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方安生获人权奖 吁关注:香港正被边缘化(视频)

2018-02-05 13:22 作者: 钟灵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8年2月5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前政务司司长、被誉为“香港良心”的陈方安生,近日获颁O'Connor Justice Prize,以嘉奖其在“推动法治、公正、人权方面的非凡贡献”。陈方安生日前往美国领奖前接受亚洲协会采访时指出,近年中央不断收紧对香港法治、人权与自由方面的控制,并重写《基本法》及中国宪法对“一国两制”的承诺,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这个“中国领土中唯一尊重法治人权与自由的城市”、支持香港守护其核心价值,否则香港将很快被大陆“边缘化”。

陈方安生日前获颁O'Connor Justice Prize,该奖项是以已退休的美国高等法院首位女性大法官Sandra Day O'Connor命名,以嘉奖“在推动法治、公正、人权方面有非凡贡献”的人士。陈方安生是该奖项的第4位得主、也是首位华人得主。

“香港良心”陈方安生获颁人权奖,成为该奖项首位华人得主。图为陈方安生2007年击败建制派阵营的叶刘淑仪,胜出立法会补选。
“香港良心”陈方安生获颁人权奖,成为该奖项首位华人得主。图为陈方安生2007年击败建制派阵营的叶刘淑仪,胜出立法会补选。(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一国两制”逐渐变质 北京说了算

陈方安生赴美后,2月2日接受亚洲协会访问,讨论香港“一国两制”议题。她在演讲时忆述当年自己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现场,指当时港英政府及英方均曾怀疑中方会否信守“一国两制”50年不变的承诺,而此后自己担任政务司的4年间,看到北京确实展示了“除国防与外交,其余事务都由香港高度自治,并确保大陆社会主义制度不在香港实行”的诚意。

不过陈方安生表示,“本来今年我希望为在座各位带来‘一国两制’仍然健全、令人振奋的消息,但事实并非如此”,她指出,“用最常用的指标衡量,例如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和信仰自由、基本人权和法治制度来看,我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全部都处于一定压力之下”。陈方安生指出,从表面上看,香港的司法制度仍妥善运作,“但裂缝已经逐渐增多”,“2014年北京发表‘一国两制白皮书”,当中表明‘北京对香港有全面管辖权,包括香港司法机关也属于受管辖机构,因此法庭的审判要考虑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这对香港三权分立的制度来说,是非常奇怪的。此后北京亦逐步表明‘香港能享有的自治权力,都是由北京决定并可以随时收回’。”

陈方安生指出,有关说法意味着香港司法机关的决策如果不符合北京意愿,“北京会毫不犹豫地释法”,例如2016年人大主动就立法会议员宣誓问题释法,最终香港法院须根据释法裁决,使6名议员被取缔资格。陈方安生亦提及近日周庭被取缔立法会补选参选权一事,形容是“港府的一场政治审查”。

学术及新闻自由受干预 令人忧虑

陈方安生指出,近年香港新闻媒体的自我审查情况逐渐增多,而中联办插手情况越趋严重,包括2012年曾传出向媒体施压“挺梁振英”;要求抽去香港敢言传媒的广告、以经济打压媒体;有记者和编辑因不愿配合北京语调而被恐吓、勒索、被调职、解雇,包括2014年《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被刀手袭击等,令香港新闻自由从主权移交前的世界18名,迅速滑落至73名。

至于学术自由方面,陈方安生以港大任命副校长事件为例,“我们不难看出中共在香港的机制是怎么运行的:在3个月之中亲中媒体写了近400篇没有依据、纯属恶意攻击的文章。陈文敏是一个法律教授、一个非常温厚的学者,难以相信他会是北京惧怕的对象”。陈方安生亦指出,目前香港全部大学的校委会等管理层中,经人事任命而进入的亲中派人士越来越多,以及日前提早一年辞职的港大校长马斐森披露自己处于巨大压力下、“中联办几乎每天都对港大事务提出意见”。陈方安生表示,这种行为违背《基本法》列明“任何在港中方机构都不准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并表示自己“对香港学术自由的前景并不太乐观”。

陈方安生最后亦提到北京及港府在处理年轻社运人士的态度,指出港人普遍认为“北京及港府不但惩罚他们,另一方面亦使他们无法再参与任何政治活动,包括取缔他们的参选权利以及用司法手段向他们追讨薪津,令他们破产,就能将他们拒诸议会外至少5年。”

陈方安生表示,北京正不断收紧对香港法治、人权与自由方面的控制,并重写《基本法》及中国宪法对“一国两制”的承诺,因此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这个“中国领土中唯一尊重法治人权与自由的城市”、支持香港守护其核心价值,否则香港将很快被大陆“边缘化”。

期望北京明白“放手并不等于管治权受到威胁”

陈方安生接受提问时回应指,北京近年觉得自身经济影响力不断壮大,而世界各国为了跟中国做生意,“愿意付出任何成本”。不过陈方安生指出,所有拥抱民主、人权、自由的国家也应该反思北京“现时正想重写香港自治的程度”,是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的做法,反问如果中国违反国际条约而不会受到惩罚,那与北京签署条约的国家将如何处理北京不守信诺的行为。

至于香港,陈方安生认为北京觉得“港人应该对北京的经济大礼感恩,质疑为何香港人心这么多年都未‘回归’”,甚至心生愤恨,而目前北京强硬派有更大发言权,方方面面都造成了中港困境。陈方安生呼吁国际社会主动接触中港政府,期望可以使北京明白“让香港重回一开始承诺的‘一国两制’、港人自治,才是最佳做法,这并不等于威胁北京在港的管治权。”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