到了该安享晚年的时候,这位伤残的老人却每天过得充实忙碌。但愿老人停止迫害的心愿早日达成,她不必再继续以伤残之躯穿行在多伦多的风雪之中。

陈春茹(右)在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前请愿
陈春茹(右)在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前请愿

陈春茹在风雪中参加反迫害集会
陈春茹在风雪中参加反迫害集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